2021 年 1 月 31 日

請開始你的表演。

江北也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這分,他不刷白不刷了。

下一刻!

只見江北猛地上前一步,擡腿腳出,一腳直接轟在了大門上!

“轟!”

一聲巨響,那門直接就倒了。

肉眼可見,小院裏還在睡着下午覺,享受着日光浴的江萬貫直接就從躺椅上崩了起來,嘴角還帶着沒來得及擦的哈喇子。

“逆子!”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666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777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888

……

起飛了!

但是,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冷戰,老爹太可怕了,太嚇人了!

“爹!”江北趁着江萬貫還沒到近前的時候直接就喊了出來,臉上帶着燦爛的笑容。

江萬貫:“???”

這小子搞什麼鬼?大下午的不回去耕耘,跑他這來作死來了?

“你搞什麼鬼!”

“爹!我已經有了詳細的方案了!這次絕對的靠譜!”江北一臉激動的開口道。

……

半晌,江萬貫的小院內,三人圍桌在石臺旁。

江北臉上還帶着燦爛的笑容,江南依舊是那面癱臉,彷彿這件事完全與他沒有關係一般,而江萬貫,臉色還如炒菜的鍋底一般黑。

他現在很煩,但偏偏伸手不打笑臉人,好吧,主要是這小子說他已經想明白了。

“這樣!爹,我覺得我們直接進肯定是不太好,所以,我們可以找人啊!”

“什麼?”江萬貫一臉不解的問道。

“我們可以去找造化們的葉門主啊!畢竟他可是還欠着我們一個人情呢!”

“我不去,弟弟,要去你自己去。”江南淡淡的說道。 此時。

江南那臉上雖然還依舊淡然,但是江北卻分明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忌憚。

對了!

上次他倆離開造化門的時候,直接把那葉門主給灌多了,然後老哥直接把人家那寶貝酒葫蘆給弄走了……

這就尷尬起來了啊。

“你說什麼?”

肉眼可見,江萬貫的眉頭當時就擰了起來,手裏的富貴竹也抄了起來,隨時準備直接幹翻江南。

“沒,沒什麼!”江南嚇得連連擺手道。

而江北,也是捨不得老哥捱揍,因爲……老哥要是捱揍了,多半這頓打也得把他給牽連進去,畢竟剛剛踹開院門的是他。

沒辦法,人生就是這麼的狗血,作爲一個美男子,怎麼能時不時就挨頓打呢?

江北吞了口唾沫, 趕緊開口了。

“爹!我們完全可以把我們和造化門之間的關係給利用起來,要知道,上次要不是我和老哥,就造化門那點小弟子,多半已經被團滅了。”

江萬貫點了點頭。

“對了!爹!”江北像是想起來什麼一般,突然又說道:“爹,上次那血獄君王的幼蟲我不是給你弄回來讓你泡酒喝了嗎?怎麼樣了?”

“那東西……”江萬貫嘴角抽了抽。

他也知道那是自己小兒子一番苦心,但是特麼的,那幼蟲實在是有點猛,不好泡啊!

殺死吧,沒活性了,不直接殺吧,那玩意喝酒沒夠,那是拿它泡酒嗎?那是給人家喂酒啊!

而且,那小東西天天喝,然後那瓶酒水面不減,可想而知,那裏還是酒嗎?

這就很蛋疼。

“怎麼了?”江北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等過陣子道心要是恢復了,直接給那玩意烤了吃了比較直接。”江萬貫擺了擺手道。

相比於拿那東西泡酒,江萬貫選擇直接給它烤了吃了,蜈蚣這東西,處理的乾淨點,其實烤着吃還是可以的,畢竟他當年窮苦出身,什麼玩意沒吃過?

能活下來已經實屬不易了。

現在讓他去吃一個如此大補的東西,他還是可以接受的,不就賣相差了點嗎!到時候眼睛一閉,心一橫,往嘴裏一扔,就完事了!

江北嘴角抽了抽,並沒有說什麼,畢竟那小蟲子江北拿來也沒用,直接送老爹進補會比較好。

而且有蒼天老頭在這呢,想來它也鬧不出什麼幺蛾子。

“爹,我繼續說?”

“繼續。”

江北嘿嘿一笑,搓了搓手,繼續道:“我和老哥可以先進造化門,那葉門主絕對會賣我們一個面子的,畢竟我們當時說的就是出去雲遊四方,到了葉富貴那,完全就可以把你賣了啊!”

江萬貫:“……”

雖然他知道這小兒子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爲什麼, 這話聽起來這麼彆扭呢?

怒氣值+66

“可以,繼續。”

江北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看了一眼小面板,可以了,十七萬了,現在去加點,都夠加到闢海四階的了。

吞了口唾沫,江北繼續道:“然後,我們可以叫那葉富貴來幫忙,直接派人去請紫雲宗的那什麼副宗主,然後通過葉富貴的嘴,把這消息告訴他,不就成了嗎!”

江萬貫皺了皺眉,感覺這麼繞一波,絕對會穩妥的多,而且最爲重要的是,如果只通過那紫雲宗的副宗主把這話傳回去的話,很可能對自己的名譽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啊!

以後這事兒沒準就能瞞住了!這感情好啊!

再看看自己這小兒子一臉期待的樣子,江萬貫悠悠嘆了口氣。

“算了,南兒,北兒,你們也大了,老子管不了你們了,你們想做就做吧。”江萬貫擺了擺手道。

“好嘞,爹!”江北瞬間一喜。

“對了,你準備跟那些人我和那冷雙在哪見面?”江萬貫問道,畢竟他得提前做準備嘛。

“爹!就在幽暗森林外圍如何!”江北頓時一喜,跟之前在魔門那邊的說道聯繫在一起,這就結了!然後他找機會把這消息再給魔門那邊來一下,那就穩了啊!

到時候,他們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頗費!

“行,什麼時候去?”

“反正我們去造化門,讓煙嵐跟着也不是問題,到時候把水元珠帶着,我們舉家都過去就完了唄!難道憑我們一家人,還幹不翻一個封川一階的了?”江北一臉淡然的說道。

江萬貫皺了皺眉,悠悠的說道:“還真是不好說,你無法想象封川期強者和闢海期強者的差距。”

江北嘴角抽了抽,不過大手一揮,一臉驕傲的站了起來,“爹!你要知道,你可是江萬貫啊!那勞什子道無涯看到你就得慫啊!”

江萬貫明顯的一愣,隨後認真地點了點頭道,“言之有理。”

……

日子,繼續這麼沒羞沒臊的過着,江北對外美其名曰是多謀劃一下事情的細節,絕對不能有所閃失。

但是實際呢?

好吧,我江北攤牌了!我就是饞小姐姐的身子了!

三日後!這已經是回雲瀧城的第十一天了。

清晨,江北直接被楊薇一腳踹到了地上,是的,是楊薇……

這丫頭早上打滾的時候,沒滾好,滾到了江北的身邊,然後感覺自己被什麼給阻礙了一般。

魔女嘛,肯定不樂意自己被阻礙到了,一腳就踹出去了。

可憐江北還沒睡醒呢,就已經坐在了地上……

然後,聽到這咣噹的一聲,楊薇也醒了,整個人一個大字型趴在牀上,哦不……那腦袋歪着,眼瞅着也是要掉下去了。

然後,睜開了她那迷茫的雙眼。

四目相對……

楊薇有些不解,“江北,你,你怎麼在地上坐着?”

“我……我特麼。”江北嘴角狠狠抽了抽,他能怎麼辦?他該怎麼說?

算了,不想解釋了!

……

中午,江北江南兄弟倆再次離開了雲瀧城,至於家裏的丹閣?還開個屁!

直接掛上通告,隨緣開業,一個月一天都沒了,大家都是怨聲載道,但是沒什麼辦法。

而今早,江北已經早做了準備,爲了防止造化門的人有所懷疑,直接買了點布料給小系統弄進去了。

狗系統該幹活了。

然後,兄弟倆出雲瀧城的時候,便是身着袈裟,手持拂塵,脖子上還一人掛這個十字架,腦袋上帶這個喇嘛帽的形象。

江南現在很迷茫,他想問點什麼,但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這兄弟倆也都是急性子的人,表現在路上實在是沒什麼好玩的,還不如全力趕路。

一進連山脈,江北就感覺時而有人在看他們。

誠然,連山脈裏其實還是有佛門或者道門的,但是……在這正統的修煉界裏面,爲啥要修煉這種狗血的東西呢?

沒啥用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