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譚雲踏空而立,手持鴻蒙弒神劍,隔空徐徐舞動,立時,在巨碑上雕刻著「盼君塔,相思碑,虞芸奚,等你歸。」十二字。

隨後,譚雲易容成蕭章的模樣,舉起巨碑耗時數個時辰,飛出了天門神宮,將巨碑屹立在天門神島之上。

聽從譚雲命令,潛伏在天門神島四周海水中的眾將領,發現巨碑后,一個個大眼瞪小眼,不知神武侯這是作甚。

就在眾人迷惑時,感到譚雲那極其強大的神識,籠罩住了海面。

緊接著,譚雲滾滾之音,傳入眾將領、神兵耳中:

「本侯爺之前和七公主,發生了一些誤會,至今還沒七公主的消息。」

「本侯爺奉大帝之命,潛伏於此,無暇去尋七公主,因此,刻下此碑。」

「現在,本侯爺要你們其中五百名將領,立即將相思碑屹立在西洲神域和魔之海域的接壤處,並且把本侯爺尋找七公主的消息傳遍整個西洲神域。」

「切記,是要傳遍整個西洲神域,若有一日,本侯爺離開此地,隨便尋一人詢問相思碑之事,若要有人未聽說過,休怪本侯爺無情!」

隨後,五百名將領衝出了海水,凌空懸浮在譚雲身前,單膝而跪,「卑職遵命!」

「去吧。」譚雲擺手道。

「卑職告退!」五百名將領領命后,其中一人體型瘋狂暴漲到了五十萬丈,雙手舉起相思碑,和眾多將領騰空而起,消失在湛藍的天際盡頭……

譚雲帶著希冀的目光,轉身朝天門神宮飛去。

途中,譚雲腦海中響起了沈素冰動聽之音,「夫君你真聰明。」

「你如此做,一來若梓兮從其他神洲回來,便可得知你的消息,還能讓芸奚知道你在等她。」

譚雲嘆息一聲,傳音道:「為今之計,只能如此了。」

……

譚雲返回天門神宮后,右臂一揮,盼君塔從袖口內飛出,自地上變成萬丈之巨。

「轟隆隆!」

一念之間,殿門打開后,譚雲進入其中,望著眾女道:「接下來,我們全部閉關提升實力。」

隨後,譚雲來到了三層修鍊室內盤膝而坐,閉目凝神,開始修鍊起來…… 四季交替,轉眼間,十年已過。

「盼君塔,相思碑,虞芸奚,等你歸」十二字,已經傳遍了整個西洲神域。

縱使剛學會走路的孩童,也都知道了西洲祖朝神武侯和七公主的事迹。

西洲大帝得知后,對自己未來的女婿「神武侯」愈發的滿意。

神武侯、七公主,已然成為了西洲神域的傳奇。

所有人都知道,神武侯出身貧寒,曾經只是區區一個七公主的貼身侍衛,最終,卻獲得七公主芳心,為了七公主參加比道招親,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最終不僅奪魁,抱得美人歸,且還當場被冊封為神武侯。

世人只知「相思碑,虞芸奚,等你歸」的意思,卻並不知,譚雲提到的盼君塔,究竟是何意。

眾人自然不知,因為除了譚雲和她身邊的女人外,也只有虞芸奚、方梓兮等寥寥無幾的人知曉。

在虞芸奚和譚雲之愛情被傳為佳話時,虞芸奚她並不知。

因為此刻,虞芸奚孤身一人,正極速穿梭在魔之海域上空,朝海域深處的禁地飛渡而去……

一年半后,虞芸奚停止飛行,懸浮在了漆黑的海水上空,已抵達了魔之海域禁地邊緣。

「我一定要找到姨娘問清楚,我親生父親是誰!」

虞芸奚篤定主意后,極速飛入了禁地海域上空。

「該死的人類站住!

十日後,正在飛行的虞芸奚,突然,聽到一道沙啞而蒼老之音,從下方漆黑的海水中傳出。

黑道亢龍的傾世絕戀 「嘩啦啦——」

烏黑的海水狂暴翻滾中,一名散發著道聖境大圓滿氣息的老者,衝天而起,擋住了虞芸奚的去路。

老者高達百丈,雙目閃爍著紅芒,紫色長發隨著海風舞動,尤其是他雙手上彎曲的指甲,已長達數丈。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魔之海域禁地的守護者:達爾武。

達爾武死死地盯著虞芸奚,毋庸置疑道:「八千二百多萬年前,我魔之凶域,便和至高祖界的四位大帝劃清了界限,人類不得擅闖魔之凶域,否則,殺無赦!」

「本尊不想為難你這個女娃,速速離開,留你一命!」

達爾武話罷,見虞芸奚並未離開,就當他準備出手時,虞芸奚接下來的一句話,令達爾武老軀一抖。

卻是虞芸奚貝齒輕啟,天籟之音響起,「大魔主是我外公,魔之女是我娘親,魔之凶域也算是我的家,我為何進不得?」

「什麼!」達爾武瞪大了雙目,布滿皺紋的臉頰上流露出,無法遏制著的激動之色,顫聲道:「您是流落在人類中的少魔主。」

「少魔主?」虞芸奚迷惑之時,達爾武眉頭一皺,「不對,本尊如何相信你是魔之女的女兒?」

「嗡嗡——」

虛空如水漣漪之際,虞芸奚滿頭黑髮,變的紅如血,她的雙瞳閃爍著妖異的紫光,眉心浮現出了紫色魔印的剎那,一股無比強悍的魔力,自她體內瀰漫開來,宛如魔祖降臨一般。

眼見此幕,達爾武渾身發抖,虛空中他忙不迭的單膝而跪,沙啞之音中蘊含著無法言說的激動之意味,「屬下魔之凶域,守護魔尊達爾武,叩見少魔主!」

「少魔主,您可回來了,若魔主得知,一定會很開心的!」

「少魔主,您知道嗎?魔主已經等您,等了很久很久了,您現在回來了,這可真是太好了……」

達爾武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滔滔不絕,彷彿有說不完的話一般。

「你現在起來,我有事問你。」虞芸奚說道。

「屬下遵命。」達爾武起身後,畢恭畢敬道:「少魔主,您請講。」

虞芸奚娥眉緊蹙,迷惑道:「我為何是少魔主?少魔主在魔之凶域中地位有多高?」

「還有魔主是誰?」

聞言,達爾武恭敬道:「因為您是大魔主外孫,而大魔主一直以來,沒有子嗣,更沒有孫兒,故而,您是少魔主。」

「少魔主的地位之高,一人之下,萬億群魔之上。」

「魔主便是少魔主您的姨娘。」

「還有魔主說過,二百多萬年前,見您和一名白髮男子,從魔之海域上空飛過,她那時便說,過不了太久,您會回來的。」

聞言,虞芸奚腦海中浮現出了,二百多萬年前,和譚雲橫渡魔之海域時,在烏黑的海水中,自己見到的那張擁有著絕色容顏的巨臉頰。

虞芸奚迷惑不解道:「既然姨娘知道我的名字,也見過我,那她為何之前不將我帶回來?」

達爾武嘆息道:「少魔主,您是真不知魔主對您的心啊!」

「雖然屬下不清楚少主您的模樣,但是屬下早已在魔主口中得知,您叫虞芸奚,是西洲祖朝的七公主。」

「魔主之所以,沒有接您回來,是因為您的娘親,曾對魔主說過,她不想自己孩子一出生,便在惡魔的環境中長大,變得嗜血,變得無情。」

「於是,您母親懷著您時便和鎮海大魔祖之子,離開了魔之海域,打算把您生下后,陪您變成人類,在人類中生長。」

「所以魔主才沒有把您接回家,而是等您得知自己身份后,讓您自己回來。」

「屬下還聽魔主說,她曾不止一次,到人類中去偷偷的看過您,只是您不知道罷了。」

聞言,虞芸奚抿著嘴唇,瞳孔中滑落一滴淚水,哽咽道:「你方才說的鎮海大魔祖之子,就是我的父親對嗎?」

「是的少魔主。」達爾武如實道:「鎮海大魔祖府的少主,是您的父親,鎮海大魔祖便是您的爺爺。」

「那我爺爺,他還在世嗎?」虞芸奚淚水簌簌滴落。

「在是在,不過……唉。」達爾武嘆息一聲,神色悲傷。

「我爺爺怎麼了?」虞芸奚神色焦慮道。

「回稟少魔主。」達爾武說道:「八千二百多萬年前,您的外公大魔主,和您爺爺鎮海大魔祖,聯手應戰不朽道帝,最終大魔主被不朽道帝殺死。」

「而您的爺爺鎮海大魔祖被重創,魔魂潰散十之有九,如今智力和八歲孩童一般。」

聽到這裡,虞芸奚突然哭了出來,淚水模糊了視線,「嗚嗚……你說什麼?」

「我外公是被不朽道帝殺的?我爺爺也是被不朽道帝害成了這樣?」

虞芸奚哭得撕心裂肺!

她無法接受是譚雲爺爺,殺害自己外公,重創自己爺爺的事實! 「是啊少魔主,就是不朽道帝這個該死的不朽古神族人乾的!」達爾武怒聲道:

「不過少魔主,不朽道帝也沒有落得好下場!」

「當年不朽道帝雖然殺了大魔主,重創鎮海大魔祖,不過他也身負重傷。」

「不朽道帝為了人類和平而不惜和我魔之凶域決戰,可他最終得到了什麼?」

「身負重傷的他,被北洲大帝、東洲大帝、南洲大帝、呼延彰四大強者圍攻,最終慘死。」

「整個不朽古神族被屠殺殆盡!」

對於達爾武這些話,虞芸奚根本未聽進去。

她腦海中,一直浮現出譚雲的身影,她知道,從今以後,自己和譚雲,連做朋友的機會都沒了。

一想到譚雲的爺爺不朽道帝,殺了自己外公、把自己爺爺害成了現在這般模樣,再想到,若非自己外公、爺爺將譚雲爺爺重創,譚雲爺爺也便不會被眾強者圍攻身亡,她的心便很亂很亂。

虞芸奚任由淚水滑落,道:「走吧,帶我回家,我要去看望爺爺,和姨娘。」

「屬下遵命。」達爾武應聲后,帶著虞芸奚垂直而下,飛入了烏黑的海水中消失不見。

對於虞芸奚而言,如今外面的世界,已沒有任何讓她留戀的地方……

歲月如流,轉眼間,二十六萬年已過。

天門神宮,盼君塔三層修鍊室內,宛如磐石般盤膝而坐的譚雲,靈池內終於凝聚出了第七尊鴻蒙道皇胎,意味著晉陞了道皇境七重。

譚雲徐徐睜開了雙目,眼神中絲毫沒有因境界提升的喜悅,有的只是濃濃地擔心。

因為二十六萬年過去了,方梓兮、辛冰璇並未有任何消息。

「或許她們真的已經不在了……」譚雲眼神中流露出發自心靈深處的悲傷。

「不,是我多想了,她們一定是有事耽擱了,這才沒有得知相思碑的事情,對一定是這樣!」

譚雲雖如此想,但針對方梓兮、辛冰璇還活著一事,已不再像之前那般堅定。

畢竟外界已過了漫長的二十六萬年時間了。

譚雲閉上雙目,平復心情后,再次閉關修鍊。

他清楚,如今的擔心,根本無濟於事,唯有努力提升實力,成為最強大的存在!

光陰似箭,轉眼間,三十九萬年已過,譚雲靈池內凝聚出了第八尊鴻蒙道皇胎,晉陞了道皇境八重。

隨後,耗時四十六萬年,踏入了道皇境九重。

費時四十八萬年,凝聚出了第十尊鴻蒙道皇胎,踏入了道皇境大圓滿。

最終耗時四十九萬年,終於觸摸到了道帝境的屏障。

譚雲並未立即渡劫,而是耗時八萬年,修鍊鴻蒙霸體,將鴻蒙霸體道皇階巔峰階段修鍊完成,擁有著徒手毀滅,極品道皇器的強悍力量。

一旦譚雲再將鴻蒙道甲凝聚出,力量便會瘋狂暴漲,一拳毀滅極品道聖器!

譚雲起身,邁出修鍊室,飛出了盼君塔,繼而,遠離盼君塔后,飛落在滿目瘡痍的山巒中,開始感知道帝境的屏障。

「嗚嗚——」

立時,蒼穹中狂風大作,那猶如一座座漆黑山嶽般的烏雲,帶著疾風呼嘯聲,籠罩住了山巒間的譚雲。

烏雲翻滾之際,一股股極其浩大的天劫,宛如一條條不同色澤的巨龍,游弋其中,極為震撼人心。

「來吧!」

譚雲仰頭髮出一聲長嘯,施展了鴻蒙霸體,身體瘋狂暴漲到了二十四萬丈之巨。

「嗡嗡——」

虛空劇烈震顫中轟然崩塌,立時,一道粗達數萬丈、長達百萬多丈的天劫,貫穿了虛空,朝譚雲胸膛轟然而下!

「砰!」

「滋滋滋——」

隨著一聲振聾發聵的巨響,當那恐怖的天劫,轟在譚雲胸膛上后,譚雲紋絲不動,而那天劫卻爆碎開來,化成了一條條雷蛇,在低空中、大地上流竄……

……

同一時間。

西洲祖朝,皇宮九五大帝殿。

大殿內,西洲大帝落座於椅,掃視著殿內以四大元帥為首的眾將,厲聲道:「讓你們找七公主,這都過去二百多萬年了,怎麼還沒有消息?」

東鎮大元帥躬身道:「大帝息怒,我等派人幾乎將整個西洲神域都找遍了,可還是沒有七公主的消息。」

「大帝,屬下知道您擔心七公主的安危,不過,您放心,七公主冰雪聰明,她不會有事的,一定是在某個地方閉關吧。」

西洲大帝深吸口氣,道:「如今極樂神宗,想要成為西洲神域霸主,對我朝虎視眈眈,本帝是擔心,奚兒被他們捉到了極樂神宗,威脅本帝啊!」

就在這時,一名金甲侍衛,跪在大殿外,叩首道:「回稟大帝,極樂神宗大祭司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