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走吧?趁天還早,給你找個住的地方去,完我還得趕回鄉下采礦場呢。”

大志神態看上去有點憔悴疲憊。

這兩天連續來回開車走縣城的山路,他應該是有些累了。

“幫我找個商務酒店吧,將就一晚上就行了,反正明天一早就趕車回北京了,時間也不長。”

我對他這個摳門的CFO給我找個酒店的級別期望不高。

“別別,你這麼大一個老闆,好不容易來一趟城裏,怎麼也得在找個七星的大酒店啊”,大志和我開了個玩笑。

“那是,低於九星的我不住,你就使勁找吧。”,我哈哈一笑。

縣城條件有限,不過各種資源還是挺豐富的。

我調侃的是大志交際方面的擅長。

採礦場所有的外部聯絡,都是大志一手操辦,對縣城各種場合熟悉的人,非他莫屬。

然而,當我清楚大志真心要找個星級賓館安頓我,又趕緊阻止他。

“別浪費錢了,哥們,找個差不多的,乾淨的,住着舒服就行了,咱們現在還是創業階段呢,省點錢吧。”,我有點感動,明白大志的用心,感覺很溫暖。

我們倆幾個月來都窩在採礦場的宿舍,每次來縣城裏辦事,都是當天去當日回,爲的就是省點差旅費。

然而,今天我一旦真正需要住店了,他又憑着記憶,滿城搜索,想要找條件最合適的。

我執意要省錢,大志執意要找消費高、條件好的,結果,他還是沒有拗過我,找了一個條件稍好的商務酒店,安置好我,急急忙忙的開車回鄉下去了。

酒店的條件在縣城還算不錯的,價格也適中,最出色的地方是單人客房,還有一個很大的浴缸。

我躺牀上休息了一會兒,看看時間還很早,便決定下樓走一走。

天很悶熱,因爲剛剛下過雨,空氣中的溼氣很重。

縣城的街燈已經亮起來了,路上的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鱗次櫛比的商業門前,霓虹燈閃爍,一條條街道遠遠望去,燈光璀璨,五彩斑斕。

夜幕低垂,稀稀落落的燈光點綴着錯落的樓宇,街邊的樹木,被城市燈光裝點的五光十色,繁華似錦。

不知不覺之間,我已經漫步走到了縣城的護城河邊,河邊垂楊柳隨着微風搖擺身姿,遠處橋頭,一個精緻的景觀亭被細心裝扮,倒影在碧波之上,河邊三三倆倆的行人,在朦朧的夜色中散步,燈光映照下,偶爾擦身而過的美女婀娜婉麗的身姿,爲夏夜溫潤的景色,帶來了不一樣的風韻。

“客亭臨小市,燈火夜妝明。”

縣城的變化,不管是環境還是人文,與我在縣中讀書時期相比,都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

十幾年前,我初到縣中報到,是一個鄉下小子第一次真正的進城。

當我坐着巴士,從黃樓鎮上趕到縣裏,走下車的第一感覺,就是縣城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穿着各異,神色悠閒,憨厚和善。

縣城的街道很寬,但是道路與兩邊陳列的建築一樣,看上去有些破舊。

建築都不高,顏色要麼深灰,要麼暗黃,整個城市記憶也是灰濛濛的。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

如今的縣城,高樓鱗次櫛比,建築色彩豔麗,氣勢恢宏,現代感十足。

路人也是形態各異,穿着時髦豔麗,目不斜視,形色匆匆。

人文與大都市的風格無異。

我邊走邊看,對比着因政策、時光蹉跎而帶來的現實世界的翻天覆地的鉅變。

流連沉醉於河邊的美景,感嘆世事變遷,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走了很遠的路。

閒暇時間充裕,機會難得,我的遊玩興致也很高,不知不覺就轉了大半個縣城,等我回到賓館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散步出了一身的汗,心情卻很愉快。

我洗漱完畢,準備泡個澡,上牀休息。

賓館的衛浴設施不錯,我打開浴室柔和的燈光,把浴缸放滿水,躺在浴缸裏,閉目養神。

房間很安靜,不知不覺之間,我似乎身體都被放空了,輕輕飄飄,感覺非常愜意和舒服。

逛街的疲憊感也一點點慢慢的飄出體外。

躺在浴缸裏,我漸漸的有些睏意。

半睡半醒間,恍惚聽見客房的門響了一下。

感覺有人輕手輕腳的走進房間。

“誰啊?”,我躺着沒動,喊了一聲。

沒人迴應。

“應該是服務員送東西走錯門了吧?”

我懶得動彈,心想這麼晚了,應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情況發生吧?

被水汽包圍的舒適感覺,讓我放鬆了警戒,慵懶的伸個懶腰,繼續仰着頭,舒適的躺在浴缸裏。

最近一段時間來,採礦場天天加班,居住條件又差,夜裏休息時,也伴隨着採礦場的機器轟鳴,晚上隨時還會被工人叫醒,處理現場問題,睡眠質量一直很差,的確是太累了。

一陣睏意襲來,我閉上了眼睛。

正迷迷糊糊之間,衛生間的門突然地被人推開了,我被異常的響動驚醒,睜開眼睛,看到一個身上裹着浴巾的女孩走了進來。

“你,你是誰?”

“你幹什麼的?”

水霧瀰漫,我並沒有看清女孩的面龐。

女孩沒有搭茬,相反我的驚慌失措,她表現卻出奇的平靜。

她嫣然一笑,優雅的彎下腰,浴巾從身上滑落。

“我是林雪兒。”

說罷,她輕移蓮步,擡腿邁入浴缸之中。

我大腦一片空白。

傻子一樣,楞在那裏看着她一點點的靠近。

一切都似乎在夢幻之中。

然而現實畫面如此真實,真實的讓我不知所措。

我瞪大眼睛,仔細打量這位不速之客。

她很年輕,五官精緻,身態柔美,肌白如雪,千嬌百媚。

囚寵之姐夫有毒 雖然她很美,笑的也很甜蜜,我卻像被蛇蠍咬住一般,緊張的幾近窒息。

“陷阱!這是個圈套!”

直覺的危機意識讓我剛纔的倦意一掃而光。

“女孩肯定不是一個人,幕後肯定還有支持者,而且她的支持者很有可能此時就在酒店附近!”

這陣念頭從腦中一閃而過,我頭腦瞬間石化,思維也隨着身體變得僵硬起來。

“這該不會是一個敲詐團伙吧?”

“看來小酒店的治安環境還真的有大問題!”

轉瞬間,大腦飛轉,冒出多個想法。

我第一時間開始後悔下午沒聽從大志的勸阻,爲了省點錢,住進這家商務酒店了。

“下午聽大志的話就對了,入住星級酒店,怎麼也不會出現外人可以隨便闖入房間的事情啊?”

“我肯定是剛纔逛街的時候被人盯上了!”

“不會是仙人跳吧?”

然而現在後悔也沒用,女孩人都進來了,什麼都晚了。

“這是危險的陷阱!自己必須馬上逃離!”

此刻我需要頭腦冷靜,意識清醒。

我跳起來,撿起女孩扔在地上的浴巾,裹住身體,狼狽不堪的衝出衛生間。

在我逃出浴室的一剎那。

聽到身後女孩“咯咯”的如銀鈴一般的笑聲。

與此同時,客房的門鈴響了。

我奔向牀,慌亂之中,想把自己的衣服穿起來。

門鈴急促的響了幾聲,緊接着,有人開始砸門。

“開門,開門。”

我急的大汗淋漓,透過貓眼,小心的向外看去,門外的走廊內,赫然站着一男一女兩個警官。

“完了,警察都來了,而且來的這麼快,看來我確實是被人算計了!”

此時,我肯定了自己最初的推測。

想到此,不禁渾身微顫,有些六神無主。

大腦飛速旋轉,努力思考着對策。

客房在六層,跳樓逃脫的想法在第一時間被否定。

硬扛着吧,我掃了一眼衛生間,裹着浴巾,胡亂的套了件衣服,渾身癱軟的靠着房門祈禱。

“先不開門,如果是臨檢,警察敲一會兒門,沒人開,有可能會自顧走開。”

警察是碰巧來酒店巡查。

他們的到來和我房間里正發生的怪事沒有任何關聯!

這是我最幸運的期望。

警察此時不進入房間將是我最幸運的結局!

然而,事與願違。

“服務員,過來把這房門給我打開!”

男警官衝着走廊一頭喊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