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趙丞道:“劉宣這小兒,現在派人來通知,這分明是故意讓大人難堪的。”

田楷眼中掠過一道精光,道:“他會後悔的。但不管如何,劉宣都答應了,這是極好的。”

趙丞心中嘀咕,他想不明白怎麼才能讓劉宣後悔。

劉宣可不簡單,不容易對付。

田楷沒心思和趙丞廢話了,吩咐道:“去準備吧,明日一早,和劉宣談判。”

“諾!”

趙丞拱手行禮,便轉身退下了。

田楷一個人坐在營帳中,左手的手肘撐着案桌,手撐着下頜,右手的手指輕輕敲打着案桌,臉上有着沉吟深色,喃喃道:“田昭這蠢貨,壞了本官的大事,真是該死。”

……

次日,惠風和暢,天朗氣清。

田楷早早的帶着大軍離開營地,往兩軍的中間位置趕去。這片區域是一處平原地帶,一眼看去,連一座山坡都沒有。

這樣的地點,田楷不擔心會發生什麼。

大軍抵達了後,列陣等待。

田楷曬着初春的暖陽,靜靜的等着。約莫一刻鐘後,劉宣出現了。劉宣帶兵在距離田楷還有兩百步時停下。

軍隊列陣,展開了氣勢。

劉宣策馬往前,仍是一個人前往。

田楷在一隊士兵的保護下,緩步往前。

兩人相隔十步時,各自停下。

劉宣目光盯着田楷,道:“前幾日,田楷大人率軍攻打本王。現在,卻是主動的提出談判。說吧,你打算怎麼談判?”

言簡意賅,直接說出了目的。

田楷表情嚴肅,緩緩道:“本官來談判,是爲了田昭和田盛。兩人是本官的人,本官不能坐視不理。本官希望你釋放他們,作爲你釋放的條件,本官將撤兵,不再攻打北海國。”

“哈,好一個空口的承諾。”

劉宣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田楷,是你的腦子不正常,還是本王的腦子不正常。這樣的條件,本王會相信嗎?恐怕本王剛釋放了田昭和田盛,你就下令開戰了。”

田楷臉皮賊厚,鄭重說道:“本官既然同意了,絕不騙人。”

這話,劉宣是不相信的。

前幾日兩軍對壘,劉宣讓田楷丟盡了臉面。

這樣的情況下,田楷之所以不動手,之所以按捺住怒氣,不是因爲不想出兵,是因爲田昭和田盛作爲人質,令田楷掣肘。

劉宣釋放了兩人,田楷絕對會翻臉的。

想讓田楷撤兵,就必須能脅迫田楷,讓他乖乖的撤退。

如此,劉宣纔有機會。

劉宣搖了搖頭,不急不緩的道:“田大人想討回田昭和田盛,唯一的辦法是你先撤兵。我們以半年爲期限,半年之間內,你沒有再率軍攻打北海國,本王就會釋放田昭和田盛。你現在讓我釋放他們,是不可能的。”

“半年?”

田楷瞪大眼睛,劉宣真是想不費一兵一卒解決北海國的危機。

可能嗎?

絕對不可能。

田楷不可能答應,他想了想,正色道:“劉宣,你的條件不現實,甚至是太苛刻了。三個月,三個月後必須放人。”

“好!”

劉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只要田楷撤軍,三個月後還有田楷嗎?

田楷忽然道:“等一等。”

劉宣道:“什麼事?”

田楷眼中掠過一道精芒,正色道:“你也不能讓本官空手而回,田昭和田盛兩個人,你至少給我一個,以示誠意。田昭是軍中的主將,他身份貴重,你不可能給我。田盛是軍中的小將,你把田盛給我。”

頓了頓,田楷又道:“三個月後,你再把田昭還給我。否則三個月期滿了,你還不放人,豈不是又要耽擱我的時間。”

語氣平淡,卻是討價還價。

劉宣聽了田楷的話,眼中流露出思考的神色。

片刻後,劉宣有了決定,說道:“可以,本王可以把田盛給你。”

“呼!”

田楷鬆了口氣,道:“立即放人,然後,本官撤兵。”

劉宣心中冷笑,田楷什麼都沒付出就要拿一個人回去,顯然是不可能的。弄死田楷之前,先搜刮一把,讓田楷大出血,再釋放了田盛,然後伏擊田楷。 (第1更)

劉宣嘖嘖兩聲,笑眯眯的道:“田楷大人吶,真是精明,本王佩服。”

話語中嘲諷的意思,展露無遺。

“你什麼意思?”

田楷心中咯噔一下,小心臟撲通撲通一上一下的,簡直受不了劉宣的反覆無常。劉宣剛纔答應了釋放田盛,現在卻這麼說,分明是又要反悔的節奏。

田楷的心中,生出不妙的預感。

對於劉宣,田楷更是憤恨,恨不得將劉宣扒皮抽筋。

這個奸詐的劉宣,該死!

田楷心中大罵,恨劉宣恨得要死,卻只得忍着。

劉宣正色道:“田盛不過是一個小雜魚,不值一提,不過呢,畢竟是老田家的人。雖然沒什麼用處,但也不能說一點價值都沒有。田將軍支持本王五百匹戰馬,本王就釋放田盛。”

田楷道:“劉宣,你是坐地起價。”

劉宣一副無賴的姿態,說道:“田將軍終於聰明瞭一回,本王就是坐地起價,你打算怎麼辦呢?你現在撤軍,三個月後,一旦把田昭要回去,肯定會再次發兵攻打北海國。 假如不曾遇見你 既如此,本王爲什麼不多賺點呢?那時候,本王再和你一戰。”

對於田楷,劉宣並未放在眼中。

此人過於感情用事,這樣的人太容易受到影響。劉宣倒也沒有再逼迫田楷,只是靜靜等着。

田楷深吸幾口氣,壓下心中怒火,道:“本官答應你的要求,給你五百匹戰馬。”

“田大人果然快人快語,爽快。”劉宣站起身道:“田盛在本王的營中,你回去準備好五百匹戰馬,再把戰馬送到本王的營地門口交換田盛。”

田楷道:“一言既出!”

劉宣道:“駟馬難追!”

兩人各自允諾,然後返回各自的軍陣。

田楷回到軍陣,直接喊來了趙丞,吩咐趙丞準備五百匹戰馬。趙丞聽了後,卻沒有馬上去,問道:“大人,五百匹戰馬是一股很強的戰鬥力,真的要給劉宣嗎?”

田楷眼睛一瞪,鼓起的眼睛盯着趙丞,寒光閃爍。

那神色,嚇得趙丞冷不禁的打了個寒顫。

“是,卑職馬上去準備。”

趙丞連忙開口,他心中卻覺得古怪。

這事兒,處處都透着怪異。一個小小的田盛,值五百匹戰馬嗎?趙丞想不明白緣由,卻不能違抗田楷的命令,只能去調集戰馬。

劉宣回了軍陣,帶兵徑直返回營地。

中軍大帳,劉宣把消息告訴了賈詡和郭嘉,說道:“這五百匹戰馬,可謂是意外之財。我想着提出五百匹戰馬作爲條件,田楷會討價還價,能給兩三百匹戰馬就不錯了。沒想到,田楷爲了先討回田盛,竟然願意拿出五百匹戰馬。”

郭嘉面帶笑容,道:“既是意外之財,收下就是。我們本身就缺少戰馬,田楷又送來了五百匹戰馬,對我們而言,又增強了我們的力量。”

賈詡捋着頜下鬍鬚,道:“敵強我弱,現在削弱田楷的騎兵,那就是增強我們的力量。只是剛纔主公說的事情中,老夫卻有些疑惑。五百匹戰馬不是一個小數目,田楷寧願付出五百匹戰馬,也不願意等上三個月,有些奇怪。”

郭嘉說道:“是是有些怪,但田楷的說法也站得住腳。先拿回去一個,這是讓主公彰顯的誠意,而且田楷也不可能乖乖撤軍。”

劉宣想了想,說道:“關於田楷、田昭和田盛之間的關係,我派人詢問了幽州兵,以及審問了田昭和田盛。田盛只是田楷的侄子,沒什麼特別的關係。”

賈詡思考了片刻,正色道:“主公,計劃已經定下,現在不可能更改。”

“老夫認爲,現在能做的,就是做好營地的防守,避免發生意外。不管田楷有什麼打算,他有什麼陰謀,只要我們的營地防守堅固,我們就不怕田楷。”

“縱然田楷翻臉,也對我們沒有影響。”

“最壞的結果,就是我們的計劃更改,我們仍然可以再找另外的計策,把田楷的大軍引誘到蘆葦蕩去,同樣能夠施行計劃。”

何處是安身 賈詡神色自信,眼中閃爍着精芒,道:“所謂的失敗,只是下一個成功的開始。即使現在的計劃失敗,也不過是有了啓動下一個計劃的機會。既然我們摸不透田楷的想法,那就不再去考慮猜的,專心做好營地的防守。”

“我贊同!”

郭嘉點了點頭,直接附和了。

劉宣喊來了徐晃,讓徐晃安排好營地的防守,再去準備好接受五百匹戰馬的事情。

時間流逝,下午申時。

初春的太陽暖洋洋的,分外的舒服。

“咚!咚!”

戰鼓聲,響徹在營地外。

田楷親自率領大軍,押送着五百匹戰馬來了。

戰鼓聲傳到了營地內,劉宣、郭嘉、賈詡和徐晃等人來到了營地門口。徐晃盯着官道上旌旗招展的幽州軍,皺眉道:“田楷爲了送五百匹戰馬,竟然擺出這麼大的陣仗。”

劉宣說道:“不管他擺出什麼陣仗,營地做好了準備,那就不懼。”

徐晃點頭道:“主公言之有理。”

不多時,田楷率軍來到營地的百步之外。

田楷在士兵的保護下,來到營地五十步的位置。他擡頭看向劉宣,大聲道:“劉宣,五百匹戰馬已經帶來了,放人吧。”

劉宣從營地中走出來,道:“先交接戰馬。”

田楷揮手,便有士兵驅趕着五百匹戰馬走出來。

田楷看着麾下的五百匹戰馬,眼中掠過一道精芒。五百匹戰馬趕入了劉宣的營地中,等田盛出來後,他擂鼓驚嚇一番,五百匹戰馬沒有人控制,就會四處亂奔給劉宣造成影響。

劉宣看到戰馬,手一揮,道:“徐晃,派人接收戰馬!”

“諾!”

整齊的聲音,隨即響起。

營地內,迅速的衝出了一營士兵。這一營的士兵正好五百人,一個個眼神興奮的離開營地,朝田楷送出來的五百匹戰馬跑去。

田楷看到這一幕,瞪大眼睛,明白了劉宣的意圖。

名門梟寵:逆天痞妻超大牌 劉宣的打算,分明是讓士兵騎着馬回營。這樣一來,戰馬在騎兵的控制下,即使田昭擂鼓造成震動,或者想其他的辦法讓戰馬亂奔是不可能了。

“他孃的……”

田楷心中大罵了一聲,暗罵劉宣狡詐。 五百名北海國的士兵衝出來,轉眼到了五百匹戰馬旁邊。

“好馬,果然是好馬。”

“這幽州出產的戰馬就是不一樣,咱們北海國就沒有。如果什麼時候咱們北海國有自己豢養的戰馬,那就好了。”

“幽州的戰馬有勁兒,馬頭、馬背、馬腿,摸上去一溜的,光滑舒服。田楷真是好人,這樣的好人再多幾個就好了。”

“當初的田昭也是好人,田楷也這樣,老田家都是好人吶。”

負責帶走戰馬的士兵嘮叨着,準備牽馬離開。

一個個士兵的話,傳入田楷的心中。

田楷臉不自覺的抽搐着,面沉如水,他感覺心都被無數的箭射中了,吐血三升都不止。他的心中,已經積攢了滿滿的怒火和仇恨,恨不得馬上下令,讓士兵射殺北海國的士兵。

一羣狗賊!

一羣殺千刀的人。

田楷心中大罵着,卻只能面無表情的看着騎兵策馬離開。

“噠!噠!”

馬蹄聲陣陣,士兵騎着馬往營地內行去。不多時,所有的騎兵消失在視線中,然後往後營行去,要將這五百匹戰馬擱在馬棚中。

田楷看到騎兵消失在眼中,心中在滴血。

心中,只能安慰自己。

這一切他都會討回來的,都會讓劉宣通通還回來。

田楷盯着劉宣,大聲道:“劉宣,本官已經完成了允諾。五百匹戰馬給你了,現在該是你實現承諾的時候了。”

劉宣很是驚愕,問道:“田楷,本王答應你什麼承諾了?”

“你無恥!”

田楷氣得直翻白眼,沒想到劉宣翻臉不認人。

這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都快。

“哼哧!哼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