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趙玉龍見趙成竟然敢不上前,這心裡也越發的憤怒了。

「老大,咱們今天有這麼多人怕個毛?」

「就是,這可是趙少給的活兒啊!不給辦了,那四十萬好處費咱們也拿不到啊!」

兩名小弟上前,湊到趙成的耳邊小聲說道。 「趙成,你他瑪德還愣著做什麼?是不是想死?」

趙玉龍上前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趙成的身上,這次他可是給了趙成幾十萬的好處費,現在讓他收拾個廢物,竟然還敢猶豫?

這一腳,也把趙成的怒火踹了出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而且正如兩名小弟所說,他們這裡人可不少,林逸就只有一個人,怎麼看,也是安全的。

當即上前一步,盯著林逸冷冷的吼道:「小子,這次可不能怪我了啊!要怪就怪你有眼無珠,竟然得罪了趙少。」

趙成說完,大手一揮,沉聲呵斥道:「兄弟們,給我招呼他!」

「你們幹什麼?是不是要想人多欺負人少?」

一直坐在車裡非常低調的洛兒忍不住了,直接提著白色的長裙從車裡跳了下來,氣急敗壞的吼道。

眾人一聽那宛如百靈鳥一般動聽的聲音,都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這一看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啊,長裙,青絲在夜風中輕輕擺動,襯托的洛兒簡直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美麗。

「咕嚕!」

李彬跟趙玉龍同時瞪著雙眼吞咽了一下口水。

美女,他們不是沒有見過,可是如洛兒這樣下凡塵的仙女,兩人還真是沒有見過。

就連那凶神惡煞的幾個混子也都傻眼了,痴痴的盯著洛兒。

我要當大貴族 「姐夫,不要怕,我保護你。」

洛兒上前擋在了林逸面前,弄的林逸整個人都獃滯了。

瑪德你保護我?等著你保護我,我早就被那劉姐弄走了好不好?不過雖然覺得洛兒這樣的舉動有些搞笑,可心裡林逸還是覺得挺溫暖的,最少自己沒有白保護這小妞不是嗎?

「咳咳,洛兒小姐,我是趙玉龍,歡迎您來到中江市。」

趙玉龍上前,看著洛兒激動的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如果能夠請到洛兒這樣的當紅明星一起吃飯,那他趙玉龍絕對要一舉成為整個中江市圈子裡最牛的存在。

而且洛兒這模樣也的確是讓他心動異常啊!如果能夠搞到手,就算是少活幾年他趙玉龍都會毫不猶豫。

「哼!滾開!」

洛兒眼睛一翻,鄙夷的冷哼了一聲,根本沒有抬手的意思,單純的她可不會想那麼多,既然別人想要欺負林逸,那自然就不是她的朋友了。

這一聲冷哼,頓時讓趙玉成愣住了,雖然在中江市,他趙家不算是多麼了不起的存在,可最少,也是中上等的家族,以前中江市也不是沒有來過一線女明星,可只要價格出的到位,一切都還是能談談的嘛!

如洛兒這樣,直接果斷拒絕,還罵人的,他還真沒有遇到過。

「趙成,給我打!往死里打!」

趙玉龍的神情徹底變得猙獰了起來,他堂堂趙家的大少爺,竟然還比不過林逸這麼一個破產了的窮小子?

今天,他趙玉龍就要在洛兒面前,展現一下自己的強大,自己的力量,讓洛兒明白誰才是真正的強者。

「瑪德,誰敢動林少?」

一聲宛如雄獅一般的怒吼驟然響起。

隨後彭振武帶著彭華等一乾子弟氣勢洶洶從裡面沖了出來。

「直接把人都給老子圍起來,今天,沒有林少的同意,誰也別想走!」

彭振武宛如被激怒的猛虎,一臉憤怒的吼道。

「是!」

彭華大手一揮,周圍的彭家子弟,頓時就如同兩條黑色玄蛇一般,直接把趙玉龍等人包圍了起來。

「咕嚕!」

李彬一臉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他們李家可算不上什麼豪門家族,頂多只能是小有資產,這彭家的子弟那可不是他能夠招惹的,當即把目光看向了趙玉龍。

而且彭家那可是武術世家,這尼瑪要是真的動起手來,到時候沒輕沒重的,他跟趙玉龍今天可就要倒霉了啊!

趙玉龍也是眼皮微微一跳,心情有些緊張,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前了。

「趙叔叔,不知這是什麼意思呢?我是趙家的趙玉龍。」

趙玉龍上前一步,彬彬有禮的問道。

「滾!什麼趙家王家的,在林少面前,都是垃圾,今天你們幾個竟然敢得罪林少,那可就不要怪我彭振武不客氣了。」

彭振武說完,急忙上前一步,站在林逸的旁邊,彎腰恭敬的問道:「林少,想怎麼處理,您一句話的事兒。」

「咕嚕!」

趙成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臉上都是濃濃的驚恐之色,完蛋了,完蛋了,瑪德,我就說這小子不一般吧!我,我怎麼就掉進錢眼裡了呢?

「什麼?林少?」

趙玉龍跟李彬這才回過神兒。

中江市,威名赫赫的彭振武,竟然叫林逸林少?

「不是,彭叔叔,這,這林逸家裡已經破產了啊!」李彬上前一步,指著林逸焦急的說道。

彭振武一看李彬那腫脹的臉頰,便明白了,這怕是林逸動的手,當即眼睛一瞪,抬手同樣也是一巴掌打在了李彬的臉頰上。

彭振武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林逸都已經動手了,那麼這小子絕對是死有餘辜了。

「我呸,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配叫我叔叔?還有,林少的家世背影也是你們能夠揣摩的?」彭振武一臉鄙夷的冷笑道。

這一巴掌直接把李彬打的頭痛欲裂,可是他卻不敢說一句廢話,彭振武,那絕對不是他小小的李家能夠招惹的,當即只能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頰,退到一旁,怨毒的盯著林逸。

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林逸給他招惹的,當然了,在李彬心裡他也並不認為林逸很牛,在他的眼中,林逸只是一個小白臉罷了。

瑪德,這次麻煩了啊!趙玉龍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他可比李彬要稍微聰明一些,當即上前,看著林逸笑道:「林少,對不起,之前是我們有眼無珠,那兩百四十萬我們還給你。」

站在一旁的趙成一聽,頓時軀體一抖,急忙上前討好的看著的林逸笑道:「對對,林少,這錢我馬上還給你。」 「別,錢如果是我林家欠的,我林逸絕對不會少給一毛,再說了,這點錢老子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林逸冷冷的笑道,現在他已經是身價十幾億的小富豪了,而且賺錢對他來說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兒,至於這區區的兩百萬,林逸這次倒是沒有裝比,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這……」趙玉龍遲疑了一下,倒是不敢再多說什麼了,生怕自己忤逆了林逸,當即訕訕笑道:「那小弟就多謝林少了,以後如果有用的上小弟的地方只管開口。」

「對對,我趙成也是如此,林少以後有任何差遣只管開口,我保證做到。」趙成彎著腰,討好的笑道。

林逸盯著兩人笑而不語,只是那笑容卻讓他們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那,要是沒事兒,我就先走了啊!」

趙玉龍不敢墨跡了,轉身就想要離開,再在這裡墨跡下去,他怕自己走不了啊!

「等等,這麼著急做什麼呢?咱們之間的賬還沒算清楚呢。」

林逸開口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剛剛轉過身的趙玉龍一聽,頓時心頭一跳,看了遠遠處的房車,心裡有想要逃走的衝動,不過這個衝動剛剛冒出沒多久,就直接被他扼殺了。

他平日里,花天酒地的根本就沒有鍛煉過身體,這怎麼可能跑的了呢?怕是還沒有衝到房車上,就被彭家的子弟摁倒在地了吧!

當即,趙玉龍哭喪著一張臉,宛如家裡破產一般難看的盯著林逸笑道:「林少,剛剛錢的事兒咱們不是已經解釋清楚了嘛?當然了,如果您有需要,我馬上再多轉你轉一些也是沒問題的。」

林逸搖了搖頭,「不是錢的事兒啊!我林逸從來不仗勢欺人,我欠你家多少錢,那絕對不會少你一毛,錢的事兒是說清楚了,可是你帶這麼多人,圍著我,這事兒你覺得是不是應該算算呢?」

看著林逸那玩味的神情,趙玉龍慌了,那雙腿都情不自禁的開始顫抖了起來。

「林,林少,不知道你想要怎麼算呢?」趙玉龍面無血色,顫抖著問道。

林逸聞言,扭頭看向了站在一旁,同樣如履薄冰,心情無比緊張的趙成笑道:「你們圍著我,準備怎麼樣呢?」

趙成一哆嗦,下意識的看向了趙玉龍。

「彭振武,殺了他!」

林逸眸光一寒,沉聲呵斥道。

「是!」

彭振武沉聲答道,隨後便殺氣騰騰的朝著趙成走了過去。

作為一名武術世家的掌舵人,殺人對於彭振武來說,簡直跟殺雞子一樣輕鬆簡單,這一上前,趙成頓時就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林少,林少我交代,按照以往的慣例,肯定是會打斷四肢的,然後,然後,在把女孩子帶走。」

趙成哆嗦的說道。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微微一眯,有可怕的寒光閃爍,「既然這樣,你就把準備對我施展的手段,都施展在趙少跟李少身上吧!」

「什麼?」

趙玉龍很李彬一聽,頓時面色大變。

「林少,林少,這都是誤會啊!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啊!求求你了,放過我啊!」

趙玉龍慌了神兒了,變成殘疾人,他可不想。

諸天最牛師叔祖 「咕嚕!」

李彬吞咽了一下口水,也慌張的跪在了地上。

「呵呵……」

林逸冷冷一笑,便轉身攬著洛兒跟韓雨菲的柳腰朝著甲殼蟲上走去。

「林少,林少,我錯了啊!求求你放過我啊!」

趙玉龍慌了神兒,起身就準備朝著林逸衝去。

可彭家的子弟卻已經沖了上來,個個都是肌肉結實的壯漢,一把就把趙玉龍摁倒在地上。

「林逸,林逸,你麻痹的,你別走啊?」

李彬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我靠!小子,你還挺有骨氣的啊?竟然敢罵林少?嘿嘿,你放心,我會重點關注你的。」

彭振武陰測測的獰笑了起來,隨後一腳就把李彬踹翻在地,一眾彭家子弟,宛如獅虎一般兇殘的撲了上去。

霎時間。

慘叫連連。

哀嚎不斷。

在這空蕩蕩的夜晚中,傳出老遠。

「老公,你這習慣挺好的啊?一下就是兩個?」

走出沒幾步,韓雨菲便陰測測的盯著林逸冷笑了起來,實在是林逸攬自己小姨子的動作太嫻熟了。

如果不是她一直都跟洛兒在一起,她都想要懷疑,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一小腿了。

「咳咳,媳婦兒,你別多想,我這麼做純屬於是為了保護你跟洛兒啊!對外宣稱,你們兩個是我林逸的女人,以後在中江市,還有什麼人敢找你們的麻煩呢?對不對?」

林逸看著冰若冰霜的韓雨菲,一臉討好,宛如太監一般獻媚的笑道。

「哼!這次我算是你解釋的還行,如果再有下次,哼哼,我會讓你試試我剛剛購買的那把張小泉剪刀的厲害。」

韓雨菲陰測測的獰笑道。

那陰冷的樣子,看的林逸虎軀一顫,急忙鬆開了兩人,一溜煙兒就衝到了駕駛位上。

在路邊買了一點燒烤之後,三個人就一起回家吃著宵夜,喝著啤酒,那小日子可這是好不快活。

倒是苦了趙玉龍李彬兩人了,當被趙家跟李家的家人發現的時候,兩人已經命懸一線了。

急救室門外。

趙虎面色陰鷙的盯著一名下人吼道:「還沒有查清楚,少爺是怎麼受傷的嗎?」

「沒……沒呢,不過已經在調查了,應該很快就會有線索了。」

下人軀體一顫,一臉緊張的低頭說道。

「pia!」

憤怒的趙虎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下人的臉上。

「瑪德,一群廢物,讓你們查個事兒,都查這麼久,我要你們有何用?那個趙成呢?讓他給我滾過來!」

趙虎氣急敗壞的咆哮道,雖然趙家不是中江市一流家族,可是自從吞併了林家的大部分產業之後,他這些年可以說是混的風生水起啊!

這人也就有些膨脹了,如今,自己的兒子,竟然被人打成了這個樣子,這絕對不是趙虎能夠接受的。

「虎哥,這次的事情,你只管調查,需要錢,我李家出錢,需要人我李家出人,一定要弄死個兇手!」李金髮咬著槽牙,一臉陰鷙的怒吼道。 趙家的底蘊可是在他們之上,哪怕是兒子出了這麼大問題,他也沒有放棄巴結李家的機會。

可趙虎似乎並不冷清,盯著李金髮冷冷的笑道:「李金髮,這次是你兒子找我兒子出去的,如果讓我察覺這件事兒跟你兒子有關,你們李家就準備破產吧!」

這話說的相當囂張跋扈,可是李金髮卻不敢多說什麼,只能訕訕賠笑,趙家的確有這個底氣。

很快,趙成就耷拉著耳朵,焉了吧唧的被帶到了急救室門口。

「趙成,你他瑪德跟我說,玉龍是怎麼回事兒?」

趙虎一見到趙成,就衝上前,站在趙成面前咆哮道,那吐沫星子都直接落在了趙成的臉上。

可趙成似乎並沒有察覺一般,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後,才沉聲說道:「這次趙少跟李少踢到鐵板上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