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趙雙姝便就攔下了她,又交代了一句,「柳絮是娘親派來的人,雖說不必過於防著她,但也不能事事都叫她知道,這世上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無。」

柳絮忠於娘親,這是不必說的,可要說有多忠於她這個新任主子,那就未必了。

說到底,娘親把柳絮放她身邊,除了保護她,也有打探她消息的用意。

禪心點點頭,應聲退下。 從伯府離開后,明杏這才湊到寧國公主耳邊,低聲說了句,「公主,原是宮裡花嬤嬤來了,瞧著倒像是有要緊事。」

花嬤嬤是楊太妃身邊的心腹女官,楊太妃便就是寧國公主生母。

聽到是花嬤嬤,又說是有要緊事,寧國公主瞬間就變了臉色,加快步子,說了句,「趕緊回府!」

明杏片刻也不敢耽擱,趕忙吩咐車夫,扶著寧國公主進了馬車。

寧國公主府和忠勇伯府隔得並不算遠,可今兒這條路,寧國公主卻覺得無比遠。

明杏跟著馬車走,知道她心裡著急,少不得邊走邊勸道,「公主放寬心,必定只是一些尋常小事,待會兒就知道了的。」

可她嘴上雖然這樣勸著,心裡卻也忍不住擔心,想著此次必定是發生了極大的事。

那小廝神色匆匆地來和她稟報,說是花嬤嬤在內堂急得團團轉,細問之下才知是楊太妃出了事。

方才公主殿下詢問她的時候,她沒敢明說是楊太妃出了事,否則以公主殿下的性子,必然是要著急上火的。

可縱然明杏沒有明著說出來,其中隱晦的意思,寧國公主也不是沒聽出來,眉頭一皺,「你也不必這般寬慰我,必定是母妃出了事,否則也不用讓花嬤嬤親自過來了。」

花嬤嬤從小就跟了楊太妃,畢生都沒有出宮嫁人的打算,跟在楊太妃身邊寸步不離。

認真說起來,楊太妃見花嬤嬤的面,比見寧國公主這個女兒都還要多。

楊太妃最信任的人莫過於花嬤嬤,諸多事情不論大小,從來沒有瞞過花嬤嬤,花嬤嬤就是楊太妃跟前的第一人。

如今還是花嬤嬤頭一次單獨來公主府,寧國公主心裡哪裡能有不擔心的?

除非母妃出了事,亦或是重病,花嬤嬤是絕對不會撇下母妃的。

「公主……」明杏擰了眉頭,倒是沒有再勸,只是說了一句,「不管是不是太妃娘娘出了事,待會兒公主見了花嬤嬤,可莫要過於著急,慌了手腳,凡事還是要先問清楚了來。」

明杏是擔心,就寧國公主這樣的急性子,要是不提前說好,只怕見了花嬤嬤,還要令花嬤嬤為難,從而耽擱了功夫。

寧國公主哪裡聽得進去,滿腦子就只有趕緊回到公主府,胡亂地應付了一句,「我自然是知道的,花嬤嬤是母妃跟前的老人。」

聽著公主這番敷衍的話,明杏心裡頗為無奈,但也識趣地閉上了嘴。

罷了罷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楊太妃,只盼著楊太妃別真的出了事就好。

至於花嬤嬤的暴脾氣……

想來為了楊太妃,公主應該是能忍一忍的。

……

匆匆回了公主府,馬車還沒停穩,寧國公主就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瞥了眼門邊上停著的另一輛馬車,寧國公主當即就問了句,「花嬤嬤人呢?可還在內堂?」

守門的小廝知道府里必定是出了大事,也不敢有半點猶豫,趕忙回道,「回公主殿下,花嬤嬤這會兒還在內堂等著,已經著人來催過好幾次了。」

竟是這般著急!

寧國公主一聽,心裡就更加著急,顧不得儀態,跑進了府。

「……」小廝們頓時目瞪口呆,就跟石化了似的。

這還是那個端莊高貴、儀態萬千的寧國公主嗎?

小廝們心裡驚訝,連行禮都忘了,明杏見他們還在看著,少不得呵斥了句,「別四處張望的,好好站著守門!」

公主的事情,哪裡能是這幾個小廝看笑話的?

被呵斥了,小廝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收回了目光,低下頭去。

明杏心裡也煩著呢,剜了眼幾個小廝,然後才跟著進了府。

主僕二人才進了內堂,就見到一臉急色、走上走下的花嬤嬤。

「嬤嬤!」寧國公主頗為急切地喊了聲,問道,「嬤嬤這個時候過來,可是我母妃出了事不成?」

這都才過用午膳的時分,花嬤嬤原是應該正在伺候著楊太妃就寢的。

花嬤嬤見到她進來,心裡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抿了抿嘴,掃了眼堂內其他人,「還請公主殿下屏退眾人。」

寧國公主連忙答應,朝侍女們擺了擺手,並吩咐明杏道,「明杏,你帶她們先出去,到廚房做些吃的過來。」

這不過是個噱頭,侍女們和明杏都心知肚明,點頭退下了。

待屏退了眾人後,屋子裡就剩了寧國公主和花嬤嬤。

「嬤嬤有話不妨直說,不必有所顧慮。」寧國公主張口問道,眉宇間已是滿滿的焦急之色。

花嬤嬤雖說是個暴脾氣,但對楊太妃之事還是極有耐心,點頭回道,「回公主的話,太妃娘娘她,她病了!」

聽到「病了」的那一刻,寧國公主整個人向後倒退了一步,心也慢慢地下沉了些。

倘若只是尋常生病,宮中自有太醫看診,犯不著這般慌忙地跑出來找她。

必定是連太醫都束手無策的病……

「公主莫急!」一見她這樣,花嬤嬤趕緊扶住她,嘆了聲氣,「太妃娘娘原是不讓奴婢出宮來和公主說的,已經病了半個月有餘,太醫瞧過許多次,也開了藥方,可就是不見好。」

「母妃她,到底得了什麼病?」寧國公主定了定心神,凝眉問道。

她已經出嫁,自然不用每日都到母妃跟前請安,上回入宮也只是赴宴,可那時候母妃分明瞧著還好好的,這一轉眼,花嬤嬤竟告訴她,母妃已經病了半個月有餘!

母妃那次竟是強行裝出來的,為的就是不讓她擔心。

寧國公主心裡不知是何滋味,想著母妃如今已上了年紀,都是自己不孝,才讓母妃擔心。

花嬤嬤搖了搖頭,看著她說道,「起初只是染了風寒,太醫也開了驅寒的葯吃,可後來非但沒有好轉,反倒越發嚴重,到如今已經不能下榻了。」

如今的楊太妃,每日就只能躺在榻上,連張嘴吞咽東西都困難。

太醫曾說過,再這樣拖下去,不出十日必定回天乏術。

花嬤嬤也是害怕了,心裡拿不定主意,這才趕忙溜出宮來找寧國公主,想著她權大勢大,或許能幫著找天下名醫。 「怎的這般嚴重?」寧國公主眉頭一直皺著,目露困惑地道,「母妃病成那樣,怎麼也沒人稟報皇兄?」

要是皇兄知道母妃病重,必定會著人看診的,也不至於拖到現在。

花嬤嬤就微微嘆了嘆氣,搖頭說道,「原是要稟報陛下的,可太妃娘娘的脾氣,公主也是知道的,太妃娘娘不願麻煩陛下,盡量不出現在陛下面前,只為了公主能在陛下跟前更好。」

年輕時候的楊太妃,生得貌美絕倫,自然也參與過爭寵,甚至想著生下皇子謀奪儲君之位。

無奈楊太妃多年來膝下只得一女,漸漸地一顆心撲到了照顧女兒身上,可皇后及一眾嬪妃皆無女兒,皇帝也沒姐妹,自然就把公主當成了掌上明珠來看待。

眾人都疼愛公主這原是一件好事,於楊太妃也大有益處,可惜楊太妃覺得自己女兒被霸佔,與皇后多有口角之爭,說一句犯了渾也不為過。

後來先帝過世,皇后之子繼位,眾人對公主依舊很是疼愛,就連已經成為天子的孝昭帝也是。

可當初楊太妃得罪過皇后,孝昭帝身為皇后之子,自然不喜楊太妃,但又因公主是楊太妃所生,便就睜隻眼閉隻眼,既不為難也不過分關心。

這才造成了如今最尷尬的局面。

「這如何能相提並論?!」寧國公主聽了,心裡氣得想跳腳,怒道,「母妃也著實是想得太多了點,那些事早已過去,況且皇兄也並非那等記仇的,否則這些年哪兒有母妃那般舒坦的日子過?」

說著又看向花嬤嬤,語氣不善地道,「花嬤嬤,母妃拎不清,難道連你也拎不清嗎?」

就為了不去打擾皇兄,便將病重的消息瞞住,母妃也著實是糊塗!

「……」花嬤嬤老臉頓時就有些綳不住,白了三分,訕訕地道,「此事確實是奴婢的過錯,奴婢甘願認罰,絕不敢爭辯!」

說著又朝寧國公主跪了下來,磕頭求道,「但求公主救救太妃娘娘吧!太醫昨兒悄悄和奴婢說了,倘若再找不到太妃娘娘的病症,只怕要不了十日,太妃娘娘就要,就要……」

最後兩個字,花嬤嬤實在是說不出口,說完就又朝她磕頭。

寧國公主眼底閃過一抹憤怒,花嬤嬤從小跟著母妃是沒錯,也確實處處都為了母妃著想,可這天底下難道就只她一個人關心母妃,別人都不關心母妃不成?

母妃病重,她這個女兒現在才知道,花嬤嬤還給她磕頭,求她救母妃。

這個花嬤嬤,這番話要是傳了出去,旁人還以為她不孝呢!

「花嬤嬤快起來,我是母妃懷胎十月生下的,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更何況照顧母妃原就是我分內之事。」到底顧忌著楊太妃,寧國公主並未責問她,反而親自扶她起來。

花嬤嬤身子微微一怔,眼底慌亂一閃而過,很快恢復自然,不敢真的讓寧國公主扶她,趕緊自己起了身,並謝道,「奴婢替太妃娘娘謝過公主。」

「……」寧國公主微微皺眉,總算還記得明杏叮囑過,沒和花嬤嬤吵起來,而是說了句,「我這就進宮找皇兄張榜尋醫,你先回宮照顧好母妃。」

說完就喊了明杏進來,交代道,「明杏,你送送花嬤嬤,我這就換身衣裳進宮。」

面見天子,哪怕寧國公主再受寵,再得天子護著,進宮時也得換一身正式的衣裳。

明杏連忙應下,不敢有半點耽擱,就要送花嬤嬤離開。

可花嬤嬤看了看她,忽然問了句,「公主身邊原是有兩個侍女,還有個柳絮,怎的今日沒見到柳絮?」

明杏和柳絮都是寧國公主的心腹,從來都是一起出現的,花嬤嬤會疑心也正常。

明杏眉頭一皺,就要替寧國公主開口,卻見寧國公主朝她抬了抬手,淡淡說道,「我讓柳絮留在了伯府,護著姝姐兒。」

她口中的姝姐兒,花嬤嬤並沒有多少印象,只知道是個庶女,近日才被記到寧國公主名下成為嫡女。

區區一個庶女,花嬤嬤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的,只是困惑寧國公主為何會對一個庶女這樣上心。

那柳絮可不是尋常侍女……

「不過是個庶出的姑娘,如今又已過了懵懂天真的年紀,公主還是應該更小心謹慎一些才是。」花嬤嬤少不得勸道。

身為天家公主,想過繼一個庶女,實在算不得什麼事。

可令她沒想到的是,寧國公主竟然肯把柳絮給那個庶女!

當初太妃娘娘身邊沒幾個得力宮女伺候時,她還曾旁敲側擊過,要寧國公主將柳絮或者明杏送給太妃娘娘,卻被寧國公主一口拒絕了。

如今寧國公主竟把柳絮給了伯府庶女,可見寧國公主對那個庶女之上心!

花嬤嬤心裡頗有幾分憤懣不平,不知是為自己還是為楊太妃。

「姝姐兒是個好孩子,只是身邊一直沒有個得力的人伺候,我又不便接她住進公主府,也就只有把柳絮留在她身邊,也好護著她,不叫她被那些人欺負到頭上去。」寧國公主裝作沒有聽懂一般,接過她的話茬。

花嬤嬤就微微眯起了眼睛,心裡頗有些不愉快,但到底沒再多問,只「好心提醒」道,「公主原是好心,可這世上人心難測,公主以為的好孩子,未必就真的會是個好孩子,凡事都還是應該多留個心眼兒。」

挑撥離間!

明杏暗暗地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心道太妃娘娘也不知怎麼回事,身邊誰都沒留,竟然會留下這樣一個老刁奴!

這花嬤嬤素來就是個愛搬弄是非的,尤其是喜歡干涉公主做出的決斷,從前也就罷了,如今竟然還敢把主意打到姑娘頭上去!

「既是太妃娘娘出了事,想來身邊定然是需要花嬤嬤照顧的,奴婢這就送花嬤嬤出府!」明杏擺出了一副「我為你好」的模樣來,瞧著還頗有些樣子。

寧國公主原是要開口的,但見明杏替她說了,便就閉了嘴,眼角帶了三分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