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身後的七大分身出手了,隨即周雲峰的本尊也出手了,噬天槍帶著毀天滅地般的攻擊迎向了羽一凡。

感覺到周雲峰那一槍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羽一凡的心頓時一緊,但是劍已出手,哪怕前邊是刀山火海也必須勇往直前。

「轟。」

「鐺。」

兩人的本源之力在火光電石間發生了瘋狂的碰撞,兩人的身軀都猛然一震,身體同時倒退。

兩人雖然都是在倒退,但是周雲峰是雙腳在地上不斷後退,而羽一凡卻是在空中倒飛。

「噗,」

倒飛中的羽一凡忍不住一大口鮮血噴出,臉色慘白如紙,氣息也變的紊亂起來。

退了十幾丈遠,周雲峰右腳猛的一踏瞬間穩住身形,右腳再次用力,剛剛穩住身形再次如利箭一般射出,直撲羽一凡而去。

「咻,」

羽一凡落地之後,身軀不受控制的不斷後退,身形還未穩,就聽到尖銳的破空聲傳來。

破空聲雖然很弱,但是羽一凡卻是心神大變,急忙抬眼看去,進入眼眶的就是一隻閃著陣陣寒芒的槍尖,隨即出現在視野中的就是周雲峰那張堅毅的臉龐。

此時羽一凡那還敢頓住身形,相反,他急忙調動還未平復的元力瘋狂的向後退,企圖擺脫周雲峰的追擊,但是此時的周雲峰又怎麼可能給他機會。

噬天槍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死死跟著羽一凡,而且速度還要比他快上一分。

「嘭,」

突然,羽一凡後腳猛的一踏地面,身形隨即頓時,而是周雲峰也瞬間停了下來,此時噬天槍的槍尖距離羽一凡的脖子就有不到一寸的距離。

羽一凡之所以在此時停下,並不是他不想繼續退,而是他已經退無可退,因為他已經站在奪戰台邊緣了,只要他再退,哪怕只是半步,他都將掉下奪戰台。

「羽一凡居然輸了,看來先前他還留了手,」見羽一凡也敗在了周雲峰手下,牧天谷心中一種複雜的感覺涌了上來,不知道是高興還是落寞。

「呼,」

周雲峰右手一帶,將噬天槍收了回來,微笑道:「羽師兄,承認了,」

「我輸的不冤,」羽一凡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平行時空的巨星 「可以告訴我你那是一個什麼陣法嗎。」羽一凡頓了一下,問道。

「既然已經施展了,那就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周雲峰收起噬天槍微笑道。

「這個陣法叫噬天陣,乃是我在下界根據自身特點所創,經過數百年的完善,現在已經接近圓滿,」周雲峰解釋道。

「下界所創。,哈哈,想不到我羽一凡居然敗在了一個誕生在下界的陣法,」聽了周雲峰的話,羽一凡神色變的精彩起來,最後自嘲的苦笑道。

「震宮周雲峰勝,得兩分;中宮羽一凡敗,得零分!」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哈哈,贏了,周雲峰贏了,這次奪戰賽的第一是屬於我震宮的,」震宮宮主薛天啟再也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大笑道。

「想不到啊,震宮居然成了這次的最後贏家,也是最大的贏家,」

「誰說不是,雖然心中有不甘,但是周雲峰奪下第一,贏得奪戰賽也確實是實至名歸,薛師兄,恭喜了,」

「薛師兄,恭喜了,」

「薛師弟,恭喜了,」

「薛宮主,恭喜啊,」 ??第二十八章三個環節

周雲峰擊敗羽一凡也就標誌著本次的奪戰賽圓滿結束,前十排名也終於塵埃落定:

震宮周雲峰,九場皆勝,得十八分,.

中宮羽一凡,勝八敗一,得十六分,排名第二。

兌宮牧天谷,勝七敗二,得十四分,排名第三。

中宮赤峰,六勝三敗,得十二分,排名第四。

離宮塗冰,五勝四敗,得十分,排名第五。

震宮葉川,勝四場敗五場,得八分,排名第六。

巽宮羿空,勝兩平一敗六,得五分,排名第七。

坎宮管豹,平三敗六,得三分,排名第八。

離宮獨孤剹,勝一平一敗七,得三分,並列第八位。

艮宮岑淵,平一敗八,得一分,排名第十位。

奪戰賽的目的雖然是為了選出下任宗主人選,但是對於奪得的排名的弟子,宗門也會給予豐厚的獎勵,只不過獎勵並沒有現場賜予,而是事後由宗門派人送到各獲得排名弟子的所在峰。

戰天宗宗主在宣布了隨後會將獎勵送到各峰后,在一番鼓勵和勉勵之後。就宣布了本次奪戰賽圓滿結束,並沒有當場宣布下一任宗主人選。

就在周雲峰心中疑惑之時,風滅帝君就傳話來,讓他馬上去風滅峰。

「弟子見過師尊。」周雲峰對風滅帝君恭聲道。

「免了。」風滅帝君看向周雲峰,微笑道。

「心裡是不是很疑惑,疑惑宗主為什麼沒有在奪戰峰上宣布你就是下一任宗主,」風滅帝君看著周雲峰戲謔的微笑道。

「師尊真是洞如觀火,雲峰心中確實不解。」周雲峰點頭道。

「這也不怪你,你入門時間短,不清楚也能理解,為師今天就給你講講,免得說出去讓人笑話。」風滅帝君點了點頭,淡淡的笑道。

「奪戰賽確實是為選拔下一任宗主而設,但是這也只是能成為下一任宗主三個環節中的第一環節而已。」風滅帝君繼續說道。

「三個環節,」聽了風滅帝君的話,周雲峰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問道。

「沒錯。想成為戰天宗的宗主可不僅僅有強悍的實力就可以,宗主除了實力外,智慧和統御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這第二環節就要看智慧和統御能力。」風滅帝君解釋道。

「那這智慧和統御能力要如何考驗,而且我想既然設了三個環節,那麼進入第二環節的人應該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吧,」周雲峰眉頭一抬,饒有興緻的說道。

「聰明。沒錯,確實不僅一個人,奪戰賽的目的就是篩選出可以進入第二環節的人,能進入第二環節的人就是在奪戰賽中的第一、第二名。」風滅帝君讚賞的看了周雲峰一眼,笑道。

「那就是說我擊敗了羽一凡,也算是我贏得了第一個環節哦。」周雲峰笑道。

「沒錯。三個環節你已經得了一個環節,這也就說你現在暫時佔得了先機,只不過第二個環節對你卻是不利。」風滅帝君點了點頭,隨即眉頭微皺的說道。

「哦。那第二環節是怎麼分勝負的,要比智慧和統御能力我可不相信會輸給羽一凡。」周雲峰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周雲峰好歹是統帥過百萬人的軍團長,還自己創建了一個宗門,所以在智慧和統御能力上周雲峰絕對不會妄自菲薄。

「這一個環節你是做不了什麼的,第二環節雖然也有比,但是比的是你們過往的表現,以及對戰天宗的一些功勞。」風滅帝君搖頭道。

「在奪戰賽剛剛結束,你和羽一凡所有的資料就送到了九大宮主、九大長老以及九大太上長老手中,這些資料中包括你們以往在聖元界乃至虛空戰場的表現,而第二環節你們兩人誰能勝出也是掌握在這二十七人手中。」風滅帝君沉聲道。

「這第二環節確實如師尊所言,我一點都不佔優勢,甚至是完全處於劣勢。」周雲峰苦笑道。

「師尊,你應該也是那九大太上長老中的一人吧,」周雲峰看向風滅帝君問道。

「為師確實是這九大太上長老之一,但就算有我的影響,你想要在這個環節張贏得羽一凡的機會都非常小。」風滅帝君點頭道。

這第二環節實際上也可以理解為比資歷,比擁護,在這一點上周雲峰完全就沒法和羽一凡比,羽一凡成為真傳弟子第一人的時間都要比周雲峰入門的時間長。

在這些年中,羽一凡身為戰天宗真傳弟子第一人,也就是戰天宗在外的門面,在外必然為戰天宗擋住了諸多壓力,也為戰天宗掙得了不少臉面。

正是因為羽一凡表現突出,所以深受戰天宗高層喜愛,如果這次不是周雲峰擊敗了羽一凡,連風滅帝君心中的最佳人選都是羽一凡。

「不管了,輸就輸吧,反正第一環節我贏了,這不是還有第三環節嘛,只要我在第三環節贏了羽一凡,那我還是會成為戰天宗的下一任宗主。」周雲峰自信的說道。

「宗主人選的最終確定,雖然說是有三個環節,但是在戰天宗的歷史上,使用地三個環節的時候很少,因為只要有人連贏前邊兩個環節,那麼第三個環節也就沒有必要開展了。」風滅帝君沉聲道。

「只不過這次恐怕是避免不了了。」周雲峰微笑道。

「師尊,那第三環節又是什麼,」周雲峰好奇的問道。

「第一個環節是看你們現在的實力,而二個環節是看你們以往的表現,至於這第三個環節,你就更做不了什麼了。」風滅帝君頓了一下,神色變的恭敬起來,隨即正色道:「因為這個環節的勝負是由那一位一言而定,可以說是看你們的未來。」

「師尊說的是戰天宗的開山祖師,」周雲峰神色一震,沉聲道。

「沒錯,就是他老人家。」風滅帝君點頭道。

……

按照以往的慣例,在奪戰賽結束的當天,獲得第一、第二名的弟子的資料就會送到九大宮主、九大長老以及九大太上長老手中,而在第三天進行投票,決出這一環節的勝出者。

正如風滅帝君所料,周雲峰在這個環節確實敗了,雖然風滅帝君和震宮宮主薛天啟都做出了不少努力,再加上周雲峰以往有些不俗的表現,但是周雲峰最後還是只得到了十二票,敗給了羽一凡。

對於這個結果,風滅帝君也告訴了周雲峰,對於這個結果周雲峰早有預料,所以周雲峰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意外,同樣對最後的結果也沒有什麼擔心。

對於宗主之位,周雲峰起初本來是沒有想法的,只是在風滅帝君的勸說下,周雲峰才對宗主之位動了心思,如果能得到那最好,如果沒有得到,那也沒有什麼可惜的。

這正好應了一句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在戰天宗的歷史上,雖然絕大部分的宗主都是奪戰賽的第一名,第二名成為宗主的雖然很少,但並不是沒有,加上這次第一名的周雲峰入門時間非常短,所以羽一凡這個奪戰賽的第二名成為下一任的戰天宗宗主機會就更大了。

……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今天也當是宣布最終結果的時候,時至中午,命令終於傳下,所有核心弟子、精英弟子、真傳弟子、以及各執事、護法、長老馬上前往戰天峰。

雖然命令中並沒有說明前往所為何事,但是大家心中都非常清楚,今天的聚集應該就可以確定下一位宗主了。

無數的人影向戰天峰掠去,戰天峰也在這極短的時間內變的熱鬧非凡,並且對於今天的聚集也開始議論起來。

「李師兄,今天這下一任宗主之位終於要確定了,真是讓兄弟我好等啊。」

「嗯。今天這一出,除了是為了宣布下一任宗主是誰外,不可能會有其他事情。」

「就不知道宗主會是周師兄,還是羽師兄,我可聽說周師兄雖然得了第一名,但是羽師兄還是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宗主。」

「沒錯,這件事情我也著兩天才聽說,這也難怪,想要成為一宗之主,光靠強悍的武力確實不成,還必須要一些手腕。」

…….

「宗主,九位太上長老,人已經到齊了,我們該出去了。」尉遲恕大長老站起身來恭聲道。

「哈哈。是該出去了,想來他們都等急了吧,」戰天宗宗主大笑道。

「是啊,今日一過灼天也算是我們這些老傢伙中的一員了,」風滅帝君看向戰天宗的宗主笑道。

「就是,」

「沒錯,」

…….

殿內的九大宮主、九大長老以及九大太上長老就在戰天宗宗主的帶領下走出了大殿。

「中宮羽一凡,震宮周雲峰,上前,」戰天宗宗主虎目掃了下邊眾人一眼,朗聲道。

「是,」

「是,」

聽到宗主的話之後,兩人不由的對視了一眼,隨即身形一閃就向外躍了出去。

「周雲峰參見宗主,見過各位太上長老、宮主、長老,」周雲峰躬身行禮道。

「羽一凡參見宗主,見過各位太上長老、宮主、長老,」羽一凡也躬身對眾人行禮道。

「奪戰峰現,奪戰賽開,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為戰天宗選出下一任宗主,但作為戰天宗的宗主不但要能力壓群雄,揚我戰天宗之威,同時還需要有不弱的智慧和強大的統御能力,」戰天宗宗主微微點頭之後,正色道, ??.戰地。戰天。

「所以奪戰賽的目的就是選出實力超群的兩人,而這二人就是中宮的羽一凡以及震宮的周雲峰,此二人的實力毫無疑問都達到了五星無敵王者,以這樣的實力,他們都具備成為戰天宗下一任宗主的資格。」戰天宗宗主繼續說道。

「同樣,下一任宗主人選也只會在他們兩人之中誕生,經過三天的商議,最終確定我們戰天宗下一任宗主就是….」說道這裡戰天宗宗主突然停了下來,眼神看周雲峰和羽一凡臉上掃過。

「震宮的周雲峰。」

……

歲月如梭,時光如流水,一晃,又快一年時間過去了,此時距離戰天宗宗主宣布周雲峰是下一任宗主已經整整過去十一個月。

當日雖然宣布了周雲峰將是下一任戰天宗之主,但是周雲峰並沒有馬上繼位,而是將繼位大典安排在了一年之後,而距此時也僅剩一個月時間。

新宗主的選拔是戰天宗門內之事,所以奪戰賽並沒有外人在場,但是新宗主繼位這可是大事,這不僅僅為影響到戰天宗以後的發展,同時還可能影響到整個聖元界將來的格局。

所以新宗主繼位不僅僅是戰天宗的盛事、大事,同樣是整個聖元界的大事,這需要各大勢力見證,同時也需要將周雲峰這位新宗主推向整個聖元界。

正是因為新宗主繼位事關重大,所以需要不短的時間來準備,也正是因為如此,戰天宗才將繼位大典安排在了一年之後。

這一年對於戰天宗來說是非常忙碌的,只不過這也只是對其他人而言,對於當時人的周雲峰,他卻沒有參與其中。

在這一年中,周雲峰除了專註於修鍊外,他最大的任務就是跟隨還未卸任的現任宗主熟悉宗門事物,了解一些他應該知道的東西。

周雲峰雖然還沒有正式成為戰天宗宗主,但是在權力、待遇上已經和真正的宗主相差無幾,所差的只是最後的名而已。

「一年之期將近,只剩下了不到一個月時間,好在你對宗門事務已經基本掌握,宗主應知之事已經了解,最後還剩一點時間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以最好的狀態從本座手中接過戰天宗。」戰天宗宗主看向周雲峰欣慰的說道。

現任戰天宗宗主名為苗灼天,封號灼天,以前的灼天王現在已經是灼天帝君,等到周雲峰正式成為戰天宗宗主之後,他也將功成身退,正式成為戰天宗太上長老中的一員。

「雲峰多謝宗主近一年來的細心教導。」周雲峰恭敬的說道。

「這都是本座的分內之事,當你以後踏上不朽期時,你也需要這般對你的繼任之人,這都是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不必客氣。」苗灼天搖頭笑道。

「宗主之話雲峰一定銘記於心。」周雲峰點頭道。

「戰天宗乃是十五大恆古級勢力之一,作為戰天宗的宗主不可謂不位高權重,但是所面臨的挑戰和刀劍同樣是數不勝數,戰天宗能在眾強之中崛起,並且能有如今的實力和地位,自然也是樹敵頗多。」苗灼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繼位大典是你的一份殊榮,但同樣也是一場挑戰,是你成為戰天宗宗主的第一次挑戰,希望你到時別讓本座失望,別讓戰天宗失望。」苗灼天繼續說道。

「雲峰從來不畏懼挑戰,如果只是一個毫無挑戰的宗主之位,雲峰還不屑一顧。」周雲峰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