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身爲養屍門第九百九十代傳人。

或許說張正義對於人類同胞的手段並不是很很高明。

可要是說道對付屍體的手段。

他的確是這方面的專家。

王宇並不清楚眼前的這個張正義心裏在想些什麼。

不過他也是知道。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對於張正義,王宇其實也是並沒有多麼的信任。

不過這些都是無所謂的。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

實力高強,有着天下無敵的實力的王宇根本就不虛。

對於什麼所謂的陰謀詭計,他不在乎 。

甚至說,王宇對於這些事情其實還是有些期待的。

期待,到底會如何。

期待,眼前的這個人類會怎麼對待自己。

會過河拆遷呢?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還是過河拆橋呢?還是過河拆橋呢?

自己身爲屍王,對於人族來說的確是個禍害。

關於這一點王宇的心裏十分的清楚,不帶半點的含糊。

本來彼此之間就沒有多少的交集。

怎麼可能談得上以禮相待,真誠的坦誠布公的相待。

不過因爲某些特殊的原因。

兩者彼此之間才達成了某種特殊的奇異的合作關係。

首先就是張正義的心態。

其次就是王宇對於自己的實力的自信,無敵!不虛!

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剛。

生死看淡,不服就幹。

而現在張正義也是光腳不怕穿鞋的,破罐子破摔。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

到了如今這個地步,張正義也是到了走投無路的程度。

不如此。

不相信眼前的屍王,不將希望放在這裏又能放在哪裏?

張正義現在,只能夠孤注一擲。

張正義他,沒的選擇。

“趙家只有這些實力的話,你大可以放心,我應付的了。”

王宇對着張正義道:“放心。”

對於王宇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很難的麻煩事,隨手爲之即可。

當然目前對於王宇最重要的不是這些。

主要還是目前的他對於這個世界還是有些迷茫的。

在加上下意識的以及本能的對趙家看不慣。

看不慣他們趙家視人命如草芥的神情,所以纔會如此。

用一個詞語來形容此時的王宇。

就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不這樣的話,又能怎麼樣?

對於這個世界不是很瞭解的自己需要一個嚮導。

需要一個領路的。

需要一個身份的掩飾才行,王宇的聲音很是低沉沙啞。

“你師傅還有你師妹,能不能活。”

“這……就不是我能夠絕定的,你懂的,這要看趙家。”

王宇的沙啞的聲音傳來。

這可是給了張正義很大的壓力,他心裏本來就慌。

現在加上王宇的話。

王宇陰冷的嗓音給他帶來了很大的精神上的壓力。

王宇並不介意幫助張正義。

只不過最後的結果會如何 ,就算是王宇也不能夠確定。

這張正義的師傅,師妹。

最終是死是活?

會不會死,能不能活下來?這都要看天意。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司機師傅,開快點!開快點!我趕時間……”

張正義對着司機師傅催促道,他的神情格外的緊張。

這些王宇都看在眼裏。 可以看的出來。

這張正義對於自己的師傅還有師妹是發自內心的在意。

經過王宇的這麼一刺激。

現在張正義也做不到如同剛纔一樣的淡定。

很是慌張。

似乎聽眼前的屍王這麼一說。

張正義就覺的事情真的就會如王宇所說的一樣朝不好的方向發展。

“好的好的,這是最快了。”

司機師傅後背不斷的滲出冷汗,他是真的虛了。

如果不是不可以的話。

司機師傅真的打算跑路,這真不是人乾的活計。

實在是危險啊。

下次給再多的錢自己也不會幹。

這要命的活計 ,錢在多又如何?

有命拿,沒命花?

這又有什麼意思,就這短短的幾句談話之中。

司機師傅就差不多明白了個大概。

這批人不管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總之不是善茬。

甚至還有可能是一羣的暴徒。

這自己可是上了賊船啊,而且還是下不去的那種。

此時此刻的司機師傅,只想快點離開。

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走人,溜之大吉……至於錢……

咳咳,錢能拿到手的話最好。

不能的話,司機師傅也不打算追究這個。

主要一切還是以保住性命爲主,命纔是根本啊。

司機師傅這樣想着。

在其心裏也是想要快點的完成任務,所以開的很快。

這正好與張正義的意思不謀而合。

兩人都是這個想法,早點趕到東城趙家這樣纔好。

“師傅,小小,你們可一定不要有什麼事情啊。”

張正義嘴裏喃喃自語着。

對於自己的師傅還有自己的小小師妹,他是真的擔心。

王宇默然不語,靜靜的看着他。

然後過後也不去多想其他,看起了窗外的風景景色。

還真別說,這荒山野嶺的風景還真不錯。

倒是不失爲一處風水寶地。

“怪不得自己會葬在這個山頭,這地方,真不錯。”

王宇心裏如此想着。

旋即閉目養神起來。

此地距離東城趙家的話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