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轟隆隆……!

無垠的虛空中,閃電縱橫,每一次的出現都如利刃一般撕裂了半邊天宇。驚雷密布,每一道驚雷落下都似乎要毀天滅地一般。

鯉魚的神龍軀體早就支離破碎了,不過它真的很頑強,拚死掙扎,在絕境中求生。沐浴雷光,以雷光來洗禮著它的肉身和靈魂。

咔嚓!

神龍軀破碎了又重組,每一次的重組,都更加的強大了。

在這個過程中,它並沒有放棄對龍門的撞擊,甚至引動了天罰之力來轟擊那龍門。

轟隆隆!

龍門遭到了重創,裂紋更加的多了,也更加的深了,看樣子,離破碎也不遠了。

不過,它同樣遇到了天大的麻煩。金色的雷光,金色的龍門之力,全部都交織在了一起,產生了一種無以倫比的強大威力。

咔嚓!

神龍軀爆碎,血肉飛灑,只有元神在金色的毀滅之光中沉浮,就像一葉扁舟似的,隨時都有被風浪打翻的可能。

轟!

熾盛的金光爆發,鯉魚在毀滅之光中再次重組了,不過,這一次,它虛弱了許多。它傷的太重了,它消耗太大了,雖然重組了軀體,但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真正的恢復到巔峰。

虛空中,白斬天帶著龍在天隱匿了身形,不停的變換立足之處,以免引起天劫的關注。

這可不是小事,天劫是因人而異,如果遇上他,說不定就會降下來至尊級的天罰,到那時,他雖然無懼,但那條鯉魚和龍在天就慘了。

在天罰之下,就算是白斬天,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護得了兩個生靈的安全。

龍在天心臟都在顫抖,他覺得他這輩子經歷過的大場面已經夠多的了,可是現在才發覺,他曾經經歷過的那些,和現在正在經歷的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龍在天感覺自己每時每刻都在刀尖上行走,都在和死神擦肩而過。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還好龍在天的心臟承受力足夠強,要不然都要被嚇死了。

轟!

終於,在鯉魚不懈的努力之下,龍門真的破碎了,這片小世界震蕩,也跟著破碎開來,露出了另一番天地。

這竟然是在一片無垠的大海深處,無盡的海水緩緩的流淌著,在前面,有一座殘破的宮殿。

「龍宮!」龍在天驚呼出聲。

「竟然是龍宮!」白斬天也感到有些詫異。

這個修士都很難見到的世界,竟然還有龍宮的存在,這有些不一般啊!

轟隆隆!

金色的光芒在無垠的大海中爆發開來,讓海水翻騰,讓那龍宮都搖晃起來。

鯉魚的神龍軀再一次遭劫了,化成了碎片,它在金色的雷光中重組。

重組軀體的鯉魚一陣顫抖,它竟然見到了龍宮,那豈不就是說它已經成功了嗎?只要扛過了這天罰,它就會成為真正的神龍了。

魚躍龍門,它將成為有史以來第一條成功由鯉魚化成龍的生靈!

「吼!」

龍嘯聲不斷,驚天動地,讓海水都翻騰了起來,鯉魚的神龍軀爆發出了萬丈金光,竟然逆天而上,直接衝出了無垠的大海,沖入了雲端,在無盡的高空之上與天罰大戰了起來。

這一刻,現實世界中的大地之上,許多地方的生靈都感受到了一種無以倫比的壓迫感,似乎毀滅要降臨了。

白斬天帶著龍在天衝天而上,停留在了更遠的空中,默默的注視著。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白斬天出手,隔絕了這一片天地,要不然這裡的景象被普通人看見的話,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在一陣絢爛的光彩中,天劫終於被神龍軀給打散了,鯉魚扛過了天劫,成功的化龍。

「它成功了!」龍在天鬆了一口氣,說道。

白斬天沒有說話,而是神色凝重的看向了無盡的虛空,他再一次感覺到了那隱藏在暗中的眼神,總覺得將要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一般。

一條金色的鯉魚從那無垠的高空中掉落了下來,落向了無垠的大海。

它雖然已經成功的化龍,但是,它卻也耗盡了它的力量,暫時無法保持著龍身,只有等它的實力恢復了,它才能再次化龍。

到那時,它就真正的脫離了鯉魚的範疇,成為真正的龍族了。

不但如此,成為真正龍族的它,甚至還可以在鯉魚和真龍之間隨意轉化。可以這麼說,只要它願意,它就可以是真龍,也可以是鯉魚。

然而,就在這時,虛空突然一陣顫抖,一隻大手從那無垠的虛空中探了出來,一把抓向了正在往下掉落的鯉魚。

這隻大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連白斬天都沒有反應過來,而那身受重傷的鯉魚,又怎麼能夠逃得掉呢?

在怒吼聲中,金色的鯉魚被那隻大手給抓在了手中,而天際傳來了聲音,很冰冷,但卻帶著一絲欣喜之意:「鯉魚化龍,你竟然也成功了!很好,殺了你,把你燉成一鍋湯,既有鯉魚湯的鮮美,又有真龍羹的滋補,很不錯!」

「你是誰?放開我!」金色的鯉魚在大手中不停的掙扎,咆哮,驚怒至極。 「我是神,無所不能的神。你不用掙扎了,能成為我的食物,你應該感到榮幸才對!」

冷漠無情的聲音從遙遠的天際傳來,進入了鯉魚的耳朵,讓鯉魚大驚失色的同時感到了絕望!

沒有絲毫的懷疑,鯉魚相信了那隻大手的主人就是神,無所不能的神。

因為,它感受到了那隻大手的力量,感受到了天際傳來的無匹的威壓。那是神靈才具有的威勢,只有神靈,才能夠無視成為龍族的自己!

「是天要亡我嗎?不….我絕不甘心!」金色的鯉魚絕望了,但也真正的憤怒了。

龍威浩蕩,金色的鯉魚如那小太陽一般爆發出了萬丈金光。它在燃燒生命力,用它僅余的力量來對抗那隻神秘的神之手。

為此,它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神靈是無敵的嗎?金色的鯉魚並不知道。但是,它卻知道它絕對不是神靈的對手,哪怕它已經化成了真龍,也不會是神靈的對手。

但是,如果不掙扎,那就死定了,會成為神靈的口中餐,成為一鍋魚湯!

「沒用的,在這天地間,但凡本座看上的東西,都逃不過本座的手掌心。」無情的聲音,帶著極度的冷漠,在天地間回蕩,彷彿來自四面八方。

神秘的神之大手,看起來很普通,但力量卻強大的可怕,任憑那金色的鯉魚如何的反抗,都無用,依然被緊緊的攥著。

刷!

神秘大手橫空,在虛空中一閃即逝,帶著金色的鯉魚消失在了無盡的虛空深處。

金色的鯉魚絕望了,它掙扎不脫,不止是身軀,就連元神,都被束縛了。

「難道這就是命嗎?」金色的鯉魚無比的絕望,在心中長嘆!

無盡的虛空深處,有一座茅草屋,很奇怪,就漂浮在虛空中,無根無垠。

在茅草屋的周圍,星辰環繞,神秘而又壯觀。

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人,從那茅屋中走出來,隨手往虛空一抓,拘來一顆隕石,削成了一張石桌,然後又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來了一壺茶,還有一個杯子。

他慢條斯理的為自己倒了一杯茶,茶香四溢,讓這一片天空都充滿了濃郁的茶香。

很顯然,那不是普通的茶葉炮製而成的茶水,必定是千古罕見的神茶,也只有真正的神茶,才能有這麼濃郁的茶香。

「神茶雖然美味,但喝的多了也就不香了!」中年人嘆息,隨即眼中露出了興奮的光芒,道:「不過我運氣還不錯,竟然能夠遇到一條成功化龍的鯉魚,這下子有口福了!」

一隻大手橫空而來,在中年人的面前消失不見,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一條金色的鯉魚,落在了中年人的腳下。

「你是誰?」金色的鯉魚奄奄一息,看著中年人憤怒的問道。

它已經很明了了,就是眼前這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中年人把它給擄來了,想要把它做成一鍋鮮美的魚湯。

如果可以的話,金色的鯉魚現在就想要把這個可惡的中年人碎屍萬段。只是,它做不到,只能在心裡想想而已。

不說它此刻身受重傷,就算它在全盛時期,它也不會是這個中年人的對手。

雖然不知道這個中年人的真正實力,但就憑剛才那隻大手的威力來看,就算是十個它,也不會是這個中年人的對手。它的命運已經註定了,此刻,它就是想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我是神,無所不能的神!」

中年人露出微笑,只不過,在金色的鯉魚看來,中年人的微笑是那麼的邪惡。

在鯉魚絕望的目光中,中年人再次拘來了幾顆隕石,這一次,他沒有將其削成石桌,而是在虛空中搭起了一座簡易的灶台。

黑色流光一閃,一口漆黑的大鍋架在了灶台上,緊接著,一捆木材也出現在了虛空中,被中年人一點一點的塞進了灶台中。

「噗!」

一聲輕響,中年人點燃了灶台下的木材,火紅色的火苗竄起了老高,一會兒就讓那口大鐵鍋變得滾燙。

中年人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個葫蘆,葫蘆口傾倒,清澈的水注滿了大鐵鍋。

在烈火的作用下,大鐵鍋中的水很快就加熱了,冒出了一股股徐徐輕煙!

整個過程,中年人都慢條斯理的,一點也不著急,顯得很從容。

他就讓金色的鯉魚在一旁無奈的看著,由絕望,變得更加絕望!

他似乎很享受這種過程,親眼看著一個強大的生靈變得更加絕望似乎能讓他感到興奮。

「你要殺就殺,何必要這樣折磨我?」鯉魚憤怒的說道。

它不怕死,它只是不甘心死。

數百年的修行,眼看著都已經成功了,卻又要成為別人的食物。

這種失落感,誰能夠明白?

死就死吧,如果幹脆的死那也就罷了,可為何還要讓它等死呢?

等死的感覺,比真正的死亡更加的可怕!

咕咚,咕咚……!

大鐵鍋中的水終於沸騰了,冒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水泡。

中年人終於看向了鯉魚,微笑著問道:「你是自己跳進去呢,還是要讓我送你進去?」

很顯然,這口大鍋是為了鯉魚而準備的。中年人要喝魚湯!

「我……!」鯉魚大怒,但也感到無力。

跳進這口大鍋,它還能有活命的機會嗎?

可是,不跳又能怎麼辦呢?最後還不是要被別人扔進去。

「你不願意也沒關係,我就勉為其難的送你一程吧!」中年人搖了搖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說道。

他幻化出來了一隻大手,抓住了鯉魚,就想往大鐵鍋里扔。

鯉魚絕望了,閉上了眼睛,等待失去生命的那一刻到來。

「且慢!」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了聲音,同時,兩道身影從遠方極速奔來。

「是他,他來了!」聽見這個聲音,鯉魚大喜,它聽出來了,那是它在龍門前遇到的那個人族強者的聲音。

「原來是你?怎麼,你想多管閑事嗎?」中年人有些驚訝的問道。

中年人早就覬覦想要躍龍門的鯉魚了,所以一直都在暗中關注著鯉魚。

白斬天的出現,中年人早就發現了,不過他並沒有把白斬天放在眼裡。 在一般人的眼中,白斬天就是一個非常落魄的青年。一身的地攤貨,腳上套著一雙人字拖鞋,除了一張臉長得還算是帥氣以外,和普通人也差不多。

在白斬天的身上,不用說強者氣息了,就連一般的武者氣息都沒有,根本就看不出來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當初,黃金級的龍在天沒有看出白斬天的修為境界,現在,這個強大的中年人,雖然看見了白斬天曾經屹立在虛空中,但依然小瞧了白斬天。

「你是來救它的嗎?你想阻止我殺它?」中年人笑了,很隨意,看起來毫不在乎的樣子。

不過,金色的鯉魚和站在白斬天身旁的龍在天卻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氣。

很顯然,中年人很生氣,不希望被打擾,不希望有人阻止他。

金色的鯉魚感到驚悚,它已經大難臨頭,白斬天是它唯一活命的希望。

可是,它沒有信心,這個中年人太強了,隻手遮天,那個年輕人是他的對手嗎?

「你……走吧,不用管我了!」金色的鯉魚內心掙扎了一番,最後如此說道。

它很想活命,可是,它卻也不希望白斬天因此而喪命。它雖然是妖,但也不是無情無義的妖。

「上天有好生之德,念它修行不易,我希望閣下能饒它一命!」白斬天說道。

一條鯉魚,能夠在這個靈氣稀薄的科技時代修成妖,還能夠成功化龍,這是它的造化,也是它努力修行的結果。

沒有遇見倒也罷了,既然遇見了那便是有緣,白斬天也不願意看著這麼一條很有天賦的鯉魚中途夭折了。

不過,生死有命,這個中年人並不簡單,就算是白斬天,也沒有把握勝他。只能儘力而為!

「上天有好生之德?好生之德是什麼?」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譏諷之色,道:「如果上天真有好生之德的話,那它就更應該死了,你不會不知道因它而死的人不在少數吧?」

「話雖如此,但它也不應該死在你的手上。」白斬天皺了皺眉,說道。

殺人者恆殺之,中年人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但這條鯉魚就算是該死,那也應該由那些被大水給淹沒了失去生命的那些人來殺。而不是由這個不知道是何來歷的人來煮湯。

古往今來,有幾個修士的手上沒有沾滿鮮血?金色的鯉魚這麼做,它只是無心的,它的本意並不是要殺人,而是想要積蓄河水的力量來削弱龍門的力量。

雖然它因此而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但無情的上天依然會懲罰它的。將來,它面臨的天劫必定會更加的可怕。

天道無情,自譽為是公平的,在這一點上,倒也的確無可厚非!

「哼!它殺人就有理,我殺它難道就沒理了嗎?」中年人忍不住嗤笑,道:「你好歹也是一名修士,難道還不明白強者為尊的道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