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一刻,李瀟反應很快,當即一掌擊出,朝著那老者落下。

「小子,你太過張狂了。」

這老者輕語,只見其輕輕一掌揮出,一股極度狂暴的氣息爆發。

掌印如長虹,頃刻間就將李瀟的攻擊化解!

隨即,這老者站在了風簾庭的身邊,輕語道:「小少主,老夫來遲,望恕罪。」

「無妨。」風簾庭揮了揮手,眼中寒芒閃爍,盯著李瀟,道:「最後問你一句,願意否!」

「我也最後問你一句,下跪否!」李瀟下巴一抬,身上一股帝王之氣爆發。

不過,李瀟的目光,並沒有落在風簾庭身上,而是鎖定在那老者身上。

只因,這老者的境界非同一般,乃聖人!

只不過,這人是封印了自身的修為,將境界壓制在了通幽九重,若不然他根本就無法進入荒靈界。

「不愧是風族的小少主,身邊居然有聖人護道!」

「聖人之威,不可抗衡,哪怕此人壓制了自己的境界,動不了聖人之威,但其實力,也不是尋常人可以抗衡的。」

……

四周,也有不少人看出了這老者的底細,不由暗嘆風族的底蘊太過強大,一方聖人,竟然為了風簾庭壓制了境界,為其護道。

第一章!今天有點事,更新的晚了些,不過無塵會努力的,繼續去寫第二章!各位大佬稍等!

(本章完) 夾了一根,心一橫,眼一閉,放嘴裡就咽下。

連味道都不敢嘗,路瑾睜開眼,一連灌了三杯茶水,才敢停下。

她豎起大拇指,「作為新手,你做的已經很好了。」昧著良心說話,她這世界怕是又要被雷劈死。

得到誇獎,少年高興的像個孩子。

路瑾鬆了口氣。

幸好他接下來沒有讓自己把剩下的吃完。

路瑾陪他在碧游宮呆了一會兒,身體一直沒有表現出異樣——小崽子這是沒下毒?

路瑾也懶得追究他到底下毒沒有,反正辣雞統又不會讓她死,就是他下了一筐子砒霜,辣雞統也能找到辦法讓她不死。

路瑾要回去的時候,徐清風還很不舍的送她送到了宮殿外,萬幸他沒提出讓她在碧游宮睡,這個恐怖的提議。

不然她怕她明早的早朝又不能按時到了。

那群糟老頭子怕是得瘋。

——

「陛下,明日就是採花節,您可要出宮看看?」

南部女國的採花節一年一度。

就是一些王公貴族沒事閑的蛋疼,弄出來個變相選美節日。

這天,南部女國各個地方選出來的男子都會在皇城聚集,他們各有才藝,最後,由那些所有為評委,選出第一名。

南宮絨以前就特別喜歡這種節日,每年都會到。

因為她皇太女的身份,每年都能混個評委。

路瑾可沒這麼無聊,去參加這種無聊的節日,搖搖頭:「不去。」

「可是徐侍君今年參賽了,陛下不要陪徐侍君一起去嗎?」

路瑾瞥了她一眼,徐清風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見縫插針的就在她面前提他!

「他不是往年都沒有參加,怎麼今年要去?」這小崽子不老實,肯定又在憋著什麼壞。

「陛下,奴婢不敢說。」女官欲言又止,明顯是等著她讓她開口。

路瑾:」不敢說那就別說了。」反正我也懶得聽。

路瑾把女官懟出去后,也沒過多久,徐清風就親自找上門了。

「陛下,明日採花節,清風能同陛下一起去嗎?」少年趴在矮桌上,雙手撐著頭看路瑾的眼神都帶著愛慕,閃閃發亮。

誰告訴你我要去?

我都沒打算去!

路瑾含笑點頭:「當然,清風若是去了,那必定能拔得今年的頭籌。」

「拔得頭籌嗎?」少年微微垂下眼帘,雙手去握住路瑾的手,頭靠在她肩膀上,輕聲說:「陛下也覺得清風能拔的頭籌嗎?」

「當然。」你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不然南宮絨怎麼會對你念念不忘。

「那陛下你能答應清風一個要求嗎?」

想讓我明天放水?

少年,你要對自己的美貌有信心。

「說吧,別說一個,就是十個,我都答應你!」 竊愛不傷婚 路瑾豪氣衝天。

他起身出去,不一會兒,就雙手端著一身衣袍進來。

火紅的束腰長袍,綉工精美華麗。

愛是一場奮不顧身的冒險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徐清風臉蛋上浮現兩坨紅暈:他小聲說:「陛下,這是清風親手繡的,陛下明日……能穿著這身衣袍去參加採花節嗎?」

在南部女國,紅色雖然普通百姓也可以穿,但是就算是帝王家,一般也只有大婚的時候才穿紅色。 在南部女國,紅色雖然普通百姓也可以穿,但是就算是帝王家,一般也只有大婚的時候才穿紅色。

沒有什麼規矩,就像是形成了這個習慣。

少年眸底出現忐忑。

路瑾接過:「可以,那清風明日可要也穿紅色,這樣,我們才般配。」路瑾俯身在他耳邊輕聲說,撩了這個小崽子一把。

「嗯。」低若蚊蠅的聲音。

……

翌日,少女一聲火紅束腰長裙,手中拉著一個同樣衣色的俊美男子,兩位絕美的人,一下子成了全場的焦點。

但是路瑾看到,那些人從第一眼的驚艷中回過神來后,再看身邊的徐清風,眼神就有點意味深長,甚至是幸災樂禍的看好戲。

路瑾餘光瞥了一眼徐清風,見他不但沒有心虛,還隱隱有點期待和興奮。

果然,這小崽子今天來就是搞事情的。

路瑾在心裡默默同情自己一秒。

被利用了還不能反攻,她就是個小可憐。

採花節開始了,徐清風也去了後面準備,路瑾被人引路,帶到了「貴賓」觀眾席的高位上。

今年因為路瑾的到來,讓採花節的氣氛一下子到達了高潮。

往年雖然南宮絨也會來,但她那時候畢竟只是個皇太女。

現在不一樣了。

她是女皇,南部女國的王。

一些參賽的男子心底自然打起了小心思。

女皇好色,這是全女國都知道的事。

若是今日能被女皇瞧上,那便是一步登天的啊!

現在這個機會就擺在眾人面前,就看誰能抓得住了。

這些男子,都恨不得使出全身的本領來。

所以路瑾看到的就是——這群雄性就跟春天來了似的,上台後就變了畫風。

一個個的小腰都快要扭斷,眼睛都快眨抽了。

一直在接受來自那些妖嬈男的媚眼的路瑾,表示:快把我電吐了!

往年也沒見他們這麼熱情。

怪不得古往今來這麼多人想要篡位呢。

當太子跟皇帝,這差別太大了!

前面,路瑾看的昏昏欲睡,沒睡著都是再等她家小崽子出場。

後面,她家小崽子都快跟人打起來了。

「徐清風你可真不要臉,表現的自己有多清高,還不是轉臉就跟那些狐媚子一樣,去勾引陛下!」狹窄的簡易走廊里,徐清風被一個身穿桃紅色的媚眼絕美男子堵在那裡。

「讓開!」少年冷冰冰的,眸底還帶著挑釁,與往常偽裝出來的小綿羊大相徑庭。

憶風舞,情一諾 「徐清風你別囂張!」藍亭羽氣急敗壞的大叫。

他就是討厭徐清風這副嘴臉!

明明壞的要死,卻還偽裝的一塵不染,就好像就他嘴純潔似的!

採花節他每天都是頭籌,但是,徐清風明明每年都不來參加,卻還能得到第一公子的稱號!

憑什麼?!

這個稱號明明就應該是他的!

還有陛下!

他們從小定下婚約,可是陛下喜歡的人也是徐清風,這個偽面君子!

他不服!

「囂張!」少年笑的邪佞,「藍亭羽,我就是囂張,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他低笑的在藍亭羽耳邊說出一句話:「陛下喜歡的人是我,就算你有婚約又能怎麼樣?」 此刻,李瀟神色凝重,深知那老者的強大。

畢竟聖人終究是聖人,哪怕是封印了修為,其體內的聖人法則還在。

雖然不能動用那聖人法則,但其實力,絕對不能小覷!

「風老,既然他想要死,那就成全他吧。」風簾庭輕語,看似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隨即便退到了一旁。

風老聞言,眼中當即寒芒閃爍,身上一股絕強的氣勢爆發。

只見其一步踏出,一股莫大的威壓瀰漫,實力稍微之人,哪怕隔著老遠,身軀都在不自覺的顫抖。

「或許,我該拿出十分之三的認真態度,來與你交手。」李瀟輕語,眼帘微微下垂,眼底深處,似有真龍在騰飛。

「你過於張狂,鋒芒畢露,容易夭折。」風老輕語,一掌抬起,身邊頓時罡風呼嘯而起。

隨即,幽冥之力爆發,伴隨著靈力,宛若一道海浪,朝著李瀟蓋壓而來。

「八門遁甲——開門!」

這一刻,李瀟不再猶豫,八門遁甲第一門開啟,體內傳出一道驚天爆響。

氣勢,在此刻飆升,同時其身後,一張巨大的靈畫顯化。

嗡!

靈畫震動,古字閃爍著神曦,畫像更是如同活物,雙眸中精光閃爍,直視著風老。

轟!

下一刻,李瀟一拳擊出,拳芒宛若耀陽爆發,靈畫更是如一道刀芒,橫切而出。

在一道爆響下,眾人只看到了兩道光輝相撞,隨即刺目的光芒閃爍,讓人無法直視。

砰!

砰!

……

在光輝之中,李瀟和風老在交手,出手速度極快,甚至都不曾施展武技。

兩人的戰力都很強,拳掌相撞之下,宛若驚雷在這裡炸響。

「老東西,你還是太弱了!」

就在此刻,李瀟傳出一道爆喝,只見其一掌閃爍著至陰之力,轟擊在了風老的肩膀之上。

卡擦!

頓時,一道骨骼斷裂之聲響起,至陰之力沖入風老的體內,將其整條手臂都震成了粉末。

但是,風老畢竟是聖人,實力絕強,戰鬥經驗更是豐富。

在其手臂被震碎時,其另一隻手凝拳,轟擊在了李瀟的胸口。

砰!

一道悶響之下,李瀟的身影宛若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更是有鮮血從其口中噴洒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