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這一次,秦玉也達到了淬體一重,還有著黃級三品的劍武魂,秦南這樣的廢物,怎能抵擋。

就在此時,原地一直未動的秦南,突然出手了。

秦南根本沒有拔起腰間的黑鐵刀,只是大步一踏,大拳猛然轟出。

這一拳,赫然是上次擊敗秦梟使用的低級武技,崩拳!

「你還想要靠這一招來贏我?讓你看看我新學的武技,秋水劍法!」秦梟譏笑一聲,面色極其不屑,他手中的長劍,立刻化作了一道道殘影,像是秋天之水,轟然流下。

秋水劍,乃是中品武技,配合著秦梟的劍武魂,威力更為巨大。

這一剎那,拳劍相撞!

秦梟原本臉上的冷笑,在這一剎那驟然僵硬了,緊接著他的面色大變,充滿了恐懼,他張開著嘴,臉色通紅,彷彿要說什麼,但是他連一個字也沒有吐出,一股摧枯拉朽般的勁力,洶湧而來。

轟隆!

一道巨大的炸響聲響起,只見到秦梟整個人,在這磅礴巨力之下,硬生生的炸成了粉碎,化作無數的血肉,朝四周飄散而下。

一拳直接轟殺,連疼痛的慘叫聲,都沒有機會發出來!

秦南面色無比平靜,憑他淬體三重的力量,對付秦梟這種淬體一重的存在,簡直是輕而易舉,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這……」

秦玉滿臉震撼,獃獃的看著這一幕,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秦梟在施展武魂的情況下竟然敗了,還是被對方一拳轟殺,連**都被打成粉碎。

「秦南!你居然殺我弟弟,你找死!」

秦玉立刻回過神來,怒火滔天,腦海徹底失去了理智,只有瘋狂的殺機!

只見到他的背後升騰起來了四道黃光,在那黃光之中,一把散發著冰寒之氣的長弓,懸浮而起。

這是秦玉的武魂,黃級四品,寒冰弓!

「給我去死!」

秦玉大吼一聲,拿著寒冰弓,立刻拉成滿月狀,只聽得砰的一聲,從那寒冰弓上,驟然噴發出來了一道寒冰之箭,射殺而去。

這一道寒冰箭,乃是秦玉最強一擊,就算是一般的淬體三重,在這一招面前,都會被徹底擊敗,根本沒有還手餘力。

然而,這個時候,秦南出刀了,黑鐵刀朝前一揮。

伴隨著一道驚雷般的炸響聲,一抹寒冷的刀光,就像是憑空一道閃電,乍泄而出。

砰的一聲巨響,那道射殺而來的寒冰之箭,在這刀光之下,直接破碎成了虛無,完全沒有絲毫抵擋之力。

「怎麼?你就這點能耐?」秦南面無表情,「剛才那一刀,我只不過揮出了我二分之一的力量而已。」

「你——」秦玉獃獃的看著這一幕,張大嘴巴,喉嚨彷彿被掐住了一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以淬體二重的修為,全力催動黃級四品武魂的最強一擊,秦南居然用一半的力量就接下來?

這怎麼可能!?

「難道……你的修為,竟然突破了淬體三重!」秦玉猛然醒悟過來,雙目死死的看著秦南,滿臉不可置信之色,「怎麼可能?你一個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怎麼可能達到了淬體三重?」

按理來說,黃級一品的武魂,突破到淬體一重就已經逆天了,現在怎麼可能突破淬體三重?就算是有著無數的淬體丹,那也需要時間煉化,也需要時間修行!

現在距離武魂覺醒儀式,只不過才過去了幾天的時間啊!

這半個月,秦南是怎麼突破到淬體三重的?

「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秦南冷笑一聲,「秦玉,你還真是愚蠢,你當真以為,我只是黃級一品的武魂? 盛寵之前妻歸來 很好,今天我就讓你知道,到底誰才是你口中的廢物!」

秦南話音一落,只聽得他背後轟隆一聲,七道黃光綻放,戰神之魂,豁然懸浮而起。

「這——」

秦玉眼睛瞪的巨大,臉上全是震撼之色。眼前這尊高大人形般的武魂,散發出來的威壓,讓他幾乎有種下跪膜拜的衝動。

尤其是這尊武魂後面的七道黃光,就好像是無比刺眼的光芒,刺得他幾乎都睜不開眼睛。

秦南……竟然有著黃級七品的武魂!

「這……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秦玉一下子就好像喪失了靈魂一樣,滿臉的獃滯:「你不是黃級一品的武魂么?你怎麼會擁有這麼恐怖的武魂……」

秦玉這個時候,猛然想起自己對秦南的冷嘲熱諷,還有對秦南種種威脅……現在回頭一想,簡直是愚昧至極!

他居然嘲笑一個擁有黃級七品武魂的人是廢物?他居然威脅一個擁有黃級七品武魂的人?

這要是傳出去,簡直是貽笑大方。

黃級七品的武魂,放在整個臨水城之中,五十年都難得出現一次!

秦南面色淡然,道:「看來你是徹底明白了,既然明白了,那麼你也去陪你弟弟吧。」

秦南手中的黑鐵刀,立刻發出了一道嗡鳴聲,殺氣四射。

「啊!」秦玉這個時候猛然反應過來,滿臉恐懼,噗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頭顱不斷的磕下,發出了砰砰聲響,一邊磕頭,口中也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求求……你……不要殺……不要殺……」

秦玉連一個『我』字還沒說出來,刀光一閃,整個人就徹底斷絕了生機。

秦南看著他的屍體,面無表情,道:「我曾經早就告訴過你,你最好不要跪下來求我,因為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會放過你。看來,你根本沒有把我的話聽到心上。記得,來世做人的時候,你們倆兄弟,做人別囂張,別看不起人,更不要無恥無義,否則到時候,你連後悔的資格都沒有。」

說完這句話之後,秦南轉身便走,目光都未多看二人一眼。 秦南根本沒把這兩兄弟放在心上,對付生死大敵,他根本不會手下留情。

秦南再次仔細的搜尋了四周,發現沒有任何妖獸和武者的蹤影之後,這才放下心來,走入靈氣元池之中。

在這靈氣元池內,秦南盤膝而坐,背後戰神之魂懸浮而起,雙腳站立,那模糊的人影散發出來了一股強橫的吸力,將靈氣元池中的靈氣,滾滾吸來。

秦南引導著這股靈氣,滋潤全身,修復上次與妖猿一戰留下的暗傷。

大概在耗費了靈氣元池三分之一的靈氣時,秦南身體微顫,臉上浮起了抹紅潤之色,他那眉宇間的蒼白,徹底消失不見,整個人的精神,直接煥發。

「呼,終於把傷治好了。」秦南滿意的睜開眼睛,隨即暗道:「這靈氣元池還剩下這麼多的靈氣,足夠我好好修鍊,突破一番!」

秦南很快又閉上眼,全心全意催動著戰神之魂,將這股靈氣不斷吸入體內。

如今秦南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淬體三重的地步,他的皮肉、筋骨,都已經得到了初步的淬鍊,還剩下內臟、血氣,淬鍊的極少。

現在秦南的修鍊目標,就放在了自身的內臟上。

淬鍊內臟與淬鍊皮肉、筋骨不同,因為內臟極為虛弱,如果在淬鍊之中,稍微出了一點差錯,就會傷到自身。

曾經秦南就聽說過,一個臨水城的散修,在淬鍊內臟時,不小心爆體而亡。

秦南小心翼翼牽引著一縷縷的精純靈氣,流向自身的內臟之中,讓靈氣與內臟徹底的合二為一,從而達到淬鍊強化的功效。

這一修行,就是足足三個時辰。

直到整個靈氣元池的靈氣,徹底被吸光的那一剎那,秦南雙目豁然睜開,從他的體內,響起了一道道沉悶如同敲鼓一般的爆炸聲。

「突破到了……淬體四重!」秦南眼中閃過一道喜色,滿意的點了點頭。

秦南現在能夠明顯的察覺到自身變化,打個比方說,以前他動用低級武技崩拳的時候,只能打出一道外勁。

但是現在他在打出崩拳,就可以打出內勁、暗勁出來,將崩拳的威力,發揮到中品武技的地步。

淬體四重,不僅是肉身的變化,還有對力量的掌握,更為精妙。

「出來到這龍虎山脈,才短短兩天時日,雖然收穫頗豐,但是現在回去,還是有點太早了,不如繼續在這龍虎山脈磨礪!」

秦南略微沉思一番,隨即打定了主意。

秦天幫他去弄那五百顆淬體丹,必然需要點時間,現在秦南回到秦家,也只能自己一個人進行苦修,這樣還不如在龍虎山脈磨礪,一來是可以提升戰鬥經驗,二來運氣好的話,還能獲得什麼奇遇。

就譬如這一次,他收穫了這靈氣元池。

接下來的時間,秦南徹底陷入了磨礪之中,他整個人就像是森林之中的一匹孤狼,神出鬼沒,與那些妖獸不斷廝殺,這一次他廝殺的妖獸,已經是面對著四級妖獸,甚至還擊殺了五級妖獸。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我的驚雷刀法,越來越強了,我感覺到,不需要太久,又能突破!」

秦南一邊在樹林中疾馳,內心暗道,這兩天的戰鬥下來,他發現自己出刀的速度,越來越快,有的時候連秦南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妖獸就已經死了。

腹黑總裁的貼身嬌妻 這個狀況,也讓秦南升起了一些疑惑,他的悟性如何,他自己當然清楚,按理來說是沒有達到這種地步的,那麼是因為什麼,導致他悟性提高了?

思來想去,秦南最後將目光聚集在了戰神之魂上,只不過現在秦南還不能確定。

「如果戰神之魂真的能提升人的悟性,再加上還能提升品級……那麼它可就不是一般的恐怖了啊……」

秦南心中暗道,不過就在他琢磨之際,突然之間,從前方隱隱約約傳來了聲音。

自從他提升到淬體四重,強化內臟之後,秦南發現自己的視力、耳力等等,都有了一種顯著的替身,基本上在這方圓二十米內,任何風吹草動,他都能敏銳發覺。

「過去看看。」秦南下定主意,收斂渾身氣息,身形如同鬼魅,悄然而隨。

沒過多久,秦南的眼前就出現了一隊人馬,這對人馬之中有著三個中年大漢,從那中年大漢身上傳來的氣息,竟然都達到了淬體三重的地步,並且對方的眼神戾氣十足,顯然是長期廝殺之人。

在這三個中年大漢中間,還有著一位年輕少女。

這位少女身披著白色絨毛披肩,下身一道冰藍色的長裙,將那凹凸有致的身軀襯托的淋漓盡致,再配上那尖尖白皙的臉龐,給人一種眼前一亮,活力十足的感覺。

只不過這名少女的臉上,全是不耐煩和冷傲之色。

秦南看到這名少女,卻是大吃一驚,「是她?」

這名少女秦南認識,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熟悉,因為這名少女名為方雪,乃是方家家主的小女兒。

在臨水城中,秦家和方家,並稱為兩大家族之一,家族之中都擁有著『先天境』的高手,麾下有著無數潛力無窮的弟子。而且,秦家是在秦天接手之後,這才崛起了十幾年,而方家在臨水城之中,卻已經是百年家族,底蘊恐怖。

曾經還有傳言稱,方家之中,走出了一位武魂等級達到黃級八品的絕世天才,只不過這個消息到底是否屬實,還無人證明。

最近這十幾年,自從秦家崛起成為兩大家族之一,和方家之間,便有一些小小的摩擦,所以秦南對於這位方雪,曾經也見過了幾次面,只不過沒有太深的交情而已。

「她來這裡幹什麼?」秦南有些疑惑。

半個月前,秦家覺醒了武魂覺醒儀式,方家自然也覺醒了武魂覺醒儀式,只不過因為秦南從一個絕世天才,覺醒出了廢物武魂,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沒有將目光放在方家身上。

而方家,也非常低調,沒有傳出太多的消息。

只不過方雪既然覺醒了自身武魂,按理來說,現在應該在家族之中好好修行,提升修為才對,怎麼會突然帶著自己的貼身侍衛來這龍虎山脈?

就在秦南疑惑之際,那方雪突然尖叫一聲:「怎麼還沒到?你們三個蠢豬,到底有沒有給我好好看地圖?要是帶錯了地方,本小姐饒不了你們!」

「小姐,地圖沒有找錯,除了剛才我們遇到的那個破爛石洞外,真沒有其他的洞府了……很有可能……很有可能這地圖,是假的……」其中一名中年大漢,咬咬牙說道,滿臉無奈。

「什麼?」方雪臉色一寒,「我拿來的地圖怎麼可能是假的?給我好好找,要是找不到,看本小姐到時候怎麼收拾你們!」

三名中年大漢都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連忙點頭,分散開來,朝四處搜尋起來。

其中有一名中年男子,正是朝著秦南的方向走了過來。

秦南依然隱匿著身形,沒有動彈,因為以中年男子的修為想要發現他,幾乎不可能,淬體三重和淬體四重之間,可是有著本質區別。

而且從方雪和僕人之間,短短的對話之中,秦南就已經確定,對方和秦玉、秦梟一樣,是來這龍虎山脈尋找寶物的。

秦南有點好奇,想看看對方到底能找到什麼寶物。

就在此時,那名走向秦南這個方向的中年人,突然腳步一頓,目光朝著秦南所在的地方看了過來,帶著層層殺氣:「什麼人?速速給我出來!」

秦南臉色微變,他居然被發現了? 自從秦南修為達到淬體四重之後,他對於身形隱匿,都非常有著自信,因為在淬鍊內臟之後,可以控制自身的氣息,不被泄露,極難讓人察覺。

最起碼,淬體三重的修為,想要發現秦南的身形,幾乎不可能。

見到自己身形敗露了,秦南微微有些頭疼,不過他沒有選擇沉默,也沒有選擇逃跑,而是直接乾淨利落的走了出來,淡淡道:「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中年大漢目光有些詫異,按理來說,那些跟蹤的人被發現之後,都會臉色慌張,或者是殺氣泄露,但是眼前這個青年的表情,卻是太過淡定了,這讓他忍不住有些愕然。

隨後,中年大漢反應過來,臉上下意識露出了抹傲然,「我覺醒的武魂,名為霧草,雖然等級不高,但是它恰恰能察覺方圓十米以內的所有東西。你的隱匿手段很高明,若不是正好踏入了我搜尋的範圍內,我根本無法發現你。」

秦南心中一凜,這一次是他大意了。

武魂的種類繁多,五花八門,無窮無盡,雖然有著明確的等級劃分,但是每個武魂所擁有的能力都不一樣。

就譬如秦玉和秦梟兩兄弟,覺醒的是弓武魂、劍武魂,都是主張殺伐,眼前的中年人覺醒的這個武魂,則是主張搜索。

「看來以後,還得更加小心謹慎,覺不能仗著修為,目空一切。」秦南心中暗道,這件事情,相當於給了他一個教訓。

也就在此時,方雪憤怒的聲音響起:「誰?誰在跟蹤本小姐?」

只見到方雪在另外兩名中年大漢的簇擁之下,朝著這個地方迅速趕來,等看到秦南的身影之後,方雪那精緻臉蛋上的憤怒,一下子愣住了,因為她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跟蹤她的人居然是秦南。

這時候,三名中年大漢,迅速展開包圍,身上殺氣涌動,只要秦南有著半點異動,他們三人就能在一瞬間,展開雷霆攻擊。

「秦南,怎麼是你這個廢物?」方雪滿臉不可思議,心中疑惑直接脫口而出:「你這樣的廢物,不該在家族之中好好修鍊,跟蹤我幹什麼?」

三名中年大漢的表情也微微一愣,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跟蹤他們的這個年輕人,居然就是臨水城鼎鼎大名的秦南,曾經的第一天才,如今的第一廢物。

幾乎同時,三名中年大漢渾身的戒備輕鬆了下來,他們本能覺得,就秦南那黃級一品的武魂,才修行半個月的時間,怎麼也不可能給他們造成威脅。

秦南表情一下子冷了,他本來對方雪沒有任何意見,但沒想到她一開口,便是將『廢物』掛在嘴邊。

「我在不在家族之中修鍊,關你什麼事?」秦南面色淡然,道:「而且,我對跟蹤你也沒有絲毫的興趣,剛才只不過是恰好路過而已。現在既然你們都發現了我,那我也不留在這裡了。」

秦南說完,直接轉身就走,根本懶得與對方糾纏。

「你說什麼?你給我站住,現在你要是不給本小姐磕頭道歉,你今天不許走!」方雪的聲音無比尖銳。

今天方雪的心情簡直是糟透了,那是因為在臨水城的時候,她高價收購了一張古圖,然後帶著侍衛,前來尋找古圖上的寶物。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她想著自己悄悄取得寶物之後,再帶回家族之中,定然會讓自己的父親,對自己刮目相看。

只不過按照這古圖已經搜尋了足足兩個時辰,除了一個破爛石洞之外,依然毫無所獲,儘管方雪嘴上不肯承認,但是她心中也非常清楚,這張古圖完全就是騙人的。

想她堂堂方家大小姐,身份何等尊貴,居然被忽悠了,她怎能不惱?

現在秦南意外的出現在她面前,對她的態度,居然還是這般漠視,這讓方雪心中的不爽立刻炸開了,你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對我這麼說話?難道你以為你秦南,還是昔日的第一天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