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這件禮物,其實準提本身也有,不過確實就是打開結界欠缺的那點火候了,在與準提發生的那天晚上,羲和也全都教給他了,這件禮物加上七寶妙樹,要打開扶桑樹的結界,已經足夠了。

準提手中的七寶妙樹閃耀起彩色的光芒,而從他的眉宇之間,也漸漸散發出淡淡的紫色神聖氣息,這道氣息接觸到七寶妙樹以後,被瘋狂地吸引灌注到了那棵樹杖之中,本來就號稱無所不刷的法寶,此刻簡直有了揮霍山河般的氣勢!

鴻蒙紫氣! 鴻蒙紫氣,很多人都聽說過,誰也都知道,它是大道之基,天地感應自然顯化之物,可以讓人壽元無限,獲得不死之身,並且有望修煉成就聖人之位。

當初鴻鈞第三次傳道的時候,將總共七道鴻蒙紫氣賜下,四名入室弟子獲得四道,兩名記名弟子獲得兩道,所以準提本身就有一道鴻蒙紫氣,還有一道,則是賜給了紅雲。

這樣的青睞,自然是讓人眼紅的,可是其他人根本想不到,這道鴻蒙紫氣,也帶來了災禍——因爲讓座之事,鯤鵬早就懷恨在心,後來果然聯合帝俊、冥河老祖等人對紅雲突襲下手,殺死了紅雲,而鴻蒙紫氣,也被搶奪而走。

鯤鵬是妖師,帝俊是妖帝,兩位都是妖族,而冥河老祖是血海本體的血族,究竟爲何這道鴻蒙紫氣最終會落到他的手上,也無從而知,總歸他還是有些手段的。

曾經他見到那個在須彌山之戰的時候闖進他的冥界大鬧一場,甚至讓他憋屈到只能靠裝死才逃過一劫的女媧,居然靠着創造了一個種族,就證道成聖之後,他心裏也是忿忿不平的,於是也有樣學樣,創建了冥界的阿修羅族。

但是以失敗告終。

不過,也許正是因爲這樣,他才更加想證道成聖,那道鴻蒙紫氣,本就是代表着天道的一種祝願,獲得了鴻蒙紫氣就相當於獲得了證道提前的認可,這種東西也讓冥河老祖弄到手了,不得不讓人佩服。

可是也並非完全就屬於他,雖然一直在他的手裏,可是他也沒敢用,否則羲和來的時候,鴻蒙紫氣就應該已經完全被他吸收掉了,這說明,他們三方也只是達成了一個協議,冥河老祖可能只是暫且保管而已。

這件事情,估計是很讓冥河老祖煩躁的,因爲如何處置這道鴻蒙紫氣,實在是一件值得頭疼的事情,就好像一壺你最喜歡的想喝了很久的美酒在面前,可是眼下你又有個非常重要的項目上的某個物資部長也喜歡這壺酒,到底是自己喝還是送禮給人家,這就是值得考量的事情了。

所以,當羲和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纔是真的喜出望外到幾乎快要跳起來的驚喜!

太妙了!連他都沒有想到,羲和這一來,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帝俊這個不省心的騷老婆可真夠一石多鳥的,這下,他把鴻蒙紫氣送給了羲和,所有的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而且羲和要做的事情,也正是和他的目的驚人的一致,真不愧他們是幾百萬年的老情人了!

羲和的計劃,如果能夠成功的話,那阿修羅族,就真的有強盛起來的希望了,她當初把自己的十個兒子折騰傻以求得修煉的純粹精神,方法本就是自己教授的,那種方法其實就是血魄法則中的“返嬰精魂”,沒錯,就是魔族也會使用的那種法則。

這個女人一直想壯大妖族,即使是被帝俊關押了兩百萬年之後,出來做的第一件事也不是去找自己的丈夫報仇,還是想依賴那個痛恨的丈夫的身份,來實現自己成爲三界主宰的夢,這種野心和偏執,即使是自己,恐怕也有些自嘆弗如。

不過,返嬰精魂雖然會讓修煉者保持童真的狀態,對於修煉的助長,卻也是真真實實存在的,那十隻金烏在扶桑樹上關押了兩百萬年,恐怕也是在元嬰狀態下無意識地修煉了兩百萬年,現如今的成就,即使是他,也難以估計,可能都已經達到了大羅金仙的水平也說不定。

要知道,現在的洪荒中,金仙已經算是頂級高手,而當年東皇太一,執掌神界的時候也不過大羅玄仙的實力而已,全憑法寶和陣法浪。

這十個金烏就不一樣了,他們雖然心智不高,但是畢竟一起生活了那麼久,彼此之間的默契不言而喻,如果協調之間還有什麼經過修煉的強法功法,十個金烏大羅金仙以上的高手協作的功法,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收拾得了的,連準聖也不是對手。

現在按照那個女人的說法,應該很快金烏就能出來了,到時候,洪荒,可就有熱鬧可以看了。

崑崙山。

青辰在從北海龜妖那裏得到消息之後,就和女媧兩人幾乎是片刻都沒有停歇,馬上趕來了崑崙山,一方面是爲了救混沌亂龍,另一方面,是爲了那根葫蘆藤上的剩下幾個葫蘆娃。

再次來到這裏的時候,青辰是有些感慨的,跟上次來的情景還真是像,這裏終年積雪,山脈連綿不絕,幽深僻靜,一眼望不到盡頭。

而且同樣來這裏是爲了救混沌亂龍,身邊,也仍然是帶着一個女人,不過,女人換了一個就是了,這一次,青辰汲取了教訓,無論周圍如何危險,都不會讓身邊的女人獨自離開。

你想着放手可能是爲了保護她或者成全她,可是離開你以後,她可能會過得更加糟糕,因爲你自己都沒有想到,你原來纔是那個對她來說最適合最有安全感的存在。

上次來到這裏,跟祝融和共工是不打不相識,這次,他們倆應該不會不識趣了吧?更何況,這次也不會遇到東皇太一那個難纏的傢伙,自己也再沒有偷他的無量尺。

青辰來到上次印象中,祝融的光明宮所在的那座山,他記得還算清楚,上次在這裏還有護山法陣,結果被青辰用無量尺直接連着山脈都劈裂開了,後來是青辰說出了大道奧義得到了證道之綬,連崑崙山周邊的生靈都獲得了天地福澤,才順便將護山法陣恢復了。

可是這次再來的時候,護山法陣又消失了,而且不僅僅是護山法陣,就連祝融的光明宮,連個上次剩下來的遺蹟都沒有了——雖說上次被青辰暴力拆除得很是徹底,祝融也被自己打成重傷,可是最終自己也大方地把證道之綬都送給他們了啊,雙方談得很好的。

罷了,巫妖大戰,他們二人好歹也是祖巫,怎麼可能真的放任自己的族人受到欺辱,自己這次能從北海救出風允諾,讓他活着回到人間,就已經算是收穫不小了。

不過有巢氏和緇衣氏卻仍然下落不明,龜妖竟然也不知道是誰對他們下手了,如今身在何處,看來把混沌亂龍救走之後,還得去查這件事情。

正當青辰對着尋不到一點蹤跡和線索的崑崙山發呆的時候,一旁的女媧打了個哈欠。

“對了,青辰,”她懶洋洋地說,“現在那隻老龜的事情也解決了,崑崙山也是衍生出來的不關我的事情,至於你說的什麼補天,現在巫妖兩族還沒有真的打起來呢,那還遠的很,我沒什麼事兒就先回紫霄宮了啊。” “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紫霄宮了啊。”

女媧突然在他耳朵邊上來了這麼一句,頓時讓青辰心態崩掉了,“喂!搞什麼,怎麼突然在這種時候就要散夥,不是說好了好基友一起走麼,你怎麼跟豬八戒似的老想着回你那高老莊的豬窩?”

“呸!”女媧沒好氣地啐了他一口,“豬八戒是誰啊,名字這麼難聽,也配跟本座相提並論?我本來就是沒必要跟你一起跑這麼辛苦的業務嘛,放着好好的大覺我不睡,跟你跑這凍死人的崑崙山我跟你找什麼龍?”

青辰愣了一下,他覺得不對勁,雖然女媧的神態語氣都很逼真,像是在說真話一樣,可是這分明就有哪裏不自然,女媧肯定是在演戲,她現在好歹也是天道聖人,洞察力怎麼說也比自己強一點。

這說明,周圍有老鼠在觀察着他們,女媧是在提議,他們假裝吵架,然後分頭行動,把老鼠給引出來。

這種計策其實算是比較高明的,雖然有點託大,可是畢竟他們倆的修爲來說,即使分開行動,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發生,女媧對他說完最後那句話之後,意興闌珊地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青辰拉住了她的手,“別走。”

儘管有些不合適,但是青辰還是這麼做了,他從上次讓后土一個人離開戰場之後發生的事情之後,就暗暗發誓,絕對不會再做這種事情,對於女媧也是一樣的。

因爲后土的身手其實也不錯,當時他也是想,即使是不在自己身邊,她一個人至少也能自保,可是轉過身去沒多久她就遇上個東皇太一的混元河洛大陣,要不是有微瓏及時出現,以及系統前期自己積累的那麼多如來的舍利可以用於償還,恐怕后土早就萬劫不復了。

這可以說是萬幸了,可是又有多少個微瓏可以遇見?

所以這次,無論是面對什麼樣的敵人,在他身邊的女人要一直踏踏實實地站立於他能夠觸手可及保護的地方纔行。

女媧皺眉,想把他的手拍開:“別鬧!”

可是她無奈地發現,青辰的態度之堅決,簡直讓她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明白了自己以退爲進的計策。

青辰淡淡地一笑,故作神祕地對女媧說:“你不用擔心,山人自有妙計,我既然來到這裏,就表示我有把握,混沌亂龍的方位我已經感應到了,而你所擔心的在周邊正在觀察我們的小賊,現在也已經在我的掌握之中。”

女媧滿臉都是懷疑,青辰這小子的德行她是很清楚的,十有八九都是在唬人,好傢伙,追蹤這種事情,要是在平原地帶還好,崑崙山這種地方本來就是人傑地靈的造化之所,連不周之山都是在這裏,依託着天地的結界,只要是對這裏熟悉的人,修爲又足夠的高的話,即使是她這樣的聖人,都難以尋找出對方的蹤跡來。

但是看青辰那麼篤定的樣子,她哈着嘴巴,想說話卻又合上了,大概……她應該嘗試着相信他一次吧?

只見青辰擡起自己的右手,將五指聚攏在面前,像是抓住了什麼東西一樣在空中捻了一下,然後迅速地送到了鼻子前面,鼻子使勁地嗅了一下,“天地無極,萬里——追蹤!”

What?

女媧真的滿臉都是問號,這算是哪門子的法術?要多怪異有多怪異,動作醜不說,要是鼻子抽搐的動作做多了,臉上不知道會不會有發生面癱的危險?

但是,法術動作醜卻管用,在追蹤法術使用出來以後,從冰川山脈的四周紛紛飄散過來綠色的微茫氣息,雖然微小,可是在被使用過神通的鼻子嗅到就轉化成了在身體內的通感,每個感觸器官都能感受到了這周圍一切的生靈傳來的信息,而人有五感,五感分擔着辨析的工作量,也讓搜查的行爲,變得更加高效便捷。

這法術,是青辰在離開北海之前,單獨去找玉鼎真人,在他教授人族法術的時候跟他說了關於追蹤之術的事情,沒想到他竟然真的照着自己說的哮天犬的天賦,把這種神通的原理順了出來!

這可真是太了不起了,追蹤之術,於茫茫人海之中能夠尋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想找的人,這可不比大海撈針簡單。

一瞬之間,自己的腦海中彷彿對天地增加了更多的感悟,一花一葉,一粒積雪,每一個聲音,每一陣氣息,在他來說都是瞭然於胸,對方根本就無所遁形。

有了。

青辰閉上眼睛,嘴角勾着笑容,“在我西南角那座山上的朋友,你要是再不出來的話,我就要下手了,事先聲明一下,雖然我養的那條龍之前因爲不聽話被我揍得挺慘,但是一點都不影響我使用功法,效果可是很嚇人的。”

過了半分鐘,對方仍然是沒有迴應,女媧都懷疑是不是青辰在故弄玄虛了,青辰搖搖頭,看來,這下是沒得選擇了,給他臉,他還想存着僥倖之心,怎麼可能呢?

青辰的手掐出一個很久都沒有擺出的手勢,一般這種手勢,都是爲了掐咒訣用的,而上次用這個咒印的時候,是和帝俊在須彌山決戰的時候。

“大威天龍第三式,混沌靖神咒!”

從天空之中出現一條身軀粗壯到如同山脈一般的大紅色暴龍,身上還帶着血跡,顯得有些浮腫,眼睛周圍也是腫脹着,應該是剛被揍過,口中含着一個血紅色的咒印,從蒼旻上空俯衝而下,直取青辰感應到有人潛伏着的那座山峯!

“啊——”

隨着一聲大叫,西南角的那座“山峯”,竟然“站”了起來,青辰猝不及防之下跟女媧後退了好遠,離遠了才發現,那竟然不是一座山峯,而是一個巨人!

他也不知道在這裏睡了多久了,身上都堆滿了積雪,有人在這裏也沒有聽見,睡覺也不打呼嚕,可能是這裏太冷想省點力氣吧,可是能夠真的把自己完全融入這裏的環境之中,也屬實不容易。

他原本是在睡夢之中,可是有着強烈的攻擊戾氣向着自己襲來,他不得不被驚醒,驚醒之後,睜開眼睛就看見口中含着血紅色咒印的大龍向自己衝過來,嚇得急忙大叫一聲把自己的手杖丟出去!

就在巨人即將被混沌靖神咒擊中,連青辰也來不及挽救的時候,有一隻巨鳥從西北方向疾速飛來,身上有着五色的神光,心急如焚地呼喚着巨人的名字。

“夸父!” 靠!原來是夸父!

青辰說呢,那個氣息他感受到的時候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雖然已經知道方向是西南角了,可是那傢伙居然氣息在整座山峯上都有,他還傻乎乎地想着,真不愧是女媧都提防着,想要智取地對手呢,像這種氣息遍佈到漫山都是的人,實力不會差,可是智商也肯定很高啊!

結果!人家就是個巨人而已,結果還是打錯了,人家說不定好冤枉呢

可是,那隻飛過來的五彩神光的鳥兒……青辰不會看錯,那絕對就是孔宣,青辰在南海的深淵處見過陸壓制造出來的幻象,大概就是長得這個樣子,不至於有錯,而且他有着五色神光,這也是封神榜中,孔宣最出名的神通。

那鳥兒見夸父有難,恐怕難以抵擋這兇險的咒印,忙使出神通五色神光,此神通對於任何在五行之內的東西,都可以將其刷去,這是鳳凰族獨有的神通之一,孔宣爲鳳凰族之後,雖然年幼,卻能有這樣的修爲,已經是不容易了。

但是,要想憑着這個,就抵擋住能夠硬剛帝俊當初“太玄金烏咒”的“混沌靖神咒”,還是有點太過於勉強。

要知道,帝俊可是準聖的高手,藉助了龍族的崆峒印使出的招式,混沌靖神咒可不僅僅是大威天龍的第三式這麼簡單而已,第二式的四相咒本來就已經和五色神光有些相似了,而混沌靖神咒所針對的敵人,是神。

孔宣還遠遠達不到稱爲“神”的地步,即使況且即使在後來,他也不過被準提收服,成爲了西方教的一隻坐騎而已,所以爲了能夠保護夸父,他和夸父幾乎同時被大紅龍的咒印擊中!

青辰有些不忍心地閉上了眼睛,剛纔他也忘了自己有沒有下手輕點了,不過聽上去就挺肉疼的。

女媧也驚訝地捂住了嘴,看這情況也不由得動了惻隱之心,孔宣和夸父如何會成爲朋友,而且還是這種生死之交,她不是很清楚,但是眼下她不得不出手救二人了。

因爲,青辰的那條大威天龍,雖然剛纔在南莊頭被他揍了一頓,可是性格仍然是暴虐成性,孔宣和夸父經受了那一擊混沌靖神咒本來就神魂幾近飄散,虛弱到不行了,要是給這傢伙上來咬兩口,那可就真的啥都沒了。

畢竟,青辰還指望着從他們嘴裏打聽出混沌亂龍的消息呢。

“無塵歸息。”

女媧翹起一根食指,僅僅隔空對着大紅龍點了一下,那條原本想趁勢撲上去將孔宣咬死的大紅龍頓時鼻腔感受到了強烈的堵塞感,還想着打算勉強着先把孔宣吃到嘴再說,可是下一刻,他竟然根本再也無法呼吸,不但如此,腹腔內的氣息也根本穩不了了,憋嗆到了的他劇烈地咳嗽起來。

不亞於巨人夸父的粗壯身軀隨着咳嗽顫動着,彷彿每咳嗽一下,都要讓大地隨之震動一樣,恐怕再這樣咳嗽下去,崑崙山脈之中就要被清理出來一塊平地,而這條龍估計也就要咳嗽導致氣絕而死了。

這就是聖人,不需要出多大的力,只是掌握着更多更加精細的世界本源的關鍵要素,能夠在最有效的節點上對症下藥,達到四兩撥千斤,輕而易舉地做到別人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畢竟,他們是能夠接觸到規則的人。

大紅龍已經被制服了,青辰將它收了回去,這傢伙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越來越容易失控,而且暴躁,以前雖然也有,可是也沒有像現在這樣頻繁。

說起來,他還真是跟龍有緣,現在居然是兩條龍的主人,一條紅龍,一條黑龍,要是再來條小白龍,那估計就齊全了。

而另外一邊,孔宣和巨人情況就不容樂觀了,他倆已經徹底地陷入了沉睡之中,連元神都不穩了,要不是崑崙山人傑地靈的話,估計再過一會兒,就神魂飄散了。

好傢伙,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嘞,在封神榜之中讓西岐大軍頭疼不已,連燃燈道人都無法收服的孔宣,竟然被自己隨隨便便一擊就打得幾乎身死道消的地步,真不知道自己是該驕傲還是該爲這些後輩們感到悲哀。

在使用超度法則對孔宣和巨人進行治療之後,他們兩人終於漸漸恢復了元氣,孔宣和巨人睜開眼睛之後一看到眼前這個陌生人,都是本能地後仰了一下想要隔開些距離。

嘿嘿,青辰尷尬地想着,還是裝作不認識吧,剛纔他們也沒看到是自己出手,應該只看到了女媧救了他們,既然這樣,所有的鍋就扔大紅龍去背好啦。

“你們可算醒了!”青辰裝作很熱切地關懷着他們,“都昏迷了兩天兩夜了,我們倆一直在這裏照顧你們!”

女媧聽聞此言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還兩天兩夜,一刻鐘都沒到,這倆貨就醒了,現在青辰是傷人快,救人也快,更何況她也在旁邊搭手,他們恢復的就更加迅捷了。

不過,沒辦法嘛,以前電視劇里人昏迷了以後都是三天三夜才醒過來,要是青辰跟他們說才睡了一刻鐘不到,那實在是顯得事情太過於輕鬆,不足夠拉深彼此之間的信任和感激。

“你們……”孔宣剛想說話,感覺到翅膀處的疼痛,“嘶——你們是誰,剛纔到底是何物,襲擊了夸父,你們又爲何路過此地,救了我們?”

“我們,其實是想來崑崙山,尋找傳說中的寶物的,那條龍爲何會出現,爲何大山會變成巨人,我們也是一頭霧水,”正說着,青辰忽然靈光一閃,有了個更好的主意,“對了!那條龍剛出現的時候是黑色的,通體漆黑,可是後來不知道爲何身體完全變成了紅色,而且身軀也變得像山一樣巨大!”

嗯,把鍋還是甩給混沌亂龍吧,這樣的話想找到他就更加容易了,連孔宣都已經出現了,想找到混沌亂龍,恐怕就不遠了。

孔宣和夸父看了一眼,彼此的溝通就已經通過意念達成。

“肯定是他,看來可能是那個人回來了,否則混沌亂龍不會發生這樣的異常,夸父,你還是儘快離開崑崙山吧,連火神和水神當初也不是他的對手,被驅離了崑崙山,你們巫族留在這裏,也不過是和我跟混沌亂龍一樣,成爲他的囚徒。” 這些話,儘管他們是用意念傳音之術,可是卻被青辰聽得一清二楚,連自己被偷聽了都不知道。

“好傢伙!”

青辰不由得感嘆了一聲,沒想到祝融和共工竟然是被別人趕走的,不曉得是哪個傢伙有這麼大的本事,要知道,他倆可是也算得天地之便利,有證道之綬的加成,修煉了那麼久的祖巫。

也沒別人,按照青辰的猜測,肯定是那個假的陸壓道人,除了她以外,青辰也想不到別人了。

但是眼下,有更加要緊的尷尬事——那兩人明明是意念傳音,青辰這一下出聲,就暴露了自己正在偷聽的事實。

女媧差點幸災樂禍的笑出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