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這個時候,我們站在盆地邊上,拿著探照燈,照耀著盆地之中的空間,這才發現,那盆地的最中央的地方,是一座微微隆起的,饅頭形的青石山。

那青石山之上,長滿了青苔,山前還有雕刻的墓碑和石人,一看就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墓葬所在地。

不過,除此之外,我們在那青石山的四周,還隱約看到了一些破舊的帳篷。

見到這些帳篷,我們心下不覺釋然,知道那些帳篷定然是那支科考隊伍留下來的。他們果然來過這裡,只是和我們所走的路徑不同而已。

而這也就說明,我們此次所要尋找的那部詭異的機器,應該就隱藏在這個盆地之中的某個位置,極有可能的是,那機器就靜靜地躺在那些科考人員所留下的帳篷之中。

看清楚了盆地之中的情況之後,我們互相對望了一眼,心情都是有些緊張和興奮。

互相點了點頭,我們各自端著武器,打著探照燈,沿著石頭階梯,一路向下走了下去,不如了盆地之中。

讓我們感到慶幸的是,盆地之中的那些不知名的植物,並沒有什麼毒性和攻擊性。

我們沿著濕軟的地面,繞過石林,一路來到了盆地的中央,進入了科考隊的營地範圍,這才停下了腳步。

這個時候,我們正好站在盆地中央的那處墓葬之前。

那墓葬的形制非常簡單,整個墳墓不過是由石頭壘砌而成,然後墳墓前面豎了一塊石碑,左右兩側安放了兩排石人和石馬,凸顯墓主人的身份而已。

類似這種樣子的古墓,我們在之前的歲月里,見得多了,所以那古墓並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何況,當我們細看那古墓的時候,才發現那古墓並沒有被開挖和毀壞的跡象。這也就是說,當年那些科考隊所發現的那部怪異的機器,並不是從這地下古墓裡面挖掘出來的。既然如此,那麼,那些科考隊人員在離開的時候,自然也就不會無緣無故把那個機器塞到這地下古墓之中去了。

因此,我們不難得到一個結論就是,這次,不管我們能不能找到那部詭異的機器,其實這地下古墓和我們都沒有什麼關係。我們沒有必要去破壞這座地下古墓。

到了近前,我們左右探查了一下,發現那科考隊的營地,基本上就是以那座地下古墓前面的石頭鋪成的獻祭道為中心,左右延展開來的。

粗略數了一下,帳篷的數量大約有十來個,也就是說,當年來到這裡的科考成員,至少有十幾個人。這還不算他們後來收走的帳篷。

要知道,他們當年既然是安然撤退的,那麼他們本就不該把帳篷還留在這裡。他們之所以留下這些帳篷。想必是他們從這地下盆地空間之中,搜颳了不少寶貝。以至於他們的車子都被填滿了,沒有多餘的地方,再來裝這些帳篷,所以他們把這些帳篷都丟在這裡了。

不過,就算是如此,他們肯定也帶走了一大半的帳篷,留下的只是一小部分。

經過一番探查,我們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當年那支科考隊的人員,在撤離的時候,對他們曾經駐紮過的這片地下墓地進行過恢復原貌的處理,也就是說,他們臨走之前,採取了一些措施。把他們在這裡留下的一些痕迹都給消除掉了。

此外,再加上地下盆地之中的氣候潮濕,青苔滋生,所以,經過了這麼多年的變遷之後,當年那些科考人員在這裡留下的痕迹。幾乎都消失殆盡了。

我們現在唯一能夠找到的,那就是幾頂破敗的,爬滿青苔的帳篷。那帳篷的帆布都已經腐爛了,用手一戳就碎掉了。

見到這個狀況,我們四個人聚到了一起。大約商量了一下。

「現在算是找到地方了,接下來主要就是找找看。他們到底把那個東西埋在哪裡了。」玄陰子對我們說道。

聽到玄陰子的話,我這才明白到,原來盧朝天給我的那個資料上面所說的「深埋掩藏」,並非是指埋藏在沙子底下,而是指在這片地下盆地之中,進行深埋掩藏。

想到這裡,我不覺皺起了眉頭,四下看了看,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這麼大的地方,他們想要藏東西的話,肯定是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埋了起來,我們想找的話,可能要費些力氣了。當年他們留下的痕迹基本上都沒有了,只能一點點排查了。」

「那能有什麼辦法,那就找唄,既然他們深挖掩埋了,那地面肯定就和別的地方不一樣,我們一起行動,分散開來找找吧。記住了,被挖過的地面,一般都會有一點塌陷,比周圍的地面要低,這一點你不會不知道吧?農村長大的孩子,這個事情可是要懂的。」這個時候,鬍子說著話,已經向左方走開,開始查探去了。

聽到鬍子的話,我不覺點了點頭,對玄陰子和冷瞳道:「鬍子說得沒錯,被挖掘過的地面,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特別是在這種潮濕的地方,地面都會向下塌陷一些,比周圍的地面要低。所以我們就重點找一些窪地,看看到底是不是他們藏東西的地方。」

聽到我的話,玄陰子和冷瞳點了點頭,各自分散開來,開始探查去了,而我則是也轉身走進一處植物略顯茂盛的石林之中,挨個地方探查了起來。

這個時候,當我們分散開來,四處探查整個盆地的時候,我們壓根就沒有意識到,這盆地之中會存在怎樣的危險。

當時,我們進來的時候,盆地之中一直是比較安靜祥和的,說真的,那種感覺幾乎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意思。

想象一下,在這麼一個乾燥荒蕪的沙漠之中,突然進入這麼一個潮濕陰涼的地下空間,誰不會因此感到心曠神怡,渾身舒適呢?

那種感覺,簡直就像是炎熱的夏天,突然進入空調間一樣啊,心情是十分輕鬆自在的。

這種狀況下,我們自然也都沒去注意周圍的環境,看看到底有什麼危險存在。

可是,這個時候,我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首先,這種涼快又濕潤的地方,既然我們人類都非常喜歡,那麼其他動物自然也會非常喜歡這裡,它們嗅覺靈敏,既然覺察到地下存在這樣一處空間,那麼它們肯定會想方設法來到這裡,然後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地盤佔領下來。

然後還有一點就是,當我們進入獨眼石門墓道的時候,曾經有一股非常兇猛的蟲流湧出,然後就消失了。這個事情,雖然只是一個意外,可是至少也說明,這地下空間之中,絕對不像我們表面所看到的那樣安靜。

這裡不但有東西,而且還有很多兇猛的東西。 我們幾個人分散開來,探查整個盆地,尋找那些科考隊當年埋藏那部機器的地方。

讓我們感到奇怪的是,我們找了半天的時間,都沒有找到可以的地方。鬍子所說的方法也沒有多少用處。

因為盆地裡面的地面比較潮濕,有些地方甚至還有水溝和沼澤。這些水溝和沼澤的分部並不是很均勻,也不知道是什麼年月形成的。這就給我們的探查工作帶來了困難。

我們各自找了一圈之後,都拿不定主意,只好又回到了地下古墓的墓碑前,商量著對策。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不知道是誰,首先將目光投向了那座地下古墓。

「這古墓是整個地下盆地的中心,按理來說,這裡的一切應該都是和它想關聯的才對。」鬍子皺著眉頭說了一句話,走到那古墓的墓碑前,仔細地打量了一下,接著又繞著古墓轉悠了起來,想要看看那古墓到底有沒有什麼異常。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陣非常低沉怪異的聲音從盆地的一個角落裡傳來。

聽到那聲響,我們都是一怔,立刻聚集到了一起,一起向著那個方向望了過去,四把探照燈,刺眼的光束如同利劍一般,掃視著前方的石林和植物層。

「剛才這個方向誰探查的?」我一邊看著前方,一邊問道:「剛才有沒有發現這邊有什麼問題?」

「剛才是我探查這邊的,」這個時候。玄陰子低聲說了一句話道:「不過這個方向的植物層比較厚密,我沒有走到底。只在外圍簡單地查看了一下,發現再往外都是沼澤地,就沒有再往前走了,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什麼異常。」

「這是什麼聲音?裡面好像有東西在動。」這個時候,我們都看到前方的一片植物層開始晃動了起來,禁不住都是滿心的疑惑。

不過,讓我們感到奇怪的是,那片植物層晃動了一會子之後。就又安靜下來了,沒了動靜了。

正當我們鬆了一口氣,以為沒有什麼異常的時候,突然之間,就聽到「沙沙沙——」一陣急促的聲響,那植物層猛地哆嗦了起來,然後緊接著。一大片黑壓壓的蟲子,從裡面漫溢了出來,如同突發大的洪水一般,向我們沖了過來。

「壞了,是屍蟲,大家小心」

通過探照燈的強烈光芒。我第一時間看清楚了那些蟲子的模樣,不覺一閃身將大家護在了身後,而我自己則是抽手掏出了陰魂尺,迎著那洪水一般的蟲流,沖了上去。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衝上前去。想要和那些屍蟲決一死戰的時候,卻不想那些屍蟲居然是突然間四散開來,爬進了周邊的植物層之中,消失不見了。而緊接著,就在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方才那些屍蟲湧現的地方,植物層再次一陣晃動,無數只比兔子還要大的碩大黑色老鼠,成群結隊地狂躥了出來。

「嘰嘰嘰嘰——」

那些大老鼠衝出來,緊跟著就是一陣尖叫,驚慌失措地四下竄逃,似乎後方還有什麼更加兇猛地獵食者。

見到這個狀況,我們都有些驚魂甫定地後撤了一段距離,一起縮身躲在了地下古墓的墓碑前方,靜靜地盯著前方的植物層,然後就在我們四盞探照燈的強光照耀下,一條足足有二十來米長,水桶一般粗大的,全身沾滿了污泥的黑色巨蟒軀體,從植物層之中,蜿蜒爬了出來。

「嘶啦——」

那巨蟒甫一出現,一仰頭,已經是鎖定了我們四個人,兇猛地向著我們的方向沖了過來。

「動手吧,娘的」

當下,鬍子二話不說,端起手裡的半自動步槍,對著那巨大的黑色蟒蛇就是一陣猛烈射擊。

與此同時,玄陰子和冷瞳也各自掏出手槍對著蟒蛇一通亂打。我則是拿著雙管獵槍,一槍一槍地打著。

「嘶啞呀呀——」

那黑色的大蟒蛇,不知道在地下空間已經呆了多久的時間。想必它在這個地方,沒有什麼天敵,安逸的時間太久了,所以它也不曾想到,會有什麼東西,可以對它構成威脅。我們這一番射擊,很快就把那蟒蛇打懵了。

一時間,蟒蛇身上厚重如鐵的鱗片被打得片片紛飛,血肉模糊,血染沼澤地,而那巨蟒也扭曲著長大嘴巴,發出了慘烈的嘶鳴,最終喪失了繼續向前衝擊的信念,調頭逃進了植物層之中,迅速消失了身影。

「哈哈哈,搞定了,原來是條蛇,這玩意咱們可是見多了。」見到那大蟒蛇被打跑了,鬍子把半自動步槍往肩上一扛,得意地大笑了起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卻是猛然聽到一陣「噗通,噗通——」的聲響從植物層後面傳來。然後緊接著,就在我們的探照燈光芒照耀下,先前還拚命逃竄的那些碩鼠,卻是一起向著植物層後面彙集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植物層之中。

見到這個狀況,我們對望了一眼,大約也知道那植物層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想必,那些碩鼠被那條蟒蛇欺負的時間太久了,現在那條蟒蛇被我們打傷了,然後那些碩鼠就抓住了機會,一擁而上,將那條大蛇給啃咬致死了。

這些動物之間的鬥爭,我們沒有心情去參與和關注,我們現在只想要找到那部被科考隊埋藏起來的詭異機器。

我們在地下古墓的前面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一直等到四周都安靜了下來,這才開始繼續四下探查。這一次我們沒敢分散開來,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地下空間之中,還會不會有其他的危險。

我們四個人組隊一起,一點點起沿著地下古墓的四周,緩緩地擴散開來,前去尋找埋藏那部機器的地點。鬍子端著半自動步槍,走前最前面,我則是緊隨其後,冷瞳跟在我的身後,玄陰子自然是走在最後方了。

就這樣,我們沿著那些植物層又探查了幾圈,最終又來到方才那條大蟒蛇出現的地方,然後就在這個時候,我不經意地抬頭向前望去,卻是赫然在那植物層的後方,見到了一股非常濃重的黑氣,同時也在空氣之中嗅到了一股血腥和惡臭相混合的氣息。

「這後面有些情況,」我皺眉低聲對他們說完,率先走上前去,一手探照燈,一手陰魂尺,撥開了植物層,踩著濕軟泥濘的地面,進入到了植物層之中,一路向著植物層後面走了過去。 (四更送上,月底求月票支持,求訂閱支持,謝謝。)

強光一閃,巨響如雷。

當神劍撞上光箭,毀滅的爆炸席捲這一區域,數不盡的草木化為飛灰,一座座山頭開始崩裂,大地裂開一條條裂谷,山嶽發出陣陣轟鳴。

于飛倒飛出去,口中鮮血飛濺,當場負傷不輕。

紫龍身軀炸開,數不盡的凶魂被毀滅,幾乎遭遇了滅頂之災。

然而僅僅片刻,殘存的凶魂便再次凝聚,化為一條全新的紫龍,氣息雖然虛弱了很多,可兇殘的殺戮依舊絲毫不減。

于飛退到山谷外,嘴角鮮血外涌,眼神卻格外凌厲。

拔地而起,于飛如戰神臨天,渾身金光纏繞,一股混沌之氣開始彌散,迅速驅散了山谷四周的迷霧,露出了爆炸之後的殘破大地。

紫龍仰天咆哮,開始吞天噬地,身軀在不斷的膨脹,整個島上所有死去的凶靈都化為凶魂,朝著它匯聚。

很快,一頭長達百米的巨龍呈現在於飛眼前,一道道紫光從它身上射出,化為一朵朵凶魂,渾身充滿了煞氣,充滿了殺戮。

于飛眼神凝重,這頭紫龍絕對是凶靈中的王者,戰鬥力與潛力都超出了于飛當初的預計。

「意動天地,我主命運!」

于飛心中升起了強烈的戰意,開始催動體內的神力,運轉各種蓋世絕學,一股震懾萬靈的恐怖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紫龍怒視著于飛,龐大的身軀直接衝來過來,張口吐出一股紫光,化為一道驚天光柱,直接把于飛淹沒。

那是凶魂的怨咒之力匯聚而成的極陰至邪之氣。能夠腐朽萬物,污濁一切神聖之力,最是歹毒可怕,讓人無處逃避。

于飛全身發光,體內萬獸齊鳴,氣海之中沉浮的金字塔傳出鏗鏘有力吟唱聲,宛如神明在歌頌,散發出震懾九地八荒的無上神威。

一蓬蓬金光如狂風驟雨,流轉在於飛身上。一頭頭巨獸開始顯化,神威無量,鎮壓天地,那股氣息與紫龍之上的凶魂氣息決然對立,視同仇敵。

這一刻。于飛催動了萬獸魔音,催動了金字塔,將萬獸不滅體發揮到了一種極致,整個人化為了一尊太古凶獸,舉手投足間撕天裂地,成為了毀滅之神。

看著飛來的紫龍,于飛直接衝殺上去。雙手快速揮舞,拳傾天下,掌滅萬物,腳裂山河。氣動宇宙,打得紫龍慘叫狂呼,活生生被于飛撕成了碎片。

小和尚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驚呆了。

于飛的兇殘。于飛的恐怖,到這一刻才真正體現出來。

這可是足以媲美九重天高手的凶靈之王。就這也被于飛給活生生撕了,匯聚數千凶魂之力,都打不過於飛。

紫龍破碎了又重聚,聚了又被于飛撕碎,如此重複七八次,原本凶焰滔天的紫龍終於怕了,夾帶著殘餘的凶魂倉皇遠去,再也不敢招惹于飛。

于飛怒吼一聲,緊追而去,施展出神魂斬,朝著逃亡的紫龍斬去。

那一刻,大地開始震動,天空烏雲匯聚,下起了暴雨。

千峰島上萬物之力開始凝聚,依照某種特殊的規則,聚合演化融為一體,化為一股撼動蒼穹,震蕩宇宙,威壓天地的恐怖之力。

紫龍感受到了大禍來臨,口中發出了不甘的嘶鳴,開始瘋狂逃竄,可惜卻已經來不及。

當萬物之力匯聚,一道無堅不摧,斬滅蒼穹萬靈的絕殺之力劃破了時空的距離,準確無誤的落在了紫龍身上,當場將其斬滅,不留任何痕迹。

天空中,炸雷響起,大地開始崩滅,神魂斬留下一個直徑三公里的巨大天坑,直達海底,述說著這一擊的恐怖威力。

于飛迎風而立,看著那個巨大的天坑,俊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之情。

小和尚看著那個背影,以仰望的心情,有種想要跪拜的衝動。

于飛傲視天地,宛如神明,給了他太多的震撼與震驚。

半響,迷霧聚合,淹沒了一切,這兒又恢復了平靜。

于飛一閃而回,落在小和尚身側,看不出太大的喜悅。

「于飛哥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可為什麼你並不高興呢?」

于飛輕撫著小和尚的光頭,輕聲道:「江湖越老,膽子越小。後天九重遠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與神秘,以後你就會明白,走吧,我們去第四區域。」

小和尚不懂,但卻沒有多問,跟著于飛離開了山谷。

如今的第三區域,已經找不到修士,變得異常寧靜,連凶靈都見不到。

于飛帶著小和尚快速來到第三防線外,發現第三防線竟然遭到了嚴重破壞,看樣子應該是凶靈所為。

千峰島上,每一道防線都有護靈的身影。

凶靈要想進入,就勢必會和護靈展開廝殺,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于飛進入第四區域后,發現迷霧中充斥著血腥,似乎才剛剛經歷了一場廝殺,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千峰島的第四區域有九座山峰,其中三座靈峰比較巨大,六座普通山峰也不小。

因為大地母氣全都被于飛吞噬,現在靈峰除了巨大之外,與普通山峰也沒什麼兩樣。

于飛放眼看去,發現三個小世界的高手分別佔據了三座靈峰,異能者、徐天陽、紀斐等人則分佈在其他山峰上。

至於凶靈與護靈則居無定所,且數量眾多,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廝殺與打鬥。

白天,島上的迷霧很濃,能有效干擾探測波的準確性。

于飛帶著小和尚深入第四區域,準備先進入一座大山,了解一下那裡的情況,誰想剛到山腳就遇到了故人。

「弗蘭德,你還沒有死啊?」

于飛看著這個西幻屠龍者,嘴角泛起了一絲調侃的笑意。

弗蘭德氣色不怎麼好看,沒好氣的罵道:「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于飛大笑,問道:「感覺怎麼樣,進來屠了多少龍了?」

弗蘭德滿臉發黑,于飛這是明顯在諷刺他。

「少囂張,你也不見得比我混得好。」

于飛仔細打量弗拉德,發下他身上衣衫狼狽,臉上還有傷痕,顯然經歷了不少血戰,傷勢都還沒有痊癒。

「你怎會在這,還一個人?你不是也攜帶了一批高手進來嗎,其他異能者呢?」

弗蘭德瞪著于飛,哼道:「有些已經戰死,有些被我收入了空間法器內,需要之時再放出來,這樣可以減小目標,不被凶靈惦記。目前,那三個小世界因為人數眾多,已經成為了凶靈的首要目標,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