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這個段青,比他們想象之中,要強橫許多!

「霸神槍!」

https://tw.95zongcai.com/zc/60967/ 「赤焰翎!」

「王侯座!」

生死攸關之際,三人同時發出了一聲怒吼,三抹璀璨無比的聖光,在他們身體之中,衝天而起。只見到,一柄長達數十丈的可怕大槍,一張長達五丈通體為火的巨弓,一尊通體金色纏繞著數條金龍的王座,齊齊演化,噴吐出來了驚人的聖威!

這三件法寶,乃是三件聖道之器!

嘩啦!

三件聖道之器,都同時運轉,噴吐出來了可怕的槍芒、箭芒、王候光芒,將這火焰,將這歲月之刀,統統擊潰。

「這就是商道盟的弟子么?」秦南眼神一凜。

商道盟的弟子,都可以催動法寶,用來戰鬥。儘管他們三個人,還無法將這三件聖道之器的威能,徹底展現出來,但是已經極其恐怖!

「老二,老三,全力催動,鎮壓此僚!」

席平發出了一聲厲喝。

段青實力非凡,尊者七重,就能抗衡他們三人,若是在拖延下去,其他修士趕來的話,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變故,今天就要趁著這個機會,徹底擒住秦南。

「天凡劍!」

「冰火門!」

席平和席楓,都是長嘯一聲,在他們兩人體內,又是兩抹聖光,閃耀起來,一把巨劍,一尊巨門,演化天空,威壓四射。

仙宮 三星子,老大、老二,體內都有兩件聖道之器!

「王侯座,五聖威鎮!」

這一刻,席楓雙手猛然掐動,手印變化,頭頂上的五件聖道之器,竟然是同時接受了他的感召,轟鳴一聲,器靈咆哮,呈現出來了五角星芒之狀,朝著秦南的頭頂,狠狠鎮壓下來。

方圓數十里,瞬間充斥了無邊罡氣,將無數石子,擊成粉碎!

這就是三星子的奧妙所在,三人同父同母,血脈相連,正是因此,可以催動寶物,互相配合,發揮出極致威能。

秦南抬頭看著這一幕,電光火石間,大步一垮,左臂橫檔。

「呵呵,莫非還想依靠肉身,抵擋我們這一招?」

席平三人見此一幕,都是冷笑起來,五件聖道之器,被他們全力運轉,哪怕是潛龍榜前十五的天才人物,也要被這一殺招給擊退,更何況段青的修為,才尊者七重!

轟!

一聲清脆炸響。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以著秦南為中心,他方圓一百丈的土地,全部碎裂,碎石激蕩,罡氣噴涌,然而他的身形,宛如一尊大山一般,在五件龐大恐怖的聖道之器下,已然不動。

彷彿,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這……怎麼可能!」

席平三人瞳孔,狠狠一縮,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如此一招,段青居然依靠著肉身,就將其擋了下來?

那他的肉身,到底有多麼恐怖! 第六百五十六章敗三星子、收穫豐盛

「清心蕩魔!」

秦南抬起右手,屈指朝著席平三人一彈。

三尊虛幻的銅鐘,演化而出,籠罩三人,狠狠一敲,竟是敲出了無數的鐘音、鳳凰弒魂火、星空之雷。

萬法無咎 這是秦南,將聚天一擊的奧妙,運用在了各大招式之中,演化成了一道道殺招。

噗!

席平三人驚醒過來,匆忙運轉法寶抵擋,法寶一件件的破裂,導致他們的肉身,遭到了剩下餘威的衝擊,口吐鮮血,一連退了數十步。

還未等三人反應過來,又是三把古刀,破空而出,歲月一斬!

一環扣一環!

僅僅只是他們震驚的一瞬間,就要遭受秦南連續打擊,猶如狂暴海嘯!

「該死!」

席平三人臉色劇變,防禦法寶,急忙運轉,組成法寶大牆,刀氣落下,法寶內部的器靈、大陣等等,迅速蒼老腐朽,不堪一擊,全部破碎。

短短兩次攻擊,他們體內的王道之器,幾乎所剩無幾。

「殺了他!」

席平三人的神色,幾乎同時猙獰起來。

按照商道盟盟主的吩咐,他們應該是鎮壓段青,將段青身上的種種秘密,全部逼問出來。可是,段青現在展現的戰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了他們三人,都有了巨大的危機感。

現在的段青,還只是尊者七重。

如果是尊者八重,是不是連祝航,都無法壓制?

「三!」

「魂!」

「無!」

「言!」

「殺!」

這一剎那,席平三人徹底下定決心,手中法印掐出,一股股玄妙之力,同時從他們身上流出,灌入那五大聖道之器中,使得五大聖道之器,瞬間震顫,一道道磅礴的力量,洶湧起來。

「嗯?」

秦南任憑有著戰神左臂抵擋,在這一刻,肉身也遭受到了極大壓迫,魔神袍都開始飛舞起來,貼住他的全身,抵禦這股力量。

「死!」

席平三人,同時大吼一聲。

從那五件聖道之器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幾乎同時,噴涌而出,匯聚一起,形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可怕力量,沖刷而下,要將世間萬物,都毀滅殆盡!

三人見此一幕,心中都是一松。

他們對這一招,有著十足的信心,哪怕是潛龍榜前十五名的存在,都要被這一招給擊退,段青的肉身再強,相比也無法抵擋。

轟!

只聽得一聲巨響。

以著秦南為中心,四面八方足足一里的土地,彷彿遭受了巨大鎚擊,徹底破碎,就連那四面八方的虛空,都泛起了一道道波紋,露出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縫,盪開了無數煙塵。

由此可見,這一擊,是何等恐怖!

然而,當煙塵消散的剎那,席平三人的心神,劇烈震顫起來。

只見到,五件聖道之器下,秦南的身形,絲毫不動,那魔神袍光芒大作,整隻用來抵擋的左臂,沒有任何傷害,只不過這一次,他的嘴角,掛出了一抹鮮血。

這一擊,戰神左臂抵擋大半,魔神袍抵擋一小半,餘下的力量,震傷了秦南的肉身。

「這……這……」

席平三人,張大嘴巴,雙目之中,有史以來,露出了抹驚懼之色。

段青只是尊者七重啊!

他們如此可怕的一擊,段青居然只受到了一點輕傷?

這根本不應該!

「釋放武魂!」

席平驟然發出了一聲大吼,在他身後,八道金光,閃耀起來!

席元和席楓兩人,驚醒過來,連忙運轉。

三大地級八品武魂,直接釋放!

「武魂共嘯,三魂合一,給我去死!」

席平三人,猛然運轉了一門禁術,這三大武魂,竟是緩緩相容,將三大武魂的力量,都融合起來,朝著五大聖道之器之下的秦南,狠狠攻去。

除去了法寶之外,這三大武魂合一,是他們另外一個最強殺招!

三人的雙目,變的血紅起來,這也是他們最後的機會!

「跪下!」

秦南一聲厲喝,在他背後,八道金光,閃耀而起,戰神之魂,站立虛空,一雙空洞的眸子,朝著三魂合一的武魂,直接看去。

轟!

一種可怕的壓制,席捲開來,彷彿是鐵律一般的規則!

戰神之魂能力之一,同級之間,所有武魂,必須鎮壓,不得反抗,不得忤逆!

席平三人瞬間看到了極為震撼的一幕,他們三魂合一的武魂,像是遇到了某種天地,某種恐怖的存在,劇烈發抖,身形緩緩匍匐在地,猶如臣子,朝拜皇帝。

聖道之器轟殺失敗、武魂攻擊失敗……這一連竄的震撼,就像是一波海浪,將席平三人的心神,徹底給淹沒,使得他們的雙目,變的恐懼無比。

眼前這個段青,到底是什麼怪物!

肉身可怕,武魂居然還可以鎮壓武魂!

這種手段,哪怕他們見多識廣,也根本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唰!

這一刻,大坑底部,秦南猛然抬頭,一雙眼睛,鎖定在了中央之處的那件聖道之器,噴發出來了濃烈的戰意。

「歲月,火焰,雷霆,盪魔,亂海,戰神……斬!」

他的右手,猛然抽出古刀,體內所有的力量,蓄積而來。

嗤拉!

一抹恐怖的刀光,摧枯拉朽一般,橫斬而下,將那一件巨大的聖道之器,硬生生斬斷開來,切口筆直,毫無阻礙。

短短一瞬,整個聖道之器,一分為二,頓時爆炸,化作了熊熊火焰,驚動四面八方。

一刀,斬聖器!

五件聖道之器組成的陣法,立刻破碎,組成的磅礴巨力,消失不見。

嗖!

秦南的身形,猛然一躍,懸浮天穹,一雙眼睛,鎖定在了三星子的身上,手中古刀,再度斬出!

「不——」

巨大的死亡危機,讓三星子驚醒過來,滿臉慘白,匆忙調動那剩下的聖道之器,前來抵擋。

嗖嗖嗖!

就在這一刻,三星子的雙目之中,突然見到,一些細小的光點,在他們眼中,逐漸放大,竟然是一枚漆黑的珠子。

這些珠子,有著足足二十顆,散發出來了濃郁至極的雷霆之力。

「這是雷霆珠?難道說……」

三星子發現什麼,面露驚駭,還未來得及說什麼,刀光落下,斬在了幾大聖道之器上,使得聖道之器,停頓一個呼吸,就這一個呼吸間,二十枚雷霆珠,已經落在了他們三人的頭頂,珠子碎裂,一股恐怖的雷霆,瞬間蔓延開來。

轟隆!

一聲巨響,無數的雷霆,蕩漾開來,像是化作了雷霆之海。

一胎雙胞老婆太給力 三道慘叫聲,不約而同響徹而起。

硬生生遭受了二十枚雷霆珠的攻擊,使得他們的身形,遭到了極大的重創,距離死亡,瀕臨一線。秦南雙目冰冷,未給絲毫反應,又是三刀歲月,隔空斬下,這一次,沒有了聖道之器的阻擋,三抹刀光,徹底吞沒了三星子。

三星子……死亡!

那四件聖道之器,也是哀鳴一聲,像是遭到了巨擊,光芒黯淡下來,摔落在地,再無任何聖威。

「呼!」

秦南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鬆了口氣。

這一戰,極為不易,就算他的修為,達到了尊者七重,但是三星子聯合起來的戰力,實在是太過強大,如果不是依靠著雷霆珠,想要將這三人殺死,恐怕還要多耗費一些手段。

不過,現在他雖然贏了,他體內的尊者之力,也是消耗了大半,還受到了輕微的傷勢。

秦南連忙掏出了幾枚恢復的丹藥,吞服下去,略顯蒼白的臉色,變的紅潤不少。

「可惜了,雷霆珠威力太強,將這三個傢伙的儲物袋,都給毀了,否則的話,還能好好收穫一筆……」秦南面露惋惜。

他殺死三星子,自然心中無愧,只不過,在最初的計劃中,他還想好好的撈一筆元石。

現在,只剩下四件遭受重創的聖道之器。

「算了,這四件東西,也不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