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這傳說中的惡神出現在此地,他們一村子人哪裡還有什麼活路?好在蒙山村大多數人已經先行避開,只剩下的這些神民們怕是要遭殃了。

但就像羅征保證的那般,這些神民們也沒想到,極惡老人在羅征面前竟然如此客氣,哪裡配得上「極惡」二字了?

看到這和和氣氣的一幕,他們對羅征的來歷更是多了幾分驚奇和揣測,現在極惡老人提出了這等要求,羅征這才與剩下的神民們商量了一番。

既然極惡老人的本意不是趕走蒙山村民,只是想要取走埋藏在此地的東西,蒙山村民們也就沒那麼抵觸了……

於是剩下的神民們先行離開蒙山村中,與暫避的大多數神民匯合在一起,而極惡老人吩咐日月寨主率領著一行武者在外面守著,兩人這才是進了村!

「唉,這座山頭曾經叫做黑風嶺,乃是我當年的老巢之一,黑風嶺當年在整個長空域中都是赫赫威名,現在卻已到了無人知曉的地步,」極惡老人搖搖頭向羅征感嘆道。

當年他創下的七十二寨只剩下三座寨子,而且經歷如此多歲月,早已經物是人非,回到長空域后每每想來也是憋屈的難受,卻是無處傾吐。

羅征跟在極惡老人後面,聽到這番話則是微微一笑,「若是真神壽元無盡,極惡老人你損失的不過是一些時間罷了,對於你們真神來說時間恐怕是最不值錢的吧?只要耗費一些時間,一些都能重塑,卷土再來又有何不可?」

羅征話音一落,極惡老人身形微微一頓,扭過頭來深深的看了羅征一眼,緩緩說道:「此言極是,只是神域的環境無時無刻都在變化,卻不知有沒有當年那個機會……」

當年極惡老人只是剛剛踏入中位真神的境界,想要稱霸長空域還是極為困難,不過適逢長空域中兩大勢力相互鬥爭之下,沒空理會長空域以北這一片區域,才讓極惡老人得以迅速坐大!

但現在想要找到那種機會,恐怕是難得了。

誰知道羅征微微一笑,「現在有一個更大的機會,你卻是看不到么?」

「更大的機會?」極惡老人微微一愣,盯著羅征好一會兒,眼中的精光驟然一閃,呼吸似乎也變得急促起來。

他已知道了羅征的身份,顧北的徒弟,羅霄的兒子。

雖說長空域只是神域中的一個小域,可極惡老人對於浮島上的那些事情,還有聖人之間的爭端還是有所耳聞的!

羅征既然踏入了神域,必定是有宏大的企圖,而羅征的後盾可是有兩位聖人,極惡老人相信羅征能在最快的速度崛起。

如果能追隨於羅征,對於極惡老人來說的確是一個極大的機遇!

「不行,不行,不行……」極惡老人的腦袋搖晃的如同撥浪鼓一般,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

羅征固然是兩大聖人的傳人,可顧北已消失了多個神紀元,而羅霄更是處於隕落的邊緣!

而羅征面對的是牧海極,甚至是眾聖堂……

這其中的機遇固然是不小,不過風險未免太大,施小巧那女人是有資格摻和其中的,但他極惡老人參與進去只能成為一縷炮灰罷了!

看到極惡老人的反應,羅征只是淡淡說道,「真神的壽元的確是無限的,但庸庸碌碌度過漫長的歲月,你真的願意?」

極惡老人嘿嘿一笑,「那總比死了好!」

儘管極惡老人也知道羅征這小子的潛力無限,日後不說封聖,但修成上位真神,甚至於大圓滿亦有可能……

但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對抗聖人的勇氣!

既然極惡老人是如此態度,羅征也不勉強,他現在也僅僅需要極惡老人幫助自己在神域中穩定下來。

極惡老人進入蒙山村這座山的中央后,伸手就在地上左拍右拍,卻是在低頭尋覓著什麼。

他這番尋覓了好一會兒,終於確定了某個地點,隨即就沿著那個地點朝一側走出幾步,旋即伸手在地上猛然一拍!

一個碩大的神紋自他手中凝出!

這神紋就化為一個巨大的箭頭,在地面之上緩緩地爬行!

「咔噠!」

此刻這蒙山村的下方,忽然傳來一聲悶響,似乎在地底深處有某種巨大的機括被打開了。

極惡老人臉上露出喜色,當年他布下的「封絕機」依舊有效,這說明他離開的這麼多年,尚且無人能染指他藏在下面的東西。

可是當他打開「封絕機」后,自蒙山村中的一間樓閣中忽然爆發出一道強大的氣勢,同時就有一道狂傲的笑聲傳來,「哈哈哈,極惡老狗,等了七個神紀元,終於將你等回來了!」

聽到那聲音之後,極惡老人的面色頓時大變!

羅征的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

(又是一年除夕夜祝大家新年快樂!!!!!!!!!!!) 極惡老人所布置的這封絕機相當巧妙。

這封絕極一旦封閉之後,只有一次開啟的機會,如果開啟的順序不當,整個封絕機就會自我毀滅,連帶封絕機中的東西也會一起毀掉!

當年他將自己所獲的一件極為重要的寶物封入其中,再將其埋入這黑風嶺下,倘若有人真的打那件寶物的主意,唯一的結果就是什麼都得不到。

七個神紀元過去了,極惡老人回歸之後第一時間就是取回這件寶物,可見此寶對極惡老人非常重要。

然而極惡老人卻沒想到,在長空域中有人等候了他整整七個神紀元……

羅征一直呆在蒙山村中,卻並沒有留意到村裡有這樣一號人物。

能夠潛伏在蒙山村中,完全避開羅征敏銳的神識,且敢在現在露面,此人的實力恐怕還在極惡老人之上!

隨著「吱呀」一聲,蒙山村中的一間屋舍門被打開,從中就有一人走了出來,此人身形削瘦,面若冠玉,手執一把玲瓏羽扇,嘴角掛著一絲倨傲的笑意,一邊走一邊淡淡的笑道,「其實我沒想到極惡老狗你有回來的那一天,這封絕機實在是太巧妙了,我研究了這麼多年,甚至請人以時間神道禁錮封絕機,想要將這封絕機觸發后將那東西取出來,可惜我還是不敢冒險,生怕毀了這封絕機,只能在這裡苦等!終究還是等到了這一天!」

極惡老人的臉上籠罩著一層寒霜,一雙黃豆大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人,嘴中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來,「殷元子!你好大的耐心!」

看著極惡老人的臉色,殷元子臉上的笑意更加濃烈,「那是自然!為了那件東西,再多的時間我也耗得起,區區七個神紀元算得了什麼?七十個神紀元我也能等!」

這殷元子說著,又淡淡的瞥了一眼極惡老人身後的羅征,「不過我倒是奇怪,你身為這位叫做羅天行的小傢伙,又是出自於哪裡?在證神武者中也是極為優秀了,莫非來自於某個浮島豪門?」

羅征的眉頭微微皺起,並沒有說話,這殷元子知道自己叫羅天行,必定潛伏在此地有數日了,而且這幾日時間,這傢伙應該都在暗中觀察自己,這種感覺讓羅征相當不爽。

在殷元子看來,也只有浮島豪門能培養出這等證神武者!

若是以羅征的背景來看,他的確算是浮島豪門子弟,畢竟羅家曾經在時間海上也曾擁有一座浮島,而且羅家的浮島排名還相當靠前,可惜隨著羅霄敗落後,那座浮島卻被其他家族所佔據,連同浮島之上的一干門徒也被驅逐。

極惡老人哪裡有心情向殷元子解釋什麼,他已經開啟了封絕機,心思正在飛快的轉動,他的修為與殷元子相當,只是自己被關在地牢中如此多年,一身修為固然還在,但實力恐怕已打了折扣!

而這殷元子固然也是中位真神,但這些年來必然有不小的進步,這一進一退之下,兩人的實力恐怕就有了不小的差距。

「耐心的確是有了,不知道……你有沒有這份實力!」極惡老人悄然醞釀之下,雙腳猛然一蹬,一股股黑煙繚繞之下,整個人彷彿化為一道虛幻的人影。

「極惡之道!」

那些黑色煙霧一陣繚繞之下,極惡老人原本雪白的頭髮頓時化為烏黑一片,而整個人更是惡相畢露,臉上的那些皺紋猶若刀割出來的一般,自他的雙手之上更是有兩道虛幻的惡魔爪印凝結出來,這極惡老人便是以極快的速度沖向殷元子。

極惡老人的個頭並不高大,比羅征還要低一個頭,因為蒼老的緣故體型更是瘦小,但他終究乃是真神修為,一旦動手,便是致命殺招。

那一雙惡魔一般的爪印凝結出來,就朝著殷元子當頭抓下去!

這攻勢的確是凌厲非凡,就以羅征看來,極惡老人這一抓看似尋常,但蘊藏在其中的威力卻是讓他心驚不已,至少以羅征現在的實力萬萬接不住這一招。

殷元子似乎對極惡老人相當熟悉,亦知道極惡老人這一招的厲害,根本不曾迎接,不過他一邊後退之下,卻是將手中那把羽扇輕輕一揮,整個人頓時變得靈活無比,身形挪移之下拖拽出一道道殘影,輕鬆避開了極惡老人這一抓。

這兩位真神鬥起來,羅征也顧不上看熱鬧,稍有不注意恐怕就要殃及池魚,他悄然後退之下就朝著一旁的屋舍一躍而上,隨即就聽到蒙山村中一間間屋舍樓閣轟然垮塌,這山坡表面也不斷露出裂紋,隱隱有了垮塌的跡象。

羅征心中倒是慶幸,還好此前將蒙山村的村民們撤離了,否則這兩位真神鬥起來,那些村民們恐怕就遭殃了。

他在寰宇中見真神出手,可謂毀天滅地,比天尊的力量霸道百倍,可現在這兩位真神交手之下,也僅僅只毀掉一座山頭而已,這神域中對力量的限制不是一般的大……

這殷元子手中的羽扇如刀如盾,不僅能擋住極惡老人的爪印,若抓住極惡老人的縫隙便是一扇劈出。

看似輕飄飄的羽扇之中就有一股雄渾之勢凝結,化作一道銳利的鋒芒斬向極惡老人,這鋒芒速度又快又狠,好幾次極惡老人無法閃躲,身上立時多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殷元子臉上的笑意卻是越見濃烈,當年他被極惡老人落井下石,落得一個凄慘下場,默默潛伏了七個神紀元後,現在不僅報了一箭之仇,想到那一件重要之物就要到手,心中自感得意。

這一下羅征卻是倍感糾結了,他在神域中遭遇極惡老人,本想讓他助自己一臂之力,沒想到極惡老人剛剛回歸長空域就遭遇了一個及其厲害的仇家……

這種層面的戰鬥,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就連看戲都有很大的風險,更別說上前幫忙,他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卻是應該離開!

「嘿嘿,極惡老狗,當年你奪我造化的時候,可未曾想到會有今日吧?」

殷元子身形驟然一繞之下,再度避開極惡老人的一抓,卻是揮舞著那一把羽扇,朝著極惡老人身上重重拍下去!

「轟!」

極惡老人瘦弱的身軀猛然砸在蒙山村中,這座小山原本已布滿了裂紋,此刻終於轟然垮塌,這蒙山村所在的這座小山卻是空心的!

當這座小山垮塌之後,山上的屋舍,樓閣自然也是迅速下陷,墜入小山中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而羅征也是不由自主的墜了進去。

往下急墜的羅征也是一肚子鬱悶,這神域中無法御空飛行,的確是相當不便!

至於在蒙山村外,那些留守的那些日月寨的武者們,此刻也是目瞪口呆,極惡老人不讓他們進入蒙山村,他們哪裡敢踏入一步?但蒙山村中到底發生了何事,他們卻是完全不知情。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羅征這一路墜下去,也是摔的七葷八素。

神域中的物質的質量比寰宇中的物質大上萬倍,這山體下陷崩塌之下,蘊藏的衝擊力能夠將神變境,乃至於神極境的武者活活砸死!

也算是羅征肉身堅固,這一路下墜之下肉身倒是無礙,只是自己忽然牽扯到極惡老人和殷元子的糾葛之中,的確是無妄之災了。

「轟隆,轟隆……」

原來當年這黑風嶺的下風就有一個巨大的山洞,極惡老人將此地設為自己的老巢,也是看中這個山洞極為隱蔽。

當年他布置了一道「封絕機」后,就將這個山洞完全封閉起來,數個神紀元以來,也只有殷元子悄然潛入這個山洞試圖打開「封絕機」,取走藏匿在其中的寶物,奈何極惡老人的「封絕機」設計的極為巧妙,想要不損毀這個寶物將其取出「封絕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就在長空域中等候了七個神紀元,卻是硬生生的將極惡老人給等回來了!

蒙山村的村民們對此毫不知情,他們的先祖來到黑風嶺的這座小山上不斷開墾,將黑風嶺變成了一座小山村,成為蒙山村祖祖輩輩的居住之地。

現在殷元子和極惡老人兩廂廝殺之下,硬生生將這小山弄塌了……

除了羅征之外,殷元子和極惡老人照樣無法在神域中御空飛行,此刻自然也與羅征一樣,朝著山洞之中墜了下去。

不過兩人同為中位真神,實力自然比羅征要強悍許多,在一堆亂石之中,極惡老人與那殷元子的身影依舊不斷交錯廝殺……

好一會兒后,羅征終於墜在這洞穴底部,砂石俱下將他整個人掩埋在其中,這神域中的砂石重量驚人,雖說羅征感覺頭頂上只是壓了幾塊大石頭,卻感覺猶如數萬座大山壓頂一般,將他牢牢的壓在其中!

他只能像一條蚯蚓在這砂石之中一點點的蠕動,慢慢從中鑽出來。

當羅征探出腦袋,吐掉滿嘴泥沙之後,借著洞口頂端射下來的微光,這才看清楚這洞穴中的景象。

這個洞穴並不大,大約只有百丈長寬,在這洞穴的中央卻有一個一丈寬的圓球,那圓球之中似乎有一點亮光輕輕閃爍著,不斷地由明轉暗,再由暗轉明,彷彿螢火蟲不斷地釋放光輝一般。

「這圓球之中,竟有一隻活物?這就是極惡老人要取走的寶物?」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而在這圓球之外,還有一支支三尺長的光劍,圍繞著這個圓球緩緩飄逸著,只是此刻那些光劍表面十分黯淡,似乎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威力。

這圓球就是極惡老人所布置的封絕機,這封絕機乃是南域之中流傳出的機括秘術,也是極惡老人偶然所得。

封絕機設計的極為巧妙,若將寶物封入其中,只能按照布置之人的手法開啟,倘若順序稍有不動,圓球周圍的那些光劍就會啟動,瞬間將光球內部的寶物毀滅!

所以殷元子在此地隱匿數日,等到極惡老人解開了封絕機的封印后,那些光劍失去了效果后,這才選擇出手。

「唰!」

洞穴的另外一側,極惡老人一雙惡魔爪印揮舞出來,黑煙滾滾,強烈的惡念釋放出來,彷彿一隻純粹的惡魔一般,想要將這世間一切都撕碎!

極惡老人大約也注意到封絕機內部的那一幕,臉色也是一陣陰冷,大有與殷元子拚命的架勢!

殷元子的實力的確比極惡老人稍勝一籌,那一把羽扇猶若一片白雲,可輕鬆將極惡老人的手段卸掉,不過極惡老人如此發狠之下,卻是將殷元子逼的連連後退……

「殷元子,我極惡老人當年無惡不作,但卻沒有冒犯你元氣門一絲一毫,當初鬼宗門欲攻打你元氣門,我還出手牽扯!今日你卻一定要出手奪我之寶?」極惡老人大約是受到那滾滾惡念影響,說話亦是咬牙切齒,語氣森然。

殷元子的羽扇揮舞之下,卻是淡淡說道:「沒辦法,你這封絕機中所封的東西太過於重大,別說我了,換了任何一人知曉此物存在,都不會善罷甘休,你不是我對手,勸你放棄此物,我可給你其他補償如何?」

「笑話!」

極惡老人狂笑一聲,一頭黑髮如匹練一般甩到腦後冷笑道:「當年我就是為了此物,才招惹了聖人顧北,我被關押了七個神紀元才得以脫身,就這樣讓給你?你當我極惡老人是誰?」

「嘿,」殷元子卻是冷笑道:「你若是不給,我必然自取,我取走的不僅僅是你這寶物,還有你的性命,這樣算來你可划算?」

殷元子話音落下,雙腳在地上不斷地游弋急退,手中的羽扇猛然反轉。

那凈白的羽扇表面忽然浮出一層青色的光芒,這青光瀲灧之下就化為一張鬼臉,這鬼臉雙眼飽含笑意,但一張嘴巴卻是往下聳拉著,看上去詭異無比。

當那鬼臉浮出后,殷元子再度將羽扇反轉,而羽扇的另外一面同樣也多了一張鬼臉,這張鬼臉與反面那張鬼臉正好相反,這鬼臉雙眼哭泣,但卻咧著一張嘴巴大笑不止!

兩張鬼臉出現后,殷元子的表情也變得詭異起來,他半邊臉飽含喜色,另外一張臉則是滿臉悲戚!

「喜怒無常鬼!」

此前殷元子一直以手中羽扇應敵,終究不敢正面應對極惡老人,當他臉上出現這等變化后,則是一步疾衝上前,面對極惡老人的惡魔爪印不閃不避,單手化出一記掌刀旋即橫劈出去。

「咚!」

「咔咔咔咔咔……」

隨著一聲悶響傳來,極惡老人右手上的惡魔爪印竟然轟然潰散,整個右手中的骨骼斷裂成無數寸。

「給過你機會了,也提醒過你了,你自己要找死,就別怪我了,」殷元子臉上掛著獰笑,又是一記掌刀劈出!

「咔咔咔咔咔……」

第二記掌刀徑自劈在了極惡老人的肩頭,他這半邊身體的骨骼都轟然碎裂,整個人徑自撞入了洞穴一側的岩石中,將那岩石砸出了一個大洞,完全鑲嵌其中達數丈之深!

神域中的岩石硬度,怕是相當於寰宇中的暗星了。

如果羅征不動用力量本源,憑藉現在的肉身力量,想要砸開這些岩石也需費些功夫。

但在兩大中位真神的交手之下,依舊如同豆腐一般脆弱!

「噼啪。」

一道極為細微的裂響聲自那圓球之中傳遞出來,那殷元子和極惡老人方才交手正酣,卻是不曾聽聞到。

然而不遠處的羅征卻是看得十分真切,這洞穴中央的那個圓球之上,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裂痕,似乎裡面的東西想要破開這圓球!

(謝謝大家的祝福,有朋友提醒我說大年初一不能工作,今天是比較忙,白天事情比較多,但是不工作……還是做不到啊T_T,而且初四還要趕路1000多公里,還要攢稿保持不斷更,所以工作量還要加倍>_<這個實在無可奈何,所以我還是會盡量碼字) 極惡老人受了這一擊后,整個人都是奄奄一息。

那掌刀之中所蘊藏的能量,依舊在他體內不斷地肆虐,讓他半邊身子動彈不得。

殷元子臉上卻是掛著淡淡的笑意,朝著極惡老人緩步走過去,「作為一位真神,有時候就要懂得捨棄!當年我並不是沒有機會得到那東西,你知道為何讓你搶先一步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