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這兩句壓根就不是這個世界的詩,而是來自地球華夏五千年的文明。

聶鋒當然可以說詩是自己寫的,或許能借此博得眼前這位絕媚佳人的青睞。

但他還真不屑於靠剽竊去裝逼!

聽到聶鋒隨便扯出來的藉口,金湘玉的眼眸裏閃過一抹失望之色,旋即扭過頭笑嘻嘻地問鐵山:“小鐵,這位小兄弟是你的新搭檔?”

鐵山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被她稱呼爲“小鐵”也沒有半點脾氣,反而賠着笑臉解釋道:“這位是聶鋒兄弟,剛剛入行不久,晚上我帶他來長長見識的。”

“聶鋒?”

金湘玉眸光流轉,輕輕地念叨了一遍聶鋒的名字,輕笑一聲說道:“既然是你小鐵的兄弟,那我肯定要給面子,不過裏頭的規矩你可得好好教他。”

“當然當然,老闆娘您就放心吧!”

鐵山點頭如搗蒜,就差拍着胸脯爲聶鋒擔保了:“他絕對守規矩的!”

金湘玉呵呵一笑,她款款站起身來,旋即消失在酒館熙熙攘攘的人羣中。

臨走的時候,她回眸看了聶鋒一眼。

以聶鋒心神之堅毅,也被這蘊含着千般風情的一眼看得差點失守!

妖女!

他的腦海裏泛起一個最恰當的形容詞來。

“聶兄弟…”

還是鐵山的呼喚聲讓聶鋒回過神來,不由地問道:“怎麼?”

只見鐵山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什麼人再關注這邊之後,他壓低聲音說道:“聶兄弟,你想想就算了,但這位老闆娘不是我們能沾邊的!”

聶鋒啞然失笑。

他知道鐵山是好意,不過他對金湘玉可沒有什麼妄念想法。

金湘玉不僅僅是忘憂酒館的老闆娘,她可是城主大人的禁臠,別人都不敢沾,在一旁狂流口水眼巴巴看着,聶鋒又沒有三頭六臂,吃飽撐了去招惹對方?

當然聶鋒也沒有必要解釋,只是點點頭說道:“我知道的,鐵大哥你放心。”

鐵山笑道:“知道就好,如果你喜歡女人,改天我給你介紹幾個美女認識!”

他粗豪的臉上居然透出幾分猥瑣。

聶鋒對此只能苦笑了。

鐵山繼續說道:“我倒是沒想到老闆娘會親自過來,現在你算在她這裏掛上名號了,那以後進出黑市就很方便了。”

聶鋒驚訝:“鐵大哥,你的意思是?”

鐵山笑道:“今天晚上我約你過來,就是想帶你去南遠城的黑市逛逛,忘憂酒館是黑市的入口之一,但是沒有老闆娘的許可,外人是進不去的。”

聶鋒恍然大悟!

想到傳聞中的黑市,他不由感到興奮:“那我們現在就能去了?”

“不要着急…”

鐵山指了指掛在酒館牆壁上的星能時辰鍾,說道:“現在距離開市還有半個多時辰呢,到點了我們再去不遲。”

星能時辰鍾是計時工具,分出十二個時辰九十六刻,相當於地球的二十四小時,同時還能顯示星海紀元年曆。

這種時辰鍾以星能驅動,屬於星器的範疇,價格非常昂貴。

由星術師們連同匠師所創造煉製星器,主要分爲武裝星器和生活星器兩大類,像聶鋒擁有的那把斬將刀就屬於武裝星器,星能時辰鍾自然是生活星器。

不同品階和種類的星器價格往往是天差地別,通常來說生活星器相對便宜,但製作成本照樣很高,很難普及到平常百姓家。

普通人家是買不起星能時辰鐘的,聶鋒以前也只在萬安武館的內堂裏見過。

據說還有更小更精緻、能夠隨身攜帶的星能時辰鍾,那價格自然是更貴了。

鐵山又給聶鋒倒了一杯酒,說道:“本來這點小事…我真沒想到老闆娘會親自過來招呼,說不定…咳咳!”

聶鋒被他的欲蓋彌彰搞得是啼笑皆非。

雖然鐵山遮遮掩掩,但是聶鋒明白他想要表達的意思,是說這件事情比較奇怪,說不定是老闆娘看中了聶鋒這個“小白臉”或者別的什麼,總之提醒聶鋒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踩進坑裏。

聶鋒端起酒杯說道:“鐵大哥,我敬你一杯!”

不能再讓這個傢伙繼續扯下去了,否則都不知道扯到哪裏!

鐵山嘿嘿嘿地笑着,跟聶鋒痛飲起來。

兩人喝酒聊天,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亥時。

鐵山看了看星能時辰鍾,立刻起身說道:“我們走!”

聶鋒跟着站起。

他注意到周圍的那些酒客,也有不少人到點同時站起來的,不禁心中瞭然。

忘憂酒館的生意如此火爆,不是沒有原因的。

跟着鐵山,聶鋒很快來到忘憂酒館的內室,一道由兩名星武者把守的門戶前。

其中一名星武者跟鐵山招呼了一聲,然後將疑惑的目光對準了聶鋒。

“你是誰?”

—————-

第一更先送上,求票票支持!!! “這位是我的兄弟聶鋒…”

鐵山拍了拍聶鋒的肩膀說道:“老闆娘知道的,以後還請陳哥多多關照!”

守門的星武者立刻露出笑容:“既然老闆娘知道,那就好說,請吧。”

他伸手用力推開那道緊閉的門戶,一條幽深的通道立刻呈現在兩人的眼前。

“下次再請你喝酒!”

鐵山哈哈一笑,帶着聶鋒走進了通道里。

這條通道很狹窄,只能勉強容納一人前行,兩側的牆壁上懸掛着照明的油燈。

沿着長長的石階逐級往下,大概走了三四百階左右,前面又出現一道門戶。

鐵山大步上前,伸手拉開這扇看起來很有些年頭的木門,明亮的光線挾帶着喧囂的人聲立刻涌入了通道之內。

他扭頭對着聶鋒咧嘴一笑道:“歡迎來到南遠黑市!”

如果沒有鐵山的引領,聶鋒真不知道原來南遠城的黑市深藏在地下,這裏跟地面城市相比又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給他帶來的感覺無比新鮮。

南遠城黑市的規模相當大,寬闊的地下空間是由一根根合抱粗細的石柱支撐起來的,每根石柱差不多有五六丈高,所以人在裏面不會感到壓抑。

石柱和石柱之間建造有一座座的石屋,大部分都是兩三層高的樓房,第一層就是經營的店鋪,特殊的格局讓這裏的街道四通八達整整齊齊的。

還有些店鋪是從巖壁上挖掘出來的,數量規模雖然跟南遠城沒有辦法相比,但是這裏售賣的物品五花八門,種類非常的豐富。

聶鋒在不止一家店鋪門口看到了鎖在籠子裏的蠻荒獸,還有奴隸!

這座地下黑市相當的熱鬧,雖然剛剛開市,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已然不少,彪悍強壯的武士、背弓攜刀的獵人、大腹便便的商人隨處可見,還有穿着灰色長袍、衣袖上綴着星辰的星術師。

幾名衣着暴露的美豔女子勾肩搭背地自長街上招搖而過,其中一位跟聶鋒擦肩而過,回眸給了他一個勾魂的眼波,然後灑落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

“她們是黑市歌姬…”

鐵山擠眉弄眼地對着聶鋒說道:“常在酒樓茶館裏爲客人談琴唱曲,只要捨得花錢,她們又願意的話,那就能一夜銷魂,但跟女妓是不同的。”

“剛纔這個小妞對你有意思,要不要跟過去看看?”

聶鋒笑着搖搖頭說道:“算了。”

他又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雛,自然抵擋得住這些煙視媚行的歌姬的誘惑。

自奪舍重生來到這方世界,聶鋒的志向就是成爲登臨絕頂的無上強者,然後遊歷無垠寬廣的星海,如此纔不負重活這一世!

鐵山卻有點驚訝:“聶兄弟,你不會是…”

先前聶鋒對上金湘玉能保持冷靜不奇怪,因爲後者是招惹不得的人物,但在黑市裏面還能無視歌姬的魅惑,那就很是不可思議了。

照理說像聶鋒這樣剛剛成年的少年人,最是難以抵擋美色的誘惑。

他帶聶鋒來黑市,本來就想讓聶鋒開開葷的。

聶鋒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

聶鋒哭笑不得:“鐵大哥,我很正常的,要不我們辦完正事再去酒樓聽曲?”

他當然是很正常的男人,只不過少年的身軀裏藏着的是一位來自異域、歷經滄桑的強大靈魂而已!

鐵山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那你準備買點什麼?我帶你去。”

聶鋒想了想問道:“我準備賣掉那些青鋒狼的能核,如果有可能的話,還想將狼王的能核換成同品級的火屬性能核,鐵大哥你知道哪裏有合適的店鋪嗎?”

他先前聽鐵山說過,黑市的能核交易價格比城裏的高不少,尤其是那種品質出色的能核,在黑市裏面相當的搶手,往往能賣出不錯的價錢來。

鐵山驚訝:“那些能核你都帶着?”

他先前可沒有跟聶鋒說過要去黑市的,聽聶鋒的意思是早有準備?

聶鋒拍了拍腰側的皮袋說道:“都帶着呢!”

能核最是貴重,加上尺寸又很小,所以他乾脆全部隨身攜帶,以備不時之需。

現在正好出手。

鐵山哈哈一笑道:“那行,我帶你去家店鋪,真正的老字號,價錢最是公道!”

“那你準備是兌換金幣,還是星點?”

前往店鋪的路上,兩人邊走邊聊,鐵山跟聶鋒講了不少南遠黑市裏的規則。

比如這裏是嚴禁爭鬥的,不管有理無理,誰要是先動手,那將遭到黑市管理者嚴厲的懲罰,後果絕不是聶鋒所能夠承擔的。

“南遠城裏的大店鋪在黑市裏都有分號,只不過掛的牌子不同…”

鐵山說道:“他們都是有背景勢力的,我們這樣的散修真的得罪不起,所以守規矩是最重要的,有時候吃虧了也只能先忍着。”

黑市不像城裏的店鋪,什麼東西都是貨真價實並且明碼標價的,這裏形形**的物品太多,很多東西來路不明,交易買賣全憑個人的眼力和閱歷。

一旦交易成功,哪怕事後發現吃了天大的虧也不能反悔——誰讓你沒眼力!

當然撿了大漏也是你的本事。

不過像聶鋒這樣來交易能核的,那就沒有多少貓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