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這場會議是決定接下來的方針的。

既然選擇去拯救赫萊森,那麼就要拿出必要的覺悟。

讓淺間去六護式法蘭西那邊『宣戰』,也是在這裡做出最終選擇后的重要一步。

一旦成功的話,武藏將不會獨自面對聖聯那邊的k.p.a.italia以及三征西班牙。

「停下來愚弟,差不多給我正視現實了。」

「恩?」

被銀狼踩在腳下的托利看著上方俯視著自己的姐姐。

「從下面來看也看不到,這就是我們學校制服的缺點所在嗎?」

「傻弟在說些什麼?裙子就是要若隱若現才對!比起這個喲……」

彎下腰來,喜美用手捏起托利的下巴。

這個舉動讓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涼氣,對於他們來說似乎拉響了危險的警報。

「說了這麼多,你早就決定了吧,笨弟喲,說說看,你的選擇是……」

當然早就決定了。

嘟起嘴吧發出不太正常的聲音,托利從地上爬起。

眾人驚訝的瞪大眼睛,竟然在被壓倒的情況下脫下了外衣!這是何等的全*裸技術!

「怎麼樣!哼哼,我已經決定了!」

托利露出微笑,伸出右手食指指著自己左手方向。

「等到淺間同學靠著胸部交涉成功之後,就好好和那群不請自來的傢伙幹上一場好了!」

阿嚏!!!!

淺間坐在六護式法蘭西的接待室,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她有些疑惑的從旁側包包中取出紙巾,感覺到剛才有人在談論自己的樣子,而且是在談論奇怪地方。

在淺間整理完后看著似乎在和其他人通神的毛利.輝元,拿著稿紙靜下心來繼續等待對方的談話結束。

畢竟正純副會長提出的這個提案,的確十分危險吶。

而夏目的這邊的對話依舊繼續著。

.【輝元的丈夫】:說起來啊,輝元小姐,那位元信公的想法你清楚嗎?

.【原不良】:倒也知道一些。神州的公民住在各國的居留地,在聖聯的支配下歷史重現重新開始,但是,1648年的聖譜的更新停止,末世的襲來拉開新的時代的帷幕。那位統領三河,並且研製了大罪武裝的元信公的做法,從狹義上來說是為了截斷人民的退路,逼迫人民反抗,以成語來說就是破釜沉舟。

.【輝元的丈夫】:就是如此了,然後……

夏目擺動著身子在棒子上蠕動,這個舉動讓站在一邊的mouri-01與之拉開距離,小小的受傷了。

算了。

擺動腦袋,夏目接上了剛才輝元的話。

.【輝元的丈夫】:然後就是從廣義上來說,是因為聖譜的更新停止了,為了推動歷史的前進,只能夠以人為的方式創造聖譜上不曾發生的歷史,從而推動歷史的前進,這種

方式即為元信公所說的—–『聖戰』。他讓三河消失就是為了讓亂世提早到來。

.【原不良】:感覺是有些不負責任的君主哦,你也這樣的話肯定會幹掉你。

.【輝元的丈夫】:不會啦,不會啦,根據之前的話,輝元你覺得如何呢?是答應,還是拒絕。

.【原不良】:你決定如何?

.【輝元的丈夫】:明天一起去武藏上旅遊?

.【原不良】:我關了。

.【輝元的丈夫】:抱歉!開玩笑的!我會繼續啦!極東代表兼武藏副王赫萊森.阿利亞達斯特擁有『嫉妒』的大罪武裝『戀慕的全域』,所以觸犯了『極東不能擁有大規模破壞性武器』的規定,因此不被聖聯認可,必須與承擔責任的方式選擇自亡,而同為聖聯一份子的三征西班牙也會加入進來,也就是說我們的宣戰將會讓武藏面對三個國家的敵人。

.【原不良】:可是啊,就算是全*裸的你猜到一些了吧,我們所謂的宣戰的真相。

.【輝元的丈夫】:恩恩。

.【原不良】:既然如此的話,就必須和武藏的那位敢於提出這個提案的副會長好好談談了。

.【輝元的丈夫】:對了,聽說因為k.p.a.italia那邊舊派禁止直接使用金錢,而對資金的問題很苦惱,所以估計那邊所派出的想要抵擋武藏這邊攻勢的多半是順從聖聯的士兵吧。

.【原不良】:那又怎麼了?

.【輝元的丈夫】:除此之外,三征西班牙也會派遣部隊,這麼一來,他們那邊所採取的作戰方式肯定會有些混亂啦。

.【原不良】:文化不同?

.【輝元的丈夫】:詳情先不說,要是談話成功了,咱們這邊需要的就是派遣自動人形了,自律性人偶在指揮下可以跟任何部隊形成一個整體,武藏那群亂來的傢伙除外,其他人應該會和自動人形合作的。

.【原不良】:那些就之後再說,對方不一定可以說服我們。

我沒有問題,夏目果斷答應,再說了,他根本就沒有出面的必要。

和輝元說的一樣,對方只是個擁有副會長許可權的人,想要談話的話輝元也會自己搞定。

不過啊,夏目倒是想要親自聽聽本多.正純的說辭。

通過神肖看到了輝元的一舉一動。

她要求對方通過通神讓自己和本多正純談談。

聽到這個提議的淺間沒有思考,反而是快速的打開了自己用術式封鎖的通神連接帶。

「我帶了臨時符咒,暫且代理輝元大人的通神鏈接了哦。」

「沒問題,開始吧。」(未完待續。。) 「鈴~」

吳庸是踩著上課鈴走進的教室,刷的一聲,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目光都集中在這個他們印象非常深刻的這個人身上。

「咦!」吳庸的身子突然停在了那裡,李曉珠和李曉珍的座位都成了空位,在吳庸的印象中這兩倆姐妹可從沒逃過學。

「啊,這個,老師我想問一下,李曉珠和李曉珍同學怎麼今天都沒來!」

老師急忙擠出一個笑臉:「吳庸同學啊,曉珍和曉珠都請假了!」

「請假,請的什麼假?」

「病假,沒說多久,已經請了兩天了!」

「謝謝你了老師!」吳庸點點頭,轉身又離開了教室。

「呼!」老師總算舒了口氣,班裡有這樣的學生也是他的悲哀,身為老師他非常明白吳庸的能量,那是他絕對惹不起的。

出了校門,吳庸找個電話亭打了個電話,現在吳庸也開始懷念那小巧又無處不在的手機了,有個行動電話的確很方便,不過現在的行動電話無論是外觀還是信號上都讓吳庸有接受不了的感覺。

五分鐘后,王海也從學校裡面走了出來,吳庸上學的時候王海就是這個學校的老師,吳庸在公司時間長的時候,他又變成了吳庸的專職司機。

「曉珠她們姐妹倆怎麼回事?」吳庸沒和王海客氣,直接問道。

「請了病假,之前就去過幾次醫院,具體原因我還不清楚!」

「知道她們現在在哪嗎?」吳庸點了點頭,王海和自己一起從美國回來沒幾天,又不是自己的情況,不了解也情有可原。

「你安排的那個小混子應該知道!」

「劉猛?」吳庸一拍腦袋:「也是,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十五分鐘后,劉猛也出現在了吳庸的面前,站在吳庸的前面,劉猛比以前多出了一絲畏懼。

一個多月前的事劉猛早就知道,也知道那個傢伙最後的下場,更明白當初捏自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的大人物被吳庸給捏死了。這讓他對吳庸又多出了一絲恐懼,不過做起事來卻更賣力了,不像之前每天都在偷懶。

劉猛這裡的消息比王海那裡全面多了,李曉珍和李曉珠確實請了病假,不過她們並不是同時請的,李曉珍半個月前就開始請假了,李曉珠是這兩天才請的。

半個月前,李曉珍去了市第一人民醫院,之後一直在住院,因為吳庸這次事件的影響,劉猛感覺自己有必要打聽一下,就親自去了一趟醫院。

「系統性紅斑狼瘡?這是什麼病?」吳庸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劉猛打聽到的李曉珍的病情,就是這個。

劉猛搖搖頭:「我也不清楚,不過聽說好像是很不容易治的病,和癌症差不多!」

「啥?和癌症差不多?」吳庸的聲音一下子高了起來。

劉猛被吳庸的高聲調嚇了一跳,抬頭在看看吳庸之後,才慢慢的說道:「是的,吳少,我聽醫生說了,這種病發病很低,但是很難治,其他國家也都有,基本上是得了都治不好的病!」

「對了,吳少,還有一點,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吳庸瞪了劉猛一眼:「屁話,以後在我面前不準這樣,有什麼都給我說出來!」

「是,吳少!」劉猛緊了緊身子:「我還聽說,這種病有遺傳的傾向……」

「噗!」吳庸把剛倒進嘴裡的一口康師傅礦泉水給噴了出來,噴了劉猛一身,劉猛身子退了退,卻沒敢擦掉臉上的水漬。

「你在說一遍?」吳庸眼睛瞪的大大的。

重生之嫡女為後 「醫生告訴我,這種病可以遺傳,而且是隔代遺傳,傳女不傳男!」劉猛一口氣說完,偷偷看了吳庸一眼,這才敢把臉上的水漬給全部擦掉。

「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不先告訴我,還有,他們姐妹倆現在在哪?」吳庸幾乎是吼出來的,讓劉猛心裡又是一緊。

「兩天前,她們的父親為她們請了假,我偷偷跟他們去了火車站,派小弟偷偷問了一下,才知道他們是要去石家莊!」

「石家莊,很好,劉猛你先回去,這次做的不錯,我記得了!」吳庸點點頭,劉猛這次總算沒在讓他失望了。

「吳少!」

劉猛離開之後,王海也出現在了吳庸的面前,剛才吳庸和劉猛的對話,王海都聽的清清楚楚。

「訂兩張到石家莊的機票,最快的,還有,用最短的時間打聽到她們姐妹倆在哪!」

「我明白了!」王海微微一彎身,轉身離開了。

在吳庸焦急的等待下,三個小時后王海帶著兩張機票回來了,下午四點的飛機,五點多可以到石家莊。

同時,王海也已經打聽到了兩姐妹的落腳點,並且帶來了厚厚一打關於紅斑狼瘡的資料。

簡單的安排了一些公司的事宜之後,下午兩點吳庸便趕到了機場,在等待飛機的時間裡吳庸仔細翻閱著關於紅斑狼瘡的資料,確切說他一直在關注這種病關於遺傳的情況。

五點四十分,飛機降落在石家莊機場,一出機場吳庸便直接打車去了市醫院,一分鐘沒有李曉珠確切的消息,他一分鐘都踏實不下來。

醫院的高級病房內,李曉珠一家都在,他們轉到石家莊的醫院已經兩天了,李曉珍的病情依然沒有任何的起色,這讓李曉珠和父親李向國心裡都沉甸甸的。

李向國帶著兩姐妹轉到石家莊來,一是為李曉珍治病,鄭州的醫生為他們推薦的,這種病在石家莊治療好一些。第二就是為李曉珠也檢查一遍,畢竟這是一種可以遺傳的疾病,李向國也不放心。

現在的李曉珍,和一個月前大不一樣,由於激素的作用,李曉珍的臉整整胖了一圈,原本可愛俏麗的面孔也變的肥胖不堪,和李曉珠在一起根本看不出兩人是雙胞胎來。

「嘭!」

病房被急急的撞開,李曉珠和李向國驚訝的看著衝進來的吳庸,病床上的李曉珍也微微睜開了眼睛,只是看了吳庸又將眼睛合上,眼神中看不到一絲的色彩。

「曉珠,你沒事吧!」

抓住李曉珠的手,吳庸滿臉的關切之情表露無疑,直到李曉珠使勁掙開紅著臉躲在一旁的時候,吳庸才發現站在那裡驚愕看著自己的李向國。

「對不起叔叔,我只是太心急了,所以才這樣」

看著李向國吳庸難得的臉紅一次,不過在看到病床上的李曉珍之後,吳庸也愣住了。

這還是那個冷冰冰的李曉珍嗎?

「吳庸,姐姐她……」

看著吳庸,李曉珠的眼淚又吧嗒吧嗒的流了下來,這些天,李曉珠沒少流淚,每次看到姐姐的樣子她的心都如同針扎一般的痛。

「讓他滾!」李曉珍開口了,不過卻非常的無力。

「對不起曉珍,我,我……」

一向會說的吳庸此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雖然平時兩人總是合不來,可在吳庸的內心中卻將李曉珍當做親人的,曉珠的親人,就是他的親人。

「吳公子,我們出來談一下好嗎?」

李向國微微嘆了口氣,若是平時,他還可以擺出長輩的架子訓斥這個大膽的小夥子幾句,可現在,他根本沒有一絲的心情。

吳庸點點頭,看了一眼李曉珠,跟著李向國離開了病房。

李向國複雜的看了吳庸一眼,慢慢的說道:「吳公子,我知道你對我們家曉珠好,可是現在……」

「叔叔,你不要再說了!」吳庸打斷了李向國的話:「現在什麼都是次要的,只有把曉珍的病治好才是最重要的,叔叔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盡最大的能力來幫助曉珍治病!」

李向國急忙分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叔叔,什麼意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治好曉珍的病,我相信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吳庸再次搖頭,他知道李向國要說什麼,不過他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同樣,吳庸也是真心希望能夠李曉珍儘快的康復。

「是的,治好曉珍的病,是我現在最大的願望!」李向國再次嘆了口氣,吳庸的話讓他無法反駁,他知道吳庸的能量,如果真的能得到吳庸的幫助,對李曉珍總是好的。

「現在醫生怎麼說?」

「兩天前就檢查了,結果還沒出來,鄭州那邊的醫生已經明確表示他們無法進行手術,只能用激素先拖著!」

提起病情,李向國臉上又露出了哀愁,妻子去世后兩個孩子就是他生命的全部,李向國所做的一切可以說都是為了孩子,現在突然病倒了一個,就如同他的天塌了一半似的。

「檢查了都兩天了,還沒出結果?」

「是的,專家們正在商議,曉珍的病情有些特殊,鄭州那邊的醫生就因為這點不敢做手術,才介紹我們到這邊來的!」

「這樣啊,我明白了,叔叔你也不用著急,只要有辦法,咱都要把曉珍的病治好!」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