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就是富貴。

窮人衣不裹身,富人有專人撐傘。

當看到唐青鋒進入前三時,林紅線的臉上已經盪起笑意。

這個一直佔據榜首的人,她可是一直心儀啊!

"哼,那個丑鬼居然也好意來參加比武大會,這是想給我們城主府丟臉么?論實力比不上青鋒,論樣子更是天壤之別。嗯,等青鋒成了傅先生的弟子……呃!"

林紅線聲音帶嬌。

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異變驟起,唐青鋒和岳三年幾乎是"莫名其妙"的被她眼中的丑鬼給打下台了。

"怎麼會這樣,青鋒怎麼可能輸!"

林紅線一下子很沒有形態的站了起來。

呼!

她突然飛身而下,直接向擂台落去。

台上的變化很突然,就是林敗北也是愕然。 九爺夫人是大佬 女兒的反應如此激烈更是讓他措手不及,本想伸手拉她但還是晚了。

"唉!"

林敗北輕輕嘆息。

妻子很早就過去,這個女兒真的讓他疼壞了。

一名精悍幹練的青年輕聲道:"城主,要不要……"

林敗北搖了搖頭,說道:"有大總管在,大小姐不會有事。這樣也好,讓她自已去選擇她的幸福……拿第一名的這個傢伙也確實是丑了點啊!"

身後一眾下人皆苦笑。

這哪裡是丑了點,簡直就是丑成怪物了。

飛掠而下的林紅線自然一下子成了全場注目。

"林紅線來了。"

"她這麼迫不及待要選夫婿了嗎?"

"難道這個醜八怪才是她的最愛。現在一看他拿到第一名就迫不及待的下來宣布了?"

"不會吧,她喜歡這種類型的?天啊,原來我長得帥是一種錯誤。"

眾人議論紛紛。

有些人是真的在猜測議論,有些人就純屬看熱鬧瞎起鬨了。

方昊天也抬頭看向飛掠而下的林紅線。

"她就是林紅線?不愧是與顧傾城齊名的人,果然漂亮。"

方昊天雙眼微亮。

他雖然不好色,但好美之心人人皆有。看到美麗的東西誰不為之眼前一亮,忍不住多看幾眼?

方昊天是正常人,正然也不能例外。但他有點奇怪,他剛拿了第一名林紅線就出現是為什麼?

招他為婿?

絕對不是。

方昊天暗自搖頭。

他現在的樣子這麼丑,林紅線這樣的大美人不大可能看得上他。而且他也看出林紅線臉色陰冷,感覺有點來者不善。

可是他並沒有得罪過她,她也沒理由找他的麻煩才對。

嗖!

林紅線落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

林紅線問道。

方昊天眉頭頓時微皺了一下。

林紅線那種頤氣指使的語氣讓他很不舒服,就好像她現在不是在問他名字,而是在審他。

感覺他在她的眼中不是拿了比武大會的第一名,而是偷了她什麼寶物,她現在當他是犯人在審。

方昊天沒有馬上回話,反而皺眉,林紅線頓時暴怒。手腕一翻就多了一條紅色的長鞭。

"殺神鞭。"

台下有人驚呼出這條鞭子的名字。

長鞭的名字聽上去很有殺氣,很霸氣,應該來歷不凡。

轟隆!

林紅線直接對著方昊天就是一鞭抽出。

鞭影瞬間瀰漫,幾乎將整個擂台都籠罩了起來。

每一道鞭影都透漏著無上凶威,好像每一道鞭影的威力都可以將一尊大神抽成兩半。

"刷刷刷……"

鞭影籠罩方昊天。

擂台被鞭影籠罩,方昊天置身於鞭影中。

還有,雪花在鞭影在飄蕩,翻滾。

"好厲害。"

"殺神鞭,果然強大。"

"可惜她的修為僅是元陽境一重,無法發揮殺神鞭的威力,不然的話真的有滅殺元陽境三重甚至更高手實力。"

"不知道這個丑傢伙能不能擋得下?"

"拿了第一名,跟著就被人打下台去,這傢伙挺可憐的。"

台上看著台上驟然瀰漫的鞭影,驚訝聲,議論聲,嘆息聲,尖叫聲混成一團,讓得演武場真的變成了一個十萬人的菜市場一樣。

揮鞭之時,林紅線的怒叱在台上響盪:"丑東西,我問你話你敢皺眉,給我滾下台去。"

"不可理喻!"

方昊天內心冷哼,手一伸便直接伸進鞭影,然後一抓便將鞭影抓碎,殺神鞭被他抓在了手中。

如果不是不想暴露身份的話,如此蠻橫,不可理喻的人方昊天可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男人或是女人都會嚴懲一番,甚至直接擊殺。

但現在不行。

他必須忍。

他很清楚,只要他稍有點破綻,那個傅先生如果真的才是薛黑衣,定然提前潛逃,想找到對方很難。

方昊天永遠也不可能忘記薛黑衣之前在雪原潛在附近他的靈魂感應力都無法感應到的事。

薛黑衣重傷而逃速度和轉眼消失的情形他和柳凝雨也是印象深刻,歷歷在目。

這個也是方昊天懷疑白頭城的那個薛黑衣並不是真正薛黑衣的原因之一。

對方如此高明的潛術和速度,但在白頭城卻沒有表現出來。

見傅先生,想當面證明對方是不是薛黑衣是重中之重,是參加這個比武大會的重要目標,所以方昊天只能忍。

於是他抓住林紅線的殺神鞭后沒有反擊,只是沉聲問道:"林姑娘,為什麼?"

"因為你丑,像你這麼丑的人根本就不該活在這世上。你應該找個沒人的地方躲起來,但你卻跑到這裡來噁心人,所以你該死。"林紅線大力一扯殺神鞭,但紋絲不動,她更怒了:"放手。滾下台去!否則的話,我讓人殺了你。"

"林姑娘,過了吧?"方昊天強忍怒火,沉聲說:"我來參加比武大會並不是為了你,只是想得到傅先生的指點……"

他的話,卻讓林紅線更加生氣。

"這麼說你覺得我配不上你,你看不上我?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樣子,你跑出來噁心人還有理了?"

林紅線冷冷打斷方昊天的話。她大力一拉殺神鞭,借力之下突然前撲,左手一揮,一把細長的劍刺化為一道虛幻的流光刺向方昊天的喉嚨。

"如此惡毒刁蠻的女子,真想殺了。"

方昊天內心升起殺念。但轉瞬壓下,將殺神鞭鬆開的同時身形暴退。

咻!

流光從方昊天的喉嚨前划空。

但看上去好像已經划中,於是乎台下有人驚呼,以為則將會看到方昊天的喉嚨被劃破的血腥場面。

"殺得好。"

吳春湖和厲勝男興奮叫起。

就連剛剛被方昊天打下台去的唐青鋒和岳三年也是雙眼一亮。

如果方昊天死了,那他們兩人還有機會上台打一場,第一還是他們兩人當中其中一個獲得。

只是不管是擔心還是希望,下一刻都是註定了落空。

等方昊天退後站穩之時,已經跟林紅線離開了三米的距離。

他完好無損。

"沒劃到?"

以為方昊天的喉嚨已經被劃破的人都是怔住。

林紅線也是如此,她呆看著方昊天,一臉驚訝:"你居然能避得開?"

方昊天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聲。

"你找死。"

林紅線怒叱。

此時在台下觀戰的柳凝雨怒眼含煞。

"這個女人欠揍!"

柳凝雨暗道。

觀戰的顧傾城的嘴角此時更是掛著幸災樂禍的冷笑。她和林紅線雖然並列雙嬌,但她很清楚,在林紅線的眼中根本就沒當她是一回事。

因為林紅線是城主的女兒,而她顧傾城只不過是元武堂分堂一個副堂主的女兒。

彼此身份確實有一定的差距。

但看到林紅線因為方昊天現在的樣子太丑而有如此蠻橫惡毒的表現,將方昊天這個元武堂的總堂主得罪透了,留下了極度惡劣的印象,她暗喜。

顧傾城嘴角的幸災樂禍漸漸變成了一道冷厲的彎月:"平時你見到我總是高高在上,對我極度不屑。林紅線,也許過不了多久,你在我面前就是個渣!"

唰唰唰!

台上,鞭影劍光再起。

林紅線兩次出手都被方昊天化解,她第三次出手是鞭劍齊出。

這才是她真正的實力。

看到對方越來越過份,方昊天眼中終於也是浮現怒容。大聲喝起:"林小姐,你再無理取鬧,田某可是要還手了!城主大人,閂大總管,如果這是比武大會安排的一個環節,第一名必須要通過林小姐的考核那我接受。如果沒有,她只是因為我的長相而針對我跑上台無理取鬧的話,我可就要放肆了!"

方昊天的聲音響徹如雷,整個城主府每一個角落都能聽得到,鐵定也在觀戰的林敗北不可能聽不到。

跟著他傳音給燕伯來,說道:"別讓林紅線鬧下去,否則我真要殺人了。"

燕伯來大吃一驚,終於確定拿第一的丑傢伙是方昊天。嚇得他趕緊傳音給林敗北:"紅線有點過了!你再不阻止她就真讓人笑話了。而且……那姓田的傢伙明顯隱藏了實力,萬一怒氣攻心不顧一切代價動殺心的,也許……我們未必來得及救紅線……"

燕伯來和林敗北是至交好友。再加上龍潮門跟元武堂世代交好,是最鐵的聯盟。所以燕伯來極不願意看到方昊天殺死林紅線的事情發生。

如果方昊天在這裡殺了林紅線,林敗北鐵定跟方昊天拚命,最終的結果也許不僅僅是林敗北父女橫死,城主府毀滅,甚至能影響到龍潮門和元武堂的關係。

"啪啪!"

燕伯來的話剛說完,台上兩記清脆的巴掌聲驟起。

林紅線雙手空空的捂著臉頰,美眸睜得老大,儘是不敢置信。 林紅線是誰啊?

雪老城城主之女,號稱雪老城最漂亮的雙嬌之一。

從小到大,在林敗北城主威名的呵護下,是城主府的人捧在手心上的寶。她要什麼城主府的人就給她什麼,沒有的也得想辦法給到。

長大后,因為擁有一張絕色的臉,於是乎她成了整個雪老城男人的女神。特別是那些年輕的男子對她更是趨之若鶩,簇擁著她,追求著她,捧著她。

當然,她也不僅僅是有顯赫的身世,有絕世的臉,同時也確實擁有著驚人的天賦,到現在已經擁有了元陽境的修為。

說她是天之驕女絕不為過。

從小到大,沒有人一人敢對她大聲說一句話,從無人敢對她的話有半點的忤逆,更別說有人敢打她了。

現在,方昊天不但打了,還打了她的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