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這幾天來,古木一直在服用火靈丹,他擔心會發生什麼意外,只好全程守候著。

「呼!」

先婚後愛:首長大人私寵妻 就在他背著手在庭院走來走去之際,房間內突然湧現出一股靈力波動,隱隱有著跳躍的徵兆。

「晉級了?」

感覺到那股氣息,鐵柱頓時更加擔心起來,畢竟以火靈丹來全程助漲修為的事情,他還從沒有碰見過。

「呼!」

靈力氣息跳躍噴發稍許,突然又呈現回收之時,鐵柱眉宇頓然舒展,欣慰的笑道:「這小子要晉級武士了。」

揚起的笑容只是短暫。

很快,鐵柱臉上顯露出一抹無奈,他知道,這小子武道走上這一步,以後也就只有吃藥來晉級這條路。

又過了十天……

依舊是古木的庭院,鐵柱依舊站在外面,而房間內同樣湧現著靈力波動。

「靈力的純度並不強,這也是以藥物提升等級的最大弊端。」等待中的鐵柱搖頭嘆道。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小子從武徒達到武士巔峰,如今又要晉級武師,雖然很神速,但如此增長只是提高境界,對靈力的領悟和掌控卻極為差勁。」

「突破武師后,如果沒有更高級的丹藥,他的武道境界也就定格在這個階段了。」

火靈丹只適用於武徒至武士這個級別,一旦達到武師,除非有更高的丹藥供應,想再提升已經沒有絲毫作用。

葯堂內,有供武師提高修為的下八品火系丹藥,但數量並不多,所以鐵柱已經大概預判出,這小子的武道已經達到極限,想要突破除非讓高層看重,來獲取高級丹藥。

但以現在來看,顯然不可能。

房間內的古木,此刻抱元守一,盤膝在榻上,心中並暗暗道:「將火之真元化為虛弱靈力,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吃火靈丹只是計劃的一部分,他根本不可能真吃,所以一直在表演,一直在製造自己苦逼嗑藥的假象。

今天,他終於演到突破武師境界的戲份上。

「呼!」

影帝級的古木控制著火之真元化作的靈力,最終順理成章的放開武師境界,很是『艱難』的突破到了這個級別。

在剛剛『晉級』后。

古木嘴角抹出一絲冷笑,暗道:「馬明,好戲開始了!」

……

煉丹室的馬明,眉頭微微一皺,剛才自己身上有股冷意忽然升起,好似不詳的預兆。

炮灰女主在線逆襲 嘴角撇出冷笑,他並沒有理會。

而是向著眾人繼續說道:「今天等他來了以後,還是如往日那般,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

旁邊的一眾人點點頭。

坐在旁邊的郜季則皺眉道:「明哥,這小子最近的氣勢變了,劈柴送柴也比以往快了不少,好像達到武士境界了。」

「嗯,這小子的修為提高很快,才晉級武徒沒一個月就達到了武士巔峰。」馬明是武王,古木故意散發出的修為,難以逃過他那『毒辣辣』的雙眼。

「明哥,這傢伙的武道資質不是很差嗎,怎麼可能提升這麼快?」郜季和眾人聞言,紛紛吃驚的說道。

「不清楚。」

馬明也是有些迷惑,但稍許,嘴角一抹譏笑,道:「有一種人資質很差,若是突然間提升很快,或許是有奇遇。」「這小子整天被我們整,連山門都沒出去過,肯定不會有奇遇。」聽到老大的推論,眾人頓時轟然大笑。馬明繼續說道:「還有第二種,那就是吃了提高修為的丹藥。」 那會是誰呢?

到了下午,午休醒來后,聽看護說,有人探訪。

「誰?」

喬安睡眼惺忪的問。

「是葉少。」

葉少……

葉少……葉寒塵?

似乎很久沒見過他了,他怎麼會突然來看她?

看護領著葉寒塵進了病房,偌大的病房裡,布置得很是溫馨,一張嬰兒床,格外醒目。

喬安似乎是剛睡醒,目光迷離的靠在床頭,懷裡抱著一個小傢伙。

男人頎長的身軀出現時,喬安的目光便被他吸引了過去。

葉寒塵,跟宋雲遲和慕靖西不同。

他清潤如玉竹,給人一種書卷氣息,卻又不柔弱的感覺,斯文優雅,舉手投足間,儘是紳士風度。

許久未見,再次見面,喬安有些不知如何開口了。

「喬安,好久不見。」

葉寒塵率先打破沉默,笑意依舊溫潤,給人以溫暖的感覺。

像是春天的風,拂面而過,帶著淡淡的沁人心脾的花香。

「好久不見。」

客套的開場白,並沒有影響接下來的交談。

葉寒塵是真的得很久沒見她了,自從厲清歡出事到現在……

他也很久沒回國,自然也不知道這邊的消息。

這次看到宋雲遲發的朋友圈,他升級當爸爸了,他回來祝賀,沒想到,喬安也生了。

恰好知道她在皇家醫院,就過來了。

許久沒見,她還是一如當初那般,讓人驚艷。

或許是生產失血過多的原因,她臉色看起來還是稍顯蒼白,氣色不似以往。

一雙清凌凌的美眸,此刻也有些迷離,抱著懷裡的孩子,姿勢溫柔,動作更是輕柔。

她整個人像是散發著一層無形的光暈一般,美得令人炫目。

葉寒塵暗自移開目光,「還沒來得及恭喜你。恭喜你,以後又多了一個小男子漢保護你。」

「謝謝。」喬安垂眸,睡得正香的飯糰,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賦予了神聖的使命。

「我能看看孩子么?」

「當然可以。」

喬安主動的把飯糰交給他,「你會抱么?」

「我可以學。」

因為孩子剛出生,身體很軟,頭部和脊柱都需要托住,喬安教了一遍,葉寒塵學得很快,一會兒穩穩噹噹的將飯糰抱在懷裡了。

他薄唇勾起一抹清淺的笑,「孩子像靖西多一點。」

「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不過還好,反正小糯米像我多一點。我們倆扯平了!」

葉寒塵被她的語氣逗笑了,「那要是下一個孩子還是像靖西呢?」

「哼,那也要看我同不同意生。」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喬安傲嬌的哼了一聲。

一副家事全都是她做主的模樣。

「也是,靖西聽你的。」

飯糰撇了撇嘴巴,餓了,小嘴巴一張,哭了起來。

「怎麼了小寶貝?」喬安急急忙忙的伸手要去抱。

「小心!」

葉寒塵長臂一伸,將喬安撈進懷裡,才免於讓她摔下床的危險。

咚!

額頭撞在男人堅硬的胸膛上。

喬安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

「還好么?」葉寒塵低頭,關切的問,「沒事吧?」

「沒事,沒事!」喬安像是被人點醒了一樣。 此言一出,眾人的笑容頓然僵硬。

郜季有些吃驚的問道:「明哥,你的意思是說,高尚那小子吃了火靈丹?」

「也許吧。」

「明哥,他如果這麼做,豈不是在自掘墳墓?」郜季有些無語的說道,而其他人也是有點難以置信。

丹藥提升等級的弊端他們都清楚,沒有人樂意去拿前途賭一時的提升,而高尚他會這麼愚蠢嗎?

「有些人如果資質很差,就算修鍊一輩子也達不到很高的地步,吃藥來提升無疑是一件明智的選擇。」馬明嘴角一抹冷笑,道「比如他這個突破武徒都那麼困難的垃圾。」

眾人聞言,頓覺有理。

與其晉級渺茫,不如直接吃藥,至少還能快速晉級,還能滿足下虛榮感,這是他們在猜測出古木或許是吃藥晉級的原因。

馬明眼中閃過一絲狠毒,繼續冷聲道:「就算他吃藥吃到武皇,也不過是個花架子,我想玩他也是易如反掌。」

「郜季,等這小子來了,讓他劈五百斤的柴,不用放進柴房,全讓他抗進來擺在丹爐前。」

「明哥,我知道了。」郜季點點頭。

馬明又繼續說道:「讓他配出下一品回靈丹的藥材五百份,不能讓別人說我們欺負新人,至少也讓他接觸藥材搭配了。」

郜季聞言,嘴角頓然抽搐。

下一品回靈丹這種低級藥材,就算是初學者也會搭配,明哥這樣整他,還找了個藥材搭配的理由,實在太彪悍。

其他人也是臉色微變,心中紛紛嘆道:「明哥真猛,整了這傢伙一個多月,絲毫沒有厭倦,而且興趣越玩越大了。」

「哎,只能說這小子太傻比,被玩了一個多月還沒有看出來,他越是和伯師姐親近,越是被明哥整,真是活該。」

……

古木『晉級』武師后,和導師鐵柱扯了幾句,便一如既往的前往煉丹室。

「咦,高師弟今天看上去很有精神。」

「是啊,你看那胸挺的多直。」

走在通往煉丹室的路上,古木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畢竟他現在放開修為達到武師境界,氣質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變。

「難道是被馬明越整越有精神了?」有人如此說道,而其他人則開懷大笑,道:「我還沒聽說過,被使喚的下人,能越干越有氣質呢。」

竊竊私語的弟子們傳來歡樂笑聲。

這其中嘲笑的意味很重。

「高尚這是晉級武師了。」而就在此時,一個擁有武王修為的弟子,冷不丁的說道。

「什麼,這傢伙晉級武師了?」

嘲笑的眾人頓時吃驚不已,這小子晉級武徒境界沒一個月,怎麼可能會升這麼快?

「不錯,他的確是武師。」後面又來了一個武王弟子,而他用意念掃視著離開的古木,繼續說道:「境界不穩,應該是剛剛晉級沒多久。」

兩個武王如此肯定,眾人頓然就信了幾分。

不過卻迷惑的說道:「他當時晉級武徒三次,差點沒成功,資質這麼差,一個月不到咋就達到武師了,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兩個武王沉吟稍許,相視一番。

其中一人說道:「他身上有著股奇怪的藥味,好像是火靈丹,如今能夠達到武師傅,看來是服用了此種丹藥。」

另外一個武王繼續補充道:「他能擁有武師修為,或許是吃藥吃出來的。」

眾人聞言,頓時恍然大悟。

「這小子真厲害,竟然敢走極端,看來他自己也知道,武道資質很差勁啊。」有人嘲笑著說道。

其他人深以為然的露出不屑表情。

古木修為突飛猛進的原因被猜測出來,非但沒有讓人吃驚,反而更讓眾人鄙視,畢竟在這些人眼裡,他也就能達到如此境界,以後會不會突破武師中期還是個未知數。

走在路上聽到諸人在背後議論自己,古木頗為欣慰,近乎兩個月的表演沒有白費,成功在他們眼中塑造出一個資質差勁,只好走極端的苦比青年形象。

不過在他欣慰之際,眸子里則閃爍著寒光。

這些大多連武師都沒有達到的菜鳥,不去好好修鍊,每天就知道看別人笑話,活的不累嗎?

……

「嘎吱。」

煉丹室緊閉的大門被推開,古木如往常那般走進來,而如往常相同,數十道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