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1 日

這是一個習慣性動作,以往遇到什麼撓頭的問題時,他都會這麼做。

只不過這次手裏握著那個青銅密碼筒,腦袋裏想着崇禎帝贈予的那些無價之寶。

下一刻,陳宇突然感覺自己的意識穿透那個密碼筒,進入了一個混沌空間。

這片混沌空間不大,看上去只有幾個立方。

但這裏沒有天地,也沒有明顯的邊界,上下左右都霧蒙蒙一片,像是籠罩在一片白霧中。

在這個混沌空間的中央,懸浮着幾件物品。

其中最醒目的,正是那把鋒利無匹的崇禎御劍。

另外幾件東西分別是龍紋玉帶、玉佩和戒指,還有一方裝在紫檀硯盒裏的頂級端硯,以及一件藍灰色長袍和一張小小的包袱皮。

奇怪的是,原本鑲嵌在崇禎御劍和玉帶、以及那個龍紋戒指上的眾多頂級寶石,此時都已不見,只剩下一個個空的底座和戒托。

除了這些無價之寶,在這個混沌空間里,還有一塊不起眼的黑色石頭,表面烏塗塗的,隨意扔在空間的一角。

那塊石頭上刻着一些古老的文字,而且是象形文字。

可惜的是,陳宇一個也不認識,不知道那些象形文字具體什麼意思!

從結構上看,那些象形文字絕對是漢字,或許是最古老的漢字,比金文更加古老!

看到這一幕畫面,陳宇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去!這玩意不但能讓人隨意穿越時空,居然自有一方世界,真是太牛逼了!」

……

很快,十幾分鐘就已過去。

在此期間,陳宇的卧室里不斷傳出各種異響。

有激動不已的笑聲、驚嘆聲、還有一陣倉啷啷的聲音,聽着像是寶劍出鞘一般。

好在老媽這會正在廚房裏忙碌,且關着廚房門,並沒聽到這些聲音。

否則的話,她一定會以為自己兒子出了什麼問題。

說話間,已是中午十二點左右。

「叮鈴」

門鈴突然響起。

隨門鈴聲一起傳來的,還有一個歡快的聲音。

「大姑、哥哥,我們來了,快開門」

下一刻,陳宇從卧室里快步走了出來,滿臉興奮之色。

此時,那個神秘的青銅密碼筒已被他收了起來,就掛在脖子上。

三兩步之間,他已來到門口,打開了家門。

門外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手裏拎着兩個禮盒。

還有一個年齡不到二十、身材高挑、面容嬌美、眼神中透著幾分狡黠的女孩,扎著馬尾辮,充滿青春活力!

「舅舅、小穎,你們來了,快進來吧!」

說着,陳宇就把兩人讓進了家裏。

「小宇,你小子怎麼曬得這麼黑?我還以為走錯門了!」

舅舅詫異地說道。

「就是,哥,你暑假不會是去非洲了吧?」

小穎開着玩笑說道,上來就挽住了陳宇的胳膊。

陳宇隨手敲了一下這丫頭的腦袋,笑着說道:

「暑假我一直在外面跑,昨天才歇下來,所以曬得這麼黑」

聽到這話,舅舅不禁點了點頭。

「辛苦你小子了,苦難出人才,你也變得更結實了!」

「黑點更好,顯得健康!舅舅,小穎開學都大二了,您怎麼還送她來上學?這丫頭也真好意思!」

還沒等舅舅說話,小穎先不樂意了。

她用力掐了一下陳宇的胳膊,撅起了嘴巴。

「哥,你可就我這麼一個妹妹,也不知道心疼一下!」

「天地良心,我還不心疼你?為了給你做最愛吃的拔絲蘋果,我都貢獻了一根手指出來!」

說着,陳宇就展示了一下包起來的左手食指。

可惜,他這是俏媚眼做給瞎子看。

「大姑在做拔絲蘋果啊,太棒了!」

小穎歡呼一聲,立刻衝進了廚房。

緊接着,廚房裏就是一陣忙亂。

老媽忙不迭地喊著小心燙嘴,小穎卻在大快朵頤,直呼好吃。

待在客廳里的陳宇和舅舅,都笑着搖了搖頭。

舅舅雖然生長在京城,卻住在西安,並在那裏結婚生子

至於小穎,則是舅舅的心頭肉,也是家裏的開心果。

這丫頭去年剛考進人民大學,專業是新聞學。

等明天開學,她就是大二學生了!

陳宇也就比她大一歲,開學之後是大三。

他是京城交通大學的學生,離家很近,連住校都省了!

而在舅舅他們眼中,卻早已將他當大人來看了。

究其原因,都是這該死的生活!

這個家原本幸福美滿,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小康之家。

但隨着老爸查出腦瘤,長期進行治療,惡化之後又在ICU病房住了很長時間,僅有的一點家底直接就被掏空了!

為了給老爸治病,家裏還借了很多外債,數額高達上百萬!

這也無濟於事,老爸最終還是去世了,年齡不到五十。

辦完喪事,這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就墜入了谷底。

家徒四壁,而且背負大筆債務,壓的陳宇和老媽都喘不過氣來!

如果是一般京城人家,賣了這套位於京城二環的房子,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可惜的是,這套面積達130平米、三室一廳的房子,卻是老爸單位的公產房。

陳宇和老媽可以住在這裏,住多長時間都行,只需交點物業費和少到忽略不計的租金就行。

想要出售還債,卻沒半點可能!

家裏欠下的所有債務,只能由陳宇和老媽來還。

老媽在一家社區醫院工作,是行政人員,並非醫生,每月工資就幾千塊錢,多一分外快都沒有!

在京城,這點錢剛夠母子二人日常生活使用。

還清上百萬的債務?一點希望都沒有!

正因為如此,陳宇才會如此拚命,整個暑假都在外面打工!

為了多賺點錢,他干起了最辛苦的閃送,整天頂着烈日在京城裏四處奔波,所以才曬得跟非洲人一般!

對於家裏的情況,舅舅非常了解。

但是,他卻幫不上什麼忙。

舅舅是一名公務員,每月工資也沒多少,前幾年買房時把所有家底都砸進去了,手裏沒有多餘的錢。

事實上,舅舅也曾提出幫家裏還債,卻被陳宇一口拒絕了。

自家的事情,就應該由自己解決,而不是拖累別人,哪怕再親的親人!

陳宇和舅舅看了看廚房那邊,然後一起坐下,閑聊了起來。

「小宇,你們學校什麼時候開學?開學你就大三了,有什麼計劃?」

「我們開學比人大晚兩天,大三以專業課為主,時間相對自由一點,我也能幹點自己的事情了!」

「那樣也好,不過你要照顧好自己,別太拼了!」

「我能照顧好自己,您不用擔心!」

正說話間,廚房的推拉門打開了。

「菜都做好了,收拾一下餐桌,準備吃飯!」

老媽的聲音傳了出來。

一同傳來的,還有一股股誘人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動! 呂天心手中緊握著魔雲竭,望向張天極的目光中充滿了戰意。

「遮天道宗呂天心,請戰無極劍派張天極!」

一道蘊含靈力的聲音從呂天心所在的擂台上緩緩地盪開。

「什麼!」

「遮天道宗的呂天心挑戰無極劍派的張天極!」

「潛龍榜第一與天驕榜第一這麼快便對上了?」

一時之間整個龍城都沸騰了起來。

「有意思,我們去看看!」

消息一出,所有的勢力紛紛向著天驕台而去。

張天極見狀扭頭看着一旁的高峰:「師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