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這是在國醫選拔終審,旁邊三位西醫候選者虎視眈眈,他必須要讓眾人相信中醫能創造奇迹。

當下最後四針的時候,蘇韜迅速拿起準備好的布團塞入談羅佑的口中,如果不及時塞入,談羅佑很有可能咬傷自己的舌頭。

談羅佑表情猙獰,已經扭曲變形。

幸好下針只是瞬息之間,凌玉取針的速度,比常人要更快

談羅佑彷彿經歷生死大劫,臉色慘白,雖然取了針,但身體的肌肉還是在情不自禁地抽搐著。

眾人面面相覷,大多都是西醫,並不知道其中發生了什麼。

中醫出身的評審朱文淵神情激動,在別人眼中不過是扎針而已,但他卻彷彿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精彩表演。

「那是道醫宗的旭陽真氣和火灼針技嗎」

「那是扁鵲手和天截手嗎」

朱文淵沒想到在兩個年輕晚輩身上,能看到中醫絕技,竟然眼角微潤了。

「老談,你沒事吧」赫連震見談羅佑緩緩地直起身,擔心地問道。

「我沒事,只是沒力氣,還覺得後腦勺有點涼颼颼的」談羅佑望了一眼蘇韜,好奇地問道。

「這是好現象你的經絡重新鑄造過後,對熱、漲、酸、麻、冷異常敏銳。等會兒喝兩杯熱水,如果有條件,喝一碗小米粥的話,很快會恢復體力,就沒有虛弱感了。」蘇韜試探地問道,「你嘗試伸縮一下胳膊,看是否還有酸麻的感覺」

談羅佑伸了伸胳膊,驚訝道:「能順利地全部伸展了」

以前,他的胳膊想要伸直,必須承受很大的痛苦,但現在不僅能夠輕易地平伸,而且動作更加靈活,變換各種角度。

朱文淵再也忍不住,直接從座位站起,大聲道:「各位評委,我今天可以說是嘆為觀止。從中醫角度而言,蘇韜和凌玉都稱得上當世神醫,即使在歷史長河中,這樣的人才也寥寥無幾,還請你們務必讓他們通過國已審核。否則的話,我只能愧疚辭退現在的身份」

眾人大驚,沒想到朱文淵如此讚許蘇韜和凌玉的實力

朱文淵的言外之意,蘇韜和凌玉的醫術已經超過了他,如果兩人成為不了國醫,他也不好意思待在這個專家隊伍里了。

朱文淵這一番「以退為進」的話,無疑拔高了蘇韜和凌玉在眾人心中的形象。 第一局斗醫結果,比想象中更要明朗化,三個西醫沒有給出有新意的診治方案,兩名中醫帶了耳目一新的感覺,幫談羅佑徹底治癒了困擾多年的隱疾。

尤其是朱文淵近乎「失態」的威脅,讓蘇韜和凌玉二人在第一場斗醫的過程中處於遙遙領先的地位。

歐陽德、季冬和、彭瀚逸面色難看,他們原本以為題目,會偏向自己,但結果卻讓人出乎意料之外。

白云殿內長生人 倒不是他們醫術水平不夠,談羅佑自己就是個西醫專家,本人無法找到太好治療自己的辦法,歐陽德三人又如何能夠在短時間內找到創新的西醫診療方案呢

至於蘇韜和凌玉兩人的中醫水平極高,兩人雖然沒有交流,但在暗地裡卻互相印證,確定了談羅佑的治療方案。

兩人在治療談羅佑的過程中,看似合作得天衣無縫,實際上也在暗中切磋,對彼此的醫術更加了解。

蘇韜此刻的心情很複雜,既是欣喜,又有點無奈。

凌玉的醫術明顯過他的師兄王國鋒,而且性格低調、謙遜、內斂,讓人生不起惡感。

但兩人現在同為國醫選拔的候選者,彼此之間雖然合作過一次,但最終註定成為敵人。

凌玉目光投向蘇韜,盡顯親切,他由衷地讚賞道:「蘇師兄,剛才重鑄經脈,你用指法替病人瀉炙,居功至偉,如果諸位評委打分的話,也應當比我要高才合理。」

凌玉的聲音不大,但清晰地傳到在場每人的耳朵里,赫連震暗自點頭,雖說他是一個西醫,但也能看出些許門道。凌玉的針灸或許展現出了高的技藝,但蘇韜憑藉手指,就能讓病人減輕痛苦,實在是一種神乎其技的技藝。

蘇韜的手法,類似於麻醉效果。在西醫手術中,主刀醫生固然重要,但麻醉師的作用也很明顯。一般來說大的醫院,重症病人越多,麻醉科的地位越突出。

談羅佑被扶進了休息病房,工作人員給他從食堂打包了一份小米粥,他剛吃完就現有了明顯的效果,身上暖烘烘的,四肢也有了力量。

赫連震推開門房門,低聲道:「老談,你感覺如何」

談羅佑原本泛白的面色,已經多了一抹紅暈,他嘆氣道:「讓我很吃驚,雖說剛才治療的過程,極其痛苦嗎,但我現在卻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這麼多年來,我明顯感覺到身體素質越來越差,自己查過不少文獻,也找過朋友幫我診治過,但一直沒有取得進展,睡癱症始終折磨我但現在我覺得特別困,真心想好好的睡一覺」

赫連震苦笑道:「你暫時還不能睡,第一輪你是患者,你的意見特別重要,我們的評分結果已經出來,還需要你看一眼。你擁有一票否決權」

所謂的一票否決權,就是如果談羅佑覺得結果有問題,他可以推翻

談羅佑將結果拿在手中,仔細看了兩眼,苦笑道:「沒想到西醫那邊得分如此之低,讓人始料未及」

赫連震分析道:「主要是蘇韜和凌玉兩人,在分析殘缺病例部分,也展現出了驚人的能力,他倆並非只精通中醫,西醫的基礎也很紮實,那些殘缺的病例,沒有難住他們。西醫三人,只判斷你得了睡眠障礙症,但中醫兩人,卻精確地說出,你得的是睡癱症。」

談羅佑輕呼一口氣,道:「中醫在斷診方面,很有優勢。他們看病,講求一個準字。這個准,不僅僅是說斷診精準,而且在病跟上也在追本溯源,能找到核心關鍵,西醫在這方面有明顯的差距。」

赫連震點了點頭,又道:「這種情況,也只是在特別優秀的中醫身上出現。一般的中醫,也看不出這多門道。」

談羅佑感慨道:「這屆國醫選拔,我們遇到了了不起的人物啊」

「還一下子遇到倆」赫連震自嘲地笑道:「你現在終於知道為何夏德春拋棄中西醫成見,強力推薦蘇韜的緣故了吧」

談羅佑老臉一紅,道:「我等下得給他打電話致歉,當初聽到這個消息,我還給老夏打了個電話,劈頭蓋臉地罵了他一頓,說他是胳膊肘往外拐明明是個西醫專家,卻把推薦名額給了中醫那邊。」

赫連震沉聲道:「中西醫之間的分歧和矛盾一直很激烈,接下來兩場斗醫,恐怕還會生爭執。」

談羅佑耐心地安慰道:「有爭執是好事你也知道,現在國醫專家組的西醫佔據了絕對優勢,但深受長信任的幾位,還是那些經驗豐富的老中醫專家。他們用藥非常講求,安全沒有副作用,而且見效也快。」

雙寶來襲:爹地狂傲如火 赫連震點了點頭,道:「作為華夏的西醫,的確有很多地方要向中醫學習,我一直認為,這是華夏西醫突破自己,在國際上站穩腳跟的一種策略。老祖宗留下了不少名貴的藥方,如果加以研究和試用,一定能創造出許多震驚世界的醫學奇迹。」

談羅佑搖頭苦笑道:「只可惜現在國內的西醫,大都信任國外的醫學理論,太過意依賴儀器設備,同時很多時候,依靠國外的進口藥物。」

赫連震面露憂色,嘆氣道:「現在國外進口藥物極其昂貴,雖說有奇效,但對於普通老百姓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負擔。」

談羅佑唏噓道:「華夏西醫的未來之路,還很遙遠落後西方至少二十年,像歐陽德他們雖然學成歸來,但脫離了國外醫學院那些尖端儀器的輔助,實力和水平也下降了不少。」

談羅佑一針見血,歐陽德他們之所以比起華夏那些普通西醫更加出色,只不過是他們在國外留學時實踐過更複雜的手術,同時對新儀器設備的研究也高人一等。

打個簡單的比方,就像電腦剛普及的時候,歐陽德他們早一步接觸過電腦的操作系統,所以使用電腦更加熟練。

但論天賦或者創新力,歐陽德三名西醫年輕專家,比起蘇韜和凌玉,就顯得略有不及。

「評分結果合情合理」談羅佑認可道。

赫連震點了點頭,道:「你現在需要休息,要不後面的斗醫就不要參加了」

談羅佑搖頭,笑道:「那不行,我很期待下面會生什麼樣的故事。」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赫連震錯愕地望了一眼談羅佑,知道自己的這個老友,已經被蘇韜凌玉二人的中醫之術所折服,他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他們雖然是醫生,但也是病人,當久治不愈的病,被醫生高明的手法治癒,心情與普通人並無二樣。

……

韓姐將一張紙頁,遞給上司劉毅,彙報道:「第一場斗醫的結果已經出來」

劉毅連忙拿在手中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欣慰之色,點頭道:「接下來還有兩場斗醫,尤其是最後一場,涉及到重要人物,我們一定要做好準備,尤其不能讓趙委員覺得不適。」

趙委員是本次第三輪斗醫最重要的人物,韓姐連忙道:「魏部長與趙委員打過招呼,他表示了認可」

劉毅沉聲道:「僅僅如此還不夠,雖然那五位候選者都經過層層篩選,但對委員們的脾氣並不了解,在公布第三場斗醫的通知之後,務必要像他們說明情況,不能讓委員們有任何不適。」

韓姐連忙點頭,她知道為何劉毅這麼嚴肅,因為如果組織不當的話,他們統籌組肯定會面臨問責。

韓姐匆忙離開,去統籌、協調其他事宜,他們肩負著整個國醫選拔的後勤組織,雖然不直接參与國醫選拔的具體評審工作,但要確保整個流程暢通。

劉毅取出手機,猶豫片刻,還是給恩師宋思辰了一條簡訊,「順利勿擾」

國醫選拔終審,整個過程都需要保持機密,所以劉毅給宋思辰送的消息不能太多,但宋思辰應該能理解,這是一個捷報

……

新廣傳媒總部大廈。

倪靜秋面色不佳,助理安茜彙報了富士財團的回饋,結果讓她有些意外。

安茜沉聲道:「小泉冶平已經婉拒了投資意向,至美傳媒那邊則抓住了二號關鍵人物。小泉冶平的手下渡邊有助,按照小泉冶平的意思,等他回國之後,將辭去富士財團的職務,交給渡邊有助來接替自己工作。」

倪靜秋深嘆一口氣,握緊拳頭在桌面上輕輕地捶打兩下,沉聲道:「渡邊有助雖然對小泉冶平極其忠誠,但是他是有名的鷹派商人,年輕時曾多次表過反對華夏言論,所以這是我為何沒有與渡邊有助接觸的原因。」

安茜皺眉道:「但是至美傳媒那邊似乎沒有這種顧忌,公司總裁昨天親戚前往富士財團拜訪幾個高層,其中就包括渡邊有助。」

倪靜秋表情凝重地重申,道:「即使無法促成這筆投資,我們也不能與渡邊有助打交道,這是原則性問題。」

安茜點了點頭,認同倪靜秋的觀點,雖說商人重利,但涉及國家尊嚴,還是得有自己的底線。

總裁有喜①,全能老婆賴上門 安茜想了想,安慰道:「或許還有轉機,小泉冶平委託關係,以試醫患者的身份,進入國醫選拔的終審。如果他能被治好重病,那樣就不會辭退職務。」

倪靜秋搖頭嘆氣道:「我從不相信奇迹既然富士財團合作可能性極低,那麼你立即安排人員物色其他投資商,只要有好的項目,相信絕對會吸引到慧眼識珠之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神經和神經病,雖說只有一字之差,但含義卻相差甚遠。神經病,帶有辱罵性質,神經卻是帶著些許親昵;說神經病,一般都帶著討厭的心態,神經卻帶著寬容與甜蜜。

蘇韜洗完澡之後,見蔡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頭髮被毛巾包著,嘴裡吃著零食。

蔡妍吃零食的樣子很可愛,她喜歡將核桃仁迅速地塞入嘴裡,鼓起腮幫子,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電視里正在播放一部時下很熱的反腐電視劇《步步高升》,蔡妍好奇道:「不是說廣電總局查得很嚴,這種反腐電視劇不允許播嗎?」

蘇韜摸了摸鼻尖,分析道:「相關部門對官場性質的出版物一般檢查得特別嚴格,這種電視劇能播出來,一般官方背景很強。」

現在的年輕人,喜歡一邊看電視,一邊用手機搜素相關的資訊,蔡妍果然發現了新大陸,道:「由紀委、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宣傳部等好幾個國家機關統籌安排播出,難怪不僅沒有遇到審核問題,而且宣傳力度也非常廣。現在身邊朋友圈總在發關於這部電視劇的消息,非常熱鬧。」

蘇韜聳了聳肩,道:「這種電視劇適合年齡比較大的觀眾來看,年輕一點的根本看不懂,大部分都是湊熱鬧。」

蔡妍得意地沖著蘇韜,笑道:「湊熱鬧難道不可以嗎?如果你跟別人見面,突然聊起這個熱門話題,你一竅不通,那豈不是會很丟臉。」

蘇韜撇嘴不屑地笑道:「沒什麼丟臉的,我可以跟他聊養生啊,保證可以瞬間找回顏面。」

蔡妍沒好氣地用手指戳了一下蘇韜的腦門,道:「瞧你嘚瑟的!」

蘇韜突然一把抓住蔡妍柔軟的手,塞到嘴裡咬了一口,蔡妍的掌心很柔軟,透著一股清淡的花香味,看著蔡妍吃痛地皺眉,蘇韜開心地咧嘴一笑,蔡妍趕緊縮回手,蘇韜卻吃吃地笑了起來。

蔡妍警惕地望著蘇韜,站起身不敢坐在他身邊,沒好氣地啐道:「只有狗才會咬人呢!」

言畢,她鑽進了卧室。

蘇韜正好奇,蔡妍是不是因為自己剛才貿然的舉動生氣了,轉眼見蔡妍又走了出來,她手裡提著幾個塑料袋子,朝蘇韜身邊用力一丟,命令道:「趕緊試試!」

見蘇韜不動彈,走過去,主動打開了袋子,取出T恤還有襯衣,蔡妍解釋道:「夏天快到了,你總不能還穿長袍吧,那樣會悟出痱子來的。我給你買了幾件衣服,平時跑步,外出,都可以換著穿。」

蘇韜將手貼著耳朵豎起來,暗示蔡妍幫自己穿。

蔡妍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抖了抖手上的T恤,從蘇韜的頭頂開始往下套,蘇韜坐在沙發上,就看見蔡妍傲然的胸脯在自己鼻前亂晃,頓時心都醉了。

或許察覺到有點太曖昧,蔡妍只套了一半,等露出蘇韜一雙賊溜溜的眼睛,突然有些臉紅,雙手抱在胸口,站在一旁,道:「又不是三歲小孩,穿衣服還用人伺候嗎?自己套吧!」

蘇韜將衣服套好,暗忖蔡妍心細,尺碼正好,他走到客廳的立體鏡前,瀟洒地轉了個圈,笑道:「還不錯,讓你破費了。」

蔡妍望著蘇韜的胸口T恤的圖案,道:「小事一樁!你的時間寶貴,肯定不喜歡把大把的時間花在買衣服上,所以我就代勞了。」

「男人賺錢,女人花錢,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蘇韜笑道,「以後我置辦衣服的事情,就全權委託給你了。」

蔡妍沒有接話茬,卻說起了正事,「三味堂最近要有至少三家分店要開業,資金方面或許沒有問題,關鍵是人員配備。」

蘇韜點了點頭,道:「我給柳若晨打個電話!」

與柳若晨從來沒有斷了聯繫,只要遇到一些有意思的患者,柳若晨都會跟蘇韜主動探討治療方案。

聽蘇韜說明來意,柳若晨微微沉吟,爽快地說道:「我明天會跟師父商量一下,首批入駐三味堂的門人,一定要具備足夠的行醫經驗。」

蘇韜提醒道:「記得確定人員名單之後,送給蔡妍一份。然後,我們要準備培訓!」

「培訓?」柳若晨不解道,「難道你不想信我?我向三味堂輸送的人員,一定是最優秀的中醫人才。」

蘇韜連忙補充解釋道:「我們主要是做企業文化方面的培訓!作為一個連鎖店,企業文化很關鍵,要讓醫生有個性之餘還要有共性。我們已經製作好了一些準則,三味堂的所有員工都需要熟記。」

柳若晨沉默片刻,笑道:「有點大企業的樣子了!行,現在中醫從業人員的素質層次不齊,通過這種培訓或許會有不錯的效果。不過,我擔心……」

蘇韜還沒等柳若晨說完,搶先一步打斷,道:「無須擔心,培訓講師全部由新中醫聯盟的理事以上成員擔任,比如我的師父竇方剛也會參與其中,他們都是中醫行業的名家,所以接受培訓的那些醫生即使再大牌,但也絕對會配合。」

柳若晨輕鬆一笑,道:「新中醫聯盟現在發展的速度很快,已經讓中醫協會徹底崩盤了。」

因為中醫協會和新中醫聯盟採取的是會員獨家性,如果你在中醫協會,那就無法進入新中醫聯盟,所以中醫協會出現了大規模退會潮,這在中醫行業引起了軒然大波。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

中醫協會現在已經成了空殼子,基本上能稱得上中醫名家的人才屈指可數,大部分優秀人才聚集到新中醫聯盟體質內,而且會員活動非常活躍,在藉助岐黃慈善這一公益機構的組織下,經常進行義診及醫學援助活動。

蘇韜自信地說道:「中醫協會的制度僵化,更關鍵的是,它的核心會員,全部都是大的中草藥商人,並非一線從事中醫的人員,所以註定會被淘汰。」

柳若晨沉默數秒,低聲道:「你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掛斷了柳若晨的電話,蘇韜又給宋思辰、竇方剛二老打了電話過去,雖然對柳若晨很放心,相信她一定會按照之前談好的合作,提供足夠的人才,但蘇韜從來不會弔死在一棵樹上,所以他與二老也尋求支援。

竇方剛和宋思辰都是中醫宗師級別的泰斗人物,雖說淵源不及水雲澗這種宗門深厚,但徒子徒孫一大堆,而且蘇韜給出的酬勞也很有競爭力,宋思辰和竇方剛立馬答應會挑選幾個實力可靠的中醫弟子,援助三味堂新店開業事宜。

蘇韜打電話的功夫,蔡妍已經泡好一壺花茶,香氣四溢,整個客廳瞬間多了幾分浪漫的味道。

深夜很沉靜,客廳略暗的燈光灑在蔡妍的臉上,泛出聖潔的光輝。蔡妍分明穿得很薄透,她的身材也很豐腴,但不知為何,蘇韜卻感覺有種不可褻瀆的感覺。

女神?

蘇韜內心深處,驚訝地給出了這麼一個評價。

或許是因為新的工作,給蔡妍的性感多了一抹女人味,所以蔡妍的氣質悄然發生變化。

「蔡叔和佘嬸,他們還好吧?」蘇韜目光落在杯中懸浮在上面的艷麗花瓣,轉移話題問道。

蔡妍點了點頭,道:「我爸,又開始搗鼓古董了,最近收了一批古玩,初步估計小賺了一筆。現在薇姨對我爸很信任,許多事情願意找他商量。」

蘇韜笑著說道:「如果他倆走到一塊,你覺得有可能嗎?」

蔡妍連忙搖頭道:「薇姨,是一個生活特別精緻的女人;我爸,沒讀過書,你這算是亂點鴛鴦譜。」

蘇韜卻是搖頭,一本正經地說道:「人和人本質沒有區別,感情這東西,誰也說不準。指不定佘嬸就喜歡蔡叔那一口呢?」

蔡妍摸著嘴唇,沉吟許久,笑道:「如果他倆事成了,也算了了我的心事。我看得出來,我爸對薇姨還是很有好感,只不過是礙於面子和身份。」

蘇韜用力擺手,鼓勵道:「男人追求女人,千萬不能麵皮子薄,一定要主動出擊才行。蔡叔首先要自信,克服內心的自卑。其實佘嬸內心很空虛,也特別缺乏安全感。如果蔡叔能給佘嬸足夠的依靠,她肯定會動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