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這時候趙乙同發話,對我們說:「在這裡發現了一個機關,似乎需要一把劍插進去。阿凱過來,用你的劍試試看,可能需要你的劍才能打開。」

我走了過來,用我手中的血龍劍插入劍孔里,卻發現完好無損插進去。但是劍已經插到底,並沒有發生什麼。我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盯著我一個人,都期待我打開這個機關。

我無奈告訴大家:「我動用了真氣,並沒有發生什麼,該不會又是讓我獻血吧!」

除了蕭炎的四爺爺,其他人看著我點點頭,意思就是讓我獻血。非常無奈,誰讓我是人王的後代。雖然是他的後代非常光榮,但是我犧牲也太大了,才沒多久讓我獻血兩次。太坑了,我又不是血王。

無奈用左手的無名指在劍鋒割破,然後鮮血順著劍流淌下。血液流入底下后,還是沒發現任何動靜,我又看了看大家。其他人毫不例外都看著我,不知道他們這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反正我也儘力了。

蕭炎的四爺爺這時候發話,對我說:「應該劍是一把鑰匙,需要你去轉動這把劍,才能打開這扇門。你試試,這個可能性很大。」

於是我照做了,用力轉動劍,卻發現劍真的可以轉動下面。我都快哭了,這血白獻出來了,早知道應該先試試能不能轉動。這個仇必須記下,誰讓他們三個人瞎說讓我獻血,難道割破手指不痛嗎?

沒辦法,已經被坑了還能說什麼。不過我已經轉了百分之九十,卻到頂了,發現地下產生一些列的動靜。只是微微震動,不過這震動的時間挺長。在我們進來的地方對面牆上,硬生生打開一道口子,出現了一條寬廣的通道。

於是我意念一動,血龍劍化為一道光進入我的體內。我們五個人排列走進寬廣的通道,實在太寬了,估計有20多米。前面更壯觀,像是一個城堡。不過上面已經跟石頭鏈接在一起,根本沒有陸地上那種城堡美感。

不過我們發現,越靠近這個城堡就發現越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知道進入了火焰山的下面,但是已經深入不知道有多深,應該遠離岩漿才對。看來事情沒那麼簡單,火焰山下面也隱藏了不少秘密。

不過這時候我們感到上面有震動感傳了過來,並不知道上面發生了什麼事。估計只有我知道,那遠古巨人要麼是跟人打了起來,要麼挖洞跑走了。這個震動時間非常長,但是傳達到我們這裡,震動感非常低。

聽到挺久的震動,我們習慣了,繼續往前走。誰知道這個震動需要多久才會停下來,再說跟這個墓無關,並不是碰到什麼機關。所以我們沒必要等震動停止,才繼續走,那樣也不知道等多久。

我們走到了門前,門有五米高,而且像是古代的城門。看起來非常偉岸,我們身處這裡都覺得很渺小。不得不說古代的人真的不是一般牛逼,這都能造的出來。

孫九龍不禁感嘆說:「太壯觀了,沒想到古代還有這樣的建築。很難想象他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現代也不會有機器能做到這樣吧!」

蕭炎微微點頭說:「這就是古人的智慧和力量,不能小看。歷史往往都是非常有價值,只是很多人不願意去學習歷史。歷史上有很多優點都已經失傳,只不過人們開始懶惰去來,覺得保留下去浪費時間。」

我也感嘆了幾句:「沒錯,只能怪人們慢慢學會了安逸,認為這些都不重要。等晚了后,他就知道一切都晚了。就像我們,都無法知道這個門是怎麼做的,因為沒有人傳下來這個方法。」

趙乙同卻沒有感嘆,而是對我們說:「行了,別感嘆了,現在不也在努力。想辦法把門打開,我們就能見證歷史的奇迹。」

我們在四周確定了,都沒有發現任何機關,說明這裡是非常安全。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機關,也就是說這個門想打開還需要時間。不僅沒找到機關,連找不到跟我的血龍劍相關的地方,看樣子要花不少時間在這裡尋找打開這個門的方法了。

花了半個小時,沒有人找到任何頭緒,於是停了下來。畢竟下墓挺長時間,我們需要休息一段時間,吃吃喝喝。補充能量,等下接著找開門的機關。

蕭炎吃著東西,再喝口水后,對著我們說:「我說這個門機關怎麼這麼難找,會不會是阿凱用血龍劍再獻血才能打開這個門。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機關,要麼?」

蕭炎話還沒說完,便轉頭看向我,我迅速拿著零食和水遠離他們三米遠。就怕他們強行讓我獻血,每次受傷都是我的心,他們不心疼我還心疼。蕭炎見到我跑了,便笑了起來,連一旁的孫九龍都下不下去笑了起來。

我實在很鬱悶,反正這次我不再獻血,再獻血身子和手指都廢了。任由他們笑,反正我都不會答應。蕭炎的四爺爺和趙乙同滿不在乎我們開玩笑,而且不忘盯著巨門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蕭炎對著我門說:「等等,這個角度能看到石門有字,是一首詩。我讀給你們聽!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孫九龍對著我們說:「好詩,我告訴你們這首詩的意思。

你難道看不見那黃河之水從天上奔騰而來,

波濤翻滾直奔東海,再也沒有回來。

你沒見那年邁的父母,對著明鏡感嘆自己的白髮。

年輕時的滿頭青絲如今已是雪白一片。(喻意青春短暫)

(所以)人生得意之時就應當縱情歡樂,

不要讓這金杯無酒空對明月。

每個人的出生都一定有自己的價值和意義,

黃金千兩(就算)一揮而盡,它也還是能夠再得來。

我們烹羊宰牛姑且作樂,

(今天)一次性痛快地飲三百杯也不為多!

岑夫子和丹丘生啊!

快喝酒吧!不要停下來。

讓我來為你們高歌一曲,

請你們為我傾耳細聽:

整天吃山珍海味的豪華生活有何珍貴,

只希望醉生夢死而不願清醒。

自古以來聖賢無不是冷落寂寞的,

只有那會喝酒的人才能夠留傳美名。

陳王曹植當年宴設平樂觀的事迹你可知道,

斗酒萬千也豪飲,讓賓主盡情歡樂。

主人呀,你為何說我的錢不多?

只管買酒來讓我們一起痛飲。

那些什麼名貴的五花良馬,昂貴的千金狐裘,

把你的小兒喊出來,都讓他拿去換美酒來吧。 「這裡還有人能靜下心寫這麼多詩,不對,這些不是近代文字嗎?奇了怪,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們能解釋嗎,古代的墓裡面出現現代字,而且沒人進來過。」我看著大家說出我的疑問,完全看不明白古代墓出現現代文字。

趙乙同解釋說:「那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墓裡面有人,並且他還能了解外面所有的事情。也就是說,墓里不止是我們五個人,還有一個未知的人。」

這話說出來,我們幾個人都覺得有點害怕。就怕墓里突然出現一個人,半人半鬼的樣子,絕對能嚇到我們。雖然是修真者,但是怕的是強者,最怕就是把我們當成敵人。如果真的有墓人,能輕易知道外面的事情,說明他也是個強者。

蕭炎的四爺爺這時候發話,對我們說:「別自兒嚇自己,這都是扯淡,沒那麼玄乎。還是老實找機關,進去之後或許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在這裡瞎猜也沒啥用,你們趕緊找機關,別偷懶。」

被蕭炎的四爺爺這麼一說,我們似乎不再覺得害怕。因為覺得蕭炎的四爺爺非常自信,總覺得有他在就不會出現危險,他能保護我們的安全。我們都在下功夫來尋找線索,奈何線索真的很難找。

找了十幾分鐘,孫九龍對著大家喊:「快來看,我發現了這個東西。」

我們都過去看了看,是在城門的右側附近,發現了一個很小的圖標。似乎是一個龍頭的標誌,都沒手指頭大,不仔細看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趙乙同按了按,根本按不動,也就是說這不是什麼機關。

也就是說這東西跟打開這個門一點關係都沒有,那這個門究竟怎麼打開?

「你們終於來了!」

突然出現一句話,這道聲音非常陌生,從來沒聽過。但是確定方向,好像是在城門裡面。難道真的有人在裡面,並且對我們說話?我們一時愣住,完全不相信剛才有人跟我們說話。

倒是蕭炎的四爺爺非常淡定,對城門彎腰低頭說:「晚輩蕭山見過前輩,不知前輩為什麼這樣說。」

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在一旁發獃看著四爺爺和城門。奇怪的是蕭炎的四爺爺對城門的方向這麼尊敬,我們卻不知道該不該也去彎腰。蕭炎的四爺爺和城門都沒有提示,索性就不管了,在一旁看著聽蕭炎的四爺爺和城門裡面的人說話就好了。

城門裡面的聲音又傳來:「建立這個地方就是為了等你們,你們才是現在的救世主。不過將來的任務非常艱巨,希望各位能勝任。我只是守護這個地方的門神,並沒有任何力量,只保存力量一直守護著這裡。」

難道是城門再跟我說話?那門上的字也好解釋了。它就是城門,城門想刻什麼字還不是它說的算,但是總覺得怪怪的。畢竟它不是人,我們跟一個城門說話總覺得很奇怪。

但是我們四個人一直坐在地上,根本不敢插嘴,生怕會說錯話。誰都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我們知道直接問是非常不禮貌。只好讓蕭炎的四爺爺自己做主,他知道該問什麼,不該問什麼。畢竟每個人習慣和習俗不一樣,雖然它是城門,但是也有思想。

蕭炎的四爺爺對城門尊敬又敬仰,虛心問起來:「我們知道這個世界危難之際,當然我們也會盡全力拯救世界。不過請問前輩,不知您這個門打開需要什麼條件?」

城門笑著說:「呵呵,想打開這個很簡單,只需要血龍劍的主人命令就夠了。我也是一直守護張家人幾萬年了,這個地方曾經是張家總部,後來換了一個地方。這裡已經有幾千年沒有張家人來過,見到你們我都感到親切感。」

這話剛落,我們快驚訝嘴巴掉地上,它都活了幾萬年。這什麼概念,一直一個人守護著這裡,也就是張家的遺迹。雖然張家人不在這裡,但是不代表就沒有重要的東西。不然他會花這麼多時間守護著這裡,沒有其他人靠近。

蕭炎的四爺爺當然也很驚訝,但是很快被掩蓋住。畢竟自己也是高手,不太喜歡露出真容。這時候蕭炎的四爺爺變著更加敬重,甚至跪了下來。我們都不好意思坐在地上,在蕭炎的四爺爺後面也跟著跪起來。

蕭炎四爺爺磕了三個響頭后,對城門說:「小輩蕭山有一件事不明白,為什麼曾經的歷史沒有保留下來,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城門似乎嘆了一口氣,對著我們說:「唉!那段歷史你們不知道好,因為這是方面罪惡根源。誰知道那段歷史都會發狂,最後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所以這段歷史就被張家人無情抹殺,也讓這個世界平安度過了這麼久。不過好在一個叫張子揚那小子,成功打消了所有對歷史探索的人,不然世界又出現混亂。」

我們聽了之後都覺得不可思議,什麼樣的歷史這麼恐怖,只要有人知道了這段歷史都會導致讓世界毀滅?也難怪以前的歷史一直沒有保留,才讓這個世界安穩下來。但是我們很好奇,是因為什麼事導致這種情況,真的覺得不敢相信。

竟然城門的門神都這樣說了,估計問歷史的真相,他也不會告訴我們。但是很好奇,魔族鬼族他們活了這麼久,不也好好的。再說石門應該也知道歷史,都活了幾萬年,想必也會知道很多秘密。

也就是意思說,這個秘密真的關於世界生存。如果被壞人知道,可能會極端起來,使用這個秘密毀滅這個世界。就像邪神教的人,他們知道了,一定會幹這事。

城門的門神這時候說起一首詩來:「馬上逢寒食,途中屬暮春。??可憐江浦望,不見洛橋人。??北極懷明主,南溟作逐臣。??故園腸斷處,日夜柳條新。?」

孫九龍不知道哪裡借來的膽子,等門神說完詩句之後,大家都沒來得及欣賞分析。他卻站了起來,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似乎在回憶這首詩,又似乎知道這首詩的含義。

孫九龍對門神說:「在路途的馬上渡過晚春的寒食節,可惜在江邊的碼頭上望,卻看不見來自洛陽灞橋的離人,雖然被貶為下臣放逐到南方,心中還是惦念著北方的英明的君王故鄉家園,令人傷心斷腸的地方,經歷了日日夜夜之後,新的柳條又長出來了!」

門神明顯驚訝了一聲,對孫九龍說:「咦,不錯,這麼快就能懂我的詩。不過你似乎和張家人毫無聯繫,怎麼也來到了這裡。」

門神都能知道誰跟張家有血緣關係,誰沒有。真的太厲害了,都不需要做dna,直接找他看一眼就能知道。這不讓我們佩服都不行,省了很多時間。

孫九龍彎著腰回答說:「晚輩孫九龍見過前輩,晚輩只是一個小偵探,愛冒險愛查案。當然也愛看文學的書和詩集,主要為了學習其中的道理。」

門神開始對孫九龍稱讚著說:「不錯,非常不錯,現在能像你這樣的人真的太少了。不過你能來到這裡也是緣分,我的城樓裡面有書庫,保留很多古籍記載。相信你看了也會學到很多,我的書庫裡面有很多沒有出現過的詩集。當然我都翻譯出來手抄下來,你們不會覺得看不懂。好了,見到你們,能和你們聊天真的非常愉快。不過進去之後,十年後才能出來。」

什麼?十年後才能出來?為什麼把我們關進去?我們所有人疑惑不解,難道不是為了取東西嗎?讓我們進去待十年是什麼意思,我們都不理解。

門神看的出來我們都非常疑惑,於是對我們說:「十年你們在裡面修鍊武功,和學習你們都沒學過的知識,相信你們十年後就成為了高手。當然蕭山就不需要了,本來沒打算讓孫九龍進去,看在他喜歡詩集也可以一起進去。你們四個人必須在裡面待十年,能學到多少東西就看你們的本事。」

這時候大門被打開,奇怪的是四周並沒有產生震動。讓我們都覺得非常驚奇,難道這個城門不重嗎,才沒有產生震動和聲音出來。

蕭炎的四爺爺尊敬對城門門神說:「那晚輩蕭山先告辭了,改日再來拜訪。」

「嗯!」門神輕輕回復了一個字。蕭山沒必要再跟著我們在一起,畢竟已經確定裡面是安全,根本不需要他繼續跟著。再讓他閉關修鍊十年,蕭山肯定不願意,畢竟壽命不長。何況這個機會本來留給年輕人,自己不願意再插手這件事。

蕭山什麼招呼沒打,一個人退出這裡。他回去也好,這樣可以告訴家族我們的情況,自然也會給明月通風報信。 我們四個人帶著忐忑的心踏進這個門,十年對我們這幾個年輕人不長,但是對普通人是非常長。同時還帶來很大的壓力,這都是先輩給我們的期望,進去之後就要擔起拯救世界的任務。雖然「拯救世界」只是簡單的四個字,但是我們明白,能做到需要付出很大的犧牲。

不是說我們只是在這裡待個十年,我們就可以拯救世界,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十年後我們出去之後,那才是「拯救世界」真正開始。無形的壓力讓我們無法呼吸,因為來的太突然,我們都沒來得及承受。我們不知道進去之後能讓自己變多強,能不能達到先輩所期望的實力。

我們走進去非常緩慢,似乎每一步感覺非常吃力,不是因為現在被限制了重力。而是我們背負著太多人的期望,身上背著太多的承重壓力。我們踢進城門后,城門自動關閉了起來。

這裡就像古老的街道,但是一個人一件東西都沒有,門也是都是關著。不過每個房間上面都寫了名字,比如武器,文學,歷史,健身等各種類型。完全是一個學堂,每個地方都可以提升自己的地方。

趙乙同對著我們說:「現在大家都知道責任是什麼了,那麼我就不說多了,這段時間誰也不要打攪誰。每一秒對我們來說非常珍貴,所以都把時間用到對的地方。」

我們都點點頭,趙乙同說的很對,他們陸續走進一個房間。我一個人走進文學的房子,發現有很多書。我拿出一本看了看,名字叫為你打開一扇門。

「世界上有無數關閉著的門。每一扇門裡,都有一個你不了解的世界。求知和閱世的過程,就是打開這些門的過程。打開這些門,走過去,瀏覽新鮮的景物,探求未知的天地,這是一件激動人心的事情,也是一個樂趣無窮的過程。一個不想打開門探尋的人,只能是一個精神上貧困衰弱的人,只能在門外無聊的徘徊。當別人為大自然和人世間奇妙的景象驚奇迷醉時,他卻在沉睡。

世界上沒有打不開的門。只要你願意花時間,花功夫,只要你對門裡的世界有探索和了解的願望,這些門一定會在你面前洞開,為你展現新奇美妙的風景。

在這些關閉著的門中,有一扇非常重要的大門。這扇門上寫著兩個字:文學。

文學是人類感情的最豐富最生動的表達,是人類歷史的最形象的詮釋,一個民族的文學,是這個民族的歷史。一個時代的優秀文學作品,是這個時代的縮影,是這個時代的心聲,是這個時代千姿百態的社會風俗畫和人文風景線,是這個時代的精神和情感的結晶。優秀的文學作品,傳達著人類的憧憬和理想,凝聚著人類美好的感情和燦爛的智慧。閱讀優秀的文學作品,對了解歷史,了解社會,了解自然,了解人生的意義,是一件大有裨益的事情。文學作品對人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閱讀文學作品,是一種文化的積累,一種知識的積累,一種智慧的積累,一種感情的積累。大量地閱讀優秀的文學作品,不僅能增長人的知識,也能豐富人的感情,如果對文學一無所知,而想成為有文化有修養的現代文明人,那是不可想象的。有人說,一個從不閱讀文學作品的人,縱然他有「碩士」「博士」或者更高的學位,他也只能是一個「高智商的野蠻人」。這並不是危言聳聽。親近文學,閱讀優秀的文學作品,是一個文明人增長知識、提高修養、豐富情感的極為重要的途徑。這已經成為很多人的共識。

文學確是一扇神奇的大門,只要你走進這扇大門,就不會空手而歸。」

讓我看了之後明白了文學非常重要,我花了十天來看文學的書,隨後開始明白了人生的意義。這時候我開始規定每個星期的計劃,什麼時候該看書,什麼時候練功,什麼時候吃飯睡覺。爭分奪秒規劃好每一步,這樣就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

來到這裡,才明白世界上很多秘密,很多東西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現在才知道三丹田並不是頂級,超越三丹田的高手多的去,只是他們這些人不願意露面而已。就好比那個陸豐,他可能超越了三丹田。

每個星期重複做同樣的事,但是我發現各項指標提升了很大。有的時候還會整改計劃,把幾個項目一起訓練,當然確保都不衝突的情況下。能多一個技能,那肯定是好的。

不僅學到很多,還找到人王傳授過我的血龍劍法,而且這是完整的劍法。這讓我非常興奮,人王本來就死了,他根本沒來得及傳給我劍法。這裡剛好可以學到,自然不用那麼麻煩再去找人王的魂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了,我們都忘記在外面做過什麼,曾經又是怎樣的人。幾乎全忘了,來到這裡第一件事就是學習還是學習,甚至曾經的缺點都彌補。這裡什麼都有,吃不完的食物,學不完的技能。連我們感嘆的時間都沒有,因為我們都覺得時間不夠用了。

後來得知張家是一個傳奇民族,在遠古時期那就是王朝時代。所有的種族都會向我們張家跪拜,因為張家不僅是全世界最強大的民族,還有能威脅全世界的秘密。這個秘密也就是遠古的秘密,這裡沒有顯示。

看樣子這個秘密真的很危險,連自己家族的人都不敢傳下來。恐怕魔族他們也不知道秘密所在的地方,或許他們知道這個秘密,現在一直到處尋找。

得知這個消息,興奮又好奇,興奮自己的老祖宗們原來這麼強。好奇的是還是那個秘密,是什麼秘密能讓所有人懼怕張家?連神族魔族都很害怕,想必是魔族後期強大了,才攪個整個世界亂了。

今天晚上是看文章的時間,我挑了一本新書看了看「我在年青時候也曾經做過許多夢,後來大半忘卻了,但自己也並不以為可惜。所謂回憶者,雖說可以使人歡欣,有時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絲縷還牽著已逝的寂寞的時光,又有什麼意味呢,而我偏苦於不能全忘卻,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現在便成了《吶喊》的來由。

我有四年多,曾經常常,——幾乎是每天,出入於質鋪和藥店里,年紀可是忘卻了,總之是藥店的櫃檯正和我一樣高,質鋪的是比我高一倍,我從一倍高的櫃檯外送上衣服或首飾去,在侮蔑里接了錢,再到一樣高的櫃檯上給我久病的父親去買葯。回家之後,又須忙別的事了,因為開方的醫生是最有名的,以此所用的藥引也奇特:冬天的蘆根,經霜三年的甘蔗,蟋蟀要原對的,結子的平地木,……多不是容易辦到的東西。然而我的父親終於日重一日的亡故了。

有誰從小康人家而墜入困頓的么,我以為在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見世人的真面目;我要到n進k學堂去了,彷彿是想走異路,逃異地,去尋求別樣的人們。我的母親沒有法,辦了八元的川資,說是由我的自便;然而伊哭了,這正是情理中的事,因為那時讀書應試是正路,所謂學洋務,社會上便以為是一種走投無路的人,只得將靈魂賣給鬼子,要加倍的奚落而且排斥的,而況伊又看不見自己的兒子了。然而我也顧不得這些事,終於到n去進了k學堂了,在這學堂里,我才知道世上還有所謂格致,算學,地理,歷史,繪圖和體操。生理學並不教,但我們卻看到些木版的《全體新論》和《化學衛生論》之類了。我還記得先前的醫生的議論和方葯,和現在所知道的比較起來,便漸漸的悟得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同時又很起了對於被騙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從譯出的歷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維新是大半發端於西方醫學的事實。

因為這些幼稚的知識,後來便使我的學籍列在日本一個鄉間的醫學專門學校里了。我的夢很美滿,預備卒業回來,救治像我父親似的被誤的病人的疾苦,戰爭時候便去當軍醫,一面又促進了國人對於維新的信仰。我已不知道教授微生物學的方法,現在又有了怎樣的進步了,總之那時是用了電影,來顯示微生物的形狀的,因此有時講義的一段落已完,而時間還沒有到,教師便映些風景或時事的畫片給學生看,以用去這多餘的光陰。其時正當日俄戰爭的時候,關於戰事的畫片自然也就比較的多了,我在這一個講堂中,便須常常隨喜我那同學們的拍手和喝彩。有一回,我竟在畫片上忽然會見我久違的許多中國人了,一個綁在中間,許多站在左右,一樣是強壯的體格,而顯出麻木的神情。據解說,則綁著的是替俄國做了軍事上的偵探,正要被日軍砍下頭顱來示眾,而圍著的便是來賞鑒這示眾的盛舉的人們。

這一學年沒有完畢,我已經到了東京了,因為從那一回以後,我便覺得醫學並非一件緊要事,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所以我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變他們的精神,而善於改變精神的是,我那時以為當然要推文藝,於是想提倡文藝運動了。在東京的留學生很有學法政理化以至警察工業的,但沒有人治文學和美術;可是在冷淡的空氣中,也幸而尋到幾個同志了,此外又邀集了必須的幾個人,商量之後,第一步當然是出雜誌,名目是取「新的生命」的意思,因為我們那時大抵帶些復古的傾向,所以只謂之《新生》。

《新生》的出版之期接近了,但最先就隱去了若干擔當文字的人,接著又逃走了資本,結果只剩下不名一錢的三個人。創始時候既已背時,失敗時候當然無可告語,而其後卻連這三個人也都為各自的運命所驅策,不能在一處縱談將來的好夢了,這就是我們的並未產生的《新生》的結局。

我感到未嘗經驗的無聊,是自此以後的事。我當初是不知其所以然的;後來想,凡有一人的主張,得了贊和,是促其前進的,得了反對,是促其奮鬥的,獨有叫喊於生人中,而生人並無反應,既非贊同,也無反對,如置身毫無邊際的荒原,無可措手的了,這是怎樣的悲哀呵,我於是以我所感到者為寂寞。

這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長大起來,如*,纏住了我的靈魂了。

然而我雖然自有無端的悲哀,卻也並不憤懣,因為這經驗使我反省,看見自己了:就是我決不是一個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英雄。 時間已經不知不覺過去了九年,我已經掌握了血龍劍法全套,並且學到其他合適的招式。還學到其他很多東西,例如一些歷史記錄,還有張家的歷史。不得不為生為張家後人,覺得非常光榮。

這九年來,一直沒有來得及查看自己的丹田,所以不知道提升多大的實力。只能說時間已經被我逼著都不夠用,這裡面需要我學習的東西太多了。我和其他三個人都沒時間聊天,因為都在忙碌自己的學業。轉眼從17歲成長到26歲,我都長起挺長的黑鬍子,頭髮也變長了很多一直披散在後方。

頭髮和鬍子根本沒時間整理,在裡面只想著學習,想在十年內把裡面所有需要學習的東西學進去。雖然不現實,但是能多學一樣,那就是多一個本事。所以我對學習都是爭分奪秒,不願意浪費一秒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