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這時已經是二十九日黃昏轟行軍大帳內轟陳慶之和公孫康兩人聽完斥候的帶回的消息都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吉慶寨只是一個三級大村轟城防設施有限金三要金軍猛攻兩日轟吉慶寨估計已經是炭可危。如果等金軍的輻重器械到位。那鹽鎮主力定會全軍覆沒金時不我待啊!轟轟

「是啊!沒想到金軍在與鹽鎮僵持了這麼久之後漸還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轟三萬精銳兵馬金可不容易對付金如今我靈夏軍各營能抽調到南面的只有一個西營和主公的近衛營加上張楓的長風營也不過是二萬餘人。兵力上相差不大轟不過我們卻損失不起轟烈馬原一戰金雖然讓建州軍全軍覆沒但我們也損失近萬金南北兩營撼山營幾乎都打殘了金如果我們三個營折損太大那我們的力量將被削弱到最低點金如果金軍還有後續兵力北上靈夏鎮一旦被拖入戰爭的泥潭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將付之東流了轟說不準也會落個鹽鎮的下場公孫康也嘆了口氣的道。

「還沒到那種山窮水盡的地步金吉慶寨已不可守金而且我們也不能坐視鹽鎮的精銳被消耗殆盡轟眼下金軍還不知道我靈夏軍南下金我看今夜就在後面打他一下轟讓金軍有所顧忌轟盡量的拖延時間金只要吉慶塞能多堅持幾日待主公南下轟匯合我靈夏各營金我想金軍如果不想拼個魚死網破金肯定會退兵的。轟漸

定下了襲營之計金陳慶之和公孫康一邊讓人紮營金一邊埋鍋造飯金竹幟傳晚的降臨。而金軍大營的帥帳內。 愛你的橋,通往毀滅的牢 粘桿卻坐在獸皮戶心。抗旨年下千夫長的彙報:「將軍金北面的斥候隊到目前為止仍沒有消息轟另外鹽鎮方向依舊平靜無常金沒有任何的動靜。之

「在北面加派斥候仔血的探查金另外讓各營今晚小心防備轟崗哨加倍漸完顏兀朮那邊有什麼消息么?轟倪粘桿對手下問道。

「回將軍金兀朮將軍已經數日前已經攻佔白馬鎮金隨後就開始抽調主力北上金不要兩日就能過清風嶺北上。氣漸

粘桿點了點頭繼續道:「明天。加強對吉慶寨的攻勢黃昏之前必須給我拿下這裡。之

眾將離開后粘桿完顏宗翰這才揉了揉眼睛拿起那封來自河東金主完顏阿骨打的親筆信轟信上的內容並不多之只是要他和金兀朮兩人夾擊毛家軍鎮金脅迫毛家軍徹底到向大金轟從而得到毛家水軍轟有了水軍的支撐轟河東和河西的大金勢力就能連成一片漸從而席捲大金北面所有的勢力漸為建立大金國打下基礎。

而為了完成整個目的金擋在金軍前方的鹽鎮必須要清除金而鹽這種重要的物資也必須拿到手金要知道利用鹽貨轟毛家軍鎮從大金手上掠奪了多少財富轟所以拿下毛家軍鎮勢在必得氣毛文龍如果聰明就會乖乖的投靠大金金否則失去了根基之地。就算毛家水軍在強大金也是無根浮萍。早晚都會敗亡。

粘桿對鹽鎮是勢在必得轟不過他卻忽略了北面的靈夏軍漸雖然大金在北面也有探子存在金但對於粘桿來說金靈夏軍自始自終都不是一個層面的對手金以他估計對方就算馳援鹽鎮之兵馬也不會多過萬人轟而只需要一天時間他就能消滅鹽鎮主力。就算對面那兩人在厲害金這一次也難逃他的手掌心。

粘桿的輕視註定了金軍接下來的倒霉氣三更天網過金在金軍大營後面轟無數的火把照亮了夜空轟靈夏軍的偷襲顯得有點畫蛇添足轟更有點欲蓋彌彰的感覺別人偷襲都恨不的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半點聲音金而靈夏軍偷營卻是打著火把轟唯恐別人不知道他們要偷營。

結果隔著兩三里地早有所防備的金軍就已經嚴陣以待金等著靈夏軍打上門來漸黑暗之中金一處山坡之上陳慶之和公孫康騎在馬上轟望著遠方那密密麻麻的火光漸公孫康扭頭對著陳慶之道:「陳校尉轟不知道那金將看到我們這麼大張旗鼓的偷營。會有什麼感想!之金

「呵呵金兵法有雲金虛則實之金實則虛之金我們這一草驚蛇。等著看吧。之陳慶之淺淺一笑轟目光再次望向金軍大營。

「殺啊」之

「兄弟們跟我沖!轟倪

靈夏軍偷營的士兵們扯著嗓子大聲的喊著漸每一個人都里都拿著一個火把轟而在隊伍之中更有兩個士兵一頭一尾扛著一個登城梯轟梯子上每隔出段就插上一個火把轟隔的遠遠望去轟這支襲擊營地的靈夏軍至少有三四千人轟而且聲勢浩大漸根本就沒有一點偷營的覺悟倒好像是要強攻一般。

而這一段上的金軍則已經是嚴陣以待倪弓手垂著手臂金右手擒弓。左手拿箭轟只等對方進入射程。就張弓拉箭金而其餘的士兵也紛紛來到營寨的拒馬闌珊後面金等待著對方的到來金粘桿和手下的十數個將校也已經出了營帳來到一處高台之上金看向正洶湧而來的靈夏軍。

「弓箭手準備!轟轟一個弓手校尉看著閃爍的火把漸漸的近了轟對著列陣整齊的弓手大喝一聲轟上千弓手同時拉開弓金只等那校尉的下一個命令然而就在這時金讓人膛目結舌一幕生了金數千道火把突然開始熄滅金剛才還喊殺震天轟一副要猛攻的架勢但隨即十數秒后轟前方就變得一片死寂好像之前這裡什麼都沒有生過一樣。

金軍還沒有從這個變化中回過神來金突然在另一個方向上金無數的火把燃起百米的距離在急奔跑下幾乎不需要一分鐘的時間轟而這處金軍先受到的卻是鋪天蓋地般的箭雨金頓時無數守在營寨拒馬後方的金軍被箭雨掃過金慘叫聲了連綿不絕。

而靈夏軍的突然殺出轟讓這裡的守軍有些措手不及轟還沒反應過來。靈夏軍的套繩索已經拋出轟拒馬被一個個的拉翻金一個個缺口露了出來漸靈夏軍瘋狂的湧入這處金軍營盤金大有一攻而破的架勢。

粘桿看著那處營盤快淪落。不在猶豫轟立刻指揮士兵全力向此處營盤圍殺而去金而攻入營盤的靈夏軍卻好像是屬兔子的金一有風吹草動。立刻風緊扯呼轟回手還將火把丟在營帳之上之讓大火燒的更旺。

金軍這邊以擠壓金靈夏軍就退出了金軍大營金不過這邊還沒有消停轟在前營金薛仁貴帶領的四百騎兵已經殺到注意力被吸引到后卓的金軍沒想到被圍兩天的吉慶寨」鹽鎮士兵居然壞有毒量反擊。頓時被打了個措年不及。醇更是縱橫金營無敵手轟一時間連挑十數座金軍營帳金斬殺金軍數百。

薛仁貴並沒有在金營之內糾纏金而是保持著馬金見到營帳就燒見到少量金軍就殺漸遇到一點大的抵擋絕不停留漸轉身就跑而這種無賴打法金立刻讓注意力被後方吸引的金軍再次將目光投向前方倪然而。陳慶之並沒有給金軍這個機會。

幾乎就在之前突破金營的地方才偃旗息鼓金之前正面衝鋒的靈夏軍卻好似黑夜中的一道影子氣突然殺出。這一次轟靈夏軍沒有在點燃火把。暴露身形而是悄悄的摸到金營之前轟在火光照射到地方漸突然暴起。被纏著布轟帶著蹶子的戰馬從黑暗中衝出倏無數的套索拋出倪拉住那些拒馬金拉開一道道的豁口金而靈夏軍安靜的好似一介小個煞神轟步伐整齊轟只聽一聲聲金屬交鳴的聲響。靈夏軍在粘桿的眼皮底下動了

攻。

六個衛的士兵好似潮水一般突入金營漸而擋在前方的長槍兵就好似一道破敗的堤壩金瞬間就被沖毀。而接下去倒霉的就是那數百弓箭手。在近距離下金面對刀盾兵和長槍兵組成的三才陣金就好像是一大坨肉被放入絞肉機里轟一片血肉橫飛轟大火點燃了一個個營寨金靈夏軍就好像走出道鋒利的箭矢不斷的鑽入金軍的身體之中金進行著破壞。

而靈夏軍也現了一處高台上的異樣氣那裡的有數百精銳的金軍防禦。 https://tw.95zongcai.com/zc/63699/ 顯然那高台上的人是金軍的將領漸幾乎沒有人去命令金無數的靈夏軍士兵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殺向那處高台氣靈夏軍的這一擊明顯射到了金軍的心臟部個金散布在四周的金軍不在退卻轟開始瘋狂的向高台殺來金喊殺聲轟金屬交鳴聲金戰馬長嘶聲金在這裡上演著一場生死的絞殺。

金軍主帥的位置被攻打倪金軍各營士兵紛紛從四面八方殺了過來。之前還具有優勢的靈夏軍轟變的寸步難行金每前進一步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金不過也牽制了大部分的金軍。

金軍大營夕一金陳慶之對著身旁的一個衛長道:「破天金該你們出動了。漸石破天轟是陳慶之手下的親信手下之一轟可以說是白馬軍中的老兵了轟吉慶寨內的鹽鎮士兵在兩日強攻下轟肯定損失慘重而想要堅持下去轟就只能為吉慶寨補充兵力金以提高士氣金加上靈夏軍主力在外虎視曉耽轟想要多僵持幾日還是沒問題的通

石破天點了點頭金這一次陳慶之從東營還有公孫康的中營抽調了四個滿編的衛金步兵一千八百人轟騎兵六百人轟每個人背著十公斤的糧草。騎兵三十公個足夠吉慶察堅持三五天轟石破天帶領的士兵攻擊方位漸還是之前被攻破的那處金營金這裡雖然經過短暫的修補金但依舊走出片混亂金六百騎兵打頭倪只是一個衝鋒就殺出一條通路而後面的步兵則跟在騎兵身後金快的穿過金軍營帳。

金軍四面圍城金就忽算集合兩個方向的兵馬也不過一萬五千人倪而隨著粘桿處被猛攻金大部分金軍都被調派向那裡漸而這二千多靈夏軍出現。頓時將兵力不足的金軍大營鑿了個對穿倪成功的進入到吉慶寨前方。而薛仁貴也適時的殺出轟兩軍人馬匯合金也沒有多言語金直接進了吉慶塞。

這邊鑿營成功轟陳慶之這邊就響起鳴鑼之聲金剛才還殺的紅眼的靈夏軍轉瞬就如同一個膽小鬼般漸轉身就逃而逃跑的時候漸還保持著一種穩定的陣勢轟而不是一擁而散。交替的掩護著周圍的同伴後撤倪靈夏軍從容的從金營之中撤出轟金軍還想追擊轟卻被一捧箭雨堵住了門。平白損失了上百人金最後只能看著靈夏軍消失在黑夜之中。

粘桿自始自終都站在高台之上。動也不動金絲毫沒有因為靈夏軍的軍隊打到腳下而有絲毫慌亂:「靈夏軍。沒想到我大金又多一勁敵轟馬上派人給我全力打探靈夏軍方面的情報一戰而知強弱轟靈夏軍最精銳的東營在這一場偷襲之中讓粘桿看到了一支強大而且精銳的軍隊。深陷敵營金絲毫不亂金進退有據。沒有一絲的混亂轟尤其是最後退兵的時候轟交替掩護轟沒有一個士兵轉身就跑金這種精銳不是練出來的精銳金而是從無數戰鬥中才能鍛鍊出來的。

而且對方對兵法的掌握讓他居然有種處處被算計的感覺金每一步都被牽著走金顯然對方的將領也是一個不輸于吉慶寨內的那兩人轟以不到萬人的兵力硬抗金軍半年多的攻勢轟讓他一直止步在清風嶺金就算清風嶺被破金依舊打了個回馬槍。將他的前鋒營給打散了架然而這樣的敵人又多了一個金看來這次北上金並不是那麼輕鬆。 ps: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幫忙砸票+收藏。

原來江星的鬼魂在半年前到了地府的『枉死城』,城主判他投胎轉世,他心中惦念女友金鈴,始終無法輪迴,漸漸的變了性子,心中怨氣大增,變成了厲鬼打傷了『枉死城』的護衛從地府逃了出來。

閻王知道后大怒,責令『枉死城』儘快將其追回,打入十八層地獄。『枉死城』城主急忙派四大鬼差,來到人界抓捕江星。

江星逃回人界后,尋到了一處陰穴,吸收了大量的陰氣后修成了『厲鬼心晶』徹底變成了都天厲鬼,就連最後一絲靈識也破滅了,給人界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今天終於被『枉死城』的四大鬼差給堵上。

楊華簡單的把事情的始末說了一下,詢問道:「姐姐,我們怎麼辦?」

飄渺仙子來不及考慮他是怎麼知道的,急忙說道:「我們最好還是幫鬼差擒拿江星,都天厲鬼不是好對付的。」

作為鬼魂,金鈴自然明白都天厲鬼是什麼概念,但是江星必定是為了只才成那樣的,她哀求道:「求求你們救救他好嗎?我知道你們一定可以的。」

飄渺搖搖頭:「他已經修成了『厲鬼心晶』,就算是佛祖臨世也沒有辦法了,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幫這些鬼差收服他,以免更多的人受到傷害。」

嬌蠻女鬥冷酷男 金鈴默默的退回了『次元戒』,黯然神傷。

「姐姐,你先退回幾步,我用碧咯斬神劍助他們一臂之力。」』

楊華祭出了『碧咯斬神劍』,經過這半年的苦修,他已經可以把碧咯斬神劍收在自己的體內了。

神劍的前幾個攻擊陣法他也很熟練了,心念間便施展了出來,吸收劍訣的神劍很快就發生了變化,一圈又一圈的奇怪文字從裡面冒出來,周圍還夾雜著一串古樸的花紋。片刻后,奇怪的文字和古樸的花紋完全脫離了神劍劍體,在半空中閃動不已。待到楊華的最後一道劍訣完成後,那些奇怪的文字和古樸的花紋突然變成一道九彩光華,急速的旋轉了起來,順著楊華的指引罩向了都天厲鬼。

「啊。。。。。。。

受到九彩光華的照射,都天厲鬼不由的嚎叫起來。

每一聲嚎叫都激的金鈴靈一陣顫抖。

都天厲鬼似乎不甘心被禁制,大聲的嚎叫著,不斷的催發著體內的都天鬼氣向九彩光華撞擊。

無奈,在『碧珞斬神劍』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

四大鬼差看到懸浮在半空中的神劍,急忙跪下對楊華說道:「多謝上仙相助,請問上仙也是楊華?」

楊華和飄渺大驚,怎麼這幾個鬼差突然說起了他們能聽懂的人話,而且還知道他的名字。

楊華奇道:「四位請起,請問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

為首的鬼差恭敬道:「上仙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我們在人界追尋這厲鬼,突然收到地府至尊—地藏王菩薩的佛令,要我們在人界找尋上仙,我也是根據地藏王菩薩傳來的消息才認出你的。菩薩要我們見到你后,無論無何也要請你去地府一趟。」

楊華還未開口,飄渺搶先道:「我們還要許多重要的事要辦,恐怕沒有時間和你們去地府。」

楊華不知道飄渺仙子為什麼這麼說,飛快的想了一下,還是配合著點了點頭。

那鬼差似乎早就料到楊華會推辭,哪個大活人願意去地府。

「上仙,菩薩叫我問你,你是不是經常做一個同樣的夢?」鬼差問道。

楊華大驚,自己做夢的事除了自己,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這菩薩是怎麼知道的?

「菩薩還說,地府有你的一件東西。」鬼差繼續說道。

「我跟你去地府見菩薩。」

飄渺急了:「弟弟,你怎麼可以答應他?」

楊華解釋道:「姐姐,有些事我一直沒給你說過,我確實一直在做同樣一個夢,那個夢對我很重要,地藏王菩薩肯定知道這個夢是怎麼回事,我一定要去地府搞清楚。」

飄渺道:「那我也要去,你可不能留下我一個人。」

楊華正要詢問鬼差,卻不想那鬼差槍先道:「菩薩吩咐了,在場皆是有緣人,可以一起去的。」

飄渺仙子絲毫不懷疑這句話。

古老傳說,地藏王菩薩乃是佛界具有大神通的人,後來不知什麼原因遁入地府做鎮,並誓言:地獄不空,勢不成佛。

為首的鬼差放出一把黑傘,打出幾道手印把控在九彩光華下的厲鬼收了進去,然後恭敬道:「上仙,我們四人要用地遁之術將兩位送到地府在這一界的入口,不知兩位還有沒有要準備的。」

楊華道:「不知這一去要多久?」

鬼差道:「上仙放心,這地府在地藏王菩薩『刑天佛輪』的禁制下,時間會比人界慢上許多,地府一年,人界才一日。」

楊華放心道:「這下我就放心了,現在就可以出發了。」

飄渺隨手把那輛寶馬收進了自己的『天音鐲』。雖然她不在乎世俗社會的金錢,但是車扔這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楊華和飄渺也會地遁之術,今天看到這四個鬼差施展,才知道原來地遁也可以這麼快。

兩個時辰后,兩人四鬼已經身在幾千里以外的不知名山頂了。

「兩位,這就是地府在這一界的入口。」為首的鬼差指面前的萬丈深淵說道。

其實就算他不說,楊華和飄渺也早就感應到了深淵中傳來的濃烈鬼氣。

此刻正是日出時分,舉目遠眺,只見藍天白雲,晴空萬里,浩瀚無際,一輪紅日從遠處的山坳冉冉升起,心中立感一陣感慨,這人世的景色確實很美。

鬼差遞過兩塊銅牌,說道:「兩位,這是地藏王菩薩親自頒發的通行證,你們戴在身上可以抵擋森羅鬼氣的侵襲,平日里我們這些鬼差也是靠這牌子才能自由出入地府,否則這森羅鬼氣早就把我們吹成粉末了。」

「有這麼厲害?」飄渺奇道。

「仙子有所不知,這鬼森羅鬼氣不同於一般的鬼氣,如果沒有地藏王菩薩親自頒發的通行證,就算是大羅金仙也無法抵擋它的侵襲。」

楊華不由的把手中的銅牌纂緊了一些,畢方不屑的傳音道:「別聽他胡說,你若是修成神嬰,別說這森落鬼氣,就是在弱水之畔你也可以自由戲水。」 右破天帶著兩千多人馬講駐吉慶寨,頓時讓困守的守軍中「誤。薛仁貴和徐榮親自接見了石破天,石破天將陳慶之的意圖轉述給兩人,薛仁貴沉吟了片刻,道:「陳校尉的意思是在吉慶寨拖住金軍主力轟等待貴主帶領主力南下轟不過吉慶寨內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金城防已經破敗不堪倪如果金軍猛力進攻金就算有你們的士兵加入,也頂多多支撐一兩日而已。之

「大人放心,我家校尉大人在外面會牽制金軍的攻勢,而且駐紮在天雷鎮的張校尉的長風營也已經南下金估計明日就能到達金到時候我靈夏軍雖然兵力還處於劣勢金但想必金軍也不敢小瞧金而且我家大人經常在我等面前說起兩位將軍轟以兩位大人之能守住這吉慶寨定不是難事!轟漸石破天還有句話沒有說轟那就是實在不可守,就點起三堆火之陳慶之會牽制金軍之讓守軍突圍金當然這是萬不得已才能實施的手段。

金軍大營,燃燒的營帳已經全部都熄滅轟只有篝火還在燃燒著轟那些躺在營帳下的傷殘士兵低聲的呻吟著金好似在訴說這裡曾經經歷過一場慘烈的戰鬥,中心營帳內之粘桿坐在主位之上金聽著屬下報告著損失

況通

「好了金吉慶塞新得援軍,再次攻打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而靈夏軍在出旁虎視眈眈金不知道實力,繼續圍攻吉慶寨已經不可為轟明日全軍後撤五十里紮營,等待完顏宗弼將軍的主力。」完顏宗翰沉吟了片刻轟還是桿斷了手下諸將的話語金道。

五月三十日漸晨轟三萬金軍放棄了繼續攻打吉慶寨金退出五十里再次紮下營盤金陳慶之的東營和公孫康的中營在吉慶塞外三里紮下營盤金與吉慶寨互為犄角,三十日正午。張械帶領的五千長風營趕到吉慶塞外。與陳慶之匯合。吉慶塞附近包括鹽鎮軍兵轟已經增加到一萬八千人。金軍的兵力已經不在佔據絕對的優勢。

而在這一日內金兩軍的斥候之間則爆發了一場斥候之間的戰爭之金軍大營,粘桿穩坐營中轟聽著斥候們送回的情報:「又有一支五千人的隊伍與吉慶寨外的靈夏軍匯合。那麼對面的兵力應該在兩萬上下轟與我們相差不大轟看來這一次靈夏鎮與鹽鎮是要共存亡了金也好轟金兀朮的軍隊到哪裡了!轟金

「回大人漸兀朮將軍的軍隊已經過了清風要隘金不過隨行所帶的輻重甚多轟所以行軍速度比較慢轟預計明日正午之前才會到達漸。轟

「恩,密切注意吉慶寨的動靜轟如有異動,及時回報!轟倏

清風嶺轟夾道左近的一片山林之中漸一道身著迷彩綠軍服的人影在山林中快速的奔跑著轟手中那合金鋼打造的匕首如同一道流星氣戈破空氣轟正中一個身穿鎧甲的士兵的咽喉之上漸幾道箭羽也不甘示弱給予回敬漸但那道身影在密林之中快速的移動轟竟將這些箭矢躲了過去漸轉瞬間轟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這幾個金軍斥候相互對望了一眼漸緩緩的後退金啊!一個斥候腳被一個套環套住漸立玄被到吊了起來。而隨後幾道鋒利的木刺橫掃而來金在斥候的身上留下幾個血洞漸而就在斥候們驚恐的瞬間,從樹上突然倒吊下出個同樣身著迷彩金臉上摸著彩色圖紋的人金手中的匕首輕快的將一個斥候的脖子抹出一道刀痕轟鮮血噴濺而出,形成一道血霧之剩下兩個斥候跟遇到鬼一般,飛快的向林外逃跑金卻不想沒跑出十幾步遠。腳下就是一空金隨後身上傳來一陣陣的劇痛金在臨死前金兩人看到坑上轟兩個穿著古怪金打扮更是古怪的人蹲在坑上,嘴裡叼著一個冒煙的東西轟不過他們已經沒有機會去問那是什麼漸雖然鮮血的流出之生命一點點的衰落,直到失去意識之間也不會醒來。

藍羽搶過李志宇嘴上的香煙。使勁吸了兩口金靠在一顆大樹上「我靠。你不知道少吸兩口金最後一根了!媽的轟這鬼地方連咋,賣煙的地方都沒有轟比遠古大陸還遠古轟你說咱們兩個是不是穿越到什麼異大陸上來了」。

「屁金這不是穿越金是克隆。克隆知道不金咱們現在都是人家高級文明的試驗用的小白鼠知道不漸那些外星人弄出這片大陸金然後把咱們克隆到這大陸上金然後觀察我們。恩。肯定是這樣。轟倏藍羽一本正經的說道。

「丫的金什麼鳥白鼠金可惜了我的寶貝了金你說為什麼就變成一堆廢鐵了呢?明明各個零件都完好無損金子彈也是好的金可就是打不響金娘的漸如果有我的寶貝在轟殺這幾個人用得著這麼費勁!轟倏李志宇抱怨的道。

「行了轟你在罵娘也沒用之貌似除了死了金咱們是回不去了轟咱們這個身體應該也是一介,獨立的生命體金比克隆還高級金連腦子裡的東西都複製下來了,如果你不膩歪了金那邊有繩子,自己吊起來轟不用我教你吧!轟倪

「滾金不管老子是不是克隆出來的金這麼死了多憋屈金馬勒個把子的。你說咱們兩個好好的當今獵戶當」

李志宇想起村裡的那個愛羞紅臉的丫頭轟心裡又泛起酸酸的東西來轟眼角也不由地濕潤了。兩人出身特種兵轟但在這裡卻是一個獵戶漸那天兩人出去打獵,卻不想清風嶺要隘失守之金軍尾隨而來金北庄隨後也被攻破轟兩人回到村裡的時候轟北庄已經成了一個大軍營金至於庄內的百姓則出個都沒看到。

於是兩人將網來到這片大陸上穿著的迷彩服和武器再次拿上轟開始為庄內的人報仇轟今天殺幾個金兵。明天宰幾個斥候,利用他們學到的各種技巧在山林中幾乎沒有人能奈何的了他們金不過這個世界很讓人無語氣兩人手中的阻擊槍轟手槍全都莫名其妙的失效了漸明明全都完好無損漸卻是射不出一顆子彈轟幸好兩人的搏擊水準也不低,否則還真有點小混不下去了。

「行了金豐六歲的小丫頭轟你還真打算娶她不成漸拜託你差她一輪呢?你也不怕被人說你殘害祖國花朵。轟漸藍羽哼哼兩聲金道。

「滾金我樂意金知道這是什麼社會不轟你還當在社會主義呢?古代十六歲的美女當媽的一大把氣再說了金古人不就講究一枝梨樹壓海棠么。別說差一輪金就是差個五六輪的那也叫風流佳話!轟倪

「完了金完了轟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無恥了漸黨這麼多年的教育你都吃狗肚子里去了。這種話都說的出來。之真羽哀嘆的道。

「行了轟你也不是啥好鳥轟沒事來往人家寡婦門裡鑽,我都替你羞的晃通,轟

「靠!轟金藍羽大罵一聲轟擺了擺手氣道:「不說這個了金今天山道上好像斥候特別多,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轟漸

「恩轟要不去看看!轟,兩人說著金順著山林金跑到夾道附近轟找了處地方埋伏了起來漸日頭才爬到頭頂金從遠處那座山隘內金裡面走出一支騎兵轟騎兵數量足夠兩千人。緩慢的行進著漸而騎兵之後則是大隊的步兵轟那長達十數里的隊伍漸少說也有五六萬人的規模,而在隊伍後面還有上百輛大車漸不用看也知道裡面全都是白花花的稻米。

藍羽扭叉看向李志宇金小聲的道:「兄弟,哥們剛才數了數轟少說也有五萬人金光是騎著馬的騎兵就有一萬七八千金這是要打大仗啊!轟倪

李志宇皺了下眉頭道:「好像是!不過咱們鹽鎮好像只有幾千士兵了吧轟徵兵都征咱們頭上來了金估計是沒幾天蹦醚的了,幾千人用幾萬人打轟這也太給面子了吧!群毆都沒這樣的

「管他群毆還是單挑,跟咱也沒多大的關係轟不過能給這些金人找些麻煩倒也不錯,嘿嘿金走。之藍羽突然一笑轟對著李志宇道。

「幹嗎去」之

「換身打扮金先混進去轟然後在說」轟

五月三十一日正午轟完顏宗翰和完顏宗弼匯合金金軍主力由三萬攀升到八萬,其中騎兵兩萬漸步卒六萬轟手下將官上百員金兩軍匯合后。完顏宗翰和完顏宗弼兩人在中心營帳碰了個頭,隨後大軍馬不停蹄繼續北上金與黃昏在吉慶寨南十里處紮下營盤。

吉慶寨,陳慶之,公孫康轟張楓。薛仁貴金徐榮齊聚一堂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面容嚴峻,薛仁貴率先說話道:「根據探馬回報金金軍的另一路主力完顏宗弼帶著五萬大軍北上金如今已經和完顏宗翰匯合轟駐紮在吉慶寨南方十里金另外探馬還看到一些攻城器械金以吉慶寨的防禦能力漸根本就擋不住對方的攻勢。而以貴軍目前的兵力金想要拖住金軍八萬人馬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我建議金撤退到鹽鎮金以鹽鎮的城防來阻擋金軍。之

「鹽鎮,似乎鹽鎮的水源很是一個問題金如果我們被圍在鹽鎮轟數日之內就要面臨缺水的危險轟似乎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轟漸張披沉吟了一下道。

坐在一旁的徐榮突然笑了下道:「鹽鎮缺乏水源我們自然知道轟不過既然鹽鎮是我等的立身之地轟那自然要有完全的準備,早在年前轟清風嶺要隘的局勢變壞以來金我就已經讓人在鹽鎮內挖取水窖漸選擇幾乎每家每戶的地下都有這麼一個水窖金而且這些日子裡面的水都是儲存的滿滿的金如果節省一點,堅持一個月也未必不可能金而且靈夏軍主力不是幾日內就會南下么,到時候鹽鎮之圍自然迎刃而解。。之

「而且轟鹽鎮周邊五十里的範圍內都處於鹽鹼地金寸草難生轟打的地下水生澀難喝金所以想要取水都要到鹽鎮北面的黎山腳下漸往來一趟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八萬軍馬轟人吃馬喂轟每日需要多少水,沒有專門打造的水車想要運送這些水轟我想就夠他們頭疼的了!轟倏徐榮說著露出一個陰謀的表情。

「呵呵金看來徐將軍早就有了謀划。如果金軍真的要圍鹽鎮轟怕是正落入圈套之中轟如果我們在派出一支騎兵在外游戈漸襲擊金軍的運水車。或許鹽鎮之圍不需要主公大軍南下金也能逼迫對方放棄引沾陳慶點聽了點后氣腦海里頓覺得妙的很,如黔:適時的南下轟或許能擊敗這支金軍也說不定。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撤回鹽鎮防禦倪另外還要麻煩陳校尉氣安排騎兵在外面埋伏。之

「這個自然

六月一日,清晨金金軍在一陣號角聲中轟向吉慶寨推進漸但金軍得到的卻是一座已經空空如也的吉慶寨漸完顏宗翰自然不願意放過這支軍隊。大軍再次跟進,進入了一毛不拔的鹽鎮周邊金隨後八萬人將鹽鎮團團圍住。

金軍大營內轟完顏宗翰此時卻有點頭疼轟因為鹽鎮周邊根本就沒有水源之僅有的水源也無法用來飲用:「大人!情況都問清楚了氣平日鹽鎮的用水都是從北面的黎山上流出的河水打來的金在鹽鎮內倪水的價格也十分的昂貴

「這麼說轟我們這邊沒有水喝;鹽鎮內部也沒有水喝嘍!轟倏完顏宗翰問道。

「據探子回報轟鹽鎮內應該有一定的存水金不過應該支撐不了幾日。現在我們將鹽鎮圍住金沒有水源的補充轟鹽鎮內的存水很快就會用光轟到時候鹽鎮自然不攻自破了!」

「哼漸你認為能擋住我半年之多的將領會是那種沒有腦子的傢伙嗎?他們既然把大軍引到鹽鎮漸自然是有所依仗金如果鹽鎮內存水真的不多轟那就是近日內靈夏軍還會有大隊的人馬馳援鹽鎮金所以他們才會這麼有恃無恐漸除此之外漸那就是鹽鎮的水十分充足漸想要與我們拼消耗漸看誰先耐不住誰轟在外面肯定還有對方的騎兵在。之完顏宗翰輕哼一聲:「以為這樣就能難得到我么?兀朮呢?轟倏

「宗弼大人帶著人往北去了金說是去找水源!轟倏

金兀朮帶著匕千騎兵一路北上。找到了附近百姓所說的河水轟翻身下馬轟蹲在河邊金喝著甘甜的河水:「從大營到這裡足有四十里路。往返一次就要八十里轟而八萬軍馬每日消耗至少幾個噸的水轟哈澤。你有什麼辦法運水么?。

「回大人金運水自然是用水車。不過眼下想要弄大型的木桶卻不容易。如果要隨軍工匠打造金連夜趕工也需要數日才行。轟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