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這樣的舉動,立時引起了老嫗的注意。

「慕容絕,他們幾個是什麼人?」老嫗看似很平靜地問道,但那不容置疑的語氣卻是透著一抹冰冷。

「虞婆婆,十八小姐,從今天開始,我已經不再是山海家的人了。」慕容絕道。

聞言,虞婆婆和山海姬雪皆是眉頭一皺。

「慕容絕,你想背叛山海家?」

虞婆婆的聲音頓時冷了下來,透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不遠處的雷靐等人,無不是心頭一震。

山海家?

眼有的這個老嫗,還有這個小丫頭,難道是天隕帝國山海家的人?

天吶!

山海家的人,怎麼跑到大夏皇朝來了?

「虞婆婆要怎麼想,我也無話可說,總之,從今天起,我將以白掌門為尊。」慕容絕緩緩說道,同時還微微朝著白芯抱了抱拳。

頓時,虞婆婆和山海姬雪的目光全都落到了白芯身上。

只是一眼,兩人便看穿了白芯的修為。

「玄魂境九重?你……你居然臣服了一個乳臭未乾的丫頭?」虞婆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慕容絕,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山海姬雪撇嘴道。

「十八小姐,我沒有說笑。」慕容絕道。

「那你說說,你為什麼會臣服於她?她那麼弱,恐怕連你一根手指頭都打不過,又怎麼可能讓你臣服?」山海姬雪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不錯,白掌門現在的確很弱,但她將來,是一定會成為魂修的人。」慕容絕道。

「修魂?」

山海姬雪懷疑地看了白芯一眼。

「慕容絕,就算你要背叛我們山海家,也找個像樣點的理由吧?就她,還想成為魂修?」

慕容絕沒有要辯解的意思。

說實話,他自己都是不相信的,但考慮到陽旭的存在,他又不敢下定斷論。

更何況!

自己的小命,就在白芯一念之間呢。

「慕容絕,你可要想清楚了,背叛我們山海家的後果,你可是知道的。」虞婆婆冷冰冰地道。

「自然知道,但我別無選擇。」慕容絕露出無奈之色。

虞婆婆和山海姬雪皆看出了其中的一絲意味,兩人的目光不禁掃向陽旭和白芯,還有南宮傲亭,隨後率先排除了陽旭,畢竟陽旭身上毫無魂力波動,看上去就是個普通人。

而白芯已經被看穿,是玄魂境九重,根本不值一提。

剩下的,就只有南宮傲亭了。

可是……

「十八重樓境四重天,這樣的修為,的確不算弱,但也不至於讓你臣服吧?」虞婆婆冷聲質問道。

畢竟,慕容絕的修為是十八重樓境五重天,比南宮傲亭還要更高一重天。

「咳咳,這位……虞婆婆,是吧?我想您弄錯了,我與慕容一樣,都是以白宗主馬首是瞻。」南宮傲亭輕咳著糾正道。

聞言,虞婆婆和山海姬雪的目光,又重新落回了白芯的身上。

可是,不論怎麼看,白芯都只有玄魂境九重的修為啊。

難道是她故意為之?

不僅是她們兩人如此懷疑,就連遠處一些的雷靐和柯銘等人,在鎮定下來之後,心裡也全是疑惑不解。

白芯被眾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

但她已經漸漸接受了陽旭給她安排的身份,所以輕吸了一口氣,眼神毫無懼意地迎向山海姬雪等人。

「哼!」山海姬雪冷冷一哼,十分看不慣白芯的樣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居然能讓慕容絕不惜背叛我們山海家,也要臣服於你。」

呼……

聲音落下的瞬間,山海姬雪的身影在原地一晃,留下了幾道殘影。

「宗主小心!」

慕容絕神情一變,連忙閃到白芯的前面,右手一劃而出。

哧啦!

其右手,就像是一柄絕世利刃一般,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犀利的魂力斬擊,與突然出現的一道銀刃之芒斬擊在一起。

釘!!

火花迸射而出。

山海姬雪的身影頓時朝著後方彈退開去,而慕容絕也是蹬蹬蹬地連退位了三步,方才站穩。

同時,南宮傲亭也閃掠到了白芯的跟前,一臉警惕之色。

雖然陽旭沒有明說,但他們兩人已經感應得很清楚了,如果白芯被殺,他們也會跟著死去。

所以!

那紅的人生 他們絕對不能讓白芯受到任何傷害。

「平……平手?」

不遠處,雷靐等人無不是看得雙眸圓瞪。

山海家那個小丫頭才多大,居然能與慕容絕打個平分秋色?

太可怕了!

那小丫頭到底是什麼樣的妖孽存在?

就在眾人驚訝于山海姬雪的實力時,陽旭卻是眼神突然一動,臉上露出了一抹喜悅之色。

「呵呵,沒想到,今天的運氣居然這麼好。」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眾人一愣。

大家的目光隨之落到了陽旭身上,充滿了不解之意。

而隨後,他們便順著陽旭的目光,朝不遠處看去,隱約可見一頭毛絨絨的小獸,躲在一棵低矮的樹叢後面。

「雷團長,是哪頭稀有魂獸。」有人連忙喊道。

雷靐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只是,現在自己這些人是泥菩薩過江,連自身都難保了,哪還管得到了什麼稀有魂獸?

稀有魂獸雖好,但也得要有命去養啊。

「小姐,那是……雷鱗獸幼崽!」虞婆婆驚道。

「什麼?居然是雷鱗獸幼崽?」山海姬雪一聽,不由得也是瞬間大喜。

雷鱗獸,這可是已知的九品魂獸之一,堪稱神獸。

只不過!

任何一頭雷鱗獸的成長,都極為苛刻,甚至可以說,有八成的雷鱗獸都會中途夭折,無法成長為真正遨遊天地間的恐怖神獸。

因為,雷鱗獸生下來,只有一品。

而它每成長一品,都需要經歷雷劫的洗禮,讓它身上那毛絨絨的獸毛褪掉,蛻變成雷鱗。

而且越是往後,經歷的雷劫威力越是巨大。

很多雷鱗獸,都會死在雷劫之下。

但只要雷鱗獸能成長起來,那在同階之中都是霸主級的存在,甚至還有一定的機率蛻變為帝魂獸!

帝魂獸,那是凌駕於一切魂獸之上的恐怖存在,甚至能蛻變為人形,擁有比同階魂修更為恐怖的可怕實力。

傳言,天魂大陸上就曾出現過一頭蛻變為人形的雷鱗獸,坐擁一片無垠疆域。

那個地方,被稱為獸國!

雷靐和柯銘等人,全都露出了驚愕之色。

「雷團長,柯團長,你們不是說那是大地狂熊的幼崽嗎,怎麼變成雷鱗獸了?」一個同行的魂武者忍不住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啊,之前得到消息,這就是一頭大地狂熊的幼崽,我們哪裡知道它居然是雷鱗獸的幼崽啊。」柯銘一臉懵逼地解釋道。

「哼,一群無知小輩,大地狂熊幼崽與雷鱗獸幼崽,在一定程度上是很相似的,如果只看外形,很容易誤認。」

虞婆婆一副高人指點江山的模樣。

「不過,這兩種幼崽還是很容易分辨清楚的,只要細細感應它們身上的魂力屬性,自然就能一清二楚。」

雖然她像是在解釋給所有人聽,但其實只是想告訴山海姬雪而已。

聞言,雷靐等人才恍然大悟過來。

是了!

大地狂熊是土屬性,而雷鱗獸則是雷屬性。

雖然小時候的它們,在外形是極其相似,但如果能仔細感應它們身上的魂力屬性,自然也就能分辨清楚了。

只不過,自己這些人在得到消息的時候,根本就沒往雷鱗獸的身上想,而是想當然地將它當做了六品魂獸大地狂熊的幼崽。

這樣的魂獸,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極為稀有的存在了。

畢竟!

六品的大地狂熊,那可是相當於魂象境的魂修強者,是極為可怕的存在。

在天魂大陸,一品魂獸對應著覺魂境。

二品魂獸對應玄魂境。

三品魂獸對應九魂罡煞境。

四品魂獸對應十八重樓境。

五品魂獸對應魂元境。

六品魂獸對應魂象境。

七品魂獸對應魂竅境。

八品魂獸對應魂陽境。

九品魂獸對應魂輪境。

帝魂獸則對應魂劫境。

「呵呵,雷鱗獸?」

陽旭突然譏誚一笑,那望向虞婆婆的眼神,帶著一抹諷刺,這讓後者臉色不禁一沉。

「你笑什麼笑?」虞婆婆沉聲喝斥道。

陽旭沒有理會她,而是轉頭看向白芯,道:「白芯,這原本是一頭普通的雷鱗獸,但卻無意中吞噬了九心狂雷草,從而進化為狂雷天鱗獸,天生擁有對抗雷劫的本事,它成長為帝魂獸的可能性極大。依我看,就把它收了,以後當做你們宗門的看門獸好了。」

聞言,虞婆婆不禁冷冷一哼。

「哼!無知小兒,什麼狂雷天鱗獸,簡直是胡說八道。」

「不,虞婆婆,他說的是真的。」山海姬雪露出一臉肅穆之色,「據我們山海家的秘典記載,雷鱗獸若是有很小的時候,有機會吞食九心狂雷草,也或是狂雷天心花,就有極小的機率進化為狂雷天鱗獸,天生擁有對抗雷劫的能力。」

之前,山海姬雪還沒有往雷鱗獸身上想,所以也沒有發現什麼。

但現在,通過虞婆婆,她已經確定那是一頭雷鱗獸幼崽了,自然而然地就聯想到了山海家秘典中的記載。

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一頭雷鱗獸幼崽,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那這附近,會不會有成年的雷鱗獸?

就在山海姬雪心頭思緒萬千之時,虞婆婆的老臉卻是一僵。

居然是真的?

自己剛才還說人家無知呢,搞了半天,無知的那個人,居然是自己?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

狂雷天鱗獸!

思緒一閃而過,虞婆婆頓時露出了興奮之色。

「小姐,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只要把這頭狂雷天鱗獸帶回去,山海家將來必定實力大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