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這次的會面可說是非常成功的,賓主雙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訊息和一定的態度,歷史地新篇章已經拉開序幕,弄潮兒們紛紛摩拳擦掌,想要在這大潮流中爭得先機獲得榮耀。

這次代表團進京之後,華夏方與y國又開始了正式地會談,雙方對於整個談判都傾注了心血。也都要保存屬於自己一方的利益最大化。

g協調小組再不是一個空架子,也不是一個花槍了。很多人都想要進入到這樣地一個臨時小組中來鍍金,這層金如果鍍上那就是青史留名了。

從臭石頭到香餑餑的轉換。也讓小軍這個組長地位置凸顯了出來,很多人都很羨慕、嫉妒小軍,暗中評論其運氣好等等之類的話語,真正到了層次的人反而不會說這樣的話,xg的回歸問題能夠如此順利的到達現在這個程度,可以說最起碼有一半的功勞是屬於小軍的。

雖然是國與國之間的事情,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就是這有限的力量卻辦成了看似無限的事情。對於把握所有周邊細節處理方面小軍可說是把所有能想到的事情全都做了。其最初在xg被很多人稱之為紈絝子弟游xg的話語再沒有人會說出口,誰又知道這是不是左昊軍人家早就想好的一步棋呢?

一邊是喜慶的氛圍。另一邊則是顯得有些沉重的氛圍。

兩方面的對比非常明顯,尤其是在孩子們的身上。趙鵬飛幾個人再次聚到一起,每個人的臉上都很沉重,再沒有了當初那花天酒地談笑風生的勁頭。

「***,為什麼什麼好事都能落到左昊軍的頭上。想要進到協調小組竟然要通過他的同意才可以,連我老爸親自去疏通都沒有用,說是上面下了死命令,由國務院推薦,最後由左昊軍複審,最高首長終批示才可以進入到小組中,看看現在那協調小組,除了左昊軍這個組長之外,都是一些真正意義上的經濟外交專家,年輕人左昊軍竟然一個都沒有批。」鄭海川把身上脫下來的衣服狠狠的甩在沙發上,一臉憤怒之意,一嘴無奈之詞。

許志龍的臉色也很不好看,那天在俱樂部被小軍兩兄弟連續的輕視之後,一直順風順水的他有些無法接受甚至有了逆流而上的意味,回到家中又被父親嚴厲的批評禁止他耍一些小聰明,玩一些小動作。他與鄭海川一樣想要進入到協調小組,只不過沒有像鄭海川那樣魯莽的直接去談而已,他在運作可能出現的一切機會,尤其是繞過左昊軍的機會。

「都說左昊軍幸運,我們也曾談論過這樣的話題,看來是錯了,xg這步棋也不知道這小子腦袋裡裝的是什麼,憑什麼在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的情況下自己就跑到xg。還與那裡那麼多的家族關係弄得這麼好,沒看這次代表團來京,除了一些必要的接見和公事之外,都只是住在國賓館不出來,唯一地幾次私事出來。還都是受了左昊軍的邀請。我敢肯定他不是得到首長們的授意,那個時候我問過爺爺,華夏還沒有設想關於xg的一切問題。」趙鵬飛還是坐在那裡擦拭著眼鏡,只是客觀的發表一些意見來讓這一小撮人知道自己地存在,說無欲無求那是假的,沒有把握不會輕易的出手和得罪才是真的。

不動則已,動則一定一擊必殺。

「靠的,這個左昊軍還真是被上面那幾個老頭子喜歡,爺爺去拜見幾位老帥時都從他們的嘴中聽到過左昊軍這個名字。並且都能夠談亂一兩句關於他的事情,全部都是正面的誇讚。人比人氣死人啊,什麼時候我們能被這些老頭子記住名字都要高興半天了。」許志龍端起一杯紅酒,咕咚咕咚的一口把酒全部喝掉,眼中已經滿是嫉妒了,現在除了嫉妒小軍之外,已經很少能夠有東西入得了他地眼睛了。

超過他,超過他,比他強,比他強。我上不去就讓你下來!!

這樣的思想已經充斥了許志龍的內心。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趙鵬飛把眼鏡戴好,鏡片後面的眼珠看到許志龍的模樣,搖了搖頭說道:「阿龍。不要去嫉妒,那樣會讓人失去理智的,左昊軍如何現在已經不是我們能去關心的了,家中已經告訴我了,玩夠了沒?一個玩字,讓我們那麼多天的努力在他們眼中都是兒戲而已,相信你們家也都告訴你們了吧?」

「媽的。想到左昊軍與我父親那同樣地思維對待我們。我這心裡就有散發不出來的怒火,憑什麼他這比我們還要小几歲的小孩子能夠擁有比我們多得多地東西!」鄭海川也學著許志龍一樣。直接幹了一杯酒之後接著說道:「還有左昊軍這小子***桃花運也好,周曉雨、江清影還有xg薛家的薛雨煙。三個美女全部對他投懷送抱,甚至還甘願成為站在他身後的女人。咦?對了你們說能不能?」

趙鵬飛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海川,別想這樣的事情,這是不可觸犯的底線,絕對不能動這樣地心思。這種方式目前地效果也只是把左昊軍斗臭,要斗腦還需要對方的配合,你覺得江某和薛家會不知道他們地關係,不默認怎麼會這麼安靜,他們怎麼還會在一起。勸你徹底打消這個念頭,那種事後的反撲即便是你父親也絕對無法抵擋!」

趙鵬飛地話可說是非常嚴厲了,永遠不要去拿對方的私生活說事,除非你有一次性徹底打到對方所有勢力的機會才可以拿這東西做引子,事後也會成為所有人保持距離的一個人,除非不死不休,否則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會被利用起來的。

鄭海川其實也就是說說氣話,真讓他做的話,不說別人,他父親第一個不同意。

「你要說左昊軍不好運?那一個個的女孩子全部都是家中背景深厚,偏偏這些勢力他左昊軍還全部都能藉助上,真是奇了怪了。莫不是這小子會什麼邪術,在戰場上中槍無數還不死,聽說他那一身的傷疤已經超過了很多打過一輩子仗的老將軍!」許志龍叼著煙心中不快嘴裡痛快痛快。

「最大的損失就要屬李梅了,這件事情我們做得是有些過了,李叔很不滿意,甚至可以說是很不高興,他的損失也是最大的,不僅李梅這個團長當不成了,李叔本身還答應了小軍一個條件,一個不過份的條件,父親說了會找機會把這次李叔的損失補回來,但李叔的表現還是很怪異,哎!別因為我們的舉動把李叔弄得與父親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不好,那樣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趙鵬飛說到李梅,說到李抗美的時候,屋中三人都沒有了言語,這可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噹噹當!」敲門聲響起,屋中三人都皺了下眉頭,三人談事連平時身邊的那些公子哥都沒有帶,也吩咐不要讓人打擾。偏偏進來才十幾分鐘就有人來打擾。

沒有等到三人開口,房門被從外面推開,一個男人從外面走進來。

「李凱?」三個人同時帶著些許不確定的語氣望著面前這個臉上帶著一條長長疤痕的男人,那氣勢那神態,與曾經的李凱完全的不同,曾經是有些瘋癲的他現如今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面對一頭真正的野獸,一頭隨時可能撕碎你身上每一塊肉的野獸。

「嘎嘎,不認識我了?是啊,變化有些大。」男人正是跑到東北的李凱,在那裡他經歷了很多,從一個紈絝子弟變成了一個不像人的人,就連說話的語氣和聲調也都變得極其怪異,好似嗓子壞了之後再沒有好過一樣。

「哈哈,兄弟你回來了!」趙鵬飛站起身,非常熱情的想要給李凱一個擁抱,卻發現對方的腳步不自覺的退了兩步,與自己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而且那眼神中的獸性完全蓋住了老友見面的興奮。

趙鵬飛愣了一下,疑惑的望著李凱。

「嘎嘎,飛哥,別介意,我已經不習慣與人這樣正常的接觸了。阿龍、海川,好久不見!」李凱一笑那聲音很是刺耳,與許志龍和鄭海川打了聲招呼之後自顧自的坐在一個單人的沙發上。

三個人看了半天,發現自己好像已經不認識面前這個人一樣,他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外表的變化還好說,但那內里的變化使得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凱子,你這是怎麼了?」鄭海川指了指李凱臉上那道疤痕。

李凱抬起手摸了摸臉上的傷疤,好似在回憶又好似不想回憶的說道:「嘎嘎,是獅子還是熊瞎子,是老毛子還是偷渡者,我忘了,幾乎每天都要面對那些畜生,已經忘了!」

三人都是一驚,當初只是知道李凱被李抗美送到了東北他的老部隊中,那是什麼樣的部隊還要每天去面對猛獸和鄰**人?

邊境?

三人同時想到了一個部隊,李凱不會是去那裡了吧?

「嘎嘎,你們猜到了?就是那裡,邊防軍中的佼佼者,同時負責整個大興安嶺地區警衛的邊防大隊!」李凱看到三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已經猜到自己這幾個月去了哪裡,要說幾個月鍛煉一個新人可能沒有什麼太大的成效,可要是鍛煉一個擁有不錯身體素質和各種技能,只是差了一些血性和經驗的李凱,幾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趙鵬飛站起身,不顧李凱下意識的躲閃,逼到角落裡狠狠的抱住他說道:「兄弟,你受苦了!」

李凱沒有動,過了一會才用他那獨特的嗓音陰森森的說道:「沒關係,為了找左昊軍報仇,這些苦算什麼,這幾個月我也沒有隻是在部隊里待著,那只是應付我老爸,該準備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左昊軍,你等著我!「 大橋建成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水泥廠的設備裝修調試,以及天鵝池村修公路的事情了,馬衛東上任了,修公路的事情,就重點是他負責了,馬衛東在縣裡工作了很長的時間,和縣直單位的人很熟悉,包括建築公司的負責人,由他來負責修路的事情,是最為合適的。熊順興現在已經是鄉里的紀委書記,工作的重點有所轉移,何況,因為顧長順和顧長貴的事情,縣紀委的陳和平書記,要求已經很嚴格了,一段時間來,熊順興一直都在忙著建章立制,做一些表面上的工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水泥廠馬上就要竣工了,大橋修好之後,設備已經運來了,部隊的效益是非常高的,車間已經快要完工了,接下來,就是開始試生產了,這就需要有熟練的工人,包括種植藥材和大棚蔬菜,都需要技術指導,鑒於這樣的情況,周天浩做出來了決定,讓部分的幹部職工出去考察,學習外地的經驗,所謂的學習,實際上也算是一種借口,周天浩想到了,大家很是辛苦,借著這個機會,讓山前鄉的幹部走出去,感受一下,總是有好處的。

這是山前鄉前所未有的大事情,如今的考察風很盛,縣裡的很多部門,都組織出去考察,儘管沒有多少的資金,但是,縣財政還是想方設法擠出來了資金,在大家的印象裡面,出去考察,就是見世面。特別是在南方發達的地方,可以看見無數的高樓,寬闊的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還有超大型的商場,可以買回來很多本地沒有的東西。

考察漸漸變成了一種福利,有錢的單位。領導幹部,都是可以出去的,普通的幹部職工。基本上沒有機會。

說起來,周天浩的機會也不是很好,就在他到山前鄉之前的一個月。縣裡組織鄉鎮的主要負責人,到南方沿海地區去考察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之後的考察,都是縣直單位組織的,山前鄉這樣的地方,想要組織考察,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召開班子會的時候,周天浩說出來了這樣的想法,引發了很大的震動。除了馬衛東,其餘的班子成員,都感覺到了驚奇,在山前鄉,從來沒有出現過考察的說法。以前,工資都拿不齊,哪裡還有錢出去考察。不過,大家很快就明白了,這次出去考察,是實在的。因為水泥廠馬上就要開始生產,種植藥材和大棚蔬菜,確實需要出去感受一下的。

熱烈的討論很快開始了,關鍵就是在於考察的人選的確定,這次出去的考察,確實需要掌握一些東西的,不過,有了縣農業局的專家,還有縣水泥廠的技術人員的輔導,其實不出去考察,也是可以開始生產的,事情照樣可以做的。

意見很快出來了,重點還是馬衛東說出來的,馬衛東提出來,考察還是需要班子成員輪流出去的,作為班子成員,需要開闊眼界,需要知道外面社會的發展速度,需要知道沿海地區的情況,其實馬衛東的意見,已經是將出去考察,作為了一種福利待遇了。

馬衛東的發言,得到了諸多班子成員的贊同,應該說,其餘的班子成員,已經感受到了周天浩的威嚴,在周天浩沒有表態的時候,大家是不會多說什麼的,山前鄉發生的改變,以及班子的調整,都是與周天浩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的,大家不自覺的將周天浩的能力有些神話了,從七月份開始,工資已經是按時發放了,其餘的鄉鎮都沒有做到,條件最差的山前鄉居然做到了,如果不是周天浩到山前鄉來,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想象的。

馬衛東發言的時候,周天浩一直都在思考,其實馬衛東的意見是不錯的,從開始興起考察,基層的幹部出去看的時候,是難以真正學到什麼東西的,所謂的考察,是一種變相的公款旅遊,也是真正的福利,大家出去看了,能夠知道自身差距的存在。不過,考察的負面作用,也是存在的,重生之前,周天浩曾經聽說過不少的議論,那就是出去考察的不少幹部,倒是發現了本地的差距,他們重點看到的,是自己待遇方面的差距,很少有真正想到發展本地經濟的。

馬衛東的發言,令周天浩略為有些不愉快,這樣的話,應該是自己說出來的,馬衛東剛剛到山前鄉上任,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是扎紮實實的做工作,而不是籠絡人心。從這些天的表現,周天浩已經感覺到了,馬衛東的功利思想是有些嚴重的,這本沒有什麼,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關鍵看從什麼角度努力,如果心思都用在了投機取巧方面,後果是嚴重的,市委辦的孫思維就是很好的例子。

大家討論完畢之後,周天浩最後拍板了,他認為馬衛東說的是很有道理的,考察是一種見識世面的形式,更是一種學習的形式,這麼長時間以來,大家的工作是很幸苦的,出去考察一下,也可以放鬆一下心情,鄉財政雖然很困難,但也是要支持的,班子成員分為兩批出去考察,自己和馬衛東分別帶隊出去考察,具體的安排工作,請馬衛東同志負責一下,財政所要做好準備,按照每個班子成員1500元錢的標準安排。

會議結束之後,所有班子成員臉上都帶著微笑。

周天浩回到辦公室,馬衛東很快就來了。有關考察的事情,馬衛東是熟悉的,在縣政府辦公室工作的時候,他跟著出去考察過。

「周書記,考察的顯露,我覺得可以確定南北兩條線路,一邊是到南方去考察,重點是到特區去看看,一邊是到北方去考察,重點是到京城去看一看。。。」

周天浩臉上帶著微笑,馬衛東確實會安排,線路是很不錯的,自己對京城的情況熟悉,可以帶隊到京城去,馬衛東帶隊到南方特區去看看。

「我認為不錯,就這樣安排吧,關於考察的事情,你給縣委縣政府領導彙報一下。還有,僅僅是班子成員出去,有些不合適,相關的人員,還是要帶兩個出去的,我考慮,今年班子成員出去考察了,明年,還是要安排幹部職工也出去看看的。」

周天浩不知道馬衛東是怎麼彙報的,第二天,他就接到了呂祥生打來的電話,呂祥生是直接打到他手機上的,山前鄉已經開始運行基站了。

「小周啊,聽馬衛東彙報說,山前鄉已經準備組織班子成員,出去考察了啊。」

「是這樣的,我們主要是考慮到了,水泥廠馬上就要開始生產,藥材種植和大棚蔬菜也要全面鋪開了,這個時候,讓大家出去學習一下,見識一下,開闊一下眼界,這幾個月的工作,大家都是很辛苦的,趁著考察的時候,出去看看,能夠放鬆一下,以更好的精神狀態投入到工作中間去的。」

「嗯,考慮是不錯的,不過也要注意影響啊,山前鄉是全縣條件最為困難的地方,現在情況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讓大家出去看看,也是好事情,不過,其餘鄉鎮,都還沒有這樣的安排,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呂縣長,我們一定會注意的。」

周天浩暗叫晦氣,隨著社會的發展,今後幹部群眾都慢慢適應了差距,這就好比是家戶人家,人家有錢就可以享受,沒有誰吃大鍋飯了,可現在還是有些麻煩的,很多人的思想,還停留在吃大鍋飯的時代,越是貧窮的地方,這種思想越是固執和嚴重,也難怪中央一直都提出來,需要解放思想。

很快,趙長河也打來了電話,詢問考察的事情,周天浩連忙做了詳細的彙報,趙長河告訴周天浩,出去考察是可以的,但不要耽誤工作,馬上就要開始收稅了,鄉鎮的工作,已經進入了關鍵時刻,不能夠因為考察的事情,耽誤了工作。

這個時候,周天浩已經聽出來了弦外之意了,兩位主要領導的意思,是不同意山前鄉組織考察的事情,免得引發其他鄉鎮的不滿,既然山前鄉可以出去考察,那其他鄉鎮也可以去,沒有錢怎麼辦,找縣財政要,反正考察是要去的。

周天浩知道,這次的考察,不能夠去了,否則可能會引發縣委縣政府領導的不滿意,也可能引發鄉鎮相繼出去考察,自己的考慮也有欠妥當的地方,山前鄉還沒有真正的脫貧,鄉財政依舊很困難,這個時候,拿出來幾萬元出去考察,讓其他人看起來,有炫耀的意思,也會引發諸多的不滿意。

周天浩馬上找到了馬衛東,告訴馬衛東,考察的事情,暫時放到一邊,馬上要開始收取稅費了,這是全年最大的工作,不能夠耽誤,再說了,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也不是很贊成出去考察的事情。

馬衛東的臉上,沒有出現驚奇的神色,這令周天浩更加的不高興,看來馬衛東是知道一些情況的,為什麼不及早的給自己提出來建議,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抽時間,在合適的時候,與馬衛東好好談談了。(未完待續)rq 李凱的話讓在場的三個人心中一顫。這小子現在怎麼這麼瘋。看他的狀態是肯定要對左昊軍動手了。對付現在這樣被上面那麼多的大佬委以重任的左昊軍。無論從聲勢上還是身份上已經完全的不對等。再加上家中長輩已經下了嚴令。禁止妄動!

「凱子。這件事情當從長計議。你沒回來是不知道現在的左昊軍已經到了什麼狀態?」許志龍開口勸阻李凱不要胡鬧。

「嘎嘎。我都知道。正常斗我們跟他不是一個層次。但又何必與他堂堂正正的決戰呢?完全可以用一些別的手段嘛。這回我的手中可是有了能夠讓左昊軍內部自己亂起來的籌碼?」李凱嘴角閃過一絲殘忍的微笑。看起來他信心十足。

「嗯?」趙鵬飛來了興趣。李凱有什麼方式能夠對付左昊軍呢?

「女人!」李凱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這兩個字一說出口讓趙鵬飛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望著他。

鄭海川揉了揉太陽穴說道:「凱子。不要胡說了。你忘了規矩嗎?觸碰底線的代價你付不起。你父親也付不起。」

「嘎嘎。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再說了。我只是借勢。也不會真的去動左昊軍的女人。看看我的主意怎麼樣?」李凱再瘋也還沒有到與對方誓死相拼的的步。把自己在東北的到的一件打擊左昊軍的至寶和自己的方案對著趙鵬飛幾人詳細的說了一遍。他需要有人替他一起承擔。也需要在計劃成功之後有人能夠跟自己一樣推波助瀾。

聽著李凱的計劃。趙鵬飛三人頻頻點頭。同時心中也在計算著這件事情跟李凱合作之後的成敗的失利與弊。

「嘎嘎。怎麼樣?聯合起來一起對付左昊軍如何。這件事情我早就考慮好了。最壞的結果不過是我們的計劃失敗了。但最起碼也能看一看左昊軍的笑話。沒有風險的計劃。大家何樂而不為呢?」李凱知道自己如果不是遇到他。也不會有這樣的計劃出爐。殺傷力其實並不大。主要看後面的推波助瀾。相對的。危險度也不大。

趙鵬飛三人點了點頭。這計劃當中的環節一環扣一環。很緊湊也很完美。幾乎沒有任何的缺陷出現。也不服氣這麼長時間對於左昊軍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傷害。這次有機會也不想錯過。最重要的是危險度不大。三人才點頭答應配合李凱去對付左昊

xg代表團離開天京之後。小軍在軍安局的工作也基本捋清。特勤處成員也大都達到了考核標準。新一批的成員也能夠正常的開始工作。小軍也讓自己輕鬆一下。總算有時間能夠陪著曉雨幾女安靜的待上幾天。逛逛街、吃吃飯或者安靜的待在薛雨煙的小屋中。只需相見。不求激烈。莫談國事。莫談工作。只話感情。

江清影也在年後的到了幾天的假期。過年期間她只在天京待了一天。在sh待了兩天就回到了工作崗位值班。等到正式上班之後把年後的工作處理完畢。江清影回到了天京。一是為了回到這邊進行工作上的學習。其實也是給全國各的這些站在第一線的官員一個簡短的休息。二是回來與小軍過上幾天的舒心日子。雖然這種感情不是時間和空間能夠淡化的。但能夠朝夕相處自然會增加這份感情的融洽。

四女齊聚。沒有了最初的拘謹。她們都知道愛人能夠有時間安靜的待上幾天非常的不容易。也沒有了當初那種你在我躲。我在他避的情況。時間無多。能聚一天就是一天。

年後的財政部工作很是清閑。曉雨也就請假休息。薛雨煙也把公司的事情交給韓虎處理。四個女孩子在這幾天中。讓小軍享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每天小軍做的事情就是安安靜靜的享受幾個女孩子的服侍。

「來。張嘴!」薛雨煙對著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小軍說道。手裡拿著一顆葡萄示意小軍張嘴。

霜兒把小軍的雙腿放在自己腿上。雙手輕輕的為他按摩腳;曉雨則站在廚房為小軍熬制參湯;江清影拿著一本《菜根譚》輕輕的讀著。用她那帶有一絲冷漠的語調閱讀自然別有一番味道。

「來吧。小祖宗。給你熬制的參湯。張嘴。啊!」曉雨走進來。蹲在小軍的身邊。嘴角含笑的對著小軍說道。

小軍微微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已經被曉雨吹涼之後遞到嘴邊的湯匙。唯一揚頭張開嘴。示意曉雨喂進去。

「死相!」曉雨點指了一下愛人的額頭。但還是把湯匙中的參湯輕輕的喂進小軍的嘴中。

江清影把手中的書放下。幾天了。這是最後一天了。有些事情也不能不說了:「小軍。你這次去xg。是不是要待很長的時間?」這句話也是另外三女想要知道的問題。

小軍坐起身子。抻了個懶腰。都說溫柔鄉是英雄的墳墓。這句話真的不假。這麼舒服的待了幾天。小軍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和內心都軟了下來。沉浸在幾女的溫柔之中。除了每天必修的鍛煉功法之外。幾乎全天24小時都與幾女待在一起。

「應該差不多了。剩下一段時間應該會很忙碌。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將會有怎麼樣的發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最近也是想等我哥的未來途徑出來之後再走。我父親他們有些話不能說。我能說。一旦對於我哥的的方不滿意。我還可以幫著說說話。一個我已經讓那邊的人失策幾回了。明虧暗虧吃了好幾個。相信他們一定是憋著勁在等著給我哥下絆子。有些話也不是一個人可以做主的。平衡永遠都是主題!」小軍點燃一支煙。靜靜的抽了一口。低下頭沉思了一會才緩緩說道。

「我的假期快到了。也該回去了!」

「我也是。馬上就要開始春季的各項工作了!」

「我這邊也是。虎哥一個人我怕他會忙不過來。一些別的工作也需要我去溝通。」

三女知道愛人馬上就要開始忙碌的工作了。不想讓他為了自己等人耽誤時間。也就都開口以工作相忙提前結束這段平靜的生活。

小軍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能夠猜到幾女的心意。

當天晚上這個小院中徹底沒有平靜。當然這一天也滿足了小軍大被同眠的夙願。

第二天一大早小軍回到了軍安局。靠在椅子上想著關於最近家中最大之事—-哥哥大軍的去向。雖說只是按照處級幹部下放。但不說別的。就是大軍在國家機要位置上的幾年公幹和家中背景。這個位置就很不好選了。不說最好但也要是有發展的的方。本來無可厚非的下放卻因為對方出手阻擾而有了一絲的變數。

可以這麼說。大軍是受了自家弟弟的拖累。如果不是小軍這段時間風頭太勁加上華夏俱樂部的開張。小軍給予趙鵬飛等人的打擊促使其身後諸人對小軍的懼意大增。深怕左新軍成為第二個左昊軍。這才態度堅決的阻擾大軍的下放。提出的意見也是d這邊沒有太多理由拒絕。升一級。副廳級下放到部委。

看表面大軍是佔盡了便宜。其實不然。下放到下面或是派系中勢力深厚的的方任職。無論意在鍛煉還是今後的發展途徑。都絕對超過被放到深宅大院的部委中。一個副廳級在部委中想要獲的過多的機會。很難。再有對方在部委中的勢力佔據著優勢。雖然不像這邊在軍委中有著絕對話語權。但也相差不多了。

大家都在等。都在操作。博弈中心棋子成了大軍。他已經被放在了熔爐上進行煎熬。等待著最後手持棋子之人的最後勝負。

坐在辦公桌前。小軍手中的煙就沒有斷過。一支接著一支。腦海中一直在盤旋著如何能夠為哥哥開出一條最適合也是最快的路。桌前的電話突然響起。

「喂。左昊軍。請講!」能夠不通過外線直接打到自己這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話機上。不是領導就是熟悉自己的人。

「我是宋靜雯。能出來見一面嗎?」電話那頭一個有些嘶啞但卻異常熟悉的聲音勾起了小軍不少的回憶。這個宋靜雯離開軍安局后自己也沒有去打聽她的去處。不是打聽不到。而是刻意的不去打聽。斷了就斷了吧。反倒省心了。欠下的東西也許下輩子再還給你吧。情之一字永遠都是傷人的。無論你想不想。這是沒有辦法迴避的。

「的點?」小軍沒有過多的猶豫。宋靜雯對自己的感情早就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軍安局很多人都知道。也知道宋靜雯無聲無息的離開軍安局也是為了無法讓這段感情修成正果的逃避。現如今聽著對方電話中那已經完全平靜不帶太多情感的聲音。是最後的見面嗎?還是為了給這段感情畫上一個句話呢?

「王府井街頭!」果斷的掛斷電話。有些奇怪的表現並沒有引起小軍的懷疑。在他看來是宋靜雯這種表現屬於正常。

同一時間曉雨等人也都接到了玉兒的邀請一起去逛街。等到幾女到達匯合的點之時。發現並不止玉兒一人。在她的身邊還有玉兒的堂姐劉麗和已經晚婚的堂姐夫陳明堂。當初在夜色之時也正是因為這個陳明堂才有了後來小軍與陳明堂表哥李凱、趙鵬飛的對決。

曉雨看到這個陳明堂眉頭就是一皺。他怎麼來了。玉兒不是說姐妹幾個聚一聚嗎?

「表嫂們。以前的誤會堂姐和堂姐夫一直耿耿於懷。一直想找個機會能夠與二表哥道歉。我又不敢打擾二表哥。只好請幾位表嫂幫幫忙了!」先是大聲的對著幾女同時說道。接著貼到曉雨的耳邊低聲說道:「沒辦法啊。我大伯出面了。我又不好拒絕。反正對於二表哥來說他們都是小卒。表嫂你看看能不能從中給調解一下呢?」

看著劉麗和陳明堂有些謙卑的模樣。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還有玉兒在中間。曉雨沒有說別的。淡淡的說道:「那就走吧!」

玉兒臉上露出笑容。挽著曉雨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向著劉麗兩人走過去。另沖著曉雨身邊的江清影、薛雨煙、韓霜笑著打招呼。對於二表哥這幾個紅顏知己。玉兒並不陌生。與曉雨成為莫逆之後。也漸漸的融入到幾女的***當中。

「周小姐、江小姐、薛小姐。這位陳明堂自然認的周曉雨這個天京軍區周司令的獨生女、江清影這個現今sh一把手的愛女、薛雨煙這個xg最大家族薛氏的寶貝女兒。唯獨不認識沒有什麼背景的霜兒他不知道是誰。

看著面前這幾個人似花嬌的大小姐。陳明堂胸中滿是嫉妒。不要說這麼多。除了那個不認識的。隨便挑出一個。無論是身份、容貌、才情都是一等一。靠上一個這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這左昊軍還真的有吃軟飯的潛質。「韓霜姐姐!」玉兒這個中間人自然不會讓場面尷尬下來。這個霜兒嫂子的性格她是領教過的。自己是個女孩子還經過了好幾次的接觸才被其慢慢接受。更不要說陳明堂這個本就與二表哥有舊怨。還是個霜兒嫂子最痛恨的男人了。

微微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這個面子也是給玉兒的。幾女開始了王府井逛街之行。

王府井街頭。小軍看著一襲風衣滿臉蕭瑟的宋靜雯。她怎麼了。怎麼會如此的憔悴?

「好久不見。最近好嗎?」走過去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有這種官方的客套話。說的小軍自己都有些說不出口。

江清影的眼珠一直很渙散。直到看到小軍的時候眼中才散發出非常複雜的情緒。但那眼神也沒有離開觀察著一個方向。

「不好。我忘不了你

小軍看著淚眼欲滴的宋靜雯。趕緊打斷她馬上要說出去的話語:「一直忙。也不知道你到底調到了哪裡。是回去hn了嗎?」

「沒有。我宋靜雯看到一隊男女走了過來。接下來想要說的話也停頓。身子猛的向著小軍撲了上去。一把摟住他的脖子。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的神色但並沒有影響她整個動作。整個臉貼上小軍的臉。臉對臉、唇對唇。

時間定格。小軍愣了。從來沒想到一直對於感情控制的很謹慎的宋靜雯會有這樣的舉動。簡直是大出小軍的預料。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做出任何的動作。就這麼兩個人摟在一起、親在一處。

從另一個拐角處走出來的正是曉雨一行人。這個時代敢在大街上做出這種動作的人鳳毛麟角。尤其還是這樣一對長相都極為出眾的男女。頓時吸引了街道上很多人的目光。自然也吸引了曉雨一行人的目光。

「啊!」玉兒捂住嘴被眼前的情形驚呆了。二表哥怎麼在大街上就與一個女人如此親密。

曉雨幾人皺了下眉頭。煙兒更是忍不住想要衝上前去詢問一下小軍這個女人是誰。被江清影一把拉住。對著她微微搖了搖頭。

陳明堂在幾人看到這種場景之時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個笑容被一旁的霜兒看到。尤其是小影拉住煙兒之時陳明堂的臉上有些錯愕的神態。眼珠一轉。霜兒邁步向著小軍和宋靜雯走過去。同時給了曉雨一個眼色。

曉雨雖然沒有明白霜兒的意思。沒有阻止霜兒的舉動。甚至還幫著霜兒對著小影和煙兒示意不要她們暫時不要動。霜兒走過去的同時也在注意著陳明堂。直到看到他眼中露出心滿意足的神色。

哼!果然如此。今天這個相邀本來就有些奇怪。為什麼玉兒要把所有的人都找來。而陳明堂夫妻的出現則更加的奇怪。要想與小軍和解自然不需要通過自己等人。一個這樣的小卒子相信小軍看在玉兒這個表妹的面子上也不會很在意。為什麼要費此周折來繞***呢?直到那個看好戲的笑容和那錯愕神態。直到最後那個眼神。這個陳明堂有問題。而且是嚴重的有問題。那好。我就順著你的意思演下去。看看你們到底要做些什麼?

「咔咔咔!!」照相機快門響動的聲音在四周圍觀的群中當中響起。小軍一把推開了宋靜雯。眼中帶著怒意的問道:「宋靜雯。你什麼意思?」

「對不起。左昊軍!」低聲在小軍身邊歉意的說了一句之後。宋靜雯的臉上一副媚態。正好此時霜兒幾女也走了過來。

「小軍。你不是說要給我介紹介紹你其他的女人嘛?什麼時候領人家去嘛?」從沒見過宋靜雯的一面。如此嬌媚如此姿態。身子再次向小軍靠過來。語態也充滿著撒嬌的意味。

小軍一皺眉頭。轉頭望著兩個手中拿著相機的男人正對著自己和宋靜雯不斷的按動快門。旁邊霜兒已經走了過來。後面曉雨三女也緊跟著。玉兒更是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態。自己為什麼要把表嫂們領到這裡來。這不是讓表哥難堪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