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這波攻擊非同尋常,三道光線的氣息都是讓人不寒而慄!

孫悟空和二郎神不敢硬接,只能趕緊躲避,但是這三道光線還都是有追蹤效果的,而且越飛越快,就算孫悟空和二郎神都使出了全力飛行,他們和光線之間的距離也是越來越短。

最強無敵熊孩紙 張謙又召喚出了分身搭弓瞄準了瘟神和太上老君,自己也是抽出承影劍和魚腸劍衝上去準備打肉搏。

但是這三道光線根本就不用瘟神和太上老君去操控,所以這倆人一看張謙沖了過來,立刻很有默契的做出了分工,瘟神迎戰張謙,太上老君繼續用羅盤發出陰陽光線去狙殺張謙的分身。

“小子,終於肯和我打一場了嗎?”瘟神咧嘴笑了起來。

“打就打,誰怕你嗎!”張謙的兇性被激發了出來,這個瘟神當真討厭,他和太上老君之間有仇,太上老君一直找他的麻煩這情有可原,但他卻並沒有招惹這個瘟神。

所以,對待這種無緣無故找上門的流氓敗類,就得揍一頓!

揍不過也得揍,這口氣不能輸!

瘟神笑了起來,右手舉起瘟神旗,駕着一股濃郁的綠氣嗖嗖的衝向張謙,張謙也做好了準備默默的計算着兩人之間的距離。

他已經做好打算了,乾乾脆脆的開一個無敵,讓他知道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完全無視他的攻擊,卻能讓他受到自己的攻擊,讓他體驗一下什麼是無力感!讓他體驗一下什麼是目瞪口呆!

他就抱着這樣一個想法,加速衝了過去,瘟神一瞧這小子這麼猛,臉上的笑容更燦爛,勇氣可嘉,但是腦子是真蠢,也罷,這是你自找的!

但就在倆人各懷鬼胎馬上就快要撞在一起的時候,鬼界的天空突然爆發出了一聲突兀的轟隆聲!

就像一個炸雷憑空在耳邊炸響一樣,張謙和瘟神都被震的渾身一抖,倆人也齊齊的停住了腳步,擡頭看向鬼界天空。

天空中烏雲密佈,這讓本來就灰暗的天空變得更加黑暗陰森,緊接着,又是一聲轟鳴!

而伴隨着這一聲轟鳴聲,烏雲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刺目的閃電,閃電帶着不可一世的狂暴姿態,迅疾無匹的劈向正在看天的瘟神!

瘟神嚇了一跳,趕緊躲避,但是閃電卻半空中拐了個彎,還是硬生生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電光閃爍中,瘟神發出了一聲悶哼。

“陰司天雷!”系統發出了低低的驚呼,“這是鬼界獨有的陰司天雷!”

“陰司天雷?”張謙一愣,記憶中似乎曾經聽系統說起過這個東西。

“之前你第一次硬闖鬼門關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系統說,“陰司天雷是天地孕化,非常強悍!”

“就算是瘟神這樣的神,捱上一下也了不得,更何況這還只是個分身!”

張謙恍然:“我想起來了,你說過,如果誰敢從鬼門關上空飛過就會被這天雷攻擊。”

“嗯。”

“但這裏不是鬼門關啊,爲什麼會有天雷出現?”

“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了…”系統說,張謙猛地轉頭看向了張衡和楊雲這兩位鬼帝,果然,兩位鬼帝現在狀如雷神,凌空懸浮在半空,渾身閃爍着遊離的電光,長長的頭髮就像八爪魚一樣在風中亂舞。

他們果然還是動用了鬼界的力量!

地面上的縫隙開裂的更大了,更濃郁的黑氣從縫隙中噴涌而出,呼呼的飛到兩位鬼帝的身上。

兩位鬼帝再次一招手,‘轟隆!’‘咔嚓!’又是兩道閃電凌空飛下,分別劈向了太上老君和瘟神!

老君和瘟神都沒躲開,都被劈中了,兩人都發出了痛叫。

“再不離開鬼界,我們就讓這陰司天雷將你們劈的魂飛魄散!”兩位鬼帝發出了怒吼,他們的聲音在鬼界上空嫋嫋迴盪! 兩位鬼帝的突然發威讓瘟神和太上老君都始料未及。

陰司天雷的威力更是讓他們體驗到了什麼是‘界位’的力量!

這是整個鬼界的力量!

就算是神,在鬼界的‘界位’力量面前,也顯得弱小不堪!

更別說這還只是倆分身!

瘟神和太上老君都覺得,如果再捱上幾下,自己這個分身恐怕真的會被劈的憑空消散。

緊接着,兩位鬼帝再次呼喚出兩道天雷,一道劈向了那道追蹤着孫悟空的綠色光芒,另一道劈向了追蹤着二郎神的白色光芒。

天雷的力量是碾壓性的,撞上那兩道光芒之後,光芒立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衡再一揮手,追蹤哮天犬的黑色光芒也被劈散了。

兩位鬼帝停手了,面無表情的凝視着瘟神和太上老君。

二郎神、孫悟空和張謙飛到兩位鬼帝的身邊,孫悟空笑道:“居然被你們給救了。”

二郎神一抱拳:“多謝兩位鬼帝。”

兩位鬼帝看了他們一眼:“站到我們身後。”

“我們來應付他們。”

張謙沖着他們挑了一個大拇指。

瘟神和太上老君現在都有些狼狽,衣服出現了一些微微的燒焦痕跡,頭髮也散亂了,兩人站到了一起,微微的喘着氣,凝視着兩位鬼帝。

“你們居然當真敢動用整個鬼界的力量!”太上老君一臉的憤怒,“你們活膩了嗎!你們知道這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嗎!”

“陰司天雷只能出現在鬼門關,你們擅自把天雷調到北方,如果有人入侵鬼門關怎麼辦!”

“不可能有人會入侵鬼門關!”

“就算有,也是你們其他的分身!”

兩位鬼帝說。

“混賬!混賬!”太上老君氣的鬍子都在發抖。

瘟神臉色異常難看:“你們真厲害,居然真的敢對我們動手!”

兩位鬼帝緩緩舉起雙手,手心裏電光閃爍,與此同時,瘟神和太上老君的頭頂也出現了沉悶的轟隆聲和遊離的電光雲。

這就是他們的回答!

“你們走,還是不走!”張衡問。

“不走便死!”楊雲說。

羽·蒼穹之燼 瘟神和太上老君剛要說話,突然從某個地方傳來了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啪啪’聲。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轉頭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然後,瘟神和太上老君齊齊露出了震驚甚至是略帶驚恐的表情。

一個男人一邊很有節奏的拍手鼓掌一邊慢慢的走向他們。

這個男人長得和那個死鬼天蓬元帥一模一樣。

張謙一皺眉,這…這不是之前那個‘天哥’嗎?

他怎麼會在這?

而且從太上老君和瘟神的表情來看,這個傢伙的身份似乎很是了得。

“你是誰!”張衡問。

天哥沒理他,看向瘟神和太上老君:“你們倆丟不丟人?”

瘟神和老君沒說話。

“大老遠的跑到這裏來找人家的麻煩,卻被人家搞得這麼狼狽,”天哥笑着說,“我都替你們感到臉紅。”

瘟神和老君的臉真有點紅了,老君說:“這…誰能想到他們這麼拼命…”

楊雲冷笑一聲:“看來又是一個神界的人,怎麼,你是他們請來的救兵嗎?”

“救兵?”天哥笑了,“不完全對。”

張衡臉色一冷:“很好,今天來一個我們打一個!就得讓你們知道,這鬼界不是你們能隨便來撒野的地方,我們也不是你們能隨意搓扁捏圓的小人物!”

“怎麼? 緋聞成真 要對我動手嗎?”天哥眨了眨眼睛。

兩位鬼帝肩膀一震,手中電光一閃,張謙趕緊喊道:“等等!別忙動……”

那個‘手’字還沒喊出來,兩道天雷就從天而降,極速劈向了天哥。

緊接着,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天哥的臉上始終帶着微笑,在天雷即將劈中他的時候,他慢慢擡起頭,那兩道天雷在他擡頭的瞬間,突然靜止在了他的頭頂,隨後啪的一聲消失了!

馬上就要劈中了,卻憑空消失了!

兩位鬼帝目瞪口呆!

這…這怎麼可能!

天哥笑道:“陰司天雷麼……也不過如此。”

他又低下頭平視着兩位鬼帝:“瘟神和老君說的沒錯,你們的膽子真是大,連我都敢打。”

“你到底是誰?”兩位鬼帝沉聲問。

“問他,他知道。”天哥衝着張謙挑了挑下巴。

所有人的目光都刷的一下看向了張謙,孫悟空問:“你還認識這種野路子?”

張謙翻了個白眼。

“這人誰啊?”孫悟空問,“俺怎麼覺得俺看不透這個人?”

“哈哈哈,大聖,我要是能被你看穿,那我就真的是白活了。”天哥笑道。

孫悟空眼睛一轉,駕起筋斗雲快速飛到了天哥身邊,圍着天哥上看下瞧,天哥也沒露出任何不爽的表情,只是面帶微笑任由他看。

張謙生怕這猴子惹事,趕緊說道:“猴哥!快回來!”

孫悟空沒理他,伸出手輕輕的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天哥的肩膀,又用食指挑了挑天哥的頭髮:“有點意思,有點意思,嘿嘿。”

然後駕起筋斗雲飛回到了張謙身邊,張謙這才鬆了口氣。

“不向他們介紹一下我嗎?”天哥問張謙。

“不必了吧,你還是做一個自我介紹比較好。”張謙說。

天哥笑了:“張謙,我其實一直都在關注着你。”

“關注我幹嘛?我不攪基。”

“以前,我覺得你會像你的那些前輩一樣,半路夭折,就算僥倖活的時間長一點,最後也會被同化甚至變成鹹魚,但我沒想到,你能做到這一步。”

張謙一愣,‘前輩’?

“鑑於你挺厲害,也鑑於你越來越有名氣,我今天終於決定做點什麼了。”天哥笑道。

系統沉聲說:“麻煩了。”

“啊?”張謙更愣了。

“他不會再讓你發展下去了,他要對付你了。”系統說。

“那咋辦,我能打過他嗎?”

“你?你沒發現就連瘟神和太上老君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了嗎!”

天哥帶着一臉微笑,慢慢的走向張謙,同時也慢慢的舉起了手。

張謙突然感覺渾身的血液瞬間凝固了!

一股強烈而又難以言喻的絕望感和死亡氣息慢慢的籠罩了他的全身!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又響起了一個聲音:“哦喲,這裏這麼熱鬧啊。”

這個聲音響起的剎那,張謙身上所有的不適感全都消失了,系統也長出了一口氣:“他來了!”

張謙轉頭,果然,一個人慢慢的從他的身後走了過來。

正是消失已久的黑袍人! 不知道爲什麼,黑袍人出現的一瞬間,張謙心裏就出現了一股巨大而又強烈的安全感。

打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好比他小時候,父母在他身邊保護着他的那種感覺一樣。

孫悟空和二郎神轉頭看着黑袍人,孫悟空露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二郎神則是一臉的震驚!

黑袍人!

就是這個外貌,就是這個氣息,沒錯,這就是他們天庭一直在通緝的那個黑袍人!

這個黑袍人實力非常強橫,不管動用什麼方法出動什麼精英都抓不到他,別說抓到他了,找都找不到,卻沒想到會在這裏出現!

而且還是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出現,而且看樣子還是來幫張謙的。

二郎神剛要說什麼,突然想到了自己現在已經脫離天庭了,於是聳了聳肩膀,保持沉默了。

然後他把目光轉移到了張謙身上,張謙這個傢伙,跟他呆在一塊的時間越長,就越能感覺到他的非同凡響。一個人的強弱除了看他本身的實力,也要看他的人脈關係。

孫悟空小聲問張謙:“這傢伙又是什麼人?”

張謙看了他一眼:“是個神祕的人。”

孫悟空眼睛一轉:“哦,嘿嘿。”

黑袍人慢慢的走到了張謙身邊看着他:“小子,這麼長時間沒見,你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

“啊?”張謙一臉尷尬,“這個…”

“算了算了。”黑袍人擺了擺手,“懶得說你了。”

“我…”

“在說別的話之前,我先問你一個事。”黑袍人問道,“你還能不能聯繫到那個叫王越的人?”

“王越?”張謙心神一震,黑袍人是怎麼知道他叫王越的?他們倆似乎就只見過那一次面吧? 客官不可以~ 而且看起來,黑袍人似乎也知道張謙和王越之間關係不錯。

聽到王越這個名字,天哥微微皺了皺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