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這種事不用寧晴說,秦語自己也知道,她點點頭,一路跟著寧晴上去。

封辭今天沒有來,本來是要來的,聽說臨時有事耽誤了。

林錦軒倒是在。

「聽說語兒就要去京城拜名師了?」封夫人笑著看向秦語。

秦語微微抿唇,「嗯,最近正在練拜師曲。」

寧晴讓人把秦語的小提琴帶過來了,見封夫人喜歡,就讓秦語現場表演一段。

秦語也不推辭,她改編的那個曲子已經耳熟能詳了。

除了意境上差了不少,但熟練度跟基本功已經不會出任何差錯。

封夫人看著秦語拉完一段琴,莫名的,有些走神,若有所思。

嬌寵新妻:老公太兇猛 「怎麼了?」看到封夫人這樣,秦語心頭一跳。

封夫人回神,她抿了一口茶,微微笑著:「沒什麼,你拉的可真好,都可以去巡演了。」

就是……封夫人覺得著這風格好像有點耳熟,她應該是聽過,可卻想不起來哪裡聽過。

只是若有所思。

霸寵小悍妻 秦語不是被一兩個人誇了,這點自信她還是有的,抿唇,「對了,媽,關於姐姐有件事不知道……」

寧晴眉頭一擰,不用猜就知道秦語想說什麼,連忙用眼神示意秦語別在封夫人面前提起。

秦語抿抿唇,看著封夫人,遲疑著……

「你說。」封夫人抽了一張紙,擦了擦手。

秦語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最後猶疑著,嘆了口氣,開口:「就是,聽人說我姐姐認識封市長,是真的嗎?」 阿修羅神的氣息消失了。

消失在了所有人的感知之中。

張謙也感覺到了,在這一刻,他愣住了。

“阿修羅神他…”

“死了。”黑袍和命魂同時說道。

張謙一顆心涼了下去。

阿修羅神竟然會死?這個曾經與帝釋天戰鬥了三天三夜的修羅主宰竟然會死?!

張謙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不是因爲害怕,而是因爲憤怒。

“天魂終於憋不住了,開始拿出全力了。”命魂說。

“就算他拿出全力,以阿修羅神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被殺掉?”

命魂嘆了口氣:“修羅神和天魂比起來還是太弱了,更何況這是吸收了三大惡唸的天魂。”

張謙剛要說話,黑袍沉聲說:“閉嘴!不要分心!”

張謙閉上嘴,但是想不分心,卻有點難。

阿修羅神已死,現在擋在張謙和天魂中間的就只剩下了黑袍和張謙手下的這批神了。

風神、老君、懶神、槍神、雨神、時間之神……

數量看起來似乎挺多,但實際上能當大用的非常少。

而且除了張謙通過系統搞出來的這些神以外,黑袍手下的那些神在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還願意與天魂爲敵嗎?

不指望他們能幫忙抵擋天魂,只要他們不在這個關鍵時刻倒戈相向就行了。

天魂看着保持着飛撲姿勢的阿修羅神,冷笑一聲:“帝釋天也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你一個連帝釋天都打不過的廢物在我面前算什麼?!”

阿修羅神像一尊雕塑一樣,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一動不動。

然後,天魂轉身,接連幾個順閃飛到了張謙身前不遠處。

太上老君他們不用吩咐,自動紛紛的聚攏到了張謙身前,擋在了他和天魂之間。

“融合?很不錯。”天魂說,“我怎麼都沒想到,地魂,命魂,你們竟然甘願融合於這樣一個傢伙的體內,也不願意回到我這裏!”

黑袍和命魂都沒理他。

“讓開!”天魂對擋在張謙身前的衆神低吼道,“如果不讓,殺無赦!”

太上老君拿出了自己的法寶,其他的神大抵也是這樣的動作,或召喚武器法寶,或開始醞釀法術,這就是他們的回答!

“哼哼哼,很好!”天魂攥起拳頭,“這是你們自找的!”

說完,他一個瞬閃飛到太上老君面前,一拳打向老君的腦袋。

老君可是身經百戰了,一見到他消失就做好了準備,見他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手中的羅盤下意識的就照了出去,滋滋!陰陽兩色的光芒在天魂的拳頭即將打中他的時候準確無誤的射中了天魂的胸口。

羅盤威力很強,但是相對於天魂的防禦力來說,這點威力就有點不夠看了。

天魂硬扛着這兩色光芒,拳頭餘勢不衰的砸了過去,老君也在羅盤射出光芒的一瞬間就偏了偏腦袋,這一拳只是擦中了老君的耳朵。

但就算是這樣,老君的這隻耳朵也沒保住,鮮血當場就流了出來。

天魂臉色一冷,第二拳緊接着打了出來,老君立刻往旁邊一躲,天魂揮起長刀砍了過去,老君速度沒他快,這一下眼看就要砍中了。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陣颶風憑空颳了過來,颶風中還有數十把鋒利的風刃直奔天魂背後砸去,天魂果斷放棄了太上老君,轉身緊握金刀一陣揮舞,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隨後這一片風刃就全部被擋下,颶風也被劈散了。

還沒等天魂緩一口氣,緊接着又是數十杆亮銀長槍帶着呼嘯的音爆飛射而來,這些飛槍中間還夾雜着許許多多數不清的密集雨點。

天魂臉色越發冰冷,猛地一舉長刀,左手一拍刀身,砰的一聲,一個巨大的透明半圓形金色光盾出現,飛槍和雨點全部擊中了這個護盾,護盾卻是屁事沒有。

砰砰的聲音響過,光盾氤氳出了一道道金色的漣漪,天魂冷笑一聲,再次架起長刀猛一拍刀身,金色光盾突然爆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光芒,隨後飛槍和雨點竟然原封不動的從光盾中反射了出來!

而且從氣勢上看,似乎比之前打過來的時候還要猛。

槍神和雨神兩人如臨大敵,卻沒有躲避,因爲此刻張謙就站在他們後面,他們一步都不能離開。

於是他們只能再次召喚出飛槍和雨點與迎面飛來的攻擊撞在一起,砰砰之聲響過,槍神的身上多處了幾個血洞,雨神的身上也見了血。

還沒等他們露出驚訝的表情,天魂突然出現在了他們倆面前,長刀迅疾無匹的一揮:“死!”

刷,一道金光閃過,隨後鮮血噴薄而出,兩具無頭屍體無力的墜向下方的死海,許久之後才響起了兩聲遙遠的水花聲。

鬥神雖然臉上帶着恐懼的表情,但還是扛着砍刀劈向迎面衝來的天魂,站在他身旁的劍神也不甘示弱,雙手掐起劍指,口中默唸了一句,隨後他的身體周圍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形態各異的光芒長劍。

隨後他右手劍指一揮,長劍的劍尖立刻調轉朝向了迎面而來的天魂,下一刻,劍神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一樣刺了出去,那些光芒長劍如同衷心的護衛一樣緊緊的跟在他身邊。

幾秒鐘後,又一道迅猛的刀光閃過,鬥神只是悶哼了一聲,身體就被從腰部整整齊齊的切成了兩半。

劍神那邊也差不多,那些護衛在他周身的光劍全部被披散,他整個人也渾身都是血,和鬥神的兩片殘屍一起無力的墜向死海。

再然後就是月神、酒神、大明神、水神、火神……

張謙渾身劇烈的顫抖!

這些都是神!都是站在時空巔峯的神!

如今卻真的像一隻只飛蟲一樣,被天魂一下一個的全部殺死了!

天魂殺紅了眼,擋在他面前的神不管用什麼法術或者法寶,都難逃一死!他手中閃爍着金光的長刀如同一把鋒利的鐮刀,擋在他身前的衆神,就像是田裏待收割的小麥!

而那些死去的神,卻是寧願死也不躲開!

寧願死也要把張謙保護在自己身後!

張謙的眼角突然有些溼潤了。 封夫人的手卻是一頓,她微微抬頭,詫異:「你還有姐姐?」

出於禮貌,封夫人對林家的了解不多。

哪裡能知道秦語還有個姐姐?

秦語也抬頭,她沒想到封夫人連秦苒的存在也不知道……

寧晴下意識的端起了一杯茶,避開封夫人詢問的目光,往日里看到熟人,她都是要刻意避開秦苒的。

「是的,」秦語反應過來,笑了笑,又覺得不好,繼而抿唇,「她跟人說自己跟封市長很熟,我就想著,問問您。」

哪裡知道,封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姐姐的存在。

「跟人說她跟我們家老封很熟?」封夫人一聽秦語的話,大概就知道什麼情況了,她端著茶杯,笑得挺嘲,「那還真奇了怪了,老封還真沒幾個很熟的人。」

「原來不認識。」秦語低下頭,掩住嘴邊的笑,「那應該是我聽錯了。」

因為封辭沒來,林錦軒坐在一邊,只是替幾位女士整理餐具,沒怎麼開口。

聽到這裡,他抬了抬眼眸,看向秦語,「你聽誰說的?她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林錦軒對秦苒也有幾分了解。

對方話不多,人也冷,跟秦語完全是兩個類型,眉宇間總是斂著若有似無的少年人的意氣鋒芒。

又是這樣,不由自主的維護秦苒。

秦語抿了抿唇,她看向林錦軒,心裡挺抑鬱的,臉上卻是笑,「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封夫人對秦語的這個姐姐沒多大興趣,轉而又問起了秦語的事情。

秦語在雲城名媛中不算最出色的,但也小有名氣,聽說小提琴彈的又好,比起家裡那個陰氣沉沉的的潘明月,不知道好到了哪裡。

她又拉著秦語的手說了好久。

等封夫人離開了,寧晴才問秦語,「你姐姐那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她借用市長的名頭,把貼吧那件事摘出去了。」秦語淡淡開口。

**

校醫室。

戚呈均不知道從哪裡抱了一隻捲毛犬,黑溜溜的眼睛,「程木,給我準備個籠子,我讓人託運回去,帶給你女神的,用點兒心。」

程木本來挺慢的,又板著臉,對這件事並不認真。

聽到戚呈均提起他女神,連忙打起精神。

十分速度的拿出手機聯繫人幫戚呈均安排好這件事。

陸照影正刷著手機,坐在秦苒身邊,頭也不抬的解釋:「程木的女神喜歡狗。除了雋爺,程木就對她最上心了。」

他一手按著手機,漫不經心的解釋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刷到手機上的一個頁面,他嘴邊的笑容緩下來。

側頭一看,秦苒正捧著一本外文書在看,低垂著眉眼,很認真的樣子。

陸照影抿抿唇,收起手機,站起來,給另一邊正對著人體模型思考的程雋比了手勢。

程雋本來不打算理會陸照影,見陸照影的口型說著「秦小苒」,他想了想,放下手中的東西,不緊不慢的跟著陸照影出來。

「秦小苒她跟封樓誠的照片被人發到了微博上,被人買了熱搜跟推廣,」陸照影皺眉,挺急的,「上次我找學校拿出了監控發到衡川一中的貼吧,我懷疑這件事就是那個人做的。」

程雋「嗯」了一聲,表情沉穩,似乎並不意外。

但眸色卻變沉了。

「你知道營銷號帶節奏一向噁心,現在怎麼辦?我讓人撤掉這些營銷號?」陸照影並不清楚秦苒、封樓誠、徐校長之間的關係。

但據他了解的,跟三年前那個案子一定有關。

他把手機遞給程雋看。

程雋翻了一下,微博上對這些事一向敏感又厭惡。

底下的話自然不堪入目。

陸照影是眼見程雋的臉色沉下來。

「你去辦好。」程雋從兜里摸出了一根煙出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沒點上,只在手裡把玩著,臉上一貫懶散的笑意都沒了。

他把手機扔給陸照影,咬著未點上的煙,嗓音冷狠:「還有,順著這根線查查操控人。買這麼多營銷號的,絕對不是普通人,我倒是想看看,誰會對一個高中女生有這麼大惡意。」

陸照影想,京城誰人不知道雋爺心計程度,不知道哪個傻逼,要是知道這件事有雋爺在後面把控著,得哭慘了。

**

微博的發酵是學校里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陸照影已經壓了大多數營銷,但第二天一早,微博廣大網友已經人肉到衡川一中了。

一中人事部為這件事開了緊急會議,這件事當初一開始在貼吧發酵的時候,沒人知道會發展到這一步。

九班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也差不多在這會兒。

林思然跟夏緋本來一起去上廁所,洗手的時候,聽到有人小聲聊這件事,倆人一搜,就跳出來一堆熱門微博。

連忙回到九班找秦苒。

「苒苒,你快去找老班,」林思然皺著眉,「微博上那些人真是瘋了,他們又不認識你,怎麼都亂說,還要人肉你?」

「什麼微博?」秦苒懶洋洋的瞥過來一眼。

「你沒微博嗎?」

秦苒頓了頓,又笑,「半年沒用了。」

「微博上的那件事你不用管,你先去找老班。」林思然思路很清晰,「這件事我們處理不了,只能讓學校擺平。」

相處這麼久,林思然也知道秦苒的性子。

知道秦苒一向不在意這些事,便拉著秦苒去高洋的辦公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