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這種印記自主閃爍,兇險莫名,不過此次還好。麥哈爾呼出一口長氣,眼中與臉上冰冷同時融化再次恢復了笑容,看了一眼遍地殘屍,眼中虐有慚愧,微微一抱拳,大聲道:「各位蓋伊家族的同道,黃泉路上一路好走。願來世,再無立場不同之隔。」

話語真誠,帶著善意。

只是一旁雷老與古老,都是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麥哈爾,毛骨悚然。想不到麥哈爾心狠手辣的殺完這些人之後,轉瞬堆起笑容,給人陪不是。 如果愛情可以定製 這些人都死光了,還陪不是,沒有意義,簡直虛偽做作,陰毒狠辣。不過兩人也不敢流露,可對於只有煉靈六重的麥哈爾,打心底升出敬畏。

麥哈爾站立看著遍地殘軀,微微搖頭,若是這些人不是打麥哈領的主意,以他第一陽光人格的壓制,也不會讓冰冷人格下令屠戮如此無辜。不過些微同情,只是一閃而過。第一人格有善,可絕不是沒有底線的善,假若他處於弱勢,眼前這些人就是他的下場。

「蓋伊家族來襲,強者如雲,以麥哈領和林凰帶來的那些人,不夠。」思索中,麥哈爾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洞口,陡然臉容再一次回復冰冷,連帶眸中極冷煞氣,「木老之事先揭過,但來犯之敵,若不殺光被人發現此處,又是一場滔天大禍,就算政爵領主也難庇護!」

當即麥哈爾運轉鬥氣在手,幾具僵硬兵甲屍體被重疊拋飛,徹底擋死洞口。雷老和古老心中各種疑惑頗多,但隨著麥哈爾冰冷的目光,不曾多問,三人一路運氣雙腿疾行,迴轉直行麥哈領。 「殺!!」

「殺!!」

「殺!!」

喊殺聲震天徹地。麥哈領域邊緣,兵刃劍戟冷光四射,無數渾身染血煉靈高手所組成的兩股洪流狂涌傾泄,在連綿不斷沉悶的彭彭聲中,洪流般的高手相互碰撞,再一次狠狠絞殺在一起。血肉橫飛,刀光劍影,無數悍不畏死的煉靈高手衝殺在前。

另一方向,五道氣息衝天,威壓絕強的身影廝殺在一起,慘烈碰撞,強弱明顯,勝負隱隱即分。

「藏頭露尾鼠輩,我家領主乃是林家嫡系,若是識相,還不速速退去!若是惹得家主震怒,就憑你們這些蝦兵蟹將,當心株連九族!」張壯大吼,用言語威脅。可言語無效,相反對方兩位煉靈九重高手攻勢更為凌厲,就在張壯說話分神時,一抹劍光從其身上劃過,帶起一捧鮮血。

「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林家家主乃是神台境超級強者嗎?」

張壯麵色鐵青,可眼中早已猩紅,微微瞥向仙霧陣深處,希望有三道強大的氣息,能橫空出現改寫局面。要知道,此時兩人局面岌岌可危,拖延戰術隨時將會崩散。至於那三位煉靈九重有沒有離開,張壯心中一點底氣卻都沒有。

「殺!」

兩大蓋伊家族煉靈九重強者衝刺圍殺,攻勢愈發凌厲。至於張壯所言,嗤之以鼻。就算林家家主神台強者親至,只要報上蓋伊家族名號,就算神台境強者也不敢拿他三人怎樣。蓋伊家族的怒火,林家承受不起。

「水波雲天!」

一聲低喝。張壯抬劍刺出,鬥氣轟轟蜂湧,手中長劍速度剎那暴增。化柔水輕雲,飄逸輕靈,手中之劍隨著幻動身影成為虛幻之光,直刺九重中期的鎧甲高手心臟,長劍輕盈,又在蜻蜓點水之間,隱隱目標直指對手雙眼,上下遊離,飄忽不定。

「刀降風伏!」

冷笑中,這位鎧甲高手抬刀冷喝。體內龐大鬥氣運轉灌入手脈,說時遲,那時快。雙手連綿肘擊連環,刀刀划空,破風起浪帶卷若有若無無形細微風卷,起伏風卷匯聚回刀身。僅在一個眨眼之際,刀光之上環繞無窮風旋。奇妙無雙的刀光,同樣以一種無匹之速,破空而落。

「轟!」

刀劍相撞,鋒芒絞殺寸寸激蕩。狂暴的刀光劍影衝擊餘波四散橫掃,氣浪狂震,甚連相隔些遠的強者都被震飛。兩大煉靈九重刀光劍影崩散在空,刀劍雙身一觸而回,肆虐陣陣的狂暴力量卻相互傳導入體,雙雙被震飛。下一刻,另一位抓住時機的煉靈強者,抽劍而出,劍影閃動,直殺向張壯,配合的恰到好處。

倒飛中的張壯,面對來臨的這一劍,眼中爆閃出一種莫名的光芒,沒有第一時間抽劍抵擋。因為就算他擋下這一劍,接下來另一位刀道高手,就會接下來一刀將他劈成兩半。但是面對這一劍閃不開,馬上就會斃命,當即張壯眼中莫名的光芒越來越盛,越來越強,最後幽幽一聲不甘長嘆。

「你們這群卑微的螻蟻,將本尊逼到了山窮水盡之地,接下來死也該榮幸之至。」隆隆大音從張壯口中傳出,話變,竟泛起滔天的睥睨,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神情,華貴遮天,戰鬥之後氣息急劇萎靡的氣息轟然暴漲,隱隱若有一頭洪荒猛獸般的恐怖氣息,正在解封而出,浩大的威勢難以想象,甚至這種氣勢,可驚天可動地,連神台境強者身上,都未曾見過一丁半點。

「無盡歲月前,本尊證道洪荒,壽與天齊,天下獨尊。號稱輪迴魔神,掌億萬萬無數生靈強者輪迴,主宰蒼穹,踏滅乾坤。本尊輪轉萬世分身,見證無盡強者興衰起落。爾等米粒之珠,也放光華。」睥睨天下的張壯看向了迎來的這一劍,威嚴萬千,氣息即放。

「轟!」

虛空震爆,劍影刺嘯。出鞘一劍,被來臨的煉靈九重強者硬生生打斷收回,儘管餘震傳入體魄,震的氣血,鬥氣渾身上竄,帶出傷勢。可對面此時驚人震撼心神的張壯,這位原本同階強者竟生生退怯,打斷劍招,同時身形以最快的速度騰騰爆退,避之不及。

這方的動靜,早已驚動了旁側林御與其焦灼的另一位同階煉靈九重初期強者,此時也同時轟轟被撼動心神。三大煉靈九重強者,面對睥睨遮天的張壯,簡直駭然失色,雖不知洪荒,不知魔神為何物,但也被這種霸氣強絕話語震撼的無以復加。

三人卻沒發現,張壯從說話開始就未真正動手,氣息在爆發,威勢在暴漲,可並未超過某個臨界點。更是在說話中,身形退後至林御旁,在三人還在為張壯震撼的時候,張壯卻大吼一聲跑,轉身鬥氣流轉雙腿速度暴漲,就朝著麥哈領內衝去,直奔妖荒。林御眨眼從沉浸中醒來,畢竟是煉靈九重高手,有著這麼明顯破綻,當即醒悟。鬥氣流轉,如炮彈般沖飛而起,疾馳逃遁。

「找死!」

明白過來,發現被耍的三大煉靈高手同時齊聲爆喝,怒氣勃發。

「劍走連鋒!」

蓋伊劍道煉靈九重中期高手,怒吼一聲,渾身鬥氣悍然爆發,滾滾鬥氣灌輸入劍中。長劍光華流轉,瑩瑩鋒然,連續劍光閃爍九次,驟然光華消失晦暗無光,獨留這一柄普普通通寶劍無鋒,無動,無靜。被這位蓋伊家族九重中期煉靈強者,狠狠拋飛投擲而出,利嘯破空,直逼張壯。

「死!」

投擲完之後,這位蓋伊家族的煉靈九重中期冷哼一聲,目中殺機凌然。就算有本事在這一劍下不死,剛剛隨劍追上去的兩位煉靈九重也會補一下。同時這位強者,流轉體內鬥氣,亦是同樣跟了上去,與張壯等人,不死不休。

「咻!」

危機時刻,斜刺劍嘯之音由遠及近,帶著匹練般伸展的凌厲劍芒,橫擋在了能取張壯性命的一劍前。橫擋交擊,樸實無華的普通長劍上,九次連閃,發出連串擊打的震爆聲,鏘鏘鏘回蕩不絕,氣空翁鳴,卻未能震退這柄劍的主人絲毫。

「嗤!」

長劍翻轉,停頓的長劍被震飛。這道橫擋的長劍宛若幽靈,如影隨形,醞釀著令人心悸的鬥氣波動,凌厲翻卷,冷冽破空,隱隱似即將噴發的火山,劍勢隆重,直直射殺向蓋伊劍道煉靈九重中期高手,其劍之速,劍之利,比起眾人強上了不止個層次!

「刀降風伏!」

驚呼中,煉靈九重中期刀道高手抬刀。體內隱隱枯竭的鬥氣瘋狂運轉灌入手脈,霎時,雙手再次連綿肘擊,帶起片片刀光,劃破重重真空,破風起浪,帶卷無形細微風卷,旋轉中盡數匯聚刀身,眨眼之際,刀光之上環繞無窮風旋。奇妙無雙的刀光,在一次被施展而出,以同樣無匹之速,破空阻隔橫擋。

「刀降風伏!」

另一位煉靈九重初期的高手同樣抽刀,全力運轉鬥氣灌入手脈。肘擊連環,刀光破空,帶起層層細微風卷,匯聚刀身,霎時長刀環繞的陣陣奇異風旋,刀風流轉。兩道奇妙的刀光,同時破空阻隔,凌厲驚人,想要將這一劍擋下。

「轟!」

「棍柱撼天!」

煉靈九重巔峰氣息擴散,手持黑木棍的光頭大漢,從斜刺里衝殺而出。黑木長棍橫掃,破空呼嘯,帶著巨大的壓迫與質密感,撼神動魄。蓋伊兩大煉靈九重刀道高手,隨著突兀而出黑木長棍,兩道奇妙刀光硬生生被這道長棍擋了下來,並隨之轟然相撞!

「彭!」

「彭!」

接連悶響,刀棍相撞,風勢極驟激蕩。刀光寒影與黑木棍相撞,能量旋轉絞殺,餘波橫掃。相撞的刀影,霎時炸成漫天齏粉,沛然大力接踵而至。黑木棍就像一座黑色大山,巍峨蒼茫,沉重萬均,彭的破空,一棍將兩大煉靈九重強者狠狠掃飛震退。

雷老踏步而出,穩了穩體內刀勁。並未趁勢追擊,相反回頭看向了古老的那一劍,幽靈般一劍,已經迫近蓋伊煉靈九重劍道高手喉嚨,即將取其性命。而,那位煉靈九重中期,蓋伊家族的劍道高手此時卻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等待死亡。

「不殺!」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麥哈爾聲音傳來。

古老眸中眼神一閃,手中長劍立時側轉,無鋒劍刃鏘鏘鏘拍擊將這位蓋伊劍道高手,震退倒飛而回,留下了此人的一條性命。收劍的古老也鬆了一口氣,蓋伊家族的冰山一角已經展露在眼前,若是稍有不慎,處理不好,就是有滔天大禍而臨。

「麥哈爾同道,多謝援助之恩!」

林凰的聲音突兀而起。隨著聲音,掩藏在兵甲廝殺中的林凰,與來臨的麥哈爾同時走了出來。可林凰這句普通不能在普通的話語出口,林御,張壯,雷老,古老,包括蓋伊家族聚在一起的三大煉靈九重高手,齊齊臉色巨變,其中幾人,臉色不乏鐵青震怒。

唯獨,麥哈爾! 狠辣!

無比的狠辣!

萬血劍尊 這句話,聽起來很普通,可場中強者無不經歷各種殊死活下來的佼佼者,再傻也聽出了話中另一層含義。就是這一層含義,將原本可以和解下來的局面,霎時推上了你死我亡,不死不休。一個個煉靈九重高手氣息鼓盪,全身驟緊,隨時準備爆發死戰。

「點明了我的身份?還算有點聰明,可若是換了常人被你如此相逼,就算擊退強敵,最後也會結下大仇,不智!」呢喃中,麥哈爾看了一眼林凰,神色冷漠平靜,並未有他人,想象之中的震怒!

原本有著雷老和古老的馳援加入,四大煉靈九重高手聯手反殺蓋伊三大煉靈高手,輕而易舉。最後將了來犯其餘部眾屠殺乾淨,封鎖住所有消息,任這股神秘勢力內有神台強者坐鎮,也可威懾,不敢輕易來犯,可謂是最好的結局。林凰不知道的是,起初連麥哈爾都是這般打算的,只是後來變了。

但在林凰的眼中,即是麥哈爾並未命令下殺手,反而像似要放虎歸山,和平收場。林凰怎能允許這種局面發生,要知道倘若神秘的蓋伊三大煉靈九重下次捲土重來,麥哈領擋不住,也不可能擋住。只有禍水東引,點名麥哈爾的身份,以其這道身份姓名被蓋伊家族眾人記下。若是麥哈爾真的放虎歸山,將會有無窮後患。而蓋伊家族倘若還想捲土重來,必定先拿麥哈爾這個罪魁禍首祭旗!

一舉兩得,任麥哈爾如何選,對林凰接下來亦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蓋伊家族的三位同道,今日饒爾等一命。我麥哈爾乃上一任麥哈領主,不日就將前往政爵領,倒時定將登門。」麥哈爾說著,露出溫和笑容,像似說一件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般,風輕雲淡。

「狂妄!」大喝中,煉靈九重中期刀道高手立即站了出來:「你可知我蓋伊家族是何等龐大,就憑你這種無名鼠輩,豈有資格拜會我蓋伊家族,簡直不怕人貽笑大方,當我蓋伊家族是你這等旮旯角落小家族。」

「聒噪!」

「若你不走,就死!」剎那冰冷驟變,麥哈爾換臉,看著三人殺機畢露!

三人原本以為麥哈爾還會忌憚其身份,可看清此時其臉色,當即一驚。眼前青年冰冷與殺機真真實實,沒有任何偽裝與作假,如若還想繼續在言語上找回大家族的面子,接下來迎來就是此人冰冷無情的下令擊殺。

「走!」大手一揮,四周停止廝殺的蓋伊忠勇,當即聚集,就想隨著三大煉靈九重高手一起離開。

「我說過,我只饒過你三人!」麥哈爾冰冷的聲音,不帶感情傳來。

蓋伊眾人齊齊一頓,三大高手同時轉身,神色隱隱帶著憤怒。

「麥哈爾閣下,你這是想徹底得罪我蓋伊家族嗎?」刀道煉靈九重高手繼續質問,神色間隱隱顯得有些憤怒。蓋伊家族之名,在政爵領威名赫赫,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不管什麼情形,蓋伊家族高手在外都會遭到禮遇。

「我現在不算徹底得罪?」麥哈爾抬頭,看向三人,「如果不算,將你三人全部殺光,那算不算徹底得罪?」

「走!」

一旁劍道煉靈九重中期高手拉起隱隱暴怒的刀道高手,三人轉身就走。路過所剩不多的蓋伊忠勇身旁,眼中隱隱露出悲慟與愧疚。眼前這些忠勇,可是與他三人同生共死多年一路廝殺從血血海中走出來的高手。

剩下的蓋伊忠勇同時也明白了什麼,當即一位煉靈八重高手走了出來,舉刀大吼:「殺!生是蓋伊人!死是蓋伊鬼!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添興!」

「殺!」

麥哈爾開口,體內隱隱增強的鬥氣灌輸入劍,劃破虛空,帶起一位煉靈高手的頭顱。下一刻雷老,古老同時動手,棍影橫掃,幽靈長劍激刺,帶起漫天鮮血與一聲聲慘叫。面對煉靈九重巔峰的雷老,古老,沒有人是一合之敵,眨眼就成為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少爺,怎麼辦?」

圍在林凰身邊的張壯道了一聲,林凰這邊人馬,一人未動。林凰林御張壯三人在林家呆的時間極長,十分清楚蓋伊這個大家族的可怕。明白過來眼前竟是蓋伊家族的高手之後,差點心神不穩,甚至升出想要雙手奉上領地,賠禮道歉之念,可想而知心中泛起何種波濤。

「不要動手,若有追查,直接撇清!」林凰下令。

麥哈爾殺戮中,隨手伸出手搭上了一具倒地屍體。不出所料,妖異紅光自行再起,僅是一個呼吸閃爍之間,被搭上的屍體轉瞬化為灰塵。同時一滴紅澄澄精血融入手中。見此麥哈爾點點頭,體內七條星脈同時催動,開始不斷吞噬煉化精血化開之後的熱能。

在之前擊殺煉靈七重蓋伊波龍時,就煉化出一滴紅澄澄精血,而在煉化之後。麥哈爾發現一個不得不承認的驚人事實,那就是隨著熱能吸收,體內傷勢大面積自我癒合,如有良藥。至於多餘的熱能,還能增長體內鬥氣修為,而這種增長完全是沒有任何後遺症的增長,簡直熱能就像水土交融,自我修鍊而出,不可思議。

「怎麼回事?」

麥哈爾再次搭上一具倒地的屍體時,卻發現妖異紅光沒有閃爍。

皺了皺眉,麥哈爾身影扭動。在大地上尋找一具具已經殞命的蓋伊忠勇,往複試驗,時而眉頭緊皺,時而滿意點頭。當雷老古老收劍收棍之時,麥哈爾也徹底試清了自己劍痕的這種能力。劍痕妖異紅光煉化精血,沒有任何時間或次數的限制,只是煉化對象有著巨大的限制,那就是被煉化的對象必須是自己親手殺死,如果是他人殺死的,就是矇混過關都無用。

這道限制極其巨大,將原本是逆天作用的劍痕,硬生生打落平庸之階!

同階強者交戰,生死難料,隨意斬殺一個都極為困難,何況想要斬殺一列用來吸收熱能提升實力。至於比自身境界低的高手,精血作用收效甚微,儘管也有作用。適應劍痕妖異血光之後,麥哈爾體內傳出轟的一聲震鳴,無聲無息中,麥哈爾體內第七道大穴品張被暴漲的鬥氣轟碎,水到渠成。麥哈爾氣息波動,似煉靈七重,似煉靈六重,那種詭異的感覺再次瀰漫周身。

「林凰,我救了你,你要怎麼謝我?」麥哈爾收回心神,微笑看向在一旁觀戰至結束的林凰眾人。



感謝蓮如月,與書中之心的打賞。 林凰面對恬不知恥的麥哈爾,當即冷哼一聲,大聲道:「你何時救過我?反倒是你,目中無人得罪蓋伊家族,為我麥哈領招災惹禍,害我麥哈領男兒大好性命,成為你等相鬥之下的池魚之殃。你這等人,簡直死不足惜,罪該萬死!」

林凰的聲音傳遍,惹得原本沉浸在悲慟中的麥哈領高手目光刷刷投來,看著麥哈爾三人,漸漸似泛起刻骨之恨,怒目而視。仿若剛剛殘殺眾人的不是蓋伊家族高手,反而是眼前麥哈爾三人。

花祭,愛情是毒藥 「顛倒黑白!」

雷老怒極而笑,古老亦是眉頭皺起。

「哦!」

麥哈爾點點頭,對於林凰也算有了一點了解。

「那就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你們,引來了這批高手,害你們被殘殺。」麥哈爾大聲道,同樣聲音傳遍眾人耳畔,「我是麥哈爾,站在這裡,想殺我的來!」

聲音傳開之後,連帶先前遣散眾人怨恨一瞬堆積疊加,眾人看向麥哈爾的目光,頓時兇狠起來。可是良久…良久都無一人敢上前半步!麥哈爾三人剛剛動手之殘暴,歷歷在目,遍地血腥就是榜樣!

林凰與麥哈爾對視,心中也不解,為何麥哈爾竟如此配合。

「為了表達我的愧疚之情,接下來仙霧陣中,將會有三大煉靈九重高手坐鎮,保護你等安全。若是有人想要離開,都有可能被當作來犯之敵,被擊殺當場,我麥哈爾概不負責!」麥哈爾說著,看了一眼林凰。

「你!」

林凰當即臉色漲的通紅,青一片紫一片。

不能朝外通風報信,林凰都不敢想象接下來的後果!

張壯與林御臉色沉重,但他二人真的沒有資格與麥哈爾談條件,因為雷老木老古老三大煉靈九重強者對麥哈爾太言聽計從了,就像手下與主人的區別,簡直別無二致。

就在局面僵持的時候,麥哈爾走向了林凰,速度極快,幾步就到了身旁。

「不用緊張,我說點家常就走,剛剛就嚇唬嚇唬這個不聽話的臭小子。」麥哈爾朝著林御張壯眨了眨眼,兩人原本跳到嗓子眼的心,一下放了回去。

「不管如何,小子你以後見到我,得叫哥!」麥哈爾帶著笑,一下子揪住了林凰的耳朵。

「你!」

林凰一下子,如遭雷擊,愣在當場!竟忘了反抗!

這…

「我知道,你從小在林家長大,耳濡目染權謀心計很多,可你眼光實在狹隘!」麥哈爾語重心長,長輩口吻,「這次蓋伊家的事,不會是偶然。你要知道,蓋伊家族對政爵領主下的子爵領發動攻擊,絕不可能只挑麥哈領這一處,也就是說,極有可能實力弱小的子爵領全部遭到了蓋伊家族的攻擊。」

「不可能!」林凰忘記反抗,大聲反駁,「大型中型的子爵領只有那麼幾個,而弱小的子爵領有幾百個,若是按你這麼說,豈不是一下子有近千煉靈九重強者出動,就算蓋伊家族傾巢而出也沒有這麼多強者!何況這種龐大動靜,掌控整個領地的政爵領主豈會不知!」

「不管有沒有!蓋伊家族這種情況,就像子爵領內的平明挑戰領主權威。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大貴族絕不會容忍。第一時間就會派出強者鎮壓,可是政爵領主並沒有,顯然,蓋伊家族已經擁有足以令政爵領主忌憚的力量!」麥哈爾坦言。

「危言聳聽!」林凰冷哼。

「不管你現在如何推卸責任,趨利避害,把我當作擋箭牌。在這裡吃過虧的蓋伊家族,絕不會善罷甘休,因為蓋伊家族可是能媲美政爵領一般強大的勢力。不管你說什麼,不管你做什麼,只要那三位記下我們所有人的煉靈九重高手回到家族,等待我們的,只有無窮無盡的追殺!」麥哈爾繼續說。

「蓋伊家族傳聞中的作風可不是這樣!」林凰想到了這種可能的恐怖,但還是不服的小聲反駁。

「為什麼不是這樣?那隻不過是因為他們面對的是有神台境的勢力,稍顯客氣罷了。擁有神台境坐鎮的林家,作風恐怕也亦是如此。」麥哈爾繼續開口,眼中睿智,「就像剛剛,我承認是我引來的蓋伊家族高手,可見有高手敢上前一步?因為差距他們不敢上前,因為只需我一個命令,在場所有人都可能被屠戮。這對我而言,只是輕鬆的說一句話。假如我和他們有仇,我會毫不猶豫的說這一句話!」

「差距?現在我等和蓋伊家族就是有這等差距,所以他們想怎樣就怎樣,根本不會留情,得罪就是死!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這不費吹灰之力,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可惡,若我是一位神台境高手!」感到屈辱的林凰,緊緊捏住了拳頭。

麥哈爾點點頭,鬆開了揪住的耳朵。

「子爵堡地庫里,有二十枚大果果靈石晶,拿來好好修鍊,增進修為。不要老想著耍心計,手段,這些有時候不管用。這次危機由我而起,我會抗下。不用你在撇清關係,只要乖乖在後面看好了。」麥哈爾笑容陽光,倍感欣慰。

「就憑你能抗下?」林凰嗤之以鼻。

「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林凰親哥!」麥哈爾笑著。

「滾!」

怒喝中,林凰心中大驚!

想不到自己竟被麥哈爾牽著話題聊了這麼久,而且剛剛…剛剛竟被揪住了耳朵,在大廳廣眾之下。林凰朝四周望去,張壯,林御,遠處雷老,古老,還有一旁怒目眾人,看清眾人表情的古怪,林凰俊逸臉一下子就黑了!

「若不行還是帶他遠離領地,去妖荒之內歷練修行一段時間。接下來若是蓋伊家族報復,林家定是明哲保身,捨棄你等了。」麥哈爾看了一眼張壯與林御,這樣說,旋即轉身。

「我能為你做的就這麼多了…」麥哈爾心中喃喃著,大踏步朝著雷老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