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這種大事他們必會出頭,紫衛衣的頭領估計比我功力還要高,而且,就是扯平的話他們人多。」寒刀冷笑道。

「既然前輩不信那我就帶你去,那地兒在寒勾子……」唐春把事有選擇的講了出來。

「你說氣通境大圓滿的強者泰冬陽都給鎖在了寒勾子,不會吧,難道寒勾子里有比此還強的強者?那可是屬於傳說中的存在。」寒刀貌似有些不信,一雙眼灼灼的盯著唐春。

那是人家武王搞的鬼,唐春心裡冷笑一聲,說道:「估計是,不然,來自域外的泰冬陽怎麼會被鎖了幾千年了。

現在就存點魂神還在掙扎著,估計也快完蛋了。所以,我覺得前輩還是突破到氣通境大圓滿的時候再去不遲。

那地兒因為沒有了主人,幾千年下來控制高手的設置也差了不少。估計氣通境強者應該沒多大事兒。

不然,這生命可是寶貴的。而且,我也不想再去那地兒,太可怕了。」

「你那小身手都能出來,我怕什麼。而且,突破到氣通境,這輩子有沒希望都難說。氣通境大圓滿強者咱們浩月大陸又有多少?不說了,馬上走。」寒刀手一揮,拎起唐春飛奔而去。 這氣罡境強者的輕身功夫還真不是蓋的,唐春感覺有點騰雲駕霧的感覺。寒刀一個滑落就到了千米之外。而且,落腳時腳尖一輕點草葉再次滑步又去了千米。那速度比法拉利快得多了。

而且,連續跑了上百千米居然不見有汗珠子流出來。看來,老傢伙內元貯存還相當的豐富。

「對了,秘境中是怎麼回事,你好像被什麼高手打得很慘。不過,我出手想救你時並沒發現那人。那個存在太可怕了。」在休息的時候寒刀問道。

「我也不清楚就給人打成那樣子了,會不會是當時秘境的創立者。」唐春半真半假說道。

「秘境之主?」寒刀臉上閃過一絲懼意,「那人絕對屬於傳說中的存在。估計跟武王蓋世風華同一個層次的高手。」

蓋世風華算個屁啊,人家叫他小娃娃,唐春心裡哼,頭卻是點道。

因為寒刀速度快,一天一夜就到了寒勾子。儘管寒勾子經過唐春一亂之後現在加強了守護,聽說守護將軍的級別都提高到了從三品。

但對於寒刀這種氣罡境強者來講還是很雞肋的,而且,寒勾子那個湖潭因為塔邁而鐵死在裡面,所以,那湖現在已經成了晦氣之地。根本就沒人願意去看它一眼,倒是方便了唐春兩人的進入。

據說因為沒找到屍體,而頭顱卻是在惡山軍營出現了。所以,還請道士下來搞了法事三天的。就連兵士巡邏都繞過這湖潭而走,據說是陰氣太重了。

寒刀帶著唐春觀察了一陣子,貌似並沒什麼特別情況。兩人悄悄下水了。不久就快接近潭底,寒刀這傢伙也不曉得從哪裡搶來了幾張中等的火氣符,就準備用這玩意兒爆開后看看能否衝破結界進入神秘的地下冰河地帶。

嘶……

唐春被寒刀一扯像游魚一般閃退到了七八米開外,唐春發現,一道白色劍光從自己剛才潛游的地方而過。

見一劍落空,那劍光圍繞了一個圈子又殺將回來了,而同時,後邊又有一道劍光穿透水底掠過。

劍光速度很快,水面好像突然間被剖開了似的在潭底天眼下能清晰的看到一條水縫。劍光過去后水縫一下子居然還沒能複合起來。

寒刀隨手一掌猛擊,兩把劍光都給他激得偏了方向。看來,搞暗殺的兩個傢伙功力不如寒刀深厚。 權御天下:毒醫九王妃 不過,有了唐春這個『拖油瓶』寒刀一時之間也無法解決掉兩道犀利的劍光。

而那兩人好像也發現這唐春這個雞肋,所以,全往唐春身上招呼。寒刀一時也給逼得只好內氣成罡罩往了唐春,這下子就不得不分出一半的氣勁用來保護唐春了。

頓時,三人戰成了一團。而唐春這傢伙早就開啟了裝甲符保護著自己。三大高手之戰,倒沒唐春這個低階位者啥事了,完全成了一看客。

滋啦……

終究寒刀功力強勁,其中一個傢伙給寒刀一掌擊得沖向了水面。而另一個傢伙給寒刀一扯就到了眼前。

寒刀面露凶光,一把就箍住了那個中年人脖頸,像是捏著一隻鴨子樣。另一隻手果斷的一拳擊向此人的心臟部位。

潭水給寒刀激出一股爆猛的水箭般砸向了那個瘦臉的中年人。

啊……

唐春聽到了一聲在水中發出的悶響,轟隆一聲巨響,頓時,潭水翻騰,被激起了幾十米高的水柱。

而潭水好像被激活了,突然一股詭異的無匹暗流襲來。唐春三人給一扯就順流而下去了。

感覺頭相當的暈沉,因為,暗流太強悍了。而寒刀跟那個中年人都給爆炸的音波震得有些暈乎,兩人糾纏著扯著唐春就過去了。

不久,被沖入了一條地下河中。寒刀畢竟厲害,一清醒劍光一閃就割下了一顆猙獰著的噴血腦袋。吧嗒一聲,中年人的屍體給寒刀一腳踢到了水岸邊。

「大元國紅衣衛的高手,我說怎麼如此的強悍。」寒刀冷哼道要把那顆頭顱給踢進地下河中。

「慢著,留下。」唐春趕緊叫道。

「這人頭留下有什麼用?」寒刀看著唐春。

「對你沒用對我有用,此人肯定是紅衣衛中的高手。不然,不可能能跟前輩幹上幾招的。估計也是一氣罡境強者吧?」唐春問道。

「不是,此人先天大圓滿。至於說為什麼能發出如此強悍的掌氣來。那是因為他身上擁有高品質的火氣符之類的東西。估計是大元國皇宮裡拿來的。那種超極的彈丸之類的內氣符就是我也有所忌憚。」寒刀說道。

「先天大圓滿也不錯了,前輩,這頭顱我要了。」唐春說道,「不過前輩,你怎麼能肯定此人就是紅衣衛的人?」

「大元國的紅衣衛並不是說就穿著紅衣,看到沒,就這個。」寒刀伸手一吸,一塊紅色手指粗的令牌給他吸到了手中扔給了唐春。

「二等帶刀侍衛,品級還不低啊。」唐春掃描著,心裡一喜。

「呵呵,要的話就拿去。到大元國時還能冒充一下嚇嚇老百姓。」寒刀笑道。

「這上面可是有身份證明的,此人叫李滿天。估計他一死別人也會曉得的。冒充的話豈不是馬上就給活捉了。」唐春說道。

「不一定,紅衣衛對於大元國普通的百姓來講就是神秘得很。圈內人會知道,但老百姓未必會知道他死了。」寒刀搖了搖頭。

唐春也沒矯情,一股腦的把屍體跟頭顱以及玉牌都給收進了囊中。而且,在屍體上找了找,還發現了幾顆中品質的元石。

「前輩,剛才那把劍好像品質不低?」唐春有些貪婪的看著寒刀。

「當然,彎月刀,應該達到了地級極品之列。不過,你小子騙了我,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居然打起這好兵器的主意來了。」寒刀冷哼道,臉一下子就板了起來,寒森森的有些令人發怵。

「我沒騙前輩啊,我講的是實話。」唐春嘴硬道。

「屁話,你看看,這是地下黑冰河嗎?這根本就是上頭那潭水通下來的一條地下河。」寒刀叱道,唐春才想起這個,天眼打開,放眼往四周一瞧,也有些傻眼了。

地下河在這裡水流平緩,根本就不是原先下到的黑色冰河那處地方了。

「前次也是因為爆炸才炸進去的,當時還炸死了鎮守寒勾子的四品將軍塔邁爾鐵的。就是如此下來的啊,怎麼回事?一個地方下來會出現兩種結果,這裡,太它娘的怪了。」唐春忍不住罵了起來。

「小子,到現在你還敢欺騙老夫。真以為我是一良善之輩是不是,看來,不給點苦頭給你嘗嘗你是不會講實話的。」寒刀掄起了巴掌。 「停停,前輩,你看,前面是不是有問題。」唐春指著岸上說道。

「有啥問題,一面山岩罷了。雖說陡峭了點,但對咱們來講並不奇怪。」寒刀冷哼。

「前輩還氣罡境強者,我看這眼光也不乍滴。」唐春臉上不屑道。

「放屁,這不是一面山岩是什麼?」寒刀生氣了。音波震得岩壁嚓嚓震響。

「看到沒,有狀況了。這岩壁有問題。」唐春指著被寒刀憤怒的吼聲震得有些晃動的岩壁。

「嗯,還真有些問題。這岩壁怎麼會晃動,難道這岩壁只是一個表面現象,而它實際上是一結界?」寒刀一愣,看了起來,不久,大力一拳破空而去,叫道,「破!」

轟……

岩壁晃得更厲害了,好像要發生地震似的。

「果然是結界。」寒刀說道。

「這結界聽說只有氣通境強者才能搞出來,估計是打不開的。」唐春說道。

「不一定,我五成力氣這結界就有些晃動了。也許是時間久了結界的威力減少了。咱用火氣符炸一下試試。」寒刀說干就干,兩人退到對岸,他用強悍的氣罡炸開了火靈符。轟隆隆的響起響起,結果晃得更厲害,不過,還是沒塌了。

「這火氣符品質太低了點。」寒刀有些鬱悶。

「剛才檢查屍體的時候我發現李滿天身上這個,應該品級還不低。」唐春肉痛的把得來的一塊二指寬的木牌樣的東西遞了過去。木牌上划滿了一些怪異的符文。

「不錯不錯,上品火氣牌。應該可以炸開了。」寒刀一喜,這次一炸,轟隆隆一聲炸響,岩壁在唐春面前崩塌一塊露出一個黑洞來。

裡面突然一股大力傳來,唐春跟寒刀一看機會難得。兩人像兩把人形梭標樣沖了進去。往前一看,前面居然還是個很大的開闊之地。不過,有著淡淡的怪異薄霧在龐罩著的。

「此人很厲害,居然把結界搞成岩壁的形式。這樣一來不小心的話還真會給瞞過了。」寒刀說著,轉爾盯著唐春,道,「怪了,我的眼神絕對比你的好,怎麼我不能發現你反倒發現了?」

「呵呵,我就眼神好些。剛才不小心撞了一下才感覺有些怪。」唐春說道。

「你這話只能騙無知的三歲小兒,這結界搞得岩壁一樣。即便是你撞上去感覺跟撞岩壁也是一樣的疼痛。不會軟乎乎的。你小子沒講實話。」寒刀一雙眼灼灼的盯著唐春。

「我就是眼神好,沒別的。」唐春說道。

「算啦,不扯這個了。咱們去裡面看看,既然有結界封著的話裡面肯定有不尋常之物?」寒刀說道。轉頭一看,結界又封上了。「看來,這結界還相當的厲害,還是無法全面的炸開它了。」寒刀有些鬱悶。

「對了前輩,你達到氣罡境大圓滿了嗎?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等下子沒準兒遇上什麼時也有個底是不是?咱們現在同在一條船上了。誰也不能保證裡面有沒強大的存在的。」唐春一臉的真誠。

「沒到,初期。而且,我要告訴你。氣罡境圓滿者一個可以干倒十來個初階的。每個階位實力都相差懸殊。

中階可以打敗初階三個。而且,突破氣罡境后每突破一個小階位都是十分的困難的。

動輒就需要七八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所以,按正常速度的話我這輩子能否活著突破到氣通境那就難說了,希望飄渺得很。」寒刀說道。

唐春突然停住了腳步看著前方,寒刀一愣,也看了過去。

場面相當的怪異,好像有八隊人圍著中央一個什麼。而每一隊人馬都有三四十來個,像是在玩老鷹抓小雞遊戲似的每一個都是後者雙手頂在前者的腰肩部位。

寒刀擺了擺手一臉嚴肅。

「在搞啥?好像全是乾屍。」唐春小聲說道。

「嗯,是乾屍沒錯。好像生前在干共同合力抵抗什麼強悍東西似的戰鬥。你看,後者都是雙手擋住前者的腰部。

這是武者在遇上強敵時合力的結果。也就是把內氣由最後一個人依次推進,再往前,這三十來個人的內氣會匯聚在最前面的一個帶隊的高手身上。

最後形成合力攻擊,三十幾個強者的內氣匯聚成一團那威力也是十分驚人的。當然,這種情況除非是萬不得已。一般的時候是不會去乾的。」寒刀用的是『氣罡密音』方式傳音給唐春的,這種秘術講話的話別人偷聽不到的。

當然,這種傳音方式只有先天及以上高手才能傳音。因為,需要用氣罡傳出來,而先天高手雖說還沒強大的氣罡,但也有一絲氣罡之氣形成了。用來傳音完全能辦得到的。

「為什麼,難道有危險不成?」唐春沒辦法施展『氣罡密音』,但九天浩世訣中也有一秘術,叫『靈波震音』。這種秘術鍊氣五層修士就能辦到了,外人也是聽不見的。

「奇怪了,你的聲音好像外間也聽不到似的。你不可能能發出氣罡密音的。」寒刀臉上閃過一絲訝然。

「這是我們唐家的一種音波秘術,秘術罷了。」唐春笑道。

「噢,因為把內氣逼入別人體內也是相當危險的一件事。這麼多人內氣都逼入前者一個人身體內,這就更危險了。因為,內氣屬性不可能都相同的。所以,要冒一定的風險。估計這些人也是被迫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不得已共同合力對付強者了。」寒刀說道。

兩人小心的靠近了過去。

天眼之下,唐春看到,中央好像是個巨大的祭壇式的。全是用卡車大的黑色石頭堆砌而成的。

祭壇長寬足有三四十米,而且,好像還有一根巨大的黑色鐵柱子朝天豎著看不清高度有多少,因為,祭壇上籠罩著極濃的黑色霧團。就是唐春超強的天眼也穿不透的。

唐春再次發力,魂氣直衝祭壇而去。感覺天眼好像被什麼叮了一下似的生痛,這貨趕緊收回了天眼魂氣。心裡明白,這祭壇有反擊神識探察的功能設置。

余光中發現寒刀也在直皺眉頭。「前輩看清祭壇中央沒有?」唐春問道。

「看不了,眼神一接近就痛。越是逼近越生痛,好像眼珠子都快給刺穿一般。像這種情況一般來說裡面有強力的反擊眼神察看的裝置。連我的精神力都看不進去,這說明裡面的存在很強大。咱們現在進來能否出去都難說了。」寒刀臉上露出少有的嚴峻來。

「對了,八支隊伍。難道這些高手都是千年前在寒勾子神秘失蹤的八大高手所帶的人。

聽說每個高手都有著氣罡境實力,像『東鐵一手出雲盤。』鐵相生此人據說就像個算命的卜卦先生裝扮。

此人是八大高手之首,據說已經突破到氣通境界。你看,朝北方面那支隊伍的帶頭者不是就是算命先生打扮嗎?

難道此人就是鐵相生,曾經的氣通境強者。」唐春猛然而驚,問道。 「還真有可能啊,不過,我也沒見過鐵相生。」寒刀搖了搖頭,「如果真是當年的八大高手,再加上他們的弟子這麼多高手合力在對抗中央的祭壇。那中央的『存在』那就太可怕了。難道是傳說中的武王層次者。」

「詩香香,西無東河,還有『上成天』這個皇族,沒錯了,估計還真是了。南邊那個首領不是頭戴王冠嗎?肯定就是『上成天』此人了。」唐春一一看去,更為震驚。

「他們是為一水寒而來的,難道中央祭壇處擱著一水寒不成?」寒刀說道。

「不對啊,一水寒就是兩條鐵鏈,明明被捆在來自域外天城的泰冬陽身上的鎖拿著。」唐春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