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這萬妖荒原中,存在著諸多本土的生靈,包括妖族,包括人族。

他們似乎是受到了詛咒,永世生存在這片獨立小世界中,不能出去。

但若是外界的人進入,每次開啟后,七天七夜,必會瞬間傳送出去。

因此,萬妖荒原,又被稱為「被詛咒的大地」。

此時根據那錦衣青年男子的話語判斷,林寒頓時明白過來,這幾道圍住自己的身影,恐怕就是這萬妖荒原中的本土勢力,而且這什麼天刀宗,似乎紮根在這片山脈。

不過,這幾個天刀宗弟子,一個個修為不過靈輪境一重天修為。

他們自己以為,他們人多勢眾,吃定了林寒。

但殊不知,在林寒眼中,他們不過是一群雜魚罷了。

而此時,看到林寒沉默,那為首的青年男子似乎是覺得林寒聽到他們口中的「天刀宗」畏懼了,他冷笑一聲,直接伸手朝著林寒手中握著的那玉色蓮花抓去。

「小子,識時務者為俊傑。」那青年男子滿意一笑,就要將那蓮花奪取過去。

但就在這時。

「鏘!」

一道劍鳴陡然響起,虛空劃過一道璀璨劍光,冰冷森然。

「噗」

一道血光閃過,那青年男子就要抓來的手掌,直接被林寒一道劍光斬斷,血液拋灑。

「啊!」

青年男子猛地慘嚎一聲,他看著掉落到地上的斷裂手掌,神色露出猙獰,猛地吼道:「小雜種,你斬斷了我的手?!你竟然敢…」

「鏘!」

又是一道劍光撕裂長空,那正在嘶吼的青年男子聲音戛然而止。

不知何時,他的脖頸出現了一道血痕,頭顱咕嚕嚕滾落下來。

一劍封喉!

「嘶!」

看到這一幕,那青年男子背後的幾個天刀宗弟子,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再看向林寒,瞳孔中有著止不住的惶恐。

「滾。」林寒冷漠吐出一個字。

「是是是!」

幾個天刀宗弟子,渾身冷汗直冒,紛紛朝著遠處四散而去,瘋狂逃竄。

而原地,林寒伸手一吸,將那被自己擊殺的青年男子的儲物袋吸入手中。

微微探查下,林寒發現了不少妖獸的內丹內核等,不過卻是沒有任何靈石。

「難道,這萬妖荒原中,孕育不出來靈石?」林寒神色露出一絲疑惑。

但接下來幾個時辰,林寒卻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靈源之眸開啟,頓時發現周圍的群山之中,一座座靈石礦脈,散發著濃郁的靈源之光,出現在自己的靈源之眸的窺伺下。

「看來,是這些人根本不懂得開採靈石礦脈,只知道擊殺妖獸,以妖獸內核和內丹來修行。」林寒神色露出一絲隱隱間的恍然。

不過,這卻是讓林寒神色大喜。

看來,這群山之中的靈石礦脈,全部要屬於自己了。

嗡!

靈源之眸開啟,瘋狂運轉,不到半個時辰,林寒便是找尋到了一座儲量有著百萬級別的靈石礦脈。

「斷天!」

林寒站在一座山嶽之前,直接一劍劈下,一道驚天劍光瞬間撕裂那大岳,他縱身一躍,直接竄入了那山嶽之中深處。

「轟!」

太古龍帝訣轟然爆發。

整整十五團吞噬旋渦,漆黑、深邃,充滿著可怖的大吞噬之力,在林寒的周身環繞,瘋狂汲取這山腹深處的靈石礦脈。

轟轟轟……

一團團充沛到極點的靈氣,朝著林寒的四肢百骸中灌輸,他感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在快速壯大中。

這萬妖荒原,每一次開啟只有七天七夜,林寒自然不想浪費時間,他快速吞噬,不斷壯大自己的力量。

五尊大比,還有兩個月就要降臨。

林寒還記得當日凌破天的兩個要求,其中一個,就是奪得此次五尊大比的榜首。

五尊大比,是面對整個天火大國疆域中,各大勢力的年輕、青年一代的天驕們。

其中,不僅僅包括天火皇室、四大宗門五大勢力,其他一些一流勢力、二流勢力,甚至是包括一些散修武者,只要符合標準,都可以來參加五尊大比,一舉成名。

五尊大比中,最高修為限定,是靈輪境層次的天驕比拼。

神魄境的天驕,也就是潛龍榜天榜上的存在,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自然不會來參加五尊大比。

因此,林寒很清楚,自己要想奪冠,成為五尊大比榜首,必須要在靈輪境武者中稱尊。

所以五尊大比前,還剩下兩個月,林寒心中沒有其他任何想法,唯一的念頭,就是不斷尋找機緣造化,不斷壯大自己的修為和實力。

因為,五尊大比中,各個勢力中的隱藏的天驕,都會一一出世,戰力都是恐怖無比,可以越級搏殺的天驕存在。

林寒可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現在,真正就是橫掃年輕一代的存在了。

自己比之一些真正大勢力中潛藏的年輕天驕,還是差了不少,尤其是底蘊和修為方面。

因此,提升修為,壯大底蘊,是林寒現在的首要任務。

「轟!」

整整三個時辰,林寒終於將這座儲量百萬斤級別的靈石礦脈給吞噬乾乾淨淨,但他的修為並沒有突破。

百萬靈石,顯然不夠他突破一重天。

「不行,三個時辰才吞噬一座百萬級別的靈石礦脈,我若是七天七夜都用在這上面,恐怕也最多只能吞噬幾十座百萬級別的靈石礦脈,無法快速突破。」林寒眉頭微微一皺,他知道,自己的吞噬速度,還是慢了一點。

十五個吞噬旋渦,要是放在以前,絕對是夠用了。

但此時隨著林寒修為的提升,每突破一重天,他所需要的能量越來越龐大,十五個吞噬旋渦的速度,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小雀,你神念擴散,看能不能在這山脈中尋找到蘊藏龍血的凶獸,我如今要想提升吞噬速度,必須要奪取龍血,提升體內太古龍帝血脈的濃度,增加吞噬旋渦的個數,這樣配合靈源之眸尋找礦脈吞噬,我才能快速突破。」林寒思慮片刻,頓時在腦海中說道。

如今,也只剩下這一個辦法。

若是不行,林寒就準備從這山脈中離去,先把葉不凡、謝解語他們兩人找到再說。

「好,小寒子,你等等,雀爺我這就探查一下。」小雀也是知道時間緊迫,它在腦海中點點頭,開始將龐大的神念,擴散出去。 可惜姑蘇北望此刻根本無心欣賞這溫情。比起這座一切都是按照她喜好打造的房子,她更喜歡那棟常年可以吹著海風的海濱別墅。那個色調單一,卻充滿了回憶的房子。也不知道那片姜花還在嗎?

邪非茫然的看著十分反常的姑蘇北望。他難得神情正常,語氣認真的說到,「你還好嗎?」

「邪非,」姑蘇北望轉過頭看向邪非,「邪非你現在還看的到靈魂嗎?」

邪非點了點頭,「你可以靈魂出竅下,試試。」

不知道為什麼,姑蘇北望看到邪非的時候總會有一種特別想揍他的衝動。她嘆了口氣,現在能做這件事情的人也只有邪非了。

姑蘇北望從包里掏出一本書,那書是她在逃跑時正好瞧見客廳茶几上放著的,她就順帶拿上了。

邪非瞥著姑蘇北望拿著的書,明顯驚訝了下。

「古言秘籍,這四個字我怎麼在哪裡見過?」

「我父親留下的資料里有提過,你在古墓里遞給我的那張紙上有寫著四個字。」

「所以這書是原版?」

姑蘇北望點了點頭,直直看著邪非,「你想和陸浩辰抗爭嗎?」

邪非瞪大了雙眼。

「我沒有聽錯吧?」

「沒有聽錯。你也不用在我的面前掩飾,我知道你怕陸浩辰,心中也想著怎麼幹掉陸浩辰。」

「可是你,你不是和他……」

「現在不是了。」

「好,我相信你。只要是能和陸浩辰抗衡的,我邪非都樂意做。」

姑蘇北望勾了勾嘴角,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那你為什麼不去投奔厲千陽?」

邪非邪魅一笑,湊近了姑蘇北望的耳旁,輕聲說到,「我這不是對你還有點情誼嘛!」

姑蘇北望眯縫起雙眸,冷冷一笑。

「那我可真是謝你了!」

「快說吧,要我做什麼!」

「我一會可能會暈倒,我暈倒期間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不管你看到什麼,我醒來你都要告訴我!」

「好。」

姑蘇北望走到書桌前坐下,打開了那本《古言秘籍》,她一邊看著書,一邊在心中想著陸寒徹。她在一張紙上寫下,為什麼要我遠離陸浩辰,你是誰,他是誰。

她一邊想著一邊寫著,不知不覺一顆眼淚竟滾落了下來。

恍惚的意識之間,她感覺到眼前有一個高大的身影正漸漸的靠近她。

「姑蘇北望!」

這清冷孤傲的聲音,帶著几絲不屑的口吻喊她的名字,她是記得的,記得的……

她想應他一聲,卻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書房裡有一陣風吹過,揚起了窗旁的窗帘。

姑蘇北望慌忙的站起身,在房間里四處尋找著。

「你你是不是看到他了!」

姑蘇北望抓著邪非的領口,著急的問到。

邪非垂下眉眼,不敢直視姑蘇北望的眼睛。

「你先放開我。」邪非說著指了指姑蘇北望的手,這種視角,他實在壓抑的很,只覺得後背冷冷的。

姑蘇北望鬆開了手,後退了一步,臉上的表情也稍微恢復了些理智。 嗡!

小雀龐大的神念擴散出去,幾乎就在一瞬間,就覆蓋了周圍的整片山脈。

林寒默默等待,他知道,小雀會處理好一切。

半個時辰后。

「咻!」

小雀將自己探查到了的東西,全部匯聚成為一張記憶地圖,傳遞到了林寒的腦海中。

此時,林寒內視,頓時到了,自己的腦海中,緩緩鋪開了一張地圖。

那地圖上,有著十幾個特殊標記,分別位於周圍群山的某個地方,周圍還有著小雀的標註。

「東南方向三百米,龍血魔蠍,靈輪境三重天。」

「西北方向七百米,碧綠惡蛟,靈輪境五重天。」

「正北方向一千五百米,龍虎妖獸,靈輪境四重天。」

「正東方向三千米,大荒龍犀,靈輪境七重天。」

「……」

一個個標註,看得林寒眼神發亮,生出一種火熱。

這些妖獸、凶獸,都是身具龍血,若是擊殺,吞噬其血液中蘊藏的龍血,有著極大的可能,讓自己的太古龍帝訣進化出更多的吞噬旋渦。

而且,第二神通太古禁忌之術「帝皇龍爪」,也將會提升威能。

「小寒子,你現在太古龍帝訣想要進化,那些低級妖獸的體內龍血,恐怕都是無比稀薄,就算吞噬了也沒有什麼用處,你現在時間緊迫,要吞,就吞最強大的。」小雀在腦海中出聲,語氣帶著一份隱隱間的瘋狂。

「你的意思是,我的目標,應該鎖定那最為強大的大荒龍犀?」林寒眸子微微震動,舔了舔嘴唇道。

顯然,這大荒龍犀,是最為強大的存在,有著靈輪境七重天的修為,恐怖無比。

而且,這種傳承古老龍血的妖獸,真正的戰力,也絕對遠遠超越同階人類武者。

比如這大荒龍犀,其真正發起狂來,絕對能夠把一尊靈輪境八重天、甚至是九重天的強大存在給撕碎!

「小雀,你這是讓我去送死吧。」林寒思慮片刻,隨即嘴角微微一抽搐道。

「小寒子,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雀爺我什麼時候說讓你去直接對抗這大荒龍犀,那肯定與找死無疑,你難道就不會想點其他的辦法嗎?」小雀頓時在腦海中叫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