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這蒙山村大敵當前,而羅征又是一位證神武者,對方發出這種邀請完全在羅征的意料之中,羅征自然也是欣然應允。

看到羅徵答應了,這小鄔頓時大喜,「朋友行至此地,想必已有勞頓,阿文開去挖兩壺好酒……」

隨後小鄔才將面前那一口大鍋揭開,一股濃郁的肉香就在這閣樓之中瀰漫開來。

羅征本已經辟穀許久,但聞到這股肉香也頓覺食指大動,聽這小鄔介紹,這鍋中所燉的肉,乃是從鐵齒獸身上剝落。

他身為神極境武者自然也已辟穀,但吞吃這種凶獸的肉卻能增長力氣,此獸在那些真神們眼中算不了什麼,但在神民之中也是比較珍貴的食材了。

羅征客氣之後吞食了幾塊,頓感覺體內傳來一股暖洋洋的感覺,這肉食中逸出的能量卻是比神煉記禁地中那些頂級凶獸還要精純!

但羅征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神煉禁地乃是鳩聖的體內世界,生靈也是由鳩聖納入的天地元氣所化,本身依舊是次級生靈,這鐵齒獸的等階雖低,但終究是平級生靈,乃是混沌所化,本質上還是有莫大的區別。

酒飽飯足之後,蒙山村人便給羅征安排了另外一間舒適的閣樓住下。

羅征自然無需睡眠,他還不曾忘記自己身上的一個大患,丹田被封印了……

一路之上,羅征都儘力控制體內的黃金血液沖刷丹田上的黑線,這些黑線異常的頑固,沖刷了這麼久方才崩碎那麼兩三根黑線而已,這讓羅征焦急不已。

儘快回復自己的實力,是現階段羅征最大的目標,否則神域對於他來說恐怕是寸步難行。

而且現在看來,這村子雖然安寧,但畢竟有大敵當前,就聽這小鄔所說,那什麼日月寨中也有不少武者,其中也有證神武者,也就是界主境!

羅征並不是沒有接觸過神域中的界主境武者,幾年前在神煉禁地中,敗在羅征手中的神域天才也有不少,而且都出自於神域中的大族。

只是丹田被封之下,羅征所依靠的手段實在是太少了,實力大打折扣之下,原本不是問題的問題,對羅征也是問題了。

一夜過去……

羅征不折不饒的以鮮血沖刷,僅僅只是弄斷了四根黑線,但纏繞在上的黑線足足有上百個根之多,這樣看來,最快也要月許的時間。

「呼呼……」

「呼呼……」

「劍守丹田,目定乾坤,以力會力,步踏正方!」

天蒙蒙亮,屋外就已經響起了一陣陣長劍激蕩的聲音,卻是有人在外面練劍。

羅征起身推開門,卻看到小鄔手持一把雪亮的青鋼劍有板有眼的舞劍……

那一套劍法羅征雖然不曾認得,但他對劍法的領悟可是到了「劍出無我」的地步,早已經遠遠超越了大宗師的地步,眼光又是何等的毒辣?一眼就看出這一套劍法相當簡陋,簡陋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看樣子這些神民們也不是全方位超越次級生靈的,羅征心中暗道。

寰宇中莫說一位神變境的武者了,就算是生死境,神海境武者,其本人對劍道的領悟都已經達到宗師水平,所修鍊的劍法也是千變萬化,各有精妙!

可眼前這小鄔雖然擁有神變境修為,但所用的劍法卻相當的普通,僅僅只是基礎劍法的一個變種,甚至因為有了這般變化,在靈活程度上還遠遠不如基礎劍法。

仔細想想,這些神民本出身就天生神力,倘若能運用神域中的天地元氣,在武道之上前進一步就能開闢神海,成為神海境強者,這一幕就不算奇怪了。

畢竟神域中的神海境武者,大約就相當於寰宇下界中的「先天生靈」,只是在武道上剛剛起步,而小鄔身為神變境武者,也不過就是邁出了第二步罷了,何況這小鄔又只是邊緣山村的尋常村民,能夠僥倖修成神變境已是天賦驚人了,他哪裡有什麼上佳的劍法修鍊?

除了小鄔之外,在他的身邊還有一群舞劍的孩子。

這些孩子大約弄不到一把劍,只能以樹枝木棍替代,但跟隨者小鄔也學的有模有樣……

孩子們手中的樹枝,放在寰宇中恐怕也能換一把品質不錯的聖器了吧?

想到這裡,羅征頓時莞爾一笑,無論何地總有人心向武道,隨即他順著閣樓的台階走下。

「認真一點!」小鄔卻是將手中劍舞的更加賣力,而那些孩子們卻是追不上小鄔的節奏,開始東倒西歪,勉強能夠追上小鄔動作的,也只有昨晚將羅征馱出菜地的那個小男孩。

羅征已經知道這小男孩名叫小文,是小鄔的弟弟。

看到小鄔這亂七八糟的步伐,羅征負手而立,卻是淡淡的說道:「練劍先練步,這口訣中的『步踏正方』卻是錯了,劍雖剛,但亦能直,若只能踏方步,必然會影響手中的靈活,若劍法失去了靈性,那還修什麼劍?不如使槍好了!」

這話聽起來雖然有些不留情面,但以羅征對劍道的領悟是完全有資格如此評價的。

不過背對著羅征的小鄔,忽然對小文使了一個眼色!

小文隨即將手中的木劍一收,「哼,你胡說什麼,我哥哥的劍法乃是從鏡城中學來的,這《飛鷹劍法》的巧妙非凡,怎麼到了你口中又失去了靈性?」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挑,他推開門看到小鄔帶著這群孩子有板有眼的練劍,就知道小鄔已是何他們商量好了,想要自己指點幾招,估計是怕自己不肯,於是就用這激將法。

他目光逼視著小文,眼中雖然帶著笑意,但自有一股淡淡的氣勢釋放出來,這氣勢不足以傷人性命,但卻能給這孩子一定的壓力。

這小文心計頗多,但被羅征如此注視之下,神色隨即慌亂起來,臉色有些發白,其他幾個孩子也是怔怔的望著羅征,臉上都流露出畏懼之色。

看到孩子們的表情,羅征心中也是一軟,罷了,跟一群孩子們計較什麼,他卻是對小鄔說道:「若需要指點,直接開口就可以了,我羅某並不是吝嗇之人,何苦又要貶損於我?」

那小鄔和幾個孩子一聽,滿臉驚喜,他們為了此刻可是排練了許久,只是現在看來,卻白花了他們一番心思……

即使在神域中,修鍊也不是尋常神民可以接觸的。

金丹,功法,資源,名師……

對於神民們來說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東西,而傳說中的道碑,對於這些神民們來說也僅僅只是傳說。

羅征雖然不是真神,但身為證神武者他們當然不想放過,只是他們沒想過羅征如此好說話……

羅征說完之後,身形微微一閃,朝著小文手中隨手一摸,那把木劍就已到了羅征手中。

這一把木劍雖說是孩童手中的玩具,但其中的重量其實已達萬斤,小文雖然只有七八歲,但畢竟是神民,不可用寰宇中的眼光去度量。

「練劍先練步,你們看清楚了!」

說完之後,羅征抬腳踏出,身形左右騰挪,許久不曾動用的劍步卻是行雲流水的施展出來。 這一套劍步施展出來,小鄔和小文,還有幾位孩子眼中頓時閃爍出熠熠光輝。

鑒於小鄔此前所使的那一套《飛鷹劍法》,也讓羅征明白了神域中的離奇之處,那些依附於真神世家的弟子們所修的功法精妙至極,或許傳承於聖人領悟,後續傳承於道碑中的神道!

但尋常的神民們與他們的距離卻極為遙遠,所以其中的差距也大的可怕。

就算這些神民們成年之後,自然就是天生神力,亦擁有比神域武者還強的悟性,但卻連寰宇中的一些基礎武學都很難接觸到!為何會形成這種局面,羅征也不得而知。

或許是因為這小山村真的太過於偏遠,又或者是神域無數年來形成這樣的局勢,這個問題只能自己日後去探索。

不過這些神民雖然不曾擁有什麼厲害的武學典籍,可自身的體質擺在那裡,眼光也不差,當他們看到羅征所使的劍步之後,一個個頓時眼光發亮!

「呼呼呼呼……」

飛升上界后,與武者對敵招式漸漸變得沒那麼重要,許多功法羅征也只能棄之不用。

但神域之中約束如此之多,羅征也明白,與那些真神對敵,這些手段往往都能起到逆轉的作用!

這一套劍步走完之後,羅征將木劍一收,隨即淡淡的說道:「這套劍步只是劍道一途最基本的步伐,但若能融會貫通,就能打下結實的根基,你們可用心體會……」

羅征這話說完,小鄔和其他孩子原本發亮的眼睛,此刻也再度迷茫起來……

他們對武道接觸的太少,雖知這劍步玄妙,但一時半會哪裡能領悟其中的真妙?

看到他們的表情,羅征撇了撇嘴,這些傢伙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愚笨,他當初領悟劍步純粹是跟隨華天命的節奏,幾乎相當於無師自通,這些神民的悟性還是略差了一些。

「我再演示一遍吧……」羅征無奈的說道。

「等一下!我來試試!」

那小文卻是站了出來,他向羅征要過自己的木劍,長劍輕輕一抖之下,左腿宛若在冰面之上滑行一般,一步滑了過去,這一步劃出,整個人立即變得靈動無比。

「呼,呼,呼……」

小文的動作比羅征慢了不少,劃出一步后,第二步要想好一會讓才能接著滑出去,有時候甚至還有錯步。

但他終究是將羅征方才展示的劍步,完完整整的走了一遍!

等到小文收劍之後,羅征這才讚歎道:「不錯,雖然不夠靈活,但你已經掌握了其中的規律,否則不可能記住我所有的步伐,你的悟性最高!」

聽到羅征的誇讚,小文開心的差點從地上跳起來。

而小文的哥哥小鄔則流露出鬱悶的表情!

這長空域的深山中,每個村都會培養自己的武者,畢竟這神山之中偶爾也有凶物出沒,有時候也會有凶物在菜地中肆虐,甚至會與其他村的神民們發生爭端,就需要村中的武者出手了。

小鄔就是蒙山村耗費了不少代價,才培養出來的武者,只可惜小鄔的天賦一般,加上蒙山村原本也不富庶,能夠給出的資源也相當有限,所以小鄔的實力也是一般般。

現在看到自己的弟弟展現出來的天賦,似乎遠遠超過自己,他既覺得鬱悶,又為自己的弟弟開心,心中盤算著是不是讓小文拜師……

隨後這幾天時間,羅征就一直在教授他們劍步。

一方面他可以更加了解長空域的一些信息,另外一方面,此地可以讓他安心解開丹田上的那些黑線。

蒙山村的村民們十分憨厚,他們知道羅征乃是一名證神武者,還每日教授幾個孩子們劍法,自然是心存感激,每日總是將村中最好的山貨製成佳肴留給羅征。

同時這些村民們對羅征的來歷也有各種各樣的推測。

神民們並不傻,一位來歷不明的證神武者留在他們小山村中,多半是犯了什麼事要躲避仇家,不過這蒙山村如此偏僻,真有什麼仇家恐怕也尋不到這裡,他們也沒有太大的擔憂。

不知不覺,羅征在蒙山村已過了大半個月,而他丹田中的那些黑線也被溶掉了一半左右,再多半個月時間,應該就能將這些黑線全部解開,而且羅征對長空域總算有了一個相對相信的理解,等到那些黑線完全被融掉后他就要離開了。

這些神民們修武的天賦其實都不弱,只是功底太差,空有一身力量也很難將之發揮出來,那小鄔現在才勉勉強強掌握了劍步的竅門,憑藉自己神變境的修為能勉強用出來,但依舊不夠靈活。

而小文的天賦之高,的確出乎羅征的意料,他儘管還未開闢神海,但只花了三天時間就將劍步融會貫通,這份天資的確不能用普通來衡量,他擁有相當傑出的天賦。

於是針對小文的特點,羅征在基礎劍法之上衍化了一下,又自創了一套劍法傳授給他……

這些時日小文幾乎日夜不綴的練劍,這一日看到羅征走出閣樓,忽然將木劍一扔,雙膝「噗通」一聲,朝著羅征跪了下來,「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竟然是要向羅征拜師!

倘若在寰宇之中,羅征的確有了開宗立派的資格,甚至有能力開創寰宇中的一個大勢力,將小文收為徒弟也並無不可。

但神域之中羅征自身也僅僅只是證神武者,未來的道路尚且還很艱辛,就算將小文收為徒弟也很難照料,他淡淡一笑,「抱歉,我現在無法收你為徒。」

讓小文拜師就是小鄔的主意,小鄔知道自己的資質無法入羅征的眼睛,他弟弟如果能被一位證神武者收為徒弟,當然比自己盲目修鍊要順利的多,這是一個不可錯過的機會。

可他們沒想到羅征想也沒想,就直接拒絕了。

「為,為什麼,我,我很聽話的!師父!」小文抬起頭來,結結巴巴的說道。

小鄔也在一旁幫腔,「對,為何不能收我弟弟為徒弟?」

羅征自然無法同他們解釋自己的來龍去脈,只是淡淡的搖搖頭,隨即直視著小文說道:「你修鍊武道是為了什麼?如果是為了保護蒙山村的人,依靠我現在傳授給你的劍法,加上你的資質就足夠了。」

雖說羅征沒有接觸過這長空域的其他武者,但從蒙山村人的表現,他也能推測出一個大概,單從功法上來看,神域中除了神道和頂尖的修鍊法門之外,在其他層面未必就比寰宇強多少,畢竟寰宇中所有的傳承幾乎都來自於聖人!

當然,這是針對尋常神民和武者來說,像神煉禁地中羅征遭遇的含家姐妹等人所修的功法,自然也是非凡的,畢竟她們也擁有聖人的傳承。

「不!」小文卻是否定了羅征的話,「我修鍊武道不僅僅是為了保護蒙山村!我、我想……證神道!」

驟然聽到弟弟說出這樣一句話來,一旁的小鄔也是驚訝的合不攏嘴,小鄔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弟弟還有這種理想。

神域中,神民和真神就是一條絕對的分水嶺!

萌受來襲:末世喪屍之旅 一旦證神成功,就代表自己擁有無限的壽元,也將擁有無限的可能性。

但神域中真神數量雖然多的可怕,卻不代表此道容易。

因為絕大多數真神都誕生了無數個神紀元,不會因為壽元耗盡而隕落,所以才形成如今這龐大的規模,而神民中真正能證神道,封真神的武者卻少得可憐。 小文那雙烏黑的眼睛之中,似乎有兩團火焰在燃燒。

看著這孩子堅定的目光,羅征心中也是有所觸動,小傢伙卻有自己當年的影子,信念堅定而果決!

武道也好,神道也好,其實就是一條不斷變強的道路,這條道路有沒有盡頭,羅征也無法回答,可是一旦踏上這條道路,就要擁有不斷向上的信念。

如果小文僅僅只是想要守護蒙山村,他的確沒有向自己拜師的必要。

「抱歉……現在,還不行,」羅征微微一笑。

「現在不行,什麼時候可以呢?」聽到羅征的話中有了轉機,小文的眼光微微一閃接著問道。

羅征微微吸了一口氣,抬頭望向長空域的天空,一輪艷陽掛在空中釋放出炫目的光芒,那是真正的太陽,也是神域之中唯一一個太陽……

思索一番后,羅徵才回答道:「如果某一日,你能在長空域聽到我的名字時,你且來找我吧!」

羅征為復仇而來,這一路之上隕落的可能性太大了。

如果哪一天他能夠直面牧海極還能自保,那時候的他才有資格在神域中開宗立派,能夠保自己的家人周全!

「就是揚名長空域的那一天么!」小文笑道。

「這太難了吧……」小鄔則撇了撇嘴,他覺得證神武者雖然是厲害,可終究不是真神,長空域雖然不是大域,但其中的真神數量還是相當多的,就算羅征成功證神,封為真神后恐怕也難以真正的揚名長空域!

小鄔不知道的是,羅征所想的絕不是揚名某一域,他是要在整個神域,在時間海的浮島之上,在眾聖堂中擁有一道立錐之地!

「沒關係,我能等!我相信你可以,不,我相信師父你可以的!」小文對羅征卻是充滿了自信。@^^$

羅征微微一笑,正欲開口說話,忽然就聽村口傳來一聲慘叫,「啊」

那凄慘的叫聲傳遞進來,頓時驚動了整個蒙山村。

「快救命啊!」

「是日月寨的人殺來了!」

「死人啦!」!$*!

這些神民們並不是武者,看到有人被砍殺,頓時慌亂的宛若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蒙山村中的村民們也是一陣哀嚎,抱頭鼠竄。

別說尋常的神民了,就算是身為神變境的小鄔也是滿臉慌張之色,「他們真的來了……」

唯一冷靜的恐怕也只有羅征了,他眉頭微微一皺之下,腳下生風,朝著一旁的閣樓之上衝過去,在衝出去的同時,羅征腳尖輕輕一勾之下,將地上的那柄木劍挑在了半空中,羅征朝著那閣樓頂部一躍而上的同時,也順手接住了那把木劍。

這一步跳上閣樓之上,羅征就像是一隻螞蚱,在這閣樓上不斷地跳躍,靈巧的就像是一隻貓兒一般,不曾發出絲毫聲響。

兩三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摸索到了村口處,目光一掃之下,一縷怒火就從他雙眼之中竄出!

蒙山村的村門前,一行七位武者手持青色大刀整齊劃一的堵在門口,在他們的腳下卻是踩著兩位神民,這兩位神民正是蒙山村的村民,一人脖子被砍斷了,另外一人直接被砍成了兩半,這手段卻是出奇的殘忍!

「哼,我們寨主給你們三個月時間,讓你們蒙山村離開,敬酒不吃吃罰酒,就不要怪我們日月寨了!」為首一人手持晃了晃手中的青色大刀獰笑道,他將這兩位神民殘忍殺害,目的就是為了震懾蒙山村人,將他們全部驅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