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都刀劍相向了,還有空跟對方討論開花樓做生意的事情,這傢伙不是剛才說沒有工夫跟他們閑扯的嗎?

然而,令洛川震驚的還不止如此。

因為即便是面對那黑衣少年鋪天蓋地的辱罵,對面的六七個人竟然還忍得住氣,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反而顯得忌憚重重的樣子。

就在洛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黑衣少年突然一抬眼,現了洛川的不期而至,於是猛地仰天長笑道:「哈哈,你們這群傻.逼,居然沒看出大爺在拖延時間,現在你們完了,因為大爺等的援軍到了!」

「洛川,給大爺上,虐死這群小雜碎!」

話音落下,洛川徹底傻了……

=================================

ps:感謝『瘋狂的詩人』18元紅包打賞,感謝『亂世灬英豪』18元紅包打賞,今天是大年三十啦,在這裡慕白祝大家新年快樂,在新的一年能夠身體安康,萬事如意,事事順心,陞官兒財,一整年都有大運相隨! 黑衣少年的一番話,成功的將眾人的注意力都轉到了洛川的身上,一時間所有人都殺氣騰騰地看著洛川。?

洛川都懵了。

援軍是什麼玩意兒?

自己只是路過啊!

這個鍋扔得也太缺德了吧!

對面的那六七個人,全都有著洗星境的修為,最高的那個黃毛兒至少是洗星境七重,他一個洛川怎麼打?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那黑衣少年又怎麼樣?

哪怕他是貨真價實的洗星境巔峰強者,此時面對這麼多人的圍困,還不是除了打嘴炮之外什麼轍都沒有?

因此在下一刻,洛川徹底炸毛了,直接開口道:「諸位別聽這傢伙胡說八道!他是想要禍水東引,趁亂逃走!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聞言,眾人頓時心下一凜,雖然並沒有完全相信洛川的這番解釋,但大多數人還是重新把目光鎖定在了黑衣少年的身上。

見狀,那黑衣少年也是氣急敗壞地喊道:「洛川你這廝不仗義啊!咱們可是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兄弟啊!咱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指腹為……現在老哥有難了,你居然見死不救?」

洛川走上前來,破口大罵道:「我呸!還青梅竹馬?你到底誰啊大哥,我倆今天第一次見面好不好?還想陷害哥們兒?要不是這會兒有這麼多人排著隊揍你,我早就一劍捅死你了!」

黑衣少年眼睛瞪得老大,猛地扯開了衣服,大喊道:「行啊洛川,翻臉不認人了是不是?來啊!你不是要一間捅死我嗎?朝這兒來! 華夏大宗師 你來啊!」

洛川被氣得鼻孔冒煙,頓時轉頭對眾人開口道:「諸位,你們還等什麼呢?人都在這兒了,大家一起上去亂劍砍死他啊!剛才他說的那番話我都聽到了,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反正如果這事兒擱我身上,我非得將他剁成肉醬不可!」

眾人面面相覷,有些鬧不清楚這黑衣少年到底與洛川是個什麼關係,誰說的話才是真的,良久之後,那黃毛兒才冷哼道:「既然你這麼行,那你上啊。」

洛川一怔,隨即無比惱怒地開口道:「廢話!他是洗星境,我是降星境,要打得過我早就上了!你們這麼多人你們怎麼不上?」

此言一出,眾人都顯得有些尷尬,實在不是他們不想上,而是不敢上啊!

洛川說對了,那黑衣少年的確是洗星境修為,但卻不是普通的洗星境,而是洗星境巔峰!

雖然之前為了搶奪山洞中的至寶受了重傷,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他們這些人能聯手殺掉對方,也必然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所以眾人才會圍而不打,誰也不敢去做那出頭鳥。

原本黃毛兒等人是打算生生把黑衣少年給耗死,等他體內的傷勢再加重幾分才動手的,可洛川的到來卻讓他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主意。

「那這樣,洛川兄弟,你當先鋒,我們這麼多人都當你的後盾,負責策應!」

黃毛兒的這句話剛一落地,黑衣少年便再度叫囂起來:「洛川你敢!大爺警告你,你今天要是敢動手,大爺第一個宰的就是你!別以為你凌劍宗招牌大就能唬人,大爺不吃這一套!就算是你家太上長老來了也保不住你!」

一聽這個,洛川頓時就火了,連連道:「你真以為我不敢動手?」

「你來啊!」

「來就來!」

「有種你出劍啊!」

「出就出!」

「你他媽敢上前一步試試?」

「試試就試試!」

……

洛川和那黑衣少年就這麼相互指著對方的鼻子叫罵了大半天,把眾人的頭都給吵大了,就是不見洛川動手,黃毛兒見這陣勢,知道洛川是心裏面認慫了,正準備出來說兩句,卻見洛川的身上毫無徵兆地揚起了一片刺目的猩紅色星火。

終於要動手了?

這一幕看得黃毛兒心中大喜,隨即向周圍幾人打了個眼色,一旦洛川試探出那黑衣少年的虛實,他們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出手了!

下一刻,洛川抬腿在地面上狠狠一踏,漫天塵沙喧囂而起,伴隨著一聲恐怖的轟鳴聲,整個地面都裂出了一條條裂紋,就連天邊的明月彷彿也被遮蓋了眼色,變得黯淡了很多,眾人眼前的光線悄然熄滅。

正是洛川剛剛從《千錘百鍊》中習得的閉夜震!

洛川的這一腳聲勢浩大,在他身邊的幾人更是不由自主地被震退了幾步,尚未穩住身形,洛川手中的劍已經出鞘了。

鋥!

嘹亮的劍嘯聲響徹天際,刺得人耳膜生疼,但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洛川的這一劍並不是朝著那黑衣少年去的,而是拍向了他身邊的一個洗星境強者!

漆黑如墨的輓歌劍,在白色火焰的照耀下反射出沉寂的光芒,就像是一塊經受了千萬年沖刷的礁石,蠻不講理地砸了下去。

洛川手中拿的是劍,身上燃燒的是白焰焚身訣,但他用的,卻是錘法!

狂風驚石錘!

那被洛川用神念鎖定的瘦子瞳孔緊縮,腳下還打著趔趄,心中已是膽魂皆喪,他哪裡會想到,之前還跟那黑衣少年罵得熱火朝天的洛川竟會突然反水了?

而且,這他媽到底是什麼劍?

不等那瘦子想明白這一切,輓歌劍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於是瘦子只能一咬牙,用最快的度舉劍相迎。

「鐺!」

兩兵相接,必有一傷。

洛川的這一劍,或者說是這一錘勢大力沉,尤其配合他那原本就極其變.態的肉身力量,更是將狂風驚石錘的威能揮到了極致,只是一劍,就將那瘦子砸的雙臂皆斷,雙膝沉落在地,手中的佩劍更是寸寸碎裂!

要知道,他可是真真正正的洗星一重境強者!

斗羅之造梗抽獎系統 雖然因為事突然,他來不及開啟自己的命星投影,但即便如此,洛川作為一名降星境修行者,只用一劍就將他重創,這說出去,誰能信?

誰他媽敢信!

一劍建功,洛川並沒有選擇痛打落水狗,而是轉身就跑。

因為就在他出手的同一瞬間,不遠處的那個黑衣少年也極為默契地揚起了手中長劍,劍鋒所指之處,赫然便是場中修為最高的黃毛兒。

洛川的閉夜震將圍殺黑衣少年的包圍圈撕開了一條口子,他重創的瘦子是這條口子裡面唯一的阻礙。

而黑衣少年所選擇的,則是口子外唯一一個有可能攔住他去路的威脅。

至於他們之前的那一番罵戰,則完全是為了分散眾人的注意力,給這次突襲創造出最好的條件。

兩人配合得極為默契,根本就不像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反而更像是之前黑衣少年所說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指腹為……咳咳。

但毫無疑問的是,暫時看來,他們的這次配合完全打成了,只要黑衣少年能夠趁著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把那黃毛兒給解決掉。

因此在下一刻,一縷非常朦朧的星光破空而落,悄然落在黑衣少年的身上,將他體內的傷勢強行壓了下去,將他的身再度提高了三成,將他嘴角的那抹微笑映得無比的殘忍。

洛川見狀,不禁心頭一震,因為他認出了對方的那顆命星。

更因為在洛川原來的那個世界中,這顆星曾經成為過夜空中最亮的星。

那是太乙星。

在傳說中黃帝、堯、舜等人所在的五帝時代當中,太乙星又被視作是群星之主,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便是北極星。

這黑衣少年的命星居然是帝星!

這一現令洛川無比的震驚,然而,此時卻並不是追究此事的時候,便在洛川重創那瘦子的同一時間,黑衣少年的劍也已經來到了黃毛兒的身前。

黃毛兒是洗星七重境強者,絕不是瘦子那般好對付的,但他所面對的,也不是洛川這個連洗星境都不是的軟柿子,而是一位殺氣凜然的洗星境巔峰強者!

黑衣少年的破空一劍讓黃毛兒毫無準備,但同時他也知道,自己並不需要戰勝對方,而只需要拖住那黑衣少年數息時間,周圍的同伴便能仗劍相助。

因此下一刻,黃毛兒手臂一揚,從袖中抽出了一具連著銀色鐵索的飛爪,迎面抓到了黑衣少年的劍鋒上。

也不知道那飛爪究竟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竟然真的沒有被黑衣少年一劍斬斷,而是死死地鉗住了長劍,使其再難進半寸。

然而,接下來,令黃毛兒意想不到的一幕生了。

黑衣少年竟然毫不遲疑地棄了手中劍,身形不受任何阻礙地再近數尺,然後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上!

「咚!」

直到被黑衣少年拍落在地,渾身浴血的那一刻,黃毛兒才驟然想起,那黑衣少年最擅長的本來就不是劍法,而是煉體術!

又被陰了!

然而,時至此時,不管黃毛兒心中再怎麼後悔也來不及了,下一刻,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黑衣少年與洛川徹底突圍而出,揚長而去了……

只是一個照面之下,之前圍殺黑衣少年的七個人就被重傷了兩個,其中一位還是他們的主心骨,實力最強的黃毛兒,於是接下來追不追也變成了一個大問題,一時間,竟然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

另外一邊,那黑衣少年和洛川足足跑了將近一盞茶的時間,才漸漸放慢了腳步,洛川還好,倒是那黑衣少年臉色驟然變得慘白如紙,剛一停下,便猛地張口噴出了一地的鮮血。

見狀,洛川趕緊從山海壺中拿出了一顆藥丸送到對方手中。

黑衣少年根本沒有半點遲疑地吞服了下去,片刻之後臉色終於好了一些,這才笑著對洛川開口道:「謝謝。」

洛川搖搖頭,伸出手道:「雖然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但還是允許我正式介紹一下,凌劍宗,洛川。」

黑衣少年一咧嘴,握住了洛川的手掌,笑道:「血獄谷,白羽。」

==================================

ps:今天是大年初一,慕白在這裡給各位拜年啦!祝大家雞年振翅,宏圖大展,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另外之前欠大伙兒的更新這幾日應該就能還上了,畢竟放假了嘛,正好讓大家一口氣看個爽。感謝各位的支持,希望新的一年咱們能再創新高! 是的,這黑衣少年便是洛川在進入星空走廊前,馮笑為他重點介紹過的白羽。?

剛才在山洞口的時候,白羽一眼就認出了洛川,洛川自然也認出了他。

這才是洛川甘願冒著天大的風險,甚至不惜得罪六七個洗星境強者也要助他突圍而出的真正原因。

如果換上一個別的人,在無親無故的情況下,洛川早就轉頭走了,哪裡有閑工夫去管他人的死活。

但白羽不是別的人。

他本身就是洛川進入月影秘籍的目的之一。

洛川這個人其他的不說,至少有一點是必須要承認的,就是他極重信諾。

當日在秦江的撮合下,洛川從星級藥師白知舟的手中拿到了解除饕餮曼陀羅的藥方,唯一的條件便是,他需要在月影秘境中幫助白家人取一件東西。

白羽是血獄谷的弟子這不假。

但與此同時,他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身份,那就是白家人!

不染年華兩世月 之前在涼城城西的那座破敗的茶樓中,白知舟並沒有明說讓洛川去取什麼東西,只說屆時當他與白家人匯合之後便一切可知,雖然今天白家也派來了兩個年輕人進入月影秘境,但在洛川看來,白知舟要他聯繫的人不會是別人,只可能是白羽。

原因很簡單。

因為白羽是洗星境巔峰!

整個白家年青一代唯一的洗星境巔峰!

如果白家真的要在月影秘境中找什麼東西的話,這個任務只會落在白羽的身上!

果不其然,便在兩人互報了家門之後,那白羽便開口道:「家裡面已經跟我說過了,此番你跟著我,別的都不用做,只需要為我提供足夠的丹藥就可以了。」

洛川一怔,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那白知舟會選中自己這個連洗星境都沒能達到的小蝦米,原來看重的並不是自己的修為,而是葯道造詣!

仔細想想,這似乎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月影秘境的開啟,針對是青州境內的修行者,那麼放眼整個青州,哪裡的丹藥之道最強?

當然是天元門。

但非常可惜的是,這一次的月影秘境天元門來不了。

因為他們在半年前與洛川斗丹的時候輸了!

換言之,只論青州的話,洛川完全擔得下年青一代第一藥師的名頭!

所以白知舟選了洛川。

但即便如此,洛川仍舊有些疑惑無法解開。

「給你煉藥倒是沒問題,不過我畢竟只是一個七品藥師,按你在血獄谷的地位,以及你們白家的實力,你此番進入月影秘境,肯定是帶了大量高品丹藥,甚至是星級丹藥的吧?」

白羽毫不忌諱地點點頭:「帶是帶了,不過有些葯,只能在這裡煉。」

「嗯?」

「因為只有在這月影秘境中才能找到相應的材料。」

洛川明白了,倒也沒去問白羽到底要他煉什麼葯,又需要去找什麼樣的材料,因為只要時候到了,白羽自然會說的,所以他乾脆提出了第二個問題。

「那你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

白羽撇了撇嘴,沒好氣地說道:「還能是個什麼情況,之前你看到的那個山洞也是一處遺地,那幫孫子運氣好,在裡面找到了一件法寶,大爺就給搶了唄。」

洛川一愣,沒想到白羽竟然把殺人奪寶這件事情說得這般理直氣壯。

「可就算是他們聯起手來,也不可能把你傷得這麼重吧……」

關於洗星巔峰境究竟有多麼強大,洛川在大逃殺中可謂是體驗了個淋漓盡致,他可不相信,單單憑藉黃毛兒那幾個人就能對付白羽,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圍著洞口大半天也不動手了,分明就是在忌憚白羽的實力啊。

聞言,白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別提了,也是大爺託大,在拿到那件法寶之後想要儘快將其融體,結果一不小心觸當中隱藏的一道禁制,把大爺給反噬了!」

洛川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即開口道:「好吧,既然如此,那麼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