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這青年實力不弱,而且臨場應變的能力也不錯,雖說楚澤的實力的確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不過他也並未出現驚慌失措,而是立刻採取反攻拖延,等待另外兩名同伴的援助。

唰!

不過,就在他那雄渾拳風即將與楚澤的攻擊硬碰時,後者目光一閃,楚澤的雙指化掌而開,在後者的拳風爆沖轟來之際,掌風靠著他的拳頭表面劃過,而後卻是猛地朝下探去,一把落在他手腕處,然後勁力猛然席捲而開,重重一扯。

那青年的暴沖的拳力慣性地對著楚澤而去,眼下被這麼輕易的向前一拉,頓時,整個身體都是不受控制的朝前撲了過去,身形不穩間,楚澤的掌風一下掠過他的手臂,猶如靈蛇出洞,毫不猶豫的印在了他胸膛之上。

嘭!

低沉的聲音響起,那青年的身體頓時在那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落地,慘叫聲發出,胸前的衣衫都是被震破而去。

「小澤,厲害!」趙磊見狀,眼中頓時閃過驚喜之色。

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將一名玄靈境後期的青年,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擊敗,這讓得那徐楓等人眼睛猛的跳了跳,心中更是掠過一抹不安。

這原本想象中的小肥羊,想不到最後竟然變成一隻兇猛的獅子。

「陳暮,一起出手!」徐楓厲聲道。

向陽處的你 另外一位玄靈境後期的同伴也是肅然的點頭。旋即兩人身形一動,一左一右,對著楚澤狂攻而去。

然而面對著兩人的聯手,楚澤再次憑藉著那遠超出常人的戰鬥經驗,每每都是出乎意料的躲過他們的攻勢,這讓得兩人的狂猛攻勢盡數的落空。

「碎骨爪!」

見到楚澤竟然會如此輕易躲過他們的攻勢,那徐楓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冷光,旋即他突然雙掌猛然探出,雄渾靈力席捲而出,其指尖竟然是出現了九道帶著森寒之色的指芒,那種威勢,彷彿周邊空氣都冷寒了不少。

咻!

這九道爪芒剛凝聚成型,便是暴掠而出,劃過空氣,鳴爆之聲不絕於耳。

楚澤見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訝色,這徐楓施展的這般武學,品階定然不弱,看來這幾人倒也是來歷不凡。

「炎羅拳!」

那另外一名叫陳暮的青年見到楚澤身形被徐楓減緩,也是陡然暴起,一聲厲喝,猛的有著火紅的靈力爆發而起,靈力升騰間,猶如火焰,竟是令得空氣都是變得熾熱了一些,雄渾靈力頓時化為一道靈力掌印,當頭對著楚澤怒拍而下。

楚澤也是在此時轉身,他望著那兇狠而來的徐楓二人,身形一閃,落在那陳暮的身前,然後,五指猛的緊握成拳,竟是沒有絲毫避其鋒芒的意思,雄渾的靈力纏繞而上,旋即一拳轟出。

那霸道勁風攜帶著那狂暴靈力,狠狠的對著急速而來的陳暮轟去。

砰!

拳掌重重的對轟在一起,一股氣浪擴散開來,那陳暮的面龐,卻是在此時瞬間血紅起來,身體猛的一顫,只聽得噗嗤一聲,一口鮮血便是自其嘴中噴了出來,其步伐踉蹌的倒退了數步,最後終於是一屁股狼狽的坐在了地面上。

「轟!」

楚澤絲毫沒有停頓的意思,只見他又是一記破風拳,攜帶著霸道的勁風,轟向一臉震撼的徐楓,頓時靈力席捲,直接是將其拍飛而去,徐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氣息立即萎靡了下去。

「這點本事,也學人來搶劫,會不會太高看自己了?」楚澤望著眼前幾人蒼白的面龐,微微一笑,道。

「怎麼可能!」那徐楓也是狼狽的坐在地面上,一臉的難以置信,連嘴角的血跡都是忘了搽拭。

「今天你傷了我等幾人,我們靈鷲修鍊館,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徐楓一旁的陳暮怒視著楚澤。

楚澤瞥了一眼陳暮,淡淡道:「是么,沒看出你們倒是打著招牌的盜匪。」 第五十五章羅家

「厲害!」

一旁的趙磊也是看呆了眼,旋即滿臉的狂喜,他沒想到,楚澤在以一敵三的情況下,竟然依舊能夠取得如此絕對的上風。

楚澤倒是面龐平靜,他盯著狼狽的徐楓,笑了笑,道:「可以滾了嗎?」

徐楓面色微微變了變,咬牙切齒的道:「小子,我們靈鷲修鍊館跟你沒完!你給我等著。」

楚澤似乎早料到他會這般說,臉龐上的笑容反而愈發的燦爛,楚澤的這番舉動,倒也不是喜歡出風頭,剛才一路上便是發現了有幾股人馬在盯著他,而如今的他正是需要有這番殺雞儆猴,想來效果應該不錯。

雖說他也不想招惹太多是非,但一味的退讓,並不是楚澤骨子的本性所能接受。

「我們走。」

楚澤瞥了那面色蒼白的徐楓三人一眼,然後對著趙磊一揮手,然後人流中自動的分出一條通道,楚澤二人也自然的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徐楓三人眼睜睜望著楚澤遠去的身影,皆是咬牙切齒起來,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事情,結果沒想到賠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來怎麼辦?那小子好厲害,玄靈境內,恐怕沒人是他的對手。」一人望著楚澤的背影苦笑道。

徐楓眼中掠過一抹陰厲之色,咬牙道:「這小子的確厲害,不過能收拾他的人倒也有的是。」

「找大師兄徐森?」另外兩人同時問道。

「這傢伙連我們靈鷲修鍊館也敢招惹,大哥知道了是絕對不會讓他這樣隨意的想來就來行走就走的。」徐楓冷笑道。

「我們去找大師兄給我們做主。」

「跟我走,大哥今天也來趕場子了,應該就在這附近,再讓我逮到,我要這傢伙生不如死!」徐楓率先而起,然後對著某個方向而去,其餘幾人見狀,也是急忙跟了上去。

……

「小澤,剛才那幾個人是靈鷲修鍊館的? 媽咪有毒:爹地吃上癮 我們會不會有麻煩?」趙磊跟隨在楚澤身後,回頭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後方。

「剛才那幾個傢伙雖然有些實力,但也算不得出眾,想來掇拾不出太多這樣實力的幫手。」楚澤笑了笑,道。

「不過,聽說,那靈鷲修鍊館的徐森實力很強,而且更是個護短的傢伙,或許會有點麻煩,這次的東瀾聖地試煉名額選拔賽應該就會碰到。」趙磊忍不住的苦笑一聲,道。

此次為了爭奪那東瀾聖地入門弟子的試煉名額,整個青嵐城幾乎所有的天之驕子都沸騰了,競爭盛況……真是堪稱恐怖。

「他的話,應該算不得大麻煩。」

楚澤也是在此時輕吐了一口氣,這次東瀾聖地核心弟子的試煉名額,無論如何他都要得手,即便是再次遇到那些曾經熟悉的老對手,為了她的承諾,這個名額,他是預定了。

而就在楚澤微微的有恍惚的時候,周圍的一些人群似乎都是在急忙的趕往某個方向,而從他們的交談中,似乎是前面有兩大勢力在對決,而且傳出其中更是有兩位美女在大打出手。

「嘿,還不快點,據說前面不遠處,林家和羅家的兩位小公主正短兵相接,這可是難得一見的,這樣精彩可不容錯過。」

「那是當然,據說還都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我們快點,否則,就錯過這樣的機會了。」

「……」

「小澤,你聽那些人的話,林家?萱兒正是林家的,會不會是萱兒遇到麻煩了?」趙磊有些擔憂道。

周圍路人的交談聲,自然也是落入楚澤的耳中,望著匆匆趕過去的人流,看情況,似乎確是萱兒,而且他們還落在下風。

「指不定還真是,走,趕緊過去看看?」楚澤當即趕往過去,步伐再度加快了許多。

……

青嵐交易廣場的深處,相比於廣場的外圍,這裡不但有著整齊的專櫃陳設,其中更是有著許多充斥著眼球的靈藥,武學,兵器等等,光是看排場,就知道是價格不菲。有資格能夠來到這裡的,大多都是在青嵐城有著一些不弱的勢力背景,而此刻,在一個櫃檯的前面,倒是聚集著兩方人馬。

那雙方的人馬年齡都並不大,但那種尖銳的氣氛,卻顯得格外的濃烈。

羅家與林家,在青嵐城都算是大家勢力,而且大家也都知道羅家對於林家一直有些打壓,因此在見到兩家的小輩如此針鋒相對時,也並不感到意外。

「林萱兒,你買不起那聚靈珠,就不要抓在手上不放。」在羅家小輩領頭處,一名身著華麗衣裙的高挑少女傲然而立,白皙的瓜子臉上透著些許嘲諷,略顯纖薄的嘴唇,看上去透著一絲刻薄的味道。

「羅穎,這是我先看上的,憑什麼給你?」在此女對面,林萱兒也是一臉的冷笑。

「就憑我的靈石比你多,我出雙倍的價錢,買賣交易可不是誰看上的就是誰的,而是價高者得,你買不起就不要在這裡丟人。」見到林萱兒依舊將那聚靈珠拿在手上,那羅穎更是有些嘲諷的笑道。

「羅穎,你可不要太過分了,撕破了臉,對你我兩家都沒有好處。」在林萱兒身旁,一名長相與林萱兒有些相似的青年也是有些惱怒道。

「就算撕破了臉,那又怎樣,若非你們林家傍上了青嵐宗,你們林家今天哪還有資格站在這裡跟我說話?」聞言,羅穎嘴角挑起一抹譏諷。

「嘿嘿,穎姐,我看我們還是直接把東西搶過來吧,要是他們不識相的話,就揍得他們識相。」在羅穎身旁,一名黑衣少年一幅想要出手的樣子。

「這個主意好。」黑衣少年話音一落,站在其身旁的另外一位少年也是附和的點了點頭,從這兩名少年站立的位置來看,顯然在羅家也是有著不弱的地位……

聽到這兩人竟然當面赤裸裸威脅的話,林萱兒俏臉有些難看,她身邊也只有一位表哥跟自己的實力相差無幾,而對方卻是有著數位實力不弱於自己的人,這萬一要是真的打鬥起來,他們林家這邊肯定是會吃虧的。

「也好,稍微教訓一下,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別以為我羅家不發威,就可以隨意招惹,還真以為我們羅家怕了他們不成。」看到林萱兒的難看臉色,羅穎也是一笑,如同一個陰狠的毒蛇般地盯著林萱兒。

事實上,羅穎針對林萱兒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青嵐城小輩中不知是誰弄出了天之驕女排行榜,而那林萱兒更是赫然在排名上極為的靠前,最主要的是還將羅穎壓在了後面,這一直是羅穎心中的痛,如鯁在喉。

見到羅穎的認可,那一干羅家的小輩也是不由得有些振奮,旋即那不懷好意地目光更是盯著林萱兒等人。

而那羅家眾人也是快速的將林萱兒等人包圍起來。

「嗤!」

然而,就在數人正要動手時,突然一道破風聲從遠處傳來,原來是數塊石頭夾雜著一股破風之聲砸向羅家眾人。

「砰砰!」

「誰他娘的想找死?」

那石塊落在那些想要困住林萱兒的傢伙身上,頓時有人吃痛的驚叫道。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羅穎眉頭一皺,目光轉過,便是見到一道身影正快步而來。

「楚澤!」

見到飛快而來的身影,林萱兒有些驚異,旋即眼中湧現上一抹喜色。

看了看原本要被她們教訓的林萱兒,來人顯然與後者相熟,一抹怒色即刻從羅穎臉上浮現而出,她目光陰翳狠狠盯著面前一臉平淡的少年。

而身後的幾人,看見自家主子那難看的臉色,非常機靈識相的前踏了一步,將羅穎包圍其中,警惕的目光中,摻雜著不懷好意。

「哪裡來的雜碎,我羅家的事豈是你們可以插手的,找死!」羅穎怒氣未斂,呵斥道。

「你們怎麼來了?」林萱兒驚喜了一會,心裡仍然有點擔心,就算是楚澤來了,他們也不過剛剛跟對方持平而已。

「該買的東西都買好了。」楚澤笑道,至始至終,他都是未曾在意對面那羅穎,也並沒有理會對方的問話。這讓羅穎的十分怒火,她一向以美女標榜自詡,走到哪裡都是眾星捧月般的待遇,哪像眼前這般被當做空氣,而且是被這樣看起來像鄉巴佬的傢伙所蔑視,這對她來說,猶如被人赤裸裸的打臉一般。

「小雜碎,給我滾開。」

隨著羅穎的話音一落,楚澤的身體明顯的頓了頓,隨即抬頭,首次將目光放在羅穎的臉頰上,最後竟然是一笑,抬起步子,對著羅穎走去。

「小心。」見到他這舉動,林萱兒連忙道,對方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嘿嘿,讓我來試試,這個不知好歹的小畜生,究竟有多少斤兩。」瞧得楚澤託大走來,一名站在羅穎邊上身著灰色衣衫的青年,也是不由得冷笑了一聲,然後一個急跨,淡淡的光澤在掌心之上飛速凝聚。

「砰!」

隨著灰衣青年沖向一步步走來的楚澤,一道低沉聲響緊跟著傳出,然後一道身影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倒飛而出,最後重重的落在地面上,極其的狼狽。

望著那剛剛衝出去速度很快,但倒回來的速度更快,狼狽倒地的灰衣青年,不少人都是一臉的錯愕,甚至連周圍那些圍觀的人,也是將驚異的目光,齊齊的投向了楚澤,如此輕鬆便是打敗了一位玄靈境中期的人,看來這毛頭小子還真是有著一些本事啊。

「羅超!」

見到那直接被楚澤一巴掌扇回來的灰衣青年,以羅穎為首的眾人面色都是劇變了下來。

「敢打我羅家的人,你他娘的找死!」

另外一名同為玄靈境中期巔峰的少年,眼中也是湧起一股怒火,再度不信邪的沖了出去,不過,他的身影,也是並不出意外的,直接被楚澤一掌打翻。

「嘶…」

第一次出現的話,或許可以用巧合來掩飾,但是連第二次都是這般輕易被人擊潰,那可不是簡單的運氣所能解釋的…

唯有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個少年的實力至少擁有著玄靈境後期巔峰,甚至是媲美於地靈境初期的實力。

「小雜碎說誰啊。」

往前一站,楚澤模仿著這青年的囂張語氣,道。

「小雜碎說你…你找死!」羅穎剛接嘴,發現周圍的不少人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旋即意識到被這個傢伙給套住了,氣急罵道。

一旁的其他人,也是目光奇怪的看著楚澤,有點硬氣是好,但逞強的話,就是自討苦吃了,眼前的這個少女可是出了名的刁蠻,誰要是惹了她,基本上是沒有日子過。

「楚澤,我們走。」

場中的氣氛也是陡然間一變,林萱兒顯然不想和他們再起爭端,連忙拉著楚澤的衣服急聲道。

眼前的這幾個傢伙雖然討厭至極,但是他們本身的實力也是極為的不弱,若非如此,這青嵐城的一霸豈是誰都能充當的。

「呵呵,不愧是曾經青嵐城最為耀眼的天才,不僅喜歡躲在女人的背後,看來也喜歡動手欺負女生,不過,你這次挑錯了對象,打了我羅家的人,現在想走不會太晚了嗎?」

然而,就在楚澤隨著林萱兒,打算先行離開此處時,一道冷喝之聲,突然在後方響起。 第五十六章羅家羅厲

「呵呵,不愧是曾經青嵐城最為耀眼的天才,不僅喜歡躲在女人的背後,也喜歡動手欺負女生,不過,你這次挑錯了對象,打了我羅家的人,現在想走不會太晚了嗎?」

楚澤微微的偏過頭,看著那人群中自動分隔開一條通道上,那是一名容貌頗為英俊的青年,雖然面色平淡但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卻是難以掩蓋其骨子裡的桀驁不遜,不過那鼻子略顯略微的有些尖,給人一種森厲的感覺。

從他體內散發而出的靈力波動,竟是讓的周圍的不少人,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些,目光之中皆不約而同的掠過一抹懼色。

此人,竟然擁有著地靈境初期的實力。

羅家,羅厲。

而此時,他眼神冰冷的盯著楚澤。

那羅穎等人見到來人,卻是面色大喜,急忙喊了一聲二哥,再次望向楚澤的目光中,已是多了幾分得意與凶光。

「二哥。」

羅穎眼神高傲地盯著楚澤,嘴角掛著一抹充滿著寒意的弧度,而後她靠近前方那青年,低聲說了一些什麼,那手指也是在對著楚澤這邊指了過來。

楚澤看到那記憶中有些熟悉的身影,臉龐上卻並沒有多少驚詫之色,眼神之中一如既往那般平靜,猶如大海,看似無聲無息,在那之下,潛伏著令人恐懼的漩渦,爆發起來足以將人吞噬。

雖然楚澤先前輕易將那羅超等人擊敗,但後者與眼前這位羅厲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 穿入異界之狐仙救命 可想而知,有了羅厲撐腰,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樣找回面子的機會。

羅厲看了一眼狼狽的羅超等人,眉頭皺了皺,目光中的森寒再度凝聚,盯著楚澤:「楚澤,莫非你以為仗著有凰曦的庇護,就能隨意搶我羅家的東西不成,這樣看來你也也未免太不把我們羅家放在眼裡了!」

「你說這話未免顯得有些可笑,這東西是我先看上的,而且已經談好價錢買下,東西屬於誰大家心裡清楚。」聽到這話,林萱兒滿臉憤然,道。

「看來在這青嵐城,只要是你們羅家看上的東西,都是得給你們雙手奉上才算有理不成?」楚澤自然是相信萱兒所說的,隨即丟出此話。

「哼,小雜碎,休想狡辯,那東西本來就是價高者得,你若不出手,東西早就是我的了!」那羅穎冷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