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這餘奎風說的有道理,這兩人我也不認識,應該不會是什麼公子哥,只是說話嚇嚇人的!看來餘奎風的一番話,與一個指頭的手勢很有效果!

“不管你們是誰,都給我帶走!還有沒有王法了!”祖星文看着兩人義正言辭的說道。

林楓對於祖星文的話,只是當做一種笑話笑了笑,拿出手機快速的發了一個信息給自己的那個便宜老爸。

林楓給鍾天角打了一個眼神,兩人就主動的伸出了雙手,兩人準備“伏法”了。

飛機場附近,黃沙區警察局。

“小黃準備給房間,我要先給他們兩人錄口供!”一衆人剛到警察局,祖星文立刻說道。

在剛剛來的路上,餘奎風已經和祖星文談好了條件,最少也要判兩人一個無期徒刑,事後給他一千萬,祖星文想到已經動槍了,而且任權還被打的半身不遂的,自己動點手腳,判兩人無期徒刑完全沒有問題,於是爽快的答應了。

任權則是被他的幾個小弟先送到了醫院,接受治療。

二分鐘後,

林楓與鍾天角分開,分別錄口供,林楓的口供是祖星文親自來錄。

“名字!”祖星文面無表情的問道。

“林楓!”

祖星文聽到林楓這個名字後,突然感覺好熟悉,似乎在哪裏聽過,只是想不起來了,還以爲是那個男明星的名字。

“地址!”

“BJ市首區!”

祖星文瞬間“啪”的一聲,差點從椅子上滑了下來,還好抓住了椅子前的桌子,爲什麼他的反應會這麼大呢?因爲他知道BJ市首區,都是一些不願意住在中南海國家領導人住的地方,住在這區的人都是省部級副職以上的大家庭,這就是爲什麼祖星文差點滑倒的原因。

祖星文旁邊的的警察忙問道:“局長,你沒有事吧!”

不過祖星文並沒有理會他,突然他意識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這人說他的名字叫林楓,他住BJ市首區,難道他就是…!

“咚咚…!”外面響起一串急促的敲門聲。

旁邊的警察忙上前開門,一名年輕警察走進來慌忙的說道:“局長,市長說他有急事找你!叫你快接電話!”

祖星文這時候知道自己闖禍了,難怪剛剛的那人說請神容易送神難,原來是這樣,忙開口說道:“我馬上就去,你快把他們兩人放了!”

他以火箭班的速度到自己的辦公室,看到電話還沒有掛,忙接起電話:“市長,您找我!”

“你是不是抓了一個叫林楓的人?”對面的聲音帶有生氣的聲音。

這祖星文也是一個精明的人,也能聽出電話裏傳來的不悅,忙說道:“市長,剛剛那是個誤會,我們已經放人了,有勞市長操心了!”

“既然是個誤會就好!”對面得到答應後,電話裏立刻傳來一陣忙音,這市長正是林項國,剛剛他在開會,沒看到林楓的短信,看到林楓的短信後,立刻打電話來詢問。

祖星文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轉身就門外跑去。

林楓與鍾天角兩人此刻已經出來了,瀟灑的坐在椅子上,餘奎風一時間就不明白了,爲什麼這麼快就兩人放出來了,難道這麼快就辦好了,可是看着兩人臉上並沒有什麼擔憂之色。

“兩位大少不好意思,誤會誤會,林少,真的不好意思,這都是誤會!”祖星文這時跑來說道,臉上的肉還一抖一抖的,他已經非常的肯定眼前的人就是BJ市第一大紈絝,自己居然要抓他,想着都是一陣後怕。

一旁的餘奎風頓時傻了眼,這祖星文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不好意思,這人怎麼就成了林少了,難道他們是有後臺的人?

“我兄弟剛剛已經說過了請神容易送神難,你就是不聽!”林楓站起來笑道。

祖星文連連點頭說是,此刻他的樣子哪裏還有剛剛抓林楓兩人的那麼囂張,真是風水輪流轉了。

餘奎風看到祖星文的行爲,在加上祖星文頻頻的向他使眼神,他在不明白林楓兩人是個有背景的人的話,那他肯定是個豬了,先不管這人的身份,也說道:“林少,不好意思,這是個誤會!”

“是誰廢了我的兒子的!”外面走進來了七個男子,六個黑衣大漢,中間是一名一名四十多接近五十的中年男子,這男子不正是玉樹大酒店裏的那名中年男子嗎? 免費小說 原來他就是益血幫的幫主任權的老爸任意天。

任意天本來都要到千輝大酒店的,可是接到餘奎風的電話後,他就先去醫院看了一眼他的兒子,然後就飛速的來到了黃沙區的警察局,想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動他任意天的兒子。

餘奎風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忙轉身給任意天使眼神,可是任意天沒有看到他的眼神,大步的走到幾人處。

“林少!”任意天剛準備在次放大話,可是他看到一個能讓自己瞬間失去榮華富貴的人,那就林楓,他見過林楓,是在一次他去天上人間玩的時候見的,那時候他不知道林楓的身份,可是看到天上人間的經理李潔玲親自接待後,他好奇之下打聽到的,才知道那人就是林楓,他後來很想找個機會與林楓認識,可是根本沒有機會。

“林少,你怎麼在這裏?”任意天心中突然出現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是?”

PS:本章結束 林楓的問話一出口,餘奎風就懂了,眼前這人是自己這等人惹不起的,他們的老大認識別人,別人卻不認識他們老大,這就說明白了這人身份比自己的老大高了很多,俗話說下位者認識上位者,而上位者不一定認識下位者。

任意天尷尬的乾笑了一聲,不知道說什麼,好歹他平時也算的上是一個人物,可是這麼被問,他還真有點尷尬,可是誰叫這人是BJ市第一大紈絝,身份顯赫,自己尷尬又有什麼作用。

“我是益血幫幫主任意天,我已經仰慕林少你許久了!”任意天恭敬的說道。

林楓在心裏笑了笑,仰慕我很久了?一會你知道你兒子是我打的,不知道你還會仰慕我嗎?其實他一開始在任意天進來大聲叫喚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進來的人就是益血幫幫主了,他沒有猜到的是他居然認識自己。

“是嗎?”林楓在心裏笑後看着任意天笑道。

一旁的餘奎風與祖星文頓時就覺得彆扭了,這個是怎麼一回事啊,你的兒子被別人打了,你還仰慕打人的人,這完全不是一個事啊。

餘奎風忙給任意天打了一個眼神,任意天在得到餘奎風的眼神以後,這時候纔想起自己來的目的,不過他並沒有問餘奎風或者是祖星文,而是先向林楓問道:“林少,你怎麼也來警察局了?”說着還好奇的看了一眼祖星文。

任意天完全誤解了餘奎風的意思,他還以爲餘奎風想說先辦正事,可是 餘奎風的意思是說眼前的這人就是與任少發生衝突的人,看來兩人默契值還不夠高啊。

祖星文看着任意天看自己的目光,迴應了一個你糟糕了,同時心裏罵了任意天無數次。

“他說我們兩涉嫌打人,所有我們就被抓來了,不過他們又說抓錯了,現在就將我們放了!對了,他們說被打的人叫任權!居然跟你一個姓,你們不會是親戚吧!”林楓裝出一副誇張的表情說道。

任意天在度陷入尷尬與爲難之中,在剛聽到前面的時候就發現事情不妙了,沒想到事情果然真的不妙了,可是他怎麼也想不通BJ市第一大紈絝到機場去幹什麼,現在他也明白了剛剛餘奎風給他打的眼神表示什麼了。

最難過的是他還不知道怎麼回答林楓的話,難道因爲林楓的背景就說任權不是自己的兒子?就這麼猥瑣着?可是自己的兒子已經被他廢了,一想到自己的兒子被人廢了,心裏就非常的憤怒,可是理智上呼喚着他不要衝動。

林楓裝出一臉驚訝的樣子,又繼續說道:“難道真的是你的兒子啊!”

任意天點了點頭,臉上也沒有剛剛的笑容,只有滿面的憤怒與無奈。

“真是不好意思啊,下手有點重了,可是他也太不像話了,居然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找我們的茬!”林楓表現出不好意思,然後佯裝生氣的說着。

“林少教訓的是,是我教子無方,我一定會好好管教犬子的,”任意天此刻心裏很想將林楓亂刀砍死,可是他不敢,倘若他今天動林楓了,那麼他們整個益血幫都要陪葬,這點他是明白的,而且現在他的兒子已經送入了醫院,還是等結果出來在說。

林楓心裏不禁的想着“這傢伙是能忍,還是沒膽,居然沒有對我動手!”只要任意天一動他,他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斬殺。

林楓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那是最好的了,還好是我,如果他是惹到了其他人,恐怕命都沒有了!”

祖星文彷彿早已經知道事情的結果了,忙圓場的說道:“我就說是誤會了,既然現在事情已經弄清楚了,天色也晚了,林少你們也快回去休息吧!”

林楓贊同的點了點頭,看着鍾天角說道:“天角獸,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兩位大少慢走!”林楓與鍾天角準備離開後,三人忙說道。

三人看到林楓兩人已經到門口了,祖星文立刻對任意天兩人一個眼神,示意兩人到他的辦公室說話,就在這個時候林楓突然轉身說道:“那個任老大,記得管教你的兒子,他太囂張了,這樣不好!還有這個局長應該有點問題!”

林楓一說完,立刻轉身離去。

“撲通!”

祖星文頓時一跟斗頭栽在地上,傻傻的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忘懷林楓的最後一句話。

任意天看到林楓兩人走出去後,臉上抽搐了一下,實在是太欺人了,我教我兒子還要你管嗎?

餘奎風則是忙推了推地上雙眼無神的祖星文,叫道:“祖局、祖局!”

在餘奎風的一番叫喚下,餘奎風醒悟了過來,突然站起來衝向門口,他要求林楓,求林楓放過他,他願意爲林楓做牛做馬,可當他到門口的時候林楓與鍾天角已經離開了。

“玩了、玩了、我完蛋了!”祖星文低着頭輕聲說道,此時的他頭髮蓬亂,衣服胸口大開,眼神裏盡是絕望,現在的他如果走在大街上都能把狗嚇跑。

……

林家大院,

林楓剛到林家門口,就被歐陽若蘭看到了,歐陽若蘭大叫了一聲林楓後,就快速的向林楓飛奔而來,楊慧竹聽到自己的姐妹突然叫出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名字,忙看向門口就看到了林楓,也忙向林楓飛奔而起,林家的衆人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

“楓哥!”

林楓一個大大的熊抱將兩人抱住,他這段時間也很想歐陽若蘭她們兩人,彷彿有很多話對兩人說,可是現在見面了卻說不出來,頓時有了一種“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場景,只不過林楓這個場景有兩個紅緣知己。

林家的衆人看到這副場景都欣慰的笑了笑,林楓的小叔林項餘一臉的羨慕嫉妒恨,心中打定向林楓學習。

PS:本章結束 林家大院,

林楓與歐陽若蘭兩人相抱在一起幾分鐘後三人就分開了,剛到客廳之中,林楓的老媽李柔娟就圍着林楓轉了幾圈,看看她的寶貝兒子這段時間有沒有餓瘦,然後又問林楓爲什麼要回家了不給家裏打電話,大家好去接他。

林楓的心裏頓時好奇,爲什麼不問自己今天發生的事情,然後看了看自己的便宜老爸,難道自己的老爸沒有給家裏的人說自己今天被抓到警察局的事?

這林項國也是剛剛纔到家裏的,準備給家裏的人林楓今天發生的事,可是林楓就來了,大家的注意力當然就集中到了林楓的身上。

“小楓,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被帶到警察局的?”林項國看到林楓傳來的眼光好奇的問道。

一旁的衆人瞬間就緊張起來了,李柔娟忙問道:“小楓,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沒聽到你老爸說?”

“我不是剛準備回來嗎?正準備給你們說呢!”林項國接話道,他怕慢了一怕自己又要受美人氣了。

不過他的速度並救不了他,李柔娟美麗的眸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那你不會先前給我們打電話嗎?”

林項國登時就無話可說了,心裏委屈的想着“我不是聽到小楓已經被放了?這纔沒有給你們打電話的!”不過他也只是在心裏想想而已。

“小楓,今天的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直沒有開口的林狂這時候問道。

“爺爺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我剛下飛機就遇到了鍾天角……!”林楓用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就將事情大概的過程給說完了。

“啪!”

“沒想到這祖星文居然如此腐敗,看來這得換人了!”林項國聽到祖星文的辦案事情後,大拍了一下大腿憤怒的說道。

林楓知道這祖星文下輩子肯定要在籠子裏度過了,以他老爸的性格,肯定會查徹底查這祖星文的。

“這BJ市的市長還不是你!‘李柔娟不滿意的看了林項國一眼,他在怪林項國管理不嚴。

林項國心裏再次大呼冤枉“自己平時管理的已經很嚴厲了,這些蛀牙也不可能查的完得!”

衆人看到林項國憋屈的表情,哈哈的大笑道,尤其是林楓的小說林項餘更是笑的誇張,不過被林項國瞪了一眼後,他就有所收斂了。

一會兒後,

“現在也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吧!小楓你今天才回來,就好好的陪陪若蘭與惠竹她們兩個!”林狂站起來說道,與自己的老伴隨先走向自己的臥室。

衆人忙應道,而且衆人還很清楚最後林狂說那句話的意思,不由而同的看了林楓一眼,紛紛找個藉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李柔娟直接給林楓一個加油的手勢。

歐陽若蘭與楊慧竹兩人也看到自己婆婆的手勢,臉頰上羞紅一片,不約而同的用自己迷人的眸子白了林楓一眼,似乎就是在說“都怪你!”

林楓頓時就鬱悶了,這好像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啊,不過都被你們瞪了,肯定要做點事來彌補我這脆弱的小心臟。

林楓嘿嘿的向兩人一步一步的逼近,兩人看到林楓一臉的壞笑,心裏怪怪的,忍不住問道:“楓哥,你要幹什麼?”

林楓這時候已經到了兩人的身前,將楊慧竹攬在了自己的左邊坐下,然後又將歐陽若蘭攬在自己的右邊。

“楓哥,你要幹什麼!”兩人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奮力”的抵抗着,可是發現林楓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根本不是她們能抵抗的,也是隻能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嘿嘿,你們兩就別掙扎了,我們已經好久沒見面了,也沒有做那事了,今天大家好不容易在一起,是不是應該乾點那事?再說了,剛剛你們又不是沒看到我老媽給我的示意!”林楓長篇大論的說道,說的好真是頭頭是道的。

歐陽若蘭與楊慧竹聽林楓這麼一說,臉頰上更是羞紅不已,同時掙脫林楓的手臂,站起來紅着臉說道:“懶得理你!”然後跑向自己房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