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2 日

通常來說,年限才幾百年的魂獸,根本不可能對魂力超過七十級的魂聖產生威脅。

可是現在,這些年限不超過千年的低級魂獸,在一兩個強大魂獸的帶領下,憑藉它們之間絕對默契的配合,竟將這四名魂力超過七十級的強大魂聖牢牢壓制。

戰鬥已經持續了近一炷香的時間,四名邪魂聖的身上連連挂彩,反觀另一邊數量巨大但實力低微的魂獸,卻很少出現大量的傷亡。

而那些在魂聖的全力爆發下身受重傷的魂獸,僅僅只在百隻以下。

「好厲害!」

星河不自覺的低聲呢喃,一旁的三眼金猊聞言冷笑,對他道:

「就算星斗森林的魂獸,被可惡的人類獵殺了數萬年的時間,我們魂獸的實力,也遠遠在你們人類之上。

若不是顧忌傳說中的神界執法者,帝天早就帶領著我們,把你們人類的城市,夷為平地了。」

從三眼金猊口中說出的話語,讓星河沉默了好一陣子。

之後他道:「我和你古月娜姐姐有過約定,會改變如今斗羅大陸的現狀,讓人類不再獵殺大陸上的魂獸,與你們和平相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峰拾階而上,步履輕盈,沒有殺氣,整個人飄逸無比,猶如來此出遊的少年,閑庭若步。

何人來我離火教鬧事?」一聲長嘯傳來,一個老者如破空而來,降落在山前。

這個老者目光森然,臉沉似水,任誰被人闖入教內,恐怕也難以露出笑容。

「聽聞你們離火教有件鎮教至寶離火銅爐,我感覺很適合我用。」周峰淡淡的對老者道。

「就憑你,小小年紀,是哪家弟子?真是大言不慚!」這名老者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

周峰現在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這樣的年紀,在老者看來,縱然是聖地世家的傳人,也不可能有實力獨上離火教。

「我就一個散修,但滅你們一個小教派,綽綽有餘,看樣子你們不會交出銅爐了,那我自己來取。」周峰不想再廢話,所有世界通用的法則,強者為尊。

他大手虛空一按,五道煌煌劍光似流光一般斬向老者。

見此,老者臉色大變,祭出數件神光璀璨的武器抗衡。

但是道宮一重天的他沒有改變結局,武器破碎,身體被斬成幾段,只有一尊道宮神袛逃脫。

此時一個中年人帶領幾名老頭飛來,救下那個老者的道宮神袛。

「見過掌教!」周圍的弟子尊敬的叫道。

中年人對周峰沉聲道:「你是那個勢力的傳人,何故來我離火教?」

能為一派掌教,可不是只會打殺,他得探明身份,要是這少年為一大派的弟子,那得另作打算。

「掌教,他只是一個散修,來此是為奪取我教至寶,離火神爐。」剛才那個老者的神袛恨聲道。

「哦,是嘛?」中年人盯着周峰。

「他說得沒錯,我就為取寶而來。」周峰輕笑道,所料不差,這離火教最強者不過道宮境界,他無懼。

「小子,學別人奪寶,小心沒命離開。」一個長老說道。

「有實力,我的命就留給你們了,怪不了誰。」說完周峰不再多言,一柄金色長劍出現,浩大的劍光斬向眾人。

離火教的掌教道:「殺了他!」

他們已經看出,周峰與他們境界差不多,縱然天資出眾,也不可能同時抗住多人圍殺,恐怕就是各大聖地的傳人,也不見得能做到。

「不管你有什麼來歷,今日只能把你的命留下!」

數位道宮秘境的修士同時出手,儘管都多為道宮一重天,可是數人聯手,也足夠強大了。

他們祭出的武器各自向周峰攻殺。

道宮境界的修士,武器中有道宮神祗在推動,威力大了很多倍。

一位長老祭出的神燈,其心之神藏化成一輪太陽,沉入神燈中,兩者合一,照燭長空。

滔滔烈焰,席捲向周峰,周邊的植物頃刻燃燒成灰燼,山石炸裂。

他腳踩天璇步法,閃電般避開火焰,手裏的金劍發出道道煌煌劍光,猶如蒼海巨浪,一道更勝一道,將離火掌教和長老全都納入攻殺範圍。

這是周峰近段時間根據「組」字秘,加「行」字秘殘篇——天璇步法演化的劍陣,獨劍成陣。

雖然只是初步演化,但是對敵道宮境界絕對足夠。

浩大的劍光在天空組成一張巨大的劍網,不過片刻,就有三位長老被劍光絞殺。

此時離火教眾人才知道這個少年不是狂妄,而是實力驚人,絕對是他們今日的大敵。

一名長老一聲大喝,口中吐出一道烏光,雙手結印,拍出黑蓮,護送那道烏光,向著周峰劈去。

「黑蓮灼魂,滅神消形。」那名太上長老大喝。

黑蓮綻放,黑瓣片片,與正中那道人形的烏光結合在一起,化成一具天鬼,向著周峰撲去。

這是強大的秘術,想要裂開的周峰的劍網。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斬!」

他口中輕喝,一道驚天劍芒,猶如天劍裂空,把天鬼碾斬成了齏粉。

接着周峰一步邁出,出現在那名長老近前,劍光一閃,將他滅殺。

同等境界,普通修士和天驕級人物比,完全不夠看,何況這些老了都還在道宮境界打轉的人。

開戰還沒多少時間,就有四名長老死於周峰之手,離火掌教感到了無比大的危機。

其餘幾位長老也無比吃驚,讓他們心中顫抖。

遠處離火教的弟子更是膽寒,多名強者聯手圍殺一人,卻被反斃四名長老!

「你到底是哪個大派的弟子?」離火掌教沉聲問道。

「井底之蛙,以為只有大派子弟才有此等實力嗎?」驚天劍網消失,周峰如一片白雲,立身虛空,飄逸而靈動,如仙臨塵。

「交出離火銅爐,我就此離去,否則,你們今日將有滅派之災。」周峰淡淡的道,聲音震蕩在離火教的群山中。

他只是輕輕開口,配合剛才誅殺的幾位長老,卻有種說不出的霸氣,讓離火教的一干弟子為之膽寒。

「你這樣的少年英傑,就如此搶奪它派寶物?」離火掌教很是看不透眼前的少年,神色不定。

「我不是什麼少年英傑,你也無需多說,今日我必定拿走離火銅爐,沒有第二種可能。」周峰微微搖頭,根本不在意什麼名聲,修士的世界裏,只有得失!

「既然如此,那就給你。」離火掌教說完,一聲輕叱。

「咄!」

張嘴吐出一道亮光,極其炫目,定在半空中。

一尊銅爐出現,晶瑩閃閃,由一寸高快速變大,眨眼間聳立天穹下,高達百米,火光衝天。

「這就是恆宇大帝用過的武器,太陽爐前身!在你們手裏,真是明珠蒙塵。」周峰盯着那尊銅爐。

然後他眼光火熱的看着天空的火爐,這可是頂級的准帝武器,若非它材料不夠好,現在就是極道帝兵。

而他的誅仙四劍殺伐有餘,防護不足,這離火神爐正好可以拿來作他的護道之器。

「隆隆隆」

火爐搖動,如海嘯般的聲音突發出,非常巨大,讓人雙耳嗡嗡作響。

銅爐上面的蓋子光華閃閃,雖然是銅質,但卻如五彩琉璃般近乎透明,裏面熊熊燃燒的烈火清晰可見。

「咔」

銅爐之蓋移動,五彩琉璃光閃耀,爐蓋一下子滑開了。頓時間,火光衝天,一片熾盛的離火,卷到了高天上。

非常恐怖的溫度,銅爐矗立半空中,緊鄰他的一座青峰上,一條垂落下的瀑布瞬間被蒸干,霧氣迷濛,卷向四方。

讓人毛骨悚然的灼熱,距離非常遙遠,就讓人汗如雨下,血肉即將乾涸,不少人的髮絲直接燃燒了起來。

遠處,那些弟子心中駭然,身處戰場外,還有這樣的可怕感受,若是身在近前,恐怕會立刻化成飛灰。

「鎮教銅爐果然恐怖!」

離火教很多弟子在生出懼意的同時,心中也生出了信心,掌教將這宗鎮山的大殺器都拿了出來,如果還不能焚死這個少年,那真是妖孽了!

一位長老感嘆:「本門的鎮教火爐,讓人敬畏啊!絕對是一宗可怕的殺器。」

銅爐如大山,降落下來,向周峰鎮去,漫天都是通紅的光芒!

這是一股讓心中惶恐的龐大壓力,焚人魂骨,煉人肉殼,燒盡四方! 墨聞陪着琉璃在這等著,看着一個婢女去了,果真,回來時又換了一個,這就證明她們的確是輪班的。

「琉璃,我們再等等,等下一次輪班,假扮成婢女進去。」

「好。」

「來,坐下吧,休息一下。」

「墨聞,不知為何,現在你在我身邊,有一種莫名的安心。」

「是嗎?那可能是因為我太偉岸了吧。」

「嗯,有可能,可能是因為你太胖了。」

「胖?你說我胖?」

「噓,」琉璃趕緊捂住墨聞的嘴,「小點聲。」

墨聞趕緊閉嘴,等一切安靜下來,墨聞輕輕將琉璃的手拿下來,四目相對,兩人之間越來越近的距離,這讓琉璃有些不知所措,琉璃閉上眼睛等待着墨聞的靠近,但腦海里卻都是祁連浲的樣子。感覺到墨聞的氣息已經靠得很近了,琉璃瞬間退後,將手從墨聞的手裏抽出,避開了那道最熾熱的眼神。

「墨聞,我……」

「我去那邊看看情況,你在這裏好好休息。」話落,也不等琉璃反應,墨聞就走開了。

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琉璃問自己,難道是真的對棋凡動心了?可他是凡人啊,生老病死,自己長久的壽命不能相伴,況且,天條她也沒有勇氣去為了一份不確定而違背。

但墨聞,剛剛究竟是一時興起還是早就隱晦起來的愛意?一時興起這個理由,在當她看到墨聞那熾熱的眼神的時候就否了,但是只有這個理由可以讓她平靜。

琉璃找了個可以讓自己心安理得的理由,再不多想,如今在這裏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救出長姐。

墨聞到另一邊觀察動向,但腦子裏都是剛剛的畫面,自己不該控制不住的,琉璃會怎麼想?她避開了,是不是就證明……不敢想,不去想,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救出女君。

「琉璃,婢女又來了!」

「我們等她把船變出來就動手。」

「嗯。」

這個婢女就是上一次那個婢女換回來的,同樣的方法,婢女變出一艘蓮花船,來了和墨聞也不再猶豫,前去打暈了婢女。

「我剛剛施個法讓她昏睡過去,三日過後自己就醒了。」

「好,那我們先把她藏起來吧。」

「嗯,我來就好,琉璃,你去吧,我在這裏守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