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連躺在床上那位都知道了,雖然他口不能言,但心自醒啊!憤怒也是無濟於事的,只能氣得乾瞪眼,還能咋樣?

油布街小巷外,吳司令的人已經把迫擊炮架好了,那就只要等吳司令一聲令下那就可以開炮了,但是,這個炮一打的話,那這個事情就越發嚴重了啊!

你還真以為是「敵人」打仗啊!?

吳XX也不傻,他這架炮主要還是嚇唬對方,其實他也不敢下命令開炮,要知道跑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強啊!雙方就這樣在那僵持起來。

吳司令也沒進攻,絡腮鬍子團長也沒行動,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動,吳司令也不可能真的會放過這批個人,炮是不能打滴,但是,煙霧彈是不是可以呢?那個時候,可沒什麼催淚瓦斯彈,不然的話,絡腮鬍子等人很快就能投降了?

可見那個時候的武器落後,毒氣彈倒是有,他也不能真的那樣做不是?放煙霧彈吧!吳司令下命令了。

「…嘭嘭嘭!!!…」

迫擊炮裡面射出了十幾顆煙霧彈,煙霧彈一出,絡腮鬍子那邊可就遭殃了,一時間,到處是煙幕,吳司令的士兵趁機沖了過去,絡腮鬍子團長王大力,還真沒想到對方有這種武器,這一下衝過來的不少衛戎部隊的士兵,俘虜了不少還處於煙霧瀰漫中,沒有感應過來的野戰部隊的士兵,倒也沒有開槍,整個幾百米的地方,全是一片白蒙蒙的煙霧籠罩著….

這個時候人多,那就起到了作用了,絡腮鬍子王大力,沒有下達開槍命令,所以,野戰部隊的士兵全都沒有開槍,他們也知道這個時候只能這樣了,也沒什麼人,做無謂的反抗。等煙霧消散的時候,絡腮鬍子的人,基本上都給俘虜了,人也沒多少,三十多個野戰士兵包括王大力這個團長。

吳司令心裡暗自得意自己的煙霧彈戰術,他並不知道,對方已經發了電報求了援軍,還沒等吳司令得意幾分鐘。

這時,油布街對面街上,開過來幾輛車,幾輛軍用吉普車,車在吳司令等人面前嘎的一聲,停了下來,吉普車上的車門打開了,薛老!

這個華夏國的老元帥,從上面走了下來,吳司令一見薛老,心裡就是一涼,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妙了,他的級別可跟薛老沒得比啊!

人家是啥,中央政治局常委,XXX集團軍總司令,好傢夥!

「…敬禮!首長好!….」

「嗯!…稍息!…小吳啊!你這是幹什麼啊?…抓起我的人來了啊?….」

薛老滿臉嚴肅,滿頭的銀髮梳理得一絲不苟,身材挺拔高大,一陣筆挺的薄呢子軍裝,穿在他身上更加的威武和氣勢奪人。

就算吳司令這麼囂張的人,在薛老面前那也不得不收斂起來。

「咳咳…薛…薛老!…這些人可殺害了我不少衛戎士兵啊!…不能….放了!…」

好傢夥!吳司令這下可是咬著牙巴說的,他知道,這個時候可不能犯傻,不然這事情那就變成他被這個黑鍋了,他可不想被人當傻子,表面倒是一副我很尊重你的樣子,實際上,我不放人,你能咋地?你還想要我背著黑鍋?門都沒有!

「…咿呀?…好你個吳小子!膽子肥了啊!..哦!成了吳司令了是吧?牛了啊!…行!你憑什麼不放人?…我可是聽說,是你們人先開的槍!…那個什麼叫雷軍的連長可還在醫院裡吧?….」

薛老頭淡淡的看了眼臉上有點汗水的吳司令,譏笑了下,看了下自己的部下一個個挺胸而立,一點都沒做「俘虜」的覺悟,緩緩的說了句。

「嘶…我擦!雷軍你這個王八蛋!怎麼不去死啊!…要不是你亂搞!….怎麼今天會出這麼多事情啊!….」

吳司令心裡暗恨不已,事實上他已經了解了今天在油布街發生武裝火拚的經過,挑事者的確是的他的部下雷軍,雷連長!這一點是無容置疑的,要不然,他怎麼急著找替罪羊啊?要知道,部下犯下這麼大的錯誤,他這個吳司令也逃脫不了責任。所以,他才要把野戰部隊這些人拉進這個爛泥坑,大家一起背,當然,最好是野戰部隊來背這黑鍋,沒想到,又一次被薛老給破壞了。

不放人,肯定是不行的,薛老都來了,而且,這件事情既然薛老出面了,那就是說,引起了中央上頭的關注了,事情已經不是吳司令,這個京師衛戎司令,可以左右的了,所以,他很無奈地下命令,放人!

接下來,雙方就開始清理現場,救治傷者,送的送醫院,清理的清理,雙方士兵這下都沒什麼吱聲,都在哪默默的干著自己的事情。薛老也領著他的部下走了,吳司令也要去找他的叔叔彙報去了,今天這個事情沒完!這才開始呢…..

中南海,紫光閣,一號會議室,一號會議室,那就是一般有國內或者國際的重大事件,才會在這舉行會議的會議室。

今天,老爺子在這裡召開緊急常委會議,薛老是最後一個進來的常委,其他人早就到了,會議室內,飄散著好聞的內供香煙,那特有煙草氣味。

「咳咳…今天召開這個會議,大家應該都知道是什麼事情了吧?…嗯!要是不知道的,我在這裡說明一下!…今天發生了令人不可置信的重大事件!…先是市政府被一群暴徒衝擊!接著又是百樂再次被炸!

…總參部駱參謀,現任北河塘山市市長在京城的家,莫名其妙的被一群受持武器的衛戎部隊士兵包圍!!!…這些士兵還和內衛保鏢發生流血衝突,衛戎部隊的士兵先開槍了!

…哼!….還有一件事情!我想大家是不知道吧!那就是今天也是XX同志,視察中科院的日子…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在中科院門口就有人用炸彈企圖炸死XX同志!….」

第一個說話的是李帥,平時李帥都不太吱聲和發言的,今天看來他也怒了,老戰友被人暗殺未遂,市政府又暴徒衝擊,還有幾起爆炸案。

今天發生的事情絕對是有聯繫的,世界上沒有什麼巧合之說,所以,李帥憤怒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老爺子搞改革帶來的,中央上層有很多人不理解老爺子的改革苦心,總認為沒有符合他們的集團利益,那麼勢必就會產生對立矛盾,要搞到去暗殺人,這性質就不用說了。

李帥的話音一落,整個會議室內的一片寂靜!

好傢夥!在座的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老爺子今天是派了秘書去的中科院,而不是他自己親自去的。

總理也不知道這件事情,什麼爆炸案,衝擊市政府,包括,今天油布街小巷的戰鬥他都清楚,就是老爺子座駕遇刺這件事情,他還真不知道,不過這時候,他聽到這也明顯呆了! 見到下方那麼年輕女子突然將話對向自己,宋戰也是一怔,旋即微微一笑:「小女娃,我可不認識你。」

他與夢紅塵素不相識,自然不會一見面便因為對方的幾句話,便將此事竭過。

夢紅塵笑了笑,將腰帶上系著的一塊紅色的千年血玉取下,然後甩向宋戰。

微皺眉望著飛掠而來的血紅之物,宋戰在眾人目光注視下,一把將之抓入手中,然後手掌輕輕攤開,頓時,一塊異常眼熟的血玉,安靜的躺與其中。

當視線看見血玉的那一霎那,宋戰臉龐上的談談笑意緩緩凝固,而與之同時凝固的,似乎還有著這一片天地。

雖然並未有著半句話語,但任誰都能知道,此刻,宋戰心中那難以掩飾的激蕩心境。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注視下,他死死的盯著那塊深入靈魂印記之內的血玉,然後手掌緊緊的握著,輕輕的將之放在背後,雙眼逐漸閉上,一道輕輕的聲音,帶著一種瘮人心弦的寒意,緩緩傳出。

「說,此玉你究竟哪裡來的,若敢有半句隱瞞,我必將讓你知道活著比死更痛苦。」

略帶冰寒的聲音,輕輕的盤旋在這片天際,這一刻,沒有人會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宋戰說話的重量,恐怕整個天香帝國,都沒多少人敢質疑。畢竟後者不僅自身是一名黑仙士強者,而且身後還有一個龐大的宋家,可謂是帝皇,都要忌憚三分之人。

在空曠之地中,九塵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他不知道夢紅塵究竟給出了什麼東西,竟然惹怒了這位帝國第一軍統,那可是跺跺腳,整個帝國都要動搖幾分的可怕存在啊。

寂靜的氣氛,籠罩著這片天際,夢紅塵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抬起臉頰,泛著許些從容鎖定宋戰,輕聲道:「是青山給我的。」

「荒謬,你可知道紅田血玉乃是我宋家家傳至寶,每一塊都價值連城,只有我宋家的女人才有資格佩戴!」

「而且你手中的這一塊更是千年血玉,歷代都是我們宋戰長媳才有資格擁有,你究竟是誰?又與我們青山有何干係!」擺了擺手中的血玉,宋戰盯著夢紅塵的目光近乎冰凍,一股可怕的風暴,在其頭頂呼嘯成形…

天空上,陶林等人聞言也是眸色一變,因為這紅田血玉,在天香城也算是大有名頭,不僅因為它是極為珍貴的裝飾之物,而且它還具有孕育靈魂,能讓佩戴者逐漸增強靈魂之內的靈氣,從而在修鍊之時不易走火入魔,以及突破瓶頸之時,更為順利。

可以說,凡是仙士者,無不想會盡全力弄到一塊紅田血玉,可惜整個天香城,只有宋家一家獨有,甚至已經成為了宋家的獨特標記,只要佩戴者幾乎都是宋家女性,旁人可謂是休想染指。

如今夢紅塵竟然拿出一塊千年的紅田血玉,可見她與宋青山之間的關係必然匪淺。

「小女子夢紅塵,出自西城夢家,與青山師兄結識於酒仙學院,是很好的朋友。希望宋族長,看在我二人也是天香城之人,繞過我們一次,今日之事,絕對不會對外泄露半句。」望著宋戰那冷傲的臉龐,夢紅塵深吸了一口氣,這紅田血玉確實是宋青山送給她的,她一直視為最珍貴之物,將之佩戴在身邊,如今,她便要看看,這紅田血玉在宋家究竟有多少份量…

「西城夢家?」聞言,宋戰臉色微微變了變,看著夢紅塵道:「可是前段時間得到一瓶五品突破型仙酒的夢家?」

這一刻,天空上,陶林等人也是緊緊豎起耳朵盯著下方的夢紅塵,五品突破型仙酒,即便是他們,也無法做到無動於衷,如果不是互相牽扯著,他們恐怕早已經直接去夢家搶了。

豪門貴婦 畢竟只要突破黑仙士,他們所在的家族,即時便會到達與皇室一樣的高度,到時候,恐怕連皇室都不敢對他們指手畫腳。

如今雖然仙酒依然在夢家手上,可是很多人都知道,那隻不過是三大家族都不希望它落入任何一家手中,而且皇室自然也不願意看到,所以,夢家到現在都還能平安無事,否則,憑夢家一個三品家族,怎能守住如此珍貴的寶物。

聞言,夢紅塵點了點頭,他們夢家懷有五品突破型仙酒在天香城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索性不怕承認,只是他們卻不知道,煉製那五品仙酒之人,就在她身旁!

「竟然是青山的朋友,那便饒你們一次。」宋戰輕聲道,眼睛盯著手中那塊紅田血玉閃過一抹隱晦的神色,旋即將之扔回給夢紅塵,道:「青山送給你的,便拿好吧。」

望著血玉再度飛掠回來,夢紅塵伸出玉手接住,然後十分珍惜的握在手中,目光抬起,露出一抹感激道:「謝過宋族長,不過小女子還有一事所求。」

「你說。」宋戰居高臨下的道。

「我二人被他人追殺,被迫才躲進萬蛇骨窟,如今想走出怕是有些困難,還望宋族長能帶我們一程。」夢紅塵紅唇微動,輕輕道。

「這個自然沒問題。」宋戰的目光落在夢紅塵身上笑道。

夢紅塵聽得此話,心中大石終於是放了下來,然後便是欣喜的看向九塵,但卻並沒有從後者臉龐上見到半點喜悅。

「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的。」九塵偏過頭,對著夢紅塵牽扯起一個頗為勉強的笑容。

果然,九塵的聲音剛落下,天空上,宋戰便沖著他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將視線投回夢紅塵身上,笑道:「只是帶你出去可以,但他不行…」

宋戰指著九塵,聲音之中,帶著談談的冷意。

「為什麼?」夢紅塵一聽,著急道。

「我放了他,已經是仁至義盡。」天空上,宋戰居高臨下,從此自終他都沒有把九塵放在眼中。

「可是將他一個人留在萬蛇骨窟,那不是死路一條嗎?救一個也是救,救兩個也是救,為何不能把我們兩個都救了。」夢紅塵有些著急,目光望向宋戰之時,帶著一絲懇求,

「沒有為什麼,你若走就跟過來,你若要留下,那便隨你。」宋戰面無表情,冷聲道。

「你…」夢紅塵一時竟然不知說什麼。

「算了,紅塵。」九塵這時候拉住了夢紅塵,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惹怒這個帝國第一軍統。

「宋族長能饒小子一命,已經感激不盡,那還敢奢望其他。」九塵抱拳,對著天空上的宋戰扯出一個莫名的笑容。

「那便走吧。」面對九塵的感激,宋戰宛若未聞,視線直接越過他,看向夢紅塵,道。

「欺人太甚!」見狀,夢紅塵咬了咬牙,欲上前再度與宋戰理論一番。

然而當她剛要上前之時,一隻有力的手掌突然拉住了她,她回過頭,那道身影剛好抬起臉龐,對她露出一個放心的笑容,道:「放心,我會沒事的。」

雖然宋戰的做法有些殘忍,但除了夢紅塵外,並沒有人上前為給九塵說說情,他們持著一樣的冷漠,宛如一條人命,對他們這些強者而已,微不足道。

而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在那空曠之地上,那道一直保持著握拳的青年,突然把視線轉向陶林身上,然後輕輕的聲音,傳出。

「宋族長不能救小子,還望陶族長救小子一命。」 輕輕的聲音,盤旋在這片晴朗的天際中,在聲落之時,令得這片天空,徒然凝固,先不說陶林與其他人是什麼表情,就單單宋戰而言,此時他臉龐的神色,可謂是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九塵此話,簡直是在打他臉,難道他宋戰不救的人,陶林會為其得罪他嗎?所以,九塵可謂是把自己僅存的一絲生還機會都捨棄了,他向陶林求助,已經間接惹怒了宋戰。

夢紅塵也是黛眉微蹙,九塵此時說這話不是明顯得罪人嗎?如此,即便她待會想再向宋戰求情,恐怕別人也不會再理會。

「這位小兄弟,貌似我們不相識吧。」天空上,陶林也是懷著奇異的目光將下方抱著拳頭的青年看著,他很是好奇,後者憑什麼說出這番話,又憑什麼認為他會伸出救援之手。

他可不認為,一個素不謀面之人,能讓他為其得罪一族之長,雖然他不懼。

這一刻,包括符昊天以及兩名老者,也是滿臉好奇,後者更是噙著淡淡冷笑,他們可不認為九塵能說動陶林這位一族之長。

天空上,五位頂尖強者,目光各異的落在那空曠之地中央,那裡,青年抱著拳頭,目光有神,並沒有因為他們這些大陸上的頂尖強者,而有絲毫慌張,反而那鎮定的模樣,讓宋戰等人眼中閃過一絲變化,畢竟若是尋常人,見到他們這些強者,恐怕連站都站不穩,那還像青年那般鎮定自若。

寂靜的氣氛,持續了一段時間,空曠之地上,九塵緩緩收回抱拳的手掌,然後抬頭看向陶林,聲音平談的道:「陶族長,自然不認識小子。」

「那你又為何向我求救,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會因為你的可伶而有人同情你。」陶林踏空而立,面無表情的看著九塵道,並非他冷血無情,只是這個世界規則如此,想讓他為其打破規則,便要拿出足夠的資本。

「小子自然明白,所以還請陶族長,看過此物,才做定奪。」九塵微笑道。

然而,他的聲音剛為之落下,天空上包括夢紅塵在內,所有人都目光怪異的將他看著,難道他想借用夢紅塵之前的方法,告訴陶林,他與後者的女兒認識?然後關係也極其親密?

果然,陶林聽完九塵此話,臉色都變了變,他的女兒是誰,在整個天香城恐怕不管是美貌還是實力都是名列前茅,以後能與之相配的必定是人中之龍,九塵相貌噹噹,他可不認為後者能入得了他女兒那極高的眼界。

因此,他顯然沒有什麼好臉色給九塵,天空上,更是除了他之外,其餘四人,都是掛著一抹怪異的笑容,那笑容中宛如在嘲笑他的女兒被人拐跑了…

而隨之目光轉向九塵,頓時泛起一抹諷笑,剛才便在言語上得罪了宋戰,現在如果再得罪陶林的話,九塵可謂是一下子得罪了三大家族中的兩大家族的族長,那樣,恐怕跟尋死沒什麼區別。

九塵絲毫不理會他們投過來的異樣目光,他緩緩將手伸入衣袍裡面,取出一個白玉小瓶,然後甩向陶林,他知道,如果想走出萬蛇骨窟,必須得靠陶林。

微皺眉頭望著飛掠而來的白色之物,陶林在眾人目光下,一把將之抓入手中,然後輕輕攤開手掌,頓時,一個很普通的白玉瓶子進入眼中。

當視線看見白玉小瓶的那一霎那,陶林的眉頭皺得愈發可怕,不管他怎麼看,這都只是很普通的瓶子,甚至平時見了都不會理會的白玉小瓶,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難道九塵這是要戲耍他不成?

「哈哈,陶族長,這不會是你女兒與那小子的定情之物吧,有些寒酸了點…」一旁的老者,見到那白色瓶子,擒著一抹冷笑,嘲諷道。

「左老,還望你注意措詞,別玷污了我女兒的名譽。」聞言,陶林臉龐上的表情逐漸凝固,一股可怕的劍意,從其身上瀰漫而出…

雖然並未朝九塵有過半句話語,但任誰都知道,此刻,九塵已經惹怒了這位黑仙士強者。

「陶族長,何必如此動怒,不妨先看看裡面的東西,再動怒也不遲。」身體筆直的站在空地之上,九塵依然平靜的道。

聞言,陶林眉頭緊縮,此刻,下方那個青年還能保持如此平靜。似乎有些超出他意料,因此他倒沒有急於發怒,反而在宋戰等人的目光下,緩緩打開那白玉小瓶的蓋子,瞬間,一縷清香從瓶口飄出,經過空中傳送,悄然進入他鼻子,頓時,一股異常提神的氣味湧進腦海里。

在這一霎,陶林的身體,就猶如僵化般,目光近乎滯然的盯著那白色瓶子,他急忙把瓶口蓋住,然後抬起臉龐,盯著九塵,聲顫道:「你叫什麼名字?」

身體筆直而立,九塵在宋戰等人的目光下,對著陶林再次抱拳,聲音之中帶著一分自傲:「小子九塵!」

「九塵!」嘴中呢喃著,陶林微微點頭,身體一動,便是直接出現在九塵面前,望向九塵的目光中,竟然有著一分敬意,輕聲道:「那不知與小女奕希是什麼關係。」

九塵笑了笑,伸手又是拿出一瓶陶林異常熟悉的瓶子,那是陶奕希給他的冰清液,然後遞給陶林,微笑道:「朋友,很好的朋友。」

「冰清液…」

陶林目光望著那極為熟悉的瓶子,對於冰清液,他自然再熟悉不過,這是他們陶家從不外售的療傷仙酒,只有家族中極為重要的人物才有資格使用與攜帶。

單憑如此重要的東西在九塵手上,就足以證明他與陶奕希的關係,而且他顯然也是從自己女兒口中得知過一點九塵的消息。

輕吸了一口氣,陶林雙眼逐漸閉上,宛如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然後一道輕輕的聲音,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緩緩傳出。

「此人,我陶家保了。」 「…啊!!!誰!是誰!…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子!敢暗殺我們偉大的改革先鋒XX同志!…查!一定要嚴查!不管是誰!…一定要嚴懲!…我看這件暗殺案!….就交由吳XX同志和市局的同志一起組成一個聯合專案小組一起偵破吧?…….

」誰都沒想到,第一發言的竟然是吳老!厲害啊!這吳老頭,在座的各個常委全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

要知道,大家心裡都極其清楚,吳老跟老爺子不對板,兩人可以說是政治舞台上的對手,但是,這些事情跟他有沒有關係呢?有心人,是不是會這樣想一下呢?

首先,總理就這樣想著,並看了一眼,一臉憤慨狀的吳老頭,總理認識吳老頭也已經幾十年了,想起那時候在窯洞的那些歲月,吳老頭就是一個極攻心計的人,還很會演戲,真的可以稱得上一個老狐狸的綽號,當然,總理也不差,他也是個」影帝」級別的存在。

在座的這些人,有點為吳老的這種無恥感到臉紅,不少人都假裝喝茶,或者抽煙,不吱聲。

「…吳X同志說得好啊!…這起暗殺領袖的案件一定要挖出內幕,找出幕後主使人!…不過呢!吳X同志的提議我不同意!….我看應該交給總參部的同志來偵破起案件!!…至於你說的衛戎部隊就算了吧!….衛戎部隊哈!…一個連被幾十個人全都給滅了!…哧…這樣的隊伍還能做什麼?…破案?…我看做夢差不多….」

劉X元帥帶著譏諷之色,看著吳老毫不客氣的嘲諷說道。不少老爺子一系的常委都忍不住笑出聲來,感覺吳老有點跟馬戲團的小丑差不多。

「…你!…劉X你個兵痞!…少在那放屁!…衛戎部隊那是主席以前最喜歡和最看重的部隊!你這樣說衛戎部隊!你就是嘲諷,藐視主席!…哼!…咱們共XX人可不能搞一言堂吧?…我看不能只讓總參部負責吧?這件事情責任可重大!…我看還是讓衛戎部隊配合的好!….」

吳老當然知道,總參部是幹啥的,要真的這些案子都交給總參部的話,那可就不好玩了,要知道總參部的幾個主要主官,全是老爺子的部下。

「哼!衛戎部隊的吳司令是你的侄兒子吧?今天在油布街小巷外的事情,還沒找他的!…他想幹什麼?擅自包圍國家高級幹部的住所,誰給他的權利?誰給他的命令?嗯?…我看要好好的查一下!…還有!這次死了這麼多的人也對死者要有個交代!…吳司令我看他這個衛戎司令根本不稱職!….我提議罷免吳XX同志京師衛戎司令一職!還要追究他的瀆職一罪!…」

好傢夥!這下薛老突然開口發飆了,這一下子形式開始對吳老頭極其不利了,薛老也是軍方的巨擎,他這一說話,馬上會議室內就響起一片嗡嗡的低語聲。

要知道京師衛戎部隊司令部是說罷免就能罷免的,這時要對方出了極其嚴重的錯誤或者是造反,由此可見,薛老發威了,他能不發發火嗎?

要是駱林家的人出了什麼事情,還是他老媽,你說象駱林這種人,他會怎麼想?他會怎麼做呢?他可不會因為,你是什麼為了革命拼過命,流過血的「老人」,就會對你手下留情?絕對不會,反而他還會把你往死里整!直到你家破人亡為止,其實在京城很多人都知道駱林是個啥人,聰明的都知道,不去惹這種根本惹不起的人!

你想啊!你能隨便把M國人的航母搞回來一艘?你去搞一個看看?這種人不可用常理度之,要知道,航母的事情只有中央高層幾個人知道,當然,總理也是知道的,當時,他知道后,半天都沒出聲,仰望了天空半晌后,才嘆口氣說了句,老鄧真是好運氣啊!

要知道,總理科不是一般會說這種話的人啊!

「怎麼?…京師衛戎部隊不就是維護治安的部隊嗎?據有關情報,說是有一些不良分子想要對駱參謀…哦!現在的駱市長家屬不利!…所以….」

另一個坐在吳老邊上的常委突然發言了,此人,自然是吳老一夥的,陳XX,此人是個笑面虎,對人總是一副笑臉,從不輕易發火,不了解他人肯定以為他的脾氣性格很不錯,其實大錯特錯了。

「…想對駱參謀的家屬不利?…我看那些人是找死!…知道駱參謀家都住了些什麼人?…東方紫嫣知道吧!…哼!很多人應該都認識她的!….她就住哪!…我看老陳啊!你這借口太可笑了!…真是幼稚!幾十歲的人了!謊都不會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