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遊刃“再多的話,炁門就可能出現不穩定的情況了”二人聽的停下手。

遊刃“辰月,碧婷去吧,將元炁通過相離老師的膻中穴,注入他的體內”二人點頭。

一起出去到了外面,遊刃看的“辰月別擔心,放鬆點,你爺爺他一定還有救的”

於是辰月把提取來得金屬性元炁注入相離的體內,而歸海的心境內。

胄成功完畢雙重附體,於是控制住了輾遲的身體,隨後恢復了對歸海身體得控制。

胄“想困住我”於是一拳,外面衆人嚇了一跳,木易“那傢伙醒過來了”

木易“別慌石作,穩住,他出不來的”石作點頭,加大元炁注入。

突然結界出現了火屬性的元炁,二人被迫停止注入元炁加強結界。

木易大驚“這是,火屬性元炁,這怎麼可能,那傢伙怎麼會有火屬性元炁呢?”

黑衣人看的暗想;火屬性元炁,這是輾遲的元炁,看來輾遲失敗了,被胄進行了附體。

黑衣人小聲“雙重附體,哼,胄要不是你碰上輾遲這個元炁和零力都可以共存的身體”

黑衣人小聲“不然,要完成雙重附體,你不耗費大量的境界纔怪呢”

木易“火可金,不好,大家快閃開”這時荔菲發動風巽潛影,把他們全部帶走。

而結界則也爆炸了起來,衆人倒下,胄“不堪一擊”隨後對的炁門以碰。

隨後胄發動零力,對的身後一擊破了荔菲的俠嵐術,而倒下的衆人則也全部消失。

胄“雕蟲小技,躲起來吧,逃跑吧,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呵呵呵”

胄說的運起零力“黑極戒煞”突然炁門多出許多黑石,而這時一股零力把那些黑石都給破壞了。

胄大驚“誰”這時黑衣人出現了,並且看的他,胄“你是誰”

黑衣人“你也要毀掉這個炁門,倒不如讓給我來如何”胄“呵呵,你認爲,我會相信你嗎?”

黑衣人“哦,那你要怎麼樣”胄突然“黑極戒煞”突然黑衣人被胄的零術包住。

胄“怎麼樣,你先給我呆的,嗯,怎麼會”胄看到黑衣人爆發零力破了他的零術而大驚。

黑衣人搖頭“好好的談判你不肯,既然如此,那你就來嘗試我的好了,噬魂煞”

黑衣人一個零術攻擊過去,胄大驚運起零力一頂,突然要飛撞到炁門。

可是黑衣人不知怎麼的,突然出現在炁門前面,一腳把胄踢到一邊去。

胄被打到在地看的黑衣人說道“呃,怎麼會這樣”黑衣人看的七魄之胄,突然轉頭過去。

黑衣人瞬間扔出一個紫色的珠子吸收炁門的元炁,隨後轉過來,看的胄。

黑衣人“剛纔跟你說了,你不聽,非要到了受傷的時候,你纔會相信”胄臉色十分難看。

突然這時元炁出現五種屬性被珠子給吸收了完畢,隨後黑衣人一揮收回來。

元炁消散,炁門被毀,黑衣人運起零煞樣空中自爆,瞬間產生震動。

隨後黑衣人走過來對的胄“不過,你放心,我們都是零,我不會與你爲敵的”

黑衣人扶的胄起來“跟你說,你不信,剛纔的攻擊只不過是讓你相信而已,後會有期”

黑衣人說的突然消失了,胄聽的看的大驚,不一會便跑離開了。

不遠處木易他們看的,荔菲捂住霞露的嘴,霞露不甘,就這些逃了。

木易“霞露,荔菲的選擇是對的,如果不是她及時發動風巽潛影,我們都會死在那傢伙手上的”

木易“而且,你們也看到了,隨後來的黑衣人零力實力比那傢伙還要強大”

木易“正面對戰我們不是那傢伙的對手,活下去我們才能繼續戰鬥”

朱雀炁門扶桑廣場內,破陣和假葉打了頂的突然聽到了爆炸聲。

破陣和假葉一看,就知道白虎炁門被毀了,破陣臉色大變,假葉臉色大喜。

青龍炁門這裏,衆人也發現了情況,山鬼謠看的打算動手時,一個零煞攻擊過來。

山鬼謠反應快一閃,躲過了,於是看的前方,發現一個全身黑衣,臉則也蓋的黑布看不清楚。

雲丹和申屠更是大驚,雲丹臉色大變“是他”黑衣人“山鬼謠,給你兩個選擇”

山鬼謠看的不言,他可以明顯感應到,那個黑衣人的零力實力可在他之上。

山鬼謠可以明顯在那個零煞攻擊過來時,就可以感應到了,於是他可不笨所以不主動攻擊。

黑衣人“一:你即刻走吧,是炁門交給我,二:打敗我你就能得到炁門”

雲丹大驚,山鬼謠看的不言,黑衣人“很好,你比起那個七魄之胄聰明多了”

黑衣人運起零力一揮一個零力結界困住了他們,隨後拋出一個紫色的珠子吸收炁門的元炁。

雲丹大急一拳結界,毫無用處,申屠則也拼盡全力站起來攻擊結界,結果也一樣。

於此同時玄武炁門這裏,幾人則也發現情況,遊刃大驚“那是退憶林得方向,可惡,白虎炁門已經被破壞了嗎?”

遊刃“辰月,別分心,集中注意力”辰月聽的則也集中注意力注入元炁給爺爺,替他祛除零力。

玄惑歸心內,弋痕夕暗想;對相離老師發動玄惑歸心的感覺和對五敗之散和五敗之害時一樣。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弋痕夕暗想;相離老師,你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雖然相離老師還不知道自已在玄惑歸心內。

弋痕夕暗想;但是我不知道我和龍翔還能撐多久,辰月你們可要加快速度啊!

龍翔感應一下情況,則也不多想什麼,繼續盤坐協助弋痕夕維持玄惑歸心。 而外面突然辰月注入完畢了元炁,遊刃“辰月別急,這些元炁可能還不夠,碧婷別楞的”

遊刃“快把元炁注入相離老師的體內”於是碧婷注入元炁給相離。

玄惑歸心內,相離則也發現了不對勁,相離突然發狂“啊”衝撞大門。

門外弋痕夕大驚暗想;遭了相離老師發現了破綻了,辰月你們還沒好嗎?

於是相離運起全力衝擊了弋痕夕的玄惑歸心,外面,相離的身體突然羶抖動起來。

辰月“爺爺,遊刃大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遊刃“別慌,讓我來看看”

而遊不動和千鈞則也立即跳下來,遊刃大驚“啊,相離老師有可能在抗拒弋痕夕的控制”

遊刃“碧婷,加快速度”碧婷聽的則也加快速度,玄惑歸心內相離一個零煞破了。

弋痕夕和龍翔同時醒過來,弋痕夕“大家小心,快躲開”相離要抓碧婷。

弋痕夕運起月逐救走了,辰月看“只差一點了”相離突然攻擊辰月。

千鈞即刻快速救她,相離“啊!”瘋狂發動零煞,有一個攻擊過來。

千鈞“水坎;冰封魄”頂住了零煞瞬間冰封了相離,龍翔看的大驚。

龍翔暗想;這是仇恨的力量,想不到千鈞對零的仇恨爆發一擊竟然有的如此威力。

弋痕夕看的“這樣是擋不了多久的”於是運起俠嵐術綁住冰封的相離。

辰月大急“弋痕夕老師,等等”弋痕夕“辰月,我說過不會放棄相離老師的,還有機會把握住”

龍翔“沒錯,辰月”辰月聽的“嗯,碧婷把你還沒有注完的元炁給我”

碧婷聽的於是把元炁送到了辰月的手上,這時冰凍破碎,辰月過去。

弋痕夕“小心點辰月”辰月背後抱住相離給他注入元炁,相離瘋狂“啊”

辰月“只差,只差一點了”衆人看的驚嚇,弋痕夕“辰月,冷靜點,不要這樣”

這時相離把辰月震飛了過去,千鈞跳去接住,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已經把辰月接下來了。

千鈞撲了個空,龍翔把辰月放下,看的相離的情況暗想;只能用我的結界了嗎?

而相離則也掙脫了弋痕夕的控制,往炁門走,弋痕夕擋住,辰月“弋痕夕老師,等等”

遊刃難過“辰月,能試的我們都試過了,現在真的沒辦法了”這時辰月站起來。

龍翔突然拿出元炁劍“呀!”拋向相離頭上,辰月“龍翔老師,等等”跑過來。

龍翔看的“千鈞,拉住辰月,快”千鈞聽的立即拉住辰月,辰月大急“龍翔老師”哭出來。

弋痕夕看的則也無奈搖頭“龍翔”龍翔不言運起元炁,元炁劍化作了五把形成了一個太極卦印。

辰月“龍翔老師,還有元炁的,你等等”龍翔突然手勢一動“噬炁五行”

太極化作一個結界困住了相離,突然五把劍則也隨之出現,突然弋痕夕看的大驚。

辰月一樣,她見過龍翔的這個結界,可是對付敵人不應該這樣運起的。

突然五把劍發出了:紅藍綠黃金:五種屬性的元炁閃現,其中一把閃耀金色的元炁劍。

劍中心發出了元炁注入到相離的體內,在這個結界內相離無法破掉。

而衆人則也放鬆起來了,特別是千鈞個辰月,注入了一會相離安靜了下來。

龍翔以爲成了,於是開始收回結界,突然相離“啊!”大爆發一個零煞攻擊龍翔。

龍翔運起元炁擋下並把零煞反彈到一邊去,而辰月迅速抱起相離把自已的元炁也注入進去。

辰月“爺爺,求求你快醒過來吧,爺爺”龍翔看的於是準備好了打算吸收相離的零力這樣才能救回相離。

突然相離把辰月震飛過去,辰月的俠嵐第二掉入了地下,相離“啊!”突然轉過頭看到了俠嵐牒。

突然安靜下來了,要出手時的龍翔則也停下了,而弋痕夕接住了辰月。

相離看的地下俠嵐牒,記憶模糊回憶:

(就在相離執行最後宅任務的時候,小辰月“爺爺,這次你要什麼時候纔回來呀”

相離“任務完成了就回來,辰月在家要乖,要聽話好不好”

小辰月“嗯,那爺爺一定要早點回來呀,好幾天前,爺爺說要吧蝴蝶從這裏面變出來呢”

小辰月拿出一個繭出來“可是到今天還是什麼都沒有”相離“呵呵,爺爺答應辰月”

相離“回來一定變給辰月看”小辰月“不許騙人哦”相離“呵呵,不騙人”

這時相離“好了,爺爺該走了”於是轉過去,小辰月“爺爺,等一等”相離停下轉過來看的。

小辰月過來對的相離的俠嵐牒拿得,相離看的“呵呵,爺爺在不走就來不及了”

相離“回來再陪你玩好嗎?”小辰月撲入他的懷裏“我要在爺爺的俠嵐牒上留下我要對爺爺說的話”

於是運起元炁包裹下來牒,相離“呵呵,辰月真厲害,又學會新東西了”

不一會相離“好了嗎,爺爺真的來不及了,任務可不等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