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還不等六道天王發給范浪詳細的考核內容,他就風風火火的離開了,將此行的目標,定在了阮良玉的家族。

范浪早就承諾過,要利用青玉頭環,扶植阮良玉當上新一代的族長。

這樣一來,范浪就有了阮氏家族的幫助,等於多了一個後盾。

這件事情他已經承諾很久了,是時候將其兌現。

航行途中,范浪將駕駛權交給了手下的一位船長,自己去忙別的事情,分心連接上了主腦網路。

現在的他,在一心多用方面非常強大,可以分化出千萬個意念去做不同的事情。

當然,意念分的越少,力量就越強,分化太多,會變得原來越弱。

范浪同時分出十個額外的意念體,使其進入虛幻戰場,安排這些意念體進行戰鬥。

在虛幻戰場的戰鬥,系統一樣會給戰鬥獎勵,只是比現實中少一些。

分化十個意念體在這裡刷經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甚至比掛機系統來的還要快。

整個極光神國,有無數人在虛幻戰場戰鬥,甚至連一些外國人也會來這裡,永遠不愁沒有對手。

范浪很快就匹配到了十個對手,同時開啟了十場戰鬥。

為了省心,他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而是用了偽裝的身份,取名為浪子。

這不是他第一次來到虛幻戰場,多日來就一直在用這種分化意念的方式刷經驗,至今未嘗一敗。

浪子的連勝紀錄,已經累積到了四百三十八場之多。

十個浪子當中的一個。

他在虛幻戰場遇到的對手是一名光能族的女子。

光能族是人族的一個分支,大體輪廓跟常人類似,只是部分身體有所不同,擁有吸收光能的天賦。

這名光能族女子,她的雙眼、胸口以及頭髮都在發光,尤其那一頭髮絲,就是一根根飄逸的光絲,看上去非常美麗。

「浪子……我聽別人說起過你,你最近在虛幻戰場好像很活躍,還經常分化出多個意念體同時與人交手。」光能族女子說道。

范浪閉著雙眼,沒有回話。

見范浪不理不睬,光能族女子大為不悅,皺起了眉頭。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時間到了之後,擂台顯示了一個大大的戰字,預示著戰鬥開始。

嗖!

范浪一個閃身衝出,速度快如光束,直接出現在了光能族女子身後,接著爆開了一團劍氣,將光能族女子的意念體生生粉碎!

一招制勝!

新的連勝紀錄誕生,變成了四百三十九場。

「又搞定了一場,該下一場了。」

范浪直起身,開始隨機抽選對手。

這就是他沒理剛才那位光能族女子的原因,跟一個註定撐不過一招的對手,實在是沒什麼可聊的。 十個意念體同時戰鬥,效率非常之高,一筆筆經驗值入賬,不斷刷新連勝紀錄。

等到連勝一千場,就可以完成以前的一個任務了。連勝一萬場,還能獲得更好的獎勵。

意念體在虛幻戰場奮戰,並不會影響到范浪在現實中做事,除非是遇到了強敵,才需要把意念體收回來壯大自己。

蝕日號航行半天,范浪忙了各種事情,覺得有些睏倦,便想休息一下。

現在的他,可不是每天都睡一次覺,而是很久才睡一次。算起來,他已經個把月沒休息過了。

想到睡覺,他立即聯想到了九幽閻王贈送的陰陽枕,雙方約定過要入夢再會,這次正好用一用。

范浪翻手變化出陰陽枕,這是一個硬枕頭,躺上去絕不會有多舒服。

「人在陽間,夢入陰間,在陰間發展一條人脈,對我有利無害。六個轉世者,分別對應六道輪迴,剛好有一個在鬼道,或許可以從九幽閻王那裡打探到消息。」

范浪暗暗想著,躺在了陰陽枕之上。

原本他結交九幽閻王,有著別的打算,而現在不得不以應對另外五位轉世同胞為首要大任。

為了對付這五個敵人,他的一切計劃都可以隨之更改。他很少會忌憚某個敵人,但這五個未知的敵人,確實讓他憂心忡忡,因為這五人擁有與系統相媲美的金手指。

躺在陰陽枕上面,范浪很快就睡著了,朦朦朧朧之間,他的意念體進入了一條輪迴通道,穿梭陰陽兩界,跨過死亡冥河,來到了黃泉世界的九幽地獄。

范浪從天而降,看到了下方的地獄景象,到處都是荒蕪的山川,群山之中建造了一座巍峨的皇城。

有一股股陰風環繞著皇城吹動,風中可以看到數不清的鬼魂,這些鬼魂都是比較弱小的。

還有許多強大的鬼魂,在皇城內外進出,其中有許多都穿著戎裝,是鬼魂軍隊。

范浪才剛剛到來,就被九幽閻王感覺到了,就聽一道爽朗的笑聲響起:「呵呵,范浪,本王等了這麼多天,你終於來了。來來來,到我的皇宮裡面坐坐。」

一架骷髏馬拉動的馬車從皇城當中飛奔而起,中途閃爍數下,就到了范浪勉強,車門自動打開,裡面空空如也。

范浪坐進馬車,被馬車一路拉到了皇城當中,降落在了宮殿之前的空地上。

宮殿的柱子是用許多骷髏頭堆疊而成,骷髏頭有大有小,種類各不相同。地上鋪就著猩紅色的地毯,其上隱隱有著一條條血管在涌動。

范浪步入殿內,又一次見到了九幽閻王,對方端坐龍椅,挺著大肚子,頭上的冠冕垂下一串串珠子叮噹作響。

有一些漂亮的女鬼宮女在旁邊侍候,時不時的將一些酒菜端上桌。

「參見閻王陛下。」范浪施禮道。

「小友,來這邊坐。」九幽閻王指向身邊的空位。

溺愛之寵妻成癮 范浪落座后,兩人聊了起來。別看九幽閻王身在地獄,仍然能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到陽間的消息,他甚至知道範浪降服了絕世劍胚的事情。

酒過三巡,兩人從閑話聊到了正事。

「吃了陛下的酒菜,實在是於心有愧,不知道我能不能為陛下做些什麼事情?」范浪問道。

「哈哈,小友哪裡的話,不過一桌酒菜而已,你能在我這裡用餐,整個宮殿都蓬蓽生輝,本王巴不得你在這裡長住呢。」九幽閻王笑道。

「以後常來常往,總得讓我在貴寶地找點事情做做吧。就當是遊玩了。」

「你這樣說,本王倒確實有事相求。整個黃泉世界,都是由輪迴法則構建,輪迴法則主宰著地獄的興衰。你身負輪迴聖典,可以對輪迴法則進行一定程度的改動。本王想求你幫個忙,對九幽地獄的輪迴法則做點手腳,將一些強大的鬼魂引入這裡。對於地獄來說,鬼魂就是人口,數量重要,質量也很重要。當年的六道天王,幫我改造過這裡的輪迴法則,但還算不上盡善盡美,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這就有勞小友你出手了。」

「沒問題,我以後每次睡覺,都會藉助陰陽枕來你這裡,幫你強化輪迴法則,至於能強化到什麼程度,我還不能保證,只能保證儘力而為。」

「好好好,小友真是爽快,不枉我們相交一場。來,再干一杯。」

九幽閻王非常高興,拉著范浪一起喝酒。

范浪當然不可能白白幫忙,他也有自己的需求。

隨後,他找了個機會說道:「陛下,正好我也有兩件事情要請你幫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幫我在陰間打探一些消息而已。」

「小事一樁,你說吧。想打探什麼消息。」九幽閻王道。

「一方面,請你幫我打探最近幾年在黃泉世界都湧現出了哪些強大的鬼魂,尤其是那種進步神速的,或者是擁有特殊能力的。另一方面,我希望你查看生死薄,把宇宙從古至今隕落的謫仙全都羅列出來,給我一份完整的名單。我知道打探這些消息很辛苦,陛下要是幫了我這個大忙,我以後自當湧泉相報。」

「黃泉世界何其龐大,強大的鬼魂比比皆是。至於從古至今的謫仙,數量不在少數。打探這些消息,難倒是不難,就是很費時間,本王以後會幫你慢慢收集的。」

「沒關係,我慢慢等,以後就有勞陛下了。」

「哪裡,哪裡,我管你叫小友,是把你當做忘年交看待,朋友之間互幫互助是理所當然。」

雙方這次算是各取所需,互相做出了承諾。

所謂的忘年交未必牢固,但這種利益關係絕對是牢固的。

范浪吃完飯,當即行動起來,在皇城之內設壇做法,施展出輪迴聖典,溝通隱藏的輪迴之道,使其顯現出偉大的姿態。

輪迴之道會把宇宙各處的鬼魂輸送到這裡,冥冥中自有一套規則。

范浪要做的,就是改變這套規則,將一些更加強大的鬼魂引渡過來,這樣就能壯大九幽地獄,擴充這裡的「兵源」。

這是一個大工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當天范浪只是強化了一點點而已。

光是這點進展,就已經讓九幽閻王很滿意了。

范浪總不能一直睡覺,小有進展之後,意念體就離開了這裡,回歸了陽間,從陰陽枕上醒了過來。

他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在睡覺期間,收到了一條來自極光學院的消息。

六道天王給他安排的畢業考核內容發來了! 范浪看了下考核內容,眉梢狠狠的跳了兩下。

「要不要這麼狠?這是擺明了不想讓我通過考核啊!」

范浪看完之後,簡直有種要罵人的衝動。

六道天王也太狠了,竟然給他選擇了三個獵殺目標,全都是清一色的上位神強者,而且一個比一個難殺,全都是極光神國的眼中釘。

讓范浪去殺這三個人,分明是強人所難。

更別說還有各種考核規則的限制,不能讓別人幫忙,只能親自動手。

去殺這三個人,已經不是難如登天可以形容,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至於那個考驗謀略的第二項考核,同樣困難無比,幾乎無法完成,是讓范浪去一個比較落後的星辰,幫助一個即將滅亡的國家,讓這個國家起死回生。

第二項考核難就難在不許動用武力,只能用謀略解決問題,否則以范浪的實力,單槍匹馬就能鎮壓那顆落後的星辰。

范浪不禁苦笑,其實六道天王是為了他好,想要挽留他繼續當院生,所以才安排了這麼難的考核,好讓他知難而退。

只可惜,他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是非畢業不可。

「就算考核內容的難度再提高一個檔次,我還是非得完成不可,不可能就這樣放棄。」范浪暗暗道。

難歸難,畢業考核還是講究公平的。

比如第一項獵殺考核,如果其中的某個目標在這期間有了重大突破,實力突飛猛進,就可以申請換一個目標。

至於第二項謀略考核,極光學院會暗中平衡那顆目標星辰的局面,在范浪抵達那顆目標星辰之前,盡量讓局面維持原樣。

如果還不等他到地方,要挽救的國家就已經滅國了,也就失去了考核的意義。

以極光學院的底蘊,控制一顆低級星辰太容易了,簡直小兒科。

頂流影后 范浪記下了考核內容,決定先收集相關情報。

在宇宙中立足,情報實在太重要了,明面上的情報,見不得光的情報,全都要收集。

明面上的情報,通過主腦網路就可以收集到。那些見不得光的,就要依靠影蛛會的專有網路了,范浪加入這個隱藏勢力可不是白加入的。

蝕日號劃破宇宙的黑暗,利用空間傳送各種抄近路,首先抵達了范浪此行的第一站。

他回到了「家鄉」神浩星!

原本他對神浩星是很放心的,因為這裡有幻方城做保護,還駐紮了許多武神強者當保鏢。

一直以來,侯光祖都在替他打理星雲盟的各項事務,星雲盟一直在蓬勃發展,如今已經在極光神國之中站穩了腳跟,既有商業渠道,又有私募的武裝力量。

得知了「轉世殺局」的秘密之後,才改變了范浪的想法,讓他對家鄉以及星雲盟生出了更多的擔憂。

他這次回來,屬於未雨綢繆,要做一些相應的安排,避免以後發生什麼情況。

神浩星在幻方城的全面保護之下,更外圍是被層層強化過的宇宙風暴。

一般的星舟別說靠近幻方城,光是宇宙風暴都突破不了。

只有少數幾個出入口,能夠進入幻方城,這些出入口都在星雲盟的嚴格掌控之下,位置經常改變。

蝕日號靠近宇宙風暴,其中一個隱藏入口開啟,原本能量肆虐的風暴,打開了一條穩定的通道,通道之內風平浪靜,直接通往幻方城。蝕日號穿過通道,進入了幻方城開啟的巨大鐵門,裡面別有洞天,空間之大,容納星域不在話下。

折騰了好一番,范浪才順順利利的降臨在了神浩星上。

他見到了侯光祖,兩兄弟再次重逢。時過境遷,兩人的身份皆已改變,到了非常之高的高度,手底下有著一大攤子家業,數不清的手下。

兩人一見面,就直接談起了公事,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嘻嘻哈哈。

這是一種變化,也是一種躲不開的成長。

「在你來的路上,星雲盟已經整理出了第二份情報,你需要的話,我這就傳輸給你。照你的吩咐,星雲盟許多發展計劃暫時擱置了,但有些重要的發展,還是得繼續下去。」侯光祖報告道。

「恩,傳過來吧。我現在急需這些情報。至於星雲盟的發展,大體上按我說的做就行了,具體的你可以自己安排。拋棄一些蠅頭小利也沒什麼,重要的是大局。」范浪道。

「我已經把情報傳輸給你了,要是有什麼別的吩咐,就告訴我,我安排人去辦。」

「這次回來,我帶來了許多財物,到時候交給你來分配,能提升你們的實力,還能加強此地的戰力,爭取把這裡打造的固若金湯,一群上位神都攻不進來。」

「盟主,不要讓這裡拖了你的後腿。你遇到了強敵,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神浩星這邊不用你操心。只要有你在,星雲盟就不會倒下,神浩星遠沒有你重要。」

「放心,我分配財物都是考慮過的,不會太過削弱我自己的實力。」范浪笑了笑。

「那就好。」侯光祖點了點頭。

接下來,范浪取出大量的財物,統統交給了侯光祖處理,其中包括許多兵器裝備。

這些都是經過一鍵強化的,效果比起原來翻了十二倍之多,各個都是神兵利器。

其實范浪完全可以用這種手段去招攬生意,幫別人強化寶物,從中收取費用。

讓一件寶物效果翻上十二倍,這是何等的逆天!

到時候會有各路強者搶著來找他強化的,而且不費什麼事,動動手指就完成了。

不做你的哥哥 范浪之所以沒有拿這個手段做生意賺人脈,是因為有著多方面的考慮。

一來,這樣做會幹擾到他自己的計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