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還什麼B31,他現在就剩800塊!只能買手槍!

氣得想砸電腦,只好購買了兩顆手雷,給手槍裝上套子,風風火火地往前面去了。

「砰!」

結果還沒到地方呢,右側白屋頂上傳來一聲巨響,一顆土匪腦袋從屋檐上冒出來,手裡端著把綠色大鳥。

跟著便傳來對方的嘲諷語音:「葉兄,你好啊,老夫的重狙爽不爽?」

「爽個屁!」

葉天正心中怒罵,那個氣!

可惜換不了嘴,因為遊戲人物卻已經搖搖欲墜,視線也落回到地面。

只能用公屏打字:「方才誰在白屋頂射我?有種站出來!」

然而沒人鳥他,都在「突突突」對射,半晌才有人說道:「葉兄,是北某,有本事你來打我啊!」

北南天這廝,不知跟誰學壞了,居然調戲他……豈有此理!

「來就來,老夫怕你不成?」

下一局端著把手槍又往白屋頂蹦蹦跳跳。

結果,「Fireinthehole!」

剛走到屋頂,就看見裡面扔出來一坨黑乎乎地東西,直接在他腦門上爆炸,又是一見面就被秒了。

「再來!」

於是葉族長便開始了自己的萌新被虐之旅,被一群老玩家打得暈頭轉向,慘不忍睹。

……

「我這大伯,居然這麼菜?」

不遠處收銀台,葉天也是主意到了這一點,皺眉看了看,不由失笑。

這葉天正也太菜了,同為武林前輩,其他家主可是上手沒幾局就玩兒得賊溜,畢竟都是武道高手,槍械也只是兵器的一種,只要熟悉操作,再加上又準星輔助,很容易就能上手。

唯獨這葉天正,槍法也太差了……視角轉換亂的一匹,聽到槍聲就跟沒頭蒼蠅一樣,怕不是被打得失了智?

不過他才懶得管,葉家人除了那一雙弟妹,他誰都不待見,肯讓對方進門已經是他大度了。

客人們玩得歡快,葉天也沒打算閑著,繼續開啟直播,玩起了《天之痕》。

上回玩到魔王岩寶庫,神農鼎被宇文太師搶走了。

陳靖仇一行欲往奪鼎,便辭別了程咬金和秦叔寶,在東萊附近的泰山頂上,遇到了宇文太師手下楊碩和韓騰。

將殿後的楊碩打敗后,從他身上搜出來一張地圖和一封信,信中言及,神農鼎並不在宇文太師手上。

無奈,靖仇一行只得再度前往大梁,卻在出發時的渡口,遇到了一條形跡可疑的大船。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在船上遇到一名隋軍隊長,雙方爆發大戰,原來這隋軍隊長是一條鯉魚精。

打敗鯉魚精之後,寧珂郡主突然現身,告訴靖仇寶鼎就在這條船上,讓他去拿。

玉兒不信,認為這是個陷阱,靖仇下去看過之後,果然在船底艙房找到了寶鼎,原來是玉兒錯怪了郡主。

回到碼頭,寧可郡主託辭有事先走了,靖仇則拿到神鼎,要回雷夏澤給公山師伯治病。

可藥方卻是個麻煩,上面寫的全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藥材,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和玉兒商量后決定去大梁藥鋪看看。

此處有一個支線任務,藥方上的藥材大梁城都有,唯獨缺一種「鵁肉(同『交』)」,要去大梁西北方向的一個山洞去找。

洞中有一鵁妖,打敗它后,便要操縱洞里的機關打鳥。

在原版的設定中,這一處比較簡單,因為機關射箭的速度和鳥的飛行速度都比較慢,只要預判一下就能打中。

系統版增加了難度,只能用彈弓。

因為是全息模式,彈弓又沒有準星,葉天在洞里射了快半個小時,總算打下來三隻鵁。

材料備齊,接下來便是煉藥,靖仇回到船上,用神農鼎煉好靈藥,便敢去魔王岩還鼎。

——按先前約定,玉兒要在15日之內奪回寶鼎,先還給程咬金,再以比武的方式奪回來。

可見到程咬金之後,才知道他已經歸附到名將張須陀麾下,此處雙方再次展開戰鬥,說是友誼賽,但打起來真難打,因為程、秦二人都是全力出手。

而在全息模式中,少了回合制的呆板設定,葉天只能憑自己的實力,和程秦兩人戰鬥。

要知道,這可是魔化版的遊戲世界,這兩位隋唐名將的武力值可不是蓋的,一個使宣花大斧,一個使奇門兵器大鐧,配合五行奇術,打得那叫一個天昏地暗。

好在葉天也不弱,在遊戲角色的技能加持下,加上本身修鍊過《天仇劍法》,絕技觸發非常之快,一手《橫劍擺渡》和《浪里尋花》也是寒光四射,劍影重重。

再有拓跋玉兒和小雪的奇術輔助,三人共戰強敵,場面尤為激烈,令城外看直播的眾人大呼過癮!

紛紛表示學到了葉老闆的劍法,有的還當場演練起來,可惜不得其法,只能胡亂比劃。

可反正是湊熱鬧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竟生編出來一套劍法,只是已並非原來的模樣。

這都是題外話了。

遊戲中,打敗程秦二人,拿到神農鼎后,靖仇便打算會雷夏澤救師伯,而玉兒以報答救命之恩為由,非要跟著(明明就是喜歡上了!),靖仇只好答應,帶著兩位家人往雷夏澤去。

可到達目的地之後,沒看見公山師伯,只有一位老叟在湖邊垂釣。

上前一問,得知一個驚天噩耗,那公山師伯竟沒撐到他來,已駕鶴西去了。

靖仇傷心不已,又從師伯的遺書上得知還有一人能對付饕餮,便是那傳說中的東海仙人。

這一情節引來觀眾們一陣驚嘆:

「什麼?東海真有仙人?我還以為是神話傳說呢。」

「天,這世上真有仙人?天書五卷,難道是真的?」

眾人紛紛驚愕,都是想往下看去,結果恰在這時,有客來訪,葉天只能暫停直播待客。

把眾人氣得,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但隨後便得知,來的是王胖子一行,和城內各大家族的年輕一輩。

他們此來,是為今日的中秋盛會做準備,這才釋懷了些,不然正看到興起處,沒了,這不掃興么?

接著便傳來消息,說城中各大家族,都開始在門前張燈結綵。

不止掛上了一盞盞花燈,還準備了大量沒事,只等月亮一出,就能嘗到。

眾人聞言大悅,都是一臉興奮地說道:

「走走走,看花燈去!這次中秋看來有大場面,居然全程貴族都參與了。」

人群轟然而散,很快出現在各家府邸,果然在府邸周邊,看到了一盞盞漂亮的花燈,只是沒點燃罷了。

而據家丁們說,這些花燈要晚上才會點亮,屆時還有燈謎可猜,猜中就能得獎。

獎品內容暫時保密,總之不會太珍貴,也不至於寒酸,就是些喜慶之物,送給大家圖個吉利。

「什麼?還有獎品?那敢情好,想當年小爺我,可是城南廟會上燈謎一哥,誰能猜得過我?」

一名少年公子滿懷得意,輕搖摺扇,風度翩翩,吸引來不少少女的目光,下巴揚得愈發高了。

而其餘百姓也是期待不已。

過個中秋,全城歡慶,貴族與百姓同樂,這還是破天荒頭一回,開國以來從未有過的新鮮事!

看各家擺出來的架勢,今日這晚會,一定精彩!

於是一個個舉頭望天,才過了晌午,就恨不得月亮從九霄雲外掉下來,可真謂是,盼星星盼月亮,盼得花兒都謝了。 而正在百姓們一臉欣喜地互相討論之際,一樓大廳,葉天也一臉嚴肅,正囑咐店裡的榮譽顧問們道:

「諸位,今日乃本城難得一見的盛會,又逢中秋佳節,這等盛大的活動,可不能出半點紕漏,否則動輒便會牽連萬人,甚至數十萬人。尤其是安全方面,千萬不能發生踩踏,須知今日,全程百姓定是傾巢而出,若有意外,傳出去丟人事小,百姓生命安全事大,各家務必要做好安全工作,可記住了?」

舉辦活動從來不是一扯嗓子就能開乾的事,饒是今次各大家族通力合作,也面露許多難題。

食物的準備是一方面,黑岩城有近百萬人口,這還是十年前的數據,要滿足這麼多人的晚餐需求,光靠網吧的禮物肯定不夠,其他家各種類型的吃食也都要準備。

畢竟這麼大的節日,不可能光吃一樣不是?

因此,各家合計之後,各類食物加起來大約要做五百萬份,以保證每位百姓能吃到至少五種食物。

其間自有取捨,因參與的家族很多,足有三十個,每家負責幾樣,大家看好之後便自訂挨個去取,誰家先吃完了也沒關係,其他家還會有剩,總之福利要多,不能淺嘗輒止,要讓百姓們品嘗到貴族家的高級點心。

至於重複領取,這個真沒辦法,只能靠肉眼辨別。

按此時各家發出的聲明,一旦有人重複惡意領取被抓,要入刑七日,在牢里關上七天!

以此來震懾那些不老實的民眾。

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可以肯定,這樣的事情一定會發生,就看多少罷了。

而辨別方法也很簡單,負責監管的護衛,若發現誰好像來過,又重複領取,便可抓過來盤問,以真元探查,如此可知他吃了什麼。

——但另一個問題是,這黑岩城這麼大,護衛也不知道哪家做了什麼呀?即便把菜單寫出來,只怕也難以記住。

因此分成了四個區域,東南西北各六家,記住六種吃食就行。

若對方真為了吃這口點心,從城北跑到城南……那也由得他了。

只因從今日景象來看,到了晚上,一定會是摩肩擦踵的情況,別說城北到城內,便是百丈距離,怕也要磨上很久。

真要肯下這麼大功夫,吃也吃了,相信百姓們也能理解。

當然,不是理解多吃的,而是理解各家管理不易。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問題,只要安全上沒出紕漏,這次活動就算成功。

「葉兄放心。」

聽聞葉天的囑咐,莫無雙等人都是鄭重點頭:「我等都已按葉兄的交代安排下去,負責此事的也都是得力護衛,家裡老爺子發了話,誰敢出岔子,誰就滾出家門,賠錢坐牢,該算的全算上,家中一概不管,相信無人敢在這件事情上怠慢。」

王胖子也說道:「葉子,這次活動我老王家可是出了大力,我爹說了,他願拿出百萬兩黃金來籌辦此事,家裡給的菜單我也看了,全是本城內吃到的最好的糕點,包管百姓們吃得滿意。」

他本是提一嘴自家老爺子,免得天天在跟前念叨,說自家在網吧這邊沒存在感,可不想引來李慕然的的嘲諷:

「百萬算什麼?我李家可是出了五百萬來籌措此事,連幽州府最好的廚子都連夜趕來加班,想必會得到百姓們的交口稱讚,往後提到我李家,誰不說幾句好話?」

說時朝外抱了抱拳,下台微揚,一臉傲色。

「你——」

王胖子愣了一下,氣得不行,我招你惹你了?跟我較勁?

還是黃龍勸道:「李兄,王兄,算啦,都是自己人,爭什麼爭?又不是搶女人,何必這般上臉?」

結果兩人都是反駁:

「誰上臉了?」

「誰與他爭了?」

而後「哼」了一聲,互相不看彼此。

葉天見狀,無奈搖頭,瞅著兩人道:「你們兩個,這大過節的何必呢?尤其是李兄,這搶風頭的毛病得改改啦,你看人芊羽,那表情多嫌棄?」

李慕然和林芊羽,一個是大李家次子,人嘛,紈絝一個,以前跟葉家北家的人玩在一塊,和王胖子這圈不是很熟。

因著李家入股研究所,在老爹的命令,和自己的意願下,主動和這邊靠近。

沒辦法,遊戲太好玩了,再不入伙就跟不上了,只是為人比較傲氣,愛出風頭,事事愛爭,尤其在林芊羽面前,絕不能失了面子,因此與王胖子幾人不太對付。

不過也么過分就是,主要性格使然,若是在林菲菲李少宇等天才面前,一樣是老老實實不敢大聲。

至於林芊羽……是林家旁系中最出色的女弟子之一,和李慕然算是歡喜冤家,一方面由於李慕然的真心,多少有幾分好感,另一方面又不太喜歡後者的某些性格,因此一直都是若即若離,愛答不理。

這換在前世,一個是紈絝弟子,一個是可以說有點釣金龜,可人願打願挨,也不礙著旁人什麼,便就這麼處了下來。

這不,一聽李慕然與人爭風,林芊羽便美眸一翻,賞他一個大白眼。

李慕然聞言看過來了,便是臉色一僵,忙是尷尬地咳嗽掩飾。

也正因為如此,每次裝逼都失敗,才沒讓王胖子等人如何反感。

看見林芊羽瞪他,心裡還很爽快。

不就是四大家族么?叼什麼叼?還不是要雌伏在女人裙下。

「哼~」

最後,林芊羽冷哼一聲,算是平息了這番爭吵。

葉天看著只是搖頭,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和諧大團結是永遠不可能存在的。

親兄弟還有翻臉的時候,何況是一群貴族?

因此也不想多管,只撇開話題道:「好了,這良辰吉日的,不要煞了風景。這會兒人也多起來了,一樓已經沒位置,你們到樓上玩兒會吧。」

「啥?沒位置了?」

眾人都是一驚,方才明明才三四十個人,一樓還空了小半,怎麼眼下……

殊不知,先前毆打了西原國侍者,已引得各大家族聯袂而至,各家弟子察覺動靜,豈能不聞風而動?

是以沒多會兒工夫,便有三五成群的貴族接連抵達,一看自家家主都在裡面上網,便也是進來上機。

葉天也不能阻止啊,這大過節的沒必要,便一律放行,一轉眼一樓便滿座了,只能把樓上也一併開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