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那些藥廠的員工裏,不知道是誰,低低的說了一句。

陳逸聽得出來,那聲音裏是多麼深切的無奈。

而這樣一句,發自肺腑的話,也讓在場所有的工人感同身受,情不自禁的附和了起來。

“對,我們只是想要工資,安安分分的過日子。”

“憑什麼啊,憑什麼他田青跑了,連說都不說一聲,讓我們幾個月的辛苦化爲烏有!”

“我一家老小還等着我的工資養活!我要我的工資,我不偷不搶,我辛苦賺來的工資。”

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多,甚至,有人說着說着,哭了出來。

“嗚嗚嗚嗚,我的兒子和女兒,我一對兒女現在還等着我的工資寄回去,給他們上學呢!”

“我也是,俺媽還在老家的醫院裏躺着,等着俺的工資回去救命呢!”

“現在田青跑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田青你個喪盡天良的混球兒!你憑什麼拖欠我們工資!”

陳逸靜靜的聽着,臉色從淡定,逐漸轉變爲動容。

“大家,都安靜下來吧。”陳逸特意提高了自己說話的音量,方便讓在場的人可以聽到。

這樣做果然頗有成效,雖然他們並不把陳逸這個新任老闆放在眼裏,但是畢竟,陳逸還是他們現在名義上的老闆。

藥廠的員工們,在聽到陳逸的聲音之後,稀稀拉拉的停下了討論。

等到足足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這些員工,才慢慢的全部安靜下來。

“陳先生,你想要說什麼?”現在說話的人,是藥廠生產車間的一個車間主任。

這車間主任雖然是個領導,可是卻是參與過藥廠建設的老員工之一。

他不僅沒有半點領導的架子,還和藥廠裏的其他員工都保持着良好的關係。

而能夠做到車間主任這個職位,他也並不是什麼沒有腦子的人。

剛纔陳逸一出聲兒,他就大概猜到了,陳逸想要做什麼。

雖然不確定,陳逸這個新任老闆,會不會給他和這些同事們,補上那些被田青拖欠的工資。

但是,他絕對不會放過一絲機會,去爲大家爭取一份可能的工資。

這也是他,爲什麼剛纔要出面,給陳逸遞臺階,讓陳逸能夠下得臺來的原因。

“我的確是有事要說。”陳逸自然也看出來了車間主任的意思,不過,他並沒有反感。

他陳逸,一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要是這個車間主任足夠配合,他不介意把這個車間主任的職位再往上提一提,讓他當廠長。

“關於大家被拖欠的工資,我會爲大家如數補上。”

陳逸說完,就安靜了下來,默默的觀察着在場的員工的反應。

而在場的員工們,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居然都一個個的,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陳、陳先生,你說的,是真的?”最後還是車間主任反應過來了,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追問陳逸。

“我騙你們,做什麼?”陳逸很坦然的對上車間主任懷疑的目光,任由他打量自己。

“可是、可是咱們這藥廠裏,被拖欠工資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人。”

“而且這被拖欠的,也不是一個兩個月的工資,最短的都被拖欠了一個季度,多的有被拖了半年,還沒有結清工資的。”

車間主任生怕陳逸是一時興起,只能老老實實的把一切都和盤托出。

他不是不想要爲大家夥兒追回工資,而是他清楚,要補上這麼大一筆工資,陳逸要出多少錢。

他怕陳逸在許下承諾,給了大家一個希望之後,又因爲金額的巨大而反悔,讓大家失望。

“我知道,我說了,我是認真的,我會給你們補上被拖欠的工資。”

陳逸看向車間主任,眼神裏的坦然和真誠,讓車間主任險些落淚。

是他,被田青那個喪盡天良的狗東西給坑怕了,這纔會把陳逸一片好心也給誤會了。

“陳先生,我代藥廠裏的全體員工,謝謝你的大恩大德!”車間主任二話不說,深深的給陳逸鞠了一躬。

“起來吧,我這就讓公司財務部帶着工資過來。”陳逸嘆了口氣,扶起車間主任。

“有您這樣的老闆,是咱們這些員工的福氣!”聽完陳逸的話,車間主任對陳逸更加敬佩了。

“我姓何,陳先生喊我一聲老何就好了。我老何這一輩子,都搭在這藥廠裏了。”

“陳先生您要接管這藥廠,想要知道什麼,儘管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成啊,老何,你就先告訴我,市裏的市場情況,還有以前的藥材種植情況都告訴我吧。”

陳逸拍了拍老何的肩膀,表示自己接受了老何的投誠。

“畢竟以後藥廠需要重新安排一下生產,這樣才能夠賺錢,大家的工資,才能夠有着落。”

“好,陳先生,跟我來。”一聽到陳逸的話,老何更加有精神了,當即就帶着陳逸去了倉庫和統計室。

在視察了一圈工廠之後,陳逸也在老何的介紹之下,瞭解到了工廠之前的生產狀況。 原來,工廠種植的藥材品種單一不說,品質也是中下,並沒有什麼出色的地方。

而市場方面,也是沒什麼起色,基本上維持在餓不死,但是也掙不了大錢的地步。

與此同時,也能看得出來,田青的心思都放在那些歪門邪道上,這藥廠能維持到今天也算得上是不容易了,怪不得他當初會像是瘋狗一般的對付自己。

原來在那個時候田青的資金就已經出現了問題,針對自己,不過是狗急跳牆的表現罷了。

“老何。”

陳逸喚了一聲,老何立馬答應:“陳先生,您還有什麼吩咐?”

“這個公司的藥田在什麼地方,帶我過去瞧瞧。”

現在他剛剛接手這個公司,正缺像老何這樣的人,忠心耿耿,又瞭解公司。

老何立馬道:“知道知道,我這就帶您過去。”

財務往這邊趕,陳逸這邊就已經跟着老何去了藥田的地址。

田青原本的身家就是在市裏,所以藥田也是分佈在市中心的周圍,雖然零散分佈,但是其中並不乏一些好地。

“陳先生,剛纔帶您過去的都是一些零散的地方,接下來還有一個地方沒去過,那就是總藥田。”

老何作爲領路人,走在陳逸旁邊,介紹道:“那些周邊的小地方,都是田老闆吞併別人家強取豪奪佔來的,咱們一會兒要去的那個地方,是公司最開始創立的時候就有的。”

陳逸瞭然。

方纔走過的藥田大大小小十多處,想來就是這些年,田青通過不軌手段從別人那裏搶來的。

不多時,陳逸跟着老何到了廣發公司最大的藥田處,放眼望去,一望無際。

“陳先生,這裏就是了。”

老何指着前面的田地,嘆了一口氣:“好好的藥田,沒想到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這個季度的收成怕是要完了。”

公司破產,早就有徵兆。

由於田青連着好幾個月發不出來公司,所以除了公司那些沒辦法的人,其他的人都出去自謀生路了,而這藥田這邊,自然而然的就給荒廢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陳逸看着雜草叢生的藥田,眉頭緊緊嗯皺在一起。

這些藥材雖然稱不上是上等,可是若是能夠好好培育,中等是絕對不差的。

可是現在顯然是草比藥多。

老何嘆了口氣,眼裏有淚花閃動:“都怪田青,他不給工人們發工資,工人們吃不上飯,那裏還能在這裏給他繼續看管藥材,這沒人管,自然就荒了。”

“幾十公頃的土地啊,可惜了。”

李海明雖然是市場部的,可是卻也知道,眼前的這個景象,代表着他們要虧損不少的錢。

“只要有人細細看管,會好起來的。”

陳逸抓了一把黃土在手心,這才發現,這裏的土地,明顯要比縣裏的土地要乾燥。

而這土地的乾燥和溼潤,也就決定着適合種什麼樣子的藥材。

之前他那裏有好幾味藥材,因爲環境不合適,沒有得到逾期中的樣子。

現在看來,這片土地簡直就是上天賜給他的。

“好,很好。”

陳逸連說了兩個好,轉而看向老何:“老何,我給你五天的時間,把工人都找回來,待這一季度收成了之後,先不要着急種藥材。”

“是。”

雖然不明白陳逸的意思,可是老何畢竟是在公司工作了幾十年的老油條了,因此不管陳逸說什麼,他第一反應都是答應,絕對沒有異議。

就在這時,老何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鈴聲一陣高過一陣。

“陳先生,我……”老何爲難的看向陳逸。

畢竟陳逸現在是他的新任老闆,在老闆面前肆無忌憚的接電話,好像不是很好。

陳逸額首:“不用在意那麼多,接吧。”

“好。”

老何在得到陳逸的同意之後,這纔拿出手機按了接聽健,小聲的對電話那邊道:“怎麼回事兒?我現在在陪陳總你們不知道麼?還給我打電話。”

“何主管,你快回來吧。”

電話那邊的聲音帶了哭腔:“公司裏突然來了一夥人鬧事,好像是之前田老闆的單子出什麼問題了。”

“他們帶了好多人,恐怕是來者不善。”

給老何打電話的是最普通的小職員,事發突然,他也只能想到給老何打電話。

“拖延住,等我,馬上回去。”

老何掛了電話,轉而走到陳逸旁邊,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來一個字。

倒是李海明,向來是個心直口快的:“老何,我們陳總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也不喜歡拐彎抹角,你有什麼話直接說就是了。”

“陳總,公司那邊出事了。”

老何如實道:“應該是田老闆之前的單子出問題了,我得回去看看。”

“一起吧。”陳逸淡淡的開口。

他現在既然已經收購了這個公司,那自然這個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應該由他來承擔,好的是這樣,壞事也是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