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9 日

那名舞娘也是個妍麗至極的妙人兒,膚若凝脂,面若桃花。她在劉晟面前停下,隨著樂聲扭擺腰肢,幾個迴旋后竟然倒在了容修懷裡,手裡拿著杯子給容修喂酒。

自然容修也看見在外面不敢進來的一道身影,下意識地摟緊了身上這個舞娘,故意做著親密的動作,接受了舞娘的喂酒。

躲在營帳后偷看的林暮見到這一幕,心裡的不安和恐懼不斷的放大和掙扎,讓林暮覺得幾乎無法呼吸,彷彿陷入了無盡的深淵裡,她緊緊抱著他的戰甲,這是他僅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因為太過用力而咬破的嘴唇溢出血絲,這才意識到也許會徹底失去他。 看著保姆車司機緩緩倒下,陸斌懸在空中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要不怎麼說安分守己的老實人最好別去幹壞事呢,這心理素質就不過關,別看陸斌搭訕下藥一套操作挺利索,實際上他腿肚子一直在抖!

要不是心裡還有「老子都快死了還怕個球」的信念撐著,點煙的時候他差點就把人家叼在嘴上的煙一把給搶回來!

好在有驚無險,這段時間的準備果然沒有白費。

說到準備,陸斌就忍不住想要流下辛酸淚,沒人知道為了綁個架,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他一個時日無多的絕症病人,居然要去健身這你敢信?哪怕過去最健康的時候,陸斌都沒健過身好不好?!

可是不健身又不行,身高一八四久坐體虛的老男人對上身高一七零常年跳舞還有腹肌的小女生,陸斌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得過人家。

辛苦健身之餘,陸斌還要學習綁架相關知識,別問這些知識從哪兒來,問就是讀者大佬們的熱心幫助!

說真的,陸斌一直以為自己的讀者群里聚集的就是一群沙雕LSP,可是真到用時才發現,原來群里藏龍卧虎,一個個全都是人才!

就拿管理員雲舒來說,平日里大家「禿子禿子」地叫著,誰能想到這個發量感人的中年男人把塑料約束帶玩得那叫一個出神入化,什麼系法無法掙脫,多少餘地不會傷及肌膚,全都門清,這貨甚至還想教陸斌綁成什麼姿勢能帶來興奮感來著,陸斌琢磨了一下,沒敢學。

天知道這哥哥到底經歷過什麼……

還有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的夏侯明遠,同一個群里混了這麼些年,大家就知道他是個醫生,什麼科室什麼職位一概不知,平日里除了尋醫問藥方面的解惑之外,很少參與群友交流。

結果這次這位大佬在群里討論得熱火朝天時默默發來私聊,開篇就說「迷藥是綁架最安全最隱蔽的手段」,然後發來兩個文件,一個是手工製備吸入式麻醉劑的詳盡流程附帶生活中能取得的材料來源,一個是該麻醉劑不會引人警惕的使用方法附帶安全劑量。

沒錯,這根一口就把人放倒的加料香煙就是陸斌的學習成果!

至於人家大佬為什麼要研究這個,陸斌不知道,他也不敢問,反正他已經打定主意,等將來被捕的那一天,一定要把這傢伙交待出來……

這些事說來還早,眼下當務之急的當然是處理了司機大哥,手腳還得快,不然人從電梯下來了,看見陸斌正在這邊忙活,那畫面太美,不敢想不敢想!

好在一切早有計劃,經歷了最緊張的階段后,陸斌也放開了,直接把車開過來,打開保姆車駕駛室,把司機拖了出來,塞進家用車副駕駛里,思考了一下,掏出個小噴壺在他鼻端噴了兩下,保證他不會提前醒來壞事。

然後把家用車停到遠處空車位,熄火下車前還把副駕駛座位放倒,再調整調整司機大哥的姿勢,讓他看起來像是在車裡睡覺。

關門落鎖的時候,陸斌還特意給車窗留了個小縫,免得把人悶死在車裡,這份細心體貼都不用別人誇獎,陸斌自己就給自己點個贊!

一切搞定,陸斌坐在保姆車駕駛座上,剛想鬆口氣,餘光就瞄到了副駕駛座上的手機。

這應該是那位司機大哥的吧?本著拾金不昧的傳統美德,陸斌想下車給人家送過去,可是還沒來得及打開車門,就見那邊電梯門打開,一個熟悉的倩影走了出來。

淦,來不及了!陸斌想把手機先揣起來,可是又怕被定位追蹤,糾結一番后索性降下車窗,沖著家用車停車的方向一丟。

就見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劃過,然後bia的一聲,聽這聲音就知道是屏先著地……

司機大哥對不起,有機會我一定會賠你手機的!

車外那個黃裙身影被這一聲嚇了一跳,四下打望沒發現異常,連忙加快腳步走到保姆車邊,看了眼車牌,拉開車門鑽了進來。

「還挺小心……」陸斌心裡嘟囔,沒有回頭,在後視鏡里給上車的林雲娜一個職業的禮貌笑容。

林雲娜回了個微笑,把包放在一邊,靠著椅背閉上眼睛,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師傅,送我到雅安名館。」

雅安名館應該是個小區名,不過陸斌不知道在哪兒,這也沒關係,畢竟他是綁匪又不是真的司機,目的地應該他說了算。

發動保姆車的同時,陸斌沒忍住從後視鏡里又看了一眼林雲娜,不得不承認,她是真漂亮!

身為演藝圈鄙視鏈下游圈的偶像一員,林雲娜被粉絲們捧成了「亞洲最美女神」,這麼吸引火力的稱號居然沒人跳出來反駁,她顏值之能打自然可見一斑。

過去陸斌都是從視頻或是圖片上欣賞她的美麗,巴掌大的小臉五官精緻,清澈的小鹿眼靈動無比,一顰一笑勾人心弦,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可是今天近距離看見本人,陸斌發現了個驚人的事實:這小妞居然不上相,這你敢信?

倒不是說本人和照片上有什麼變化,只是影像里的林雲娜都帶著華夏第一女團門面應有的自信,攻氣十足,而陸斌現在看到的她更加纖瘦,細胳膊細腿的有種一碰就碎的脆弱感,讓人不由生出一股呵護她的衝動。

不過自己一個想綁架人家的主兒,憐香惜玉是不是有點多餘啊……

從機場到市區走快速路真的很快,下了高架橋,陸斌沒開車往市中心走,東拐西拐找了個休閑廣場附近的半地下停車場,把保姆車開了進去。

這地方是他早就踩好的點,環境開闊,少路少樓,這就意味著監控攝像頭少,不容易被捕捉到蹤跡。

更關鍵的是,這個停車場是免費的,倒不是陸斌捨不得那點停車費,而是免費停車場往往設施不完善,就像這個停車場,所有攝像頭全都是擺設,而且來往進出的車又多,絕對是個合格的隱蔽處。

不過這種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車位難尋,陸斌開著保姆車轉了半天,好不容易趕上一輛車要走,這才找到地方把車停好。

接下來該干正事了,陸斌按下中控鎖,扶了扶眼鏡,面帶微笑地轉身看向後面。

林雲娜似乎睡眠很淺,門鎖的聲響就讓她一個激靈,醒了過來,她眼神迷茫地望向車外陌生的環境,呢喃著問道:「這是哪兒啊……」

說著說著,她眼神中迷茫漸漸消失,雙手抓著挎包抱在胸前,目光銳利地盯著陸斌,警惕地問道:「……這位大叔,你把我帶到這兒是想幹什麼?」

陸斌連忙高舉雙手以示友善,他毫不懷疑自己如果再往前湊一點,這小妞絕對會一腳踹在他臉上!

「別誤會,我就是想和你談談!」陸斌一臉真誠。

「談談?」林雲娜一臉不信,「什麼話不能當眾說,非要把我帶到這個四下無人的地方談?大叔,你不會是私生飯,想要傷害我吧?!」

「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陸斌努力讓自己的表情顯得更誠懇一點,可是因為情緒激動動作大了一點,手肘一下撞在方向盤上,汽車喇叭突然響起,嚇了兩人一跳。

更糟糕的是,不知是因為聲音的震動還是陸斌撞的那一下,副駕駛的儲物箱突然打開,一個東西嘰里咕嚕地滾出來,掉在副駕駛座上。

陸斌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連著系帶的帶孔圓球靜靜地躺在那裡,那熟悉的式樣……

淦!那位司機大哥是變態嗎?什麼東西都往儲物箱里放的嗎?!

再轉頭看向林雲娜,果然這小妞滿臉的不信任,會說話的眼睛里滿是「騙子」兩個字。

「其實我可以解釋……」陸斌感覺很無力,他是個綁匪啊,為什麼要讓他遭遇這些不該遭受的爛事?

話音未落,又是幾樣小東西從儲物箱里滑了出來,陸斌瞥了一眼,唔,這個更熟悉,塑料約束帶,還是雙扣那種,據說綁人比繩子好使……

可是為什麼儲物箱里還有這玩意啊?司機大哥你到底想幹啥,為啥準備的東西比我還全……

「我說這些都不是我的,你信嗎?」陸斌一邊說一邊伸手往儲物箱里掏,他也是發了狠,想看看這裡面還藏著什麼神秘寶貝。

然後他就掏出來一把匕首,刀背上開鋸齒的那種,更可怕的是,刀刃還有殘留的暗紅色,看起來好像見過血的樣子!

陸斌努力向林雲娜露出個和善的笑容,可是對方看了居然打了個寒顫,聲音中居然帶了哭腔:「我不反抗,我什麼都配合,不要傷害我!」

看著林雲娜老老實實丟給他的挎包,陸斌腦後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 而另一邊,凌文廣回到房間后,勃然大怒,砸碎了大少東西!

「爸,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爺爺是怎麼說的?」凌卿語焦急地問道。

凌文廣氣沖沖地喝了口水,沉聲道:「老爺子沒說什麼,只是讓我把錢退回去。」

聽到這話,凌卿語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下!然而,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驚呼道:「什麼?把錢退回去?那我們家豈不是要變成窮壞蛋了?」

楊倩聞言,也是急忙沖了過來,焦急地問道:「是啊!老公,我們真的要把錢退回去嗎?那以後我們的生活該怎麼辦?」

凌文化沒好氣地瞪了母女倆一眼,冷哼道:「你們以為我願意嗎?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咱們只能乖乖地把錢退回去,否則老爺子不會放過我的!」

「都怪凌雪薇那個賤人,要不是因為他,爺爺也不會發現!」

凌卿語氣鼓鼓地說著,滿臉狠色:「爸,他們讓我們家陷入這種境地,你一定不能清輕易饒了她!」

凌文廣也是滿臉猙獰,「這是當然,她害我若是這麼多錢,我當然不可能放過他!」

……

與此同時,西方世界!

一則消息的傳出,轟動了整個西方地下世界!

龍王,再次出現了!

殺手組織影殺門的網路首頁上,一則通告在上面掛了一整天!

影殺門,宣布解散!

所有的管理人員,全都發布了道歉視頻!

組織里的所有殺手,同時發布了自己斷臂的視頻,而後用鮮血寫下:「華國之威,不容侵犯!」

影殺門,作為西方地下世界數一數二的殺手組織,發生了這樣的事,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雖然,兩年前那場災難讓他們幾乎遭遇了滅頂之災,但是底蘊和根基還在,經過發展,地位隱隱有上漲的趨勢!

然而,這一次,影殺門的所有管理人員,卻是集體蒙面發布了道歉視頻。

一時間,關於影殺門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地下世界!

隨後便有風聲傳出,影殺門的反常行為,都是因為龍王!

轟!

消息一出,整個西方地下世界為之震動!

龍王,再度引起了西方地下世界的關注!

所有人都在猜測著這位龍王的身份,還有人說,這位龍王是影殺門的剋星!

西方十二魔殿,自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

他們之所以如此關注龍王,是因為兩年前十二魔殿之首突然發布消息!

那就是,將滅了影殺門的那位主帥命為龍王,與十二魔殿無上殿主齊名!

這些事情,作為主角的葉臨天當然是不知道的!

不過,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

此時,葉臨天正在趕往機場的路上。

因為,今天是世界頂尖婚紗設計師白謹文來東州的日子。

葉臨天是去接機的。

能讓北境王親自接機,這可是無上的榮耀。由此可知,葉臨天對這位大師有多麼的重視!

與此同時,白謹文大師來東州的消息不脛而走,像是一陣風,傳遍了整個東州!

東州不少名門權貴帶著禮物,趕往機場!

就為了能與白謹文大師見上一面!

畢竟,白謹文大師可是世界頂尖的婚紗設計師,在整個華國,更是頂尖的存在!

白大師設計的婚紗,更是千金難求,因為他設計的每一件婚紗,都可以被稱作是經典!

白謹文這輩子,總共設計了十八套婚紗,每一套都賣出了天價,而且在全世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他為華國君後設計的那一套!

可謂是閃耀又尊貴!

被許多人奉為千年婚紗之最!

那一套婚紗,至今還擺放在君后的房間里!

柳氏集團,柳成輝和凌卿語也是滿臉激動之色!

「老公!你快看,是白謹文大師!他竟然來東州了,我們也去機場吧,若是能讓他給我設計婚紗,我一定能成為全華國最漂亮的新娘!」

凌卿語激動不已,拉著柳成輝就往外跑!

此時的東州機場,已是人山人海!

東州市大半的豪門權貴,都站在這裡,翹首以盼。

現場,還有不少人拿著應援燈牌,像是白謹文的粉絲!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當紅明星來了呢!

此時,葉臨天正在機場的貴賓室里,身邊還跟著影一。

王璋和陳大江二人,正在趕來的路上。

很快,兩人就到了,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東州駐軍總部的上千戰士,他們一出現,就將整個機場圍了起來!

看到那些穿著軍裝的士兵突然出現,整個大廳頓時沸騰起來!

「天!真不愧是白大師,他一來,連駐軍都出動了!」

「可不是嘛!難道這次白大師來東州,是為了王少校?」

「什麼?王少校,難不成是他要結婚了?不對啊,沒聽說這個消息啊!」

一群人低聲議論著。

這時,柳成輝和凌卿語也趕到了機場,遠遠地就看到了這裡的人潮!

都是東州市的權貴,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期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