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那名錦衣衛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攝政王……牢房被敵軍攻擊,曹洪、荀彧被人救走了……”

張彥聽到這個消息後,聯繫到曹操所發動的攻城之戰,頓時感覺到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原來,曹操只是用攻城來做誘餌,實際上卻是暗中派人前去劫牢房,真正的目的不在於鄴城,而是在於營救曹洪和荀彧!

直到這時張彥才發現曹操的真正目的,未免顯得有些過晚了,就算派人去追擊,在這麼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夜裏,又如何能夠追得上敵軍?

於是,張彥下令清點損失,打掃戰場。

平明時分,這一夜戰鬥的損失都清點了出來,殺死敵軍五千多人,俘虜三百多人,而張彥卻因爲曹操使用了類似霹靂彈這樣的武器,在戰爭之初便損失了一千多人,整個戰鬥下來,張彥的軍隊共計陣亡兩千三百多人,而被炸傷的士兵也有五六百人。

對於曹操如何擁有了霹靂彈這種武器。張彥很是好奇,於是便讓審問那些俘虜。

經過一番仔細的審問,張彥終於得知了霹靂彈的來歷,原來是前些天張彥攻擊鄴城時,曹洪意外獲得的一個,荀彧便把這個霹靂彈交給了兵器司的司主王倫,讓其對霹靂彈進行一番研究。

嬌妻撩人:別惹危險總裁 這王倫倒也是個人才,還真的就把霹靂彈給仿製出來了。並且加以配置,製造了四百多個霹靂火雷,其威力與霹靂彈幾乎等同。

張彥得知曹軍霹靂火雷的來歷之後,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當中,自己製造這種武器,只是爲了保持自己軍隊的先進。如今。這種武器已經泄露了出去,那麼就等於敵人也擁有了等同的武器,還會用這種武器來對付自己。以後的仗就難打了。

此外,張彥還從降兵口中得知,曹操讓王倫去了邯鄲,準備在邯鄲加緊趕製霹靂火雷,用來對付自己。

於是,張彥便再也坐不住了,必須儘快拿下邯鄲,抓住王倫,絕對不能讓這個禍害存在人世間,這種武器。只能自己擁有。

辰時三刻,張彥便點齊了大軍。讓趙雲留下駐守鄴城,他則帶着其餘兵力全部趕往邯鄲,並且打算在邯鄲將曹操徹底消滅。

大軍整軍待發,張彥臨走時,特意將趙雲叫到身邊,囑咐道:“子龍。鄴城就交給你了,我走之後,鄴城內的一切事情,都由你來全權負責。”

趙雲抱拳道:“請攝政王放心,子龍必然不會辜負攝政王的期望。”

張彥之所以留下趙雲來駐守鄴城,是因爲趙雲曾經率軍兩度兵臨鄴城城下,弄得鄴城內的百姓都人心惶惶的。

可以說,鄴城內的百姓懼怕趙雲的程度比懼怕張彥還要高,而且趙雲驍勇善戰,爲人穩重,攻守兼備,是個堪用的將才。

“出發!”

隨着張彥的一聲令下,四萬大軍,浩浩蕩蕩的朝着邯鄲前進,騎兵分散在前、後、左、右,護衛着中間的步兵。

由於甘寧受傷,張彥便讓許褚擔任此次大軍的先鋒,讓許褚率領一千輕騎先行,由呂蒙來給許褚當參軍。

許褚領了命令,立刻帶着一千輕騎和呂蒙一起離開了大軍,朝着邯鄲而去。

經過一天的疾行,許褚很快便抵達了邯鄲境內,和呂蒙一起來到了邯鄲城下巡視了一圈,見邯鄲城雖然沒有鄴城大,但也是一座堅城。

邯鄲城戰國時便是趙國的國都,秦統一六國之後,邯鄲也是全國中的一個大型都市,劉邦建立漢朝之後,採取了分封制,大肆封賞親屬爲王、侯。

趙國一直是大漢的封國,而邯鄲更是其封國的國都,在歷經歷代趙王之後,邯鄲的城池日益堅固,在黃巾起義之時,邯鄲由於城池堅固,易守難攻,所以沒有被攻下。

許褚巡視了一圈邯鄲城,便對呂蒙道:“這一次攝政王讓我當先鋒,我一定要給曹軍一個下馬威,但邯鄲城太過堅固,易守難攻,我兵少,而且也沒有帶霹靂彈,不知道你可有什麼方法讓我在曹軍陣前耀武揚威嗎?”

呂蒙想了想,便道:“將軍位列五虎大將軍,武力過人,我聽說曹操帳下有一員猛將,喚作典韋,將軍不如到城下搦戰,單搦典韋,只要將軍能夠陣斬典韋,便能給曹軍一個下馬威。”

許褚曾經與典韋交過手,但從未盡興過,這次聽到呂蒙這麼一說,便毫不猶豫的道:“好,就這麼幹!走,去邯鄲城下搦戰!”

呂蒙驚訝的道:“現在?”

“怎麼?你害怕了?”

“末將不是害怕,只是我等剛剛抵達這裏,士兵疲憊,不如暫且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去城下搦戰不遲。”

許褚覺得呂蒙說的有道理,便道:“好吧,那就暫時先休息一夜,養精蓄銳,明日一早便去城下搦戰!” 縱橫三國的鐵血騎兵341禍不單行

一夜無事。.

許褚、呂蒙等人在邯鄲城外露宿了一晚,好好的休息了一段時間,得以讓疲勞的身體恢復過來。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許褚、呂蒙等人胡亂吃了一些乾糧填飽了肚子,這才集合隊伍,全部來到了邯鄲城的南門外。

邯鄲城作爲趙國文化的都城,其城池的防禦十分堅固,與鄴城一樣,邯鄲城的外圍也同樣有着一道護城河,如果不放下吊橋,大軍是無法通過那寬闊的護城河的。

當然,如果會游泳的話,你可以輕鬆的游過去。但是,在大敵當前之際,城樓上的敵軍士兵能會眼睜睜的看着你游到護城河的對岸?

許褚帶領着呂蒙等一千輕騎,來到了邯鄲城的南門外,停在距離護城河還有五十步的距離,在這個距離之內,是安全的範圍,站在城牆上的敵軍弓箭手,無法射擊到這裏。

“裏面的人都給我聽着,我乃虎賁大將軍許褚,奉天子之令前來緝拿反賊曹艹,如果你們識相的,就趕快把曹艹給我交出來,我可免你們一死!另外,攝政王有令,罪只在曹艹一人,其餘人等只要投降,便一概不究,仍舊是我大漢朝的忠臣良將,如果你們膽敢助紂爲虐,攝政王便率領十萬大軍,踏平此城!”許褚策馬向前,朗聲衝着邯鄲城裏的人大聲喊道。

邯鄲城的城樓上,站滿了曹軍的士兵,其中一個頭戴鐵盔,身披鐵甲的漢子對身邊的人說道:“都不要聽他胡說,天子剛剛登基,尚且年幼,一個還不到一歲的小孩子,還是吃奶的年紀,能夠知道什麼,這一切,都是張彥則暗中艹縱,張彥名爲攝政王,實際上是竊國之賊,你們千萬不要聽這個莽夫的說辭!”

說話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被曹艹從鄴城裏救出來的曹洪。

城牆上的士兵聽了曹洪的這番話後,都覺得曹洪說的極有道理。天子劉協今年在袁紹和張彥的大戰中死去,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至於到底是死在誰的手上,卻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至今未有個定論。

版本有兩個,一個說是袁紹殺死的,另一個則說是張彥害死的,一時間衆說紛紜,也讓許多人難以猜測。

就在當時,荊州的劉表、江東的孫策,得知劉協死在了戰場上,也都聽到了這兩個不同版本的消息,但是他們都沒有采取任何行動,而是坐山觀虎鬥。

其中,孫策沒有那個實力來與張彥開戰,正處在陳登的經濟制裁之下,江東的一些物資極度匱乏,而且在孫策的臥榻之側,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山越,如果他向張彥開戰,那些被他鎮壓下去的山越,很有可能就會趁虛而入,攻破他的老巢。

而劉表的選擇極爲簡單,就是坐山觀虎鬥,他既跟張彥保持友好,又暗中支持袁紹,雙雄決戰,無論那一方敗了,他都不得罪。

所以,在當時張彥和袁紹決戰之際,劉表的中庸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張彥。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如果,那個時候劉表響應袁紹,率領大軍攻擊張彥的話,那麼張彥的勝利就不會來的那麼快,甚至有可能在袁紹和劉表的夾擊之下瀕危滅亡。

當然,劉表之所以選擇不出兵,也是有他的道理。自從劉表任命劉備爲荊南都督之後,荊南四郡在劉備的管轄下,健步如飛,人口、經濟都所有增長,就連軍事實力,也較之前造反的張羨有過之而無不及。

加上蔡瑁又不停的在劉表身邊說劉備的壞話,以至於劉表開始漸漸懷疑劉備,所以,即便是他知道自己和袁紹聯手有可能滅掉張彥,從而入主中原,但後方有所顧慮,即便是他能問鼎中原,後院一旦起火,萬一燒到了襄陽一帶,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就是劉表選擇不出兵的理由,並且在之後開始時刻關注着荊南四郡的情況,已經有了慢慢削弱劉備的意思。

其實,說白了,劉表就是個自守之徒,只要自己家的一畝三分地不出事,其他的一概不管不問。

畢竟,劉表已經接近遲暮之年,早年的血氣方剛早已經不見了,幾年前他還試圖參與角逐中原的戰爭,甚至把江東猛虎孫堅也給乾死了,還把袁術佔領的南陽郡給奪了下來,將袁術逼到了淮南一帶。

但隨着年紀的增長,他越發沒有了當年的雄心壯志,這幾年裏,劉表一心撲在發展和建設荊州上,很少有戰爭發生。

隨後,新皇劉馮登基,張彥以王的身份繼續攝政,並且詔告了天下。

可以說,現在全天下誰都知道皇帝是一個不滿一歲的嬰兒,還處在嗷嗷待哺的階段,天下大事,一切軍政大權,都由張彥一人說的算,大漢朝,也名存實亡。

名存實亡,也就是還沒有滅亡,名義上,這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不管你走到那裏,都是大漢的土地,在這土地上當官的人,都還要受到朝廷的管理,張彥挾天子以令諸侯,所發佈的命令,你明知道這不是出自皇帝本人的意思,但還是得遵從。

正因爲張彥有這個優勢,才能立足中原,盛氣凌人。

此時,許褚在外面大喊大叫,可城樓上的曹軍將士卻對許褚置之不理。

於是,許褚也不再多費口舌,然後單搦典韋,想要和典韋一較高下。

曹洪聽到這個信息後,便立刻派人去了城裏,通知曹艹,並且詢問該如何應對。

曹艹此時正待在邯鄲城的武庫裏,典韋護衛在曹艹身邊,除此之外,荀彧、許攸、荀諶都環繞在曹艹的身邊,正在巡視着王倫等人是如何配置霹靂火雷的。

上次的戰爭中,曹艹首次利用霹靂火雷來攻城,結果讓曹艹很是欣賞,而且也從霹靂火雷上嚐到了甜頭。

爲此,一回到邯鄲城的曹艹,便立刻下令王倫加緊趕製霹靂火雷,並且增派人手到了一千人,全部聽從王倫一個人的指揮,專門負責生產霹靂火雷。

wωω★ ttκǎ n★ ¢o

曹艹正帶着衆人在武庫裏進行巡視,一名士兵便從外面跑了進來,直接來到了曹艹的身邊,抱拳道:“啓稟主公,張彥的先鋒軍隊已經抵達了邯鄲城下,來人自稱是虎賁大將軍許褚,並且在城外叫囂着要與典校尉決一死戰,還聲稱要砍下典校尉的人頭當……”

說到這裏時,士兵斜眼看了看曹艹身旁的典韋,見典韋的額頭上已經皺起了眉頭,便不再往下說了。

誰知,典韋倒是很想知道許褚說了什麼,便問道:“許褚那廝到底說什麼,快如實說來,否則的話,我割了你的舌頭!”

士兵嚇得面如土色,立刻說道:“許褚說要砍下典校尉的人頭當夜壺用……”

“欺人太甚!”典韋一聽到這話,頓時憤怒不已,緊握的拳頭直接朝牆壁上砸了過去,只聽見一聲“砰”的一聲沉悶的聲音,牆壁上被砸出了一個洞來,可見典韋的怒氣有多麼的大。

曹艹見狀,便對典韋道:“如果你想出戰的話,你就去吧。不過,一定要把許褚的人頭給我帶回來!”

典韋當即抱拳道:“喏!”

話音一落,典韋轉身便走,一溜煙的功夫,便消失在了武庫裏。

荀彧見典韋憤怒而去,便對曹艹道:“主公,許褚明顯是在激怒典韋,如今主公帳下堪用的將領不多,而典韋又是主公的近侍,萬一他有個閃失,那以後誰來保護主公?”

曹艹道:“文若不必太過擔心,典韋武藝高強,呂布都不能奈何他,區區一個許褚,何足掛齒?再說,讓典韋出戰,也是爲了提高我軍士氣。一旦典韋斬殺了許褚,那豈不是更能提高我軍士氣了嗎?”

荀彧不再說話了,向曹艹告辭,準備回府衙去處理一些事情,走到門口時,正好看見一名斥候跑了過來,手裏還拿着一封書信,便直接接了過來,問道:“哪裏來的?”

“幷州的急報!”

荀彧聽後,心裏頓時“咯噔”了一下,一點也不敢耽擱,立刻再次進入武庫,來到了曹艹的身邊,急忙將書信遞給了曹艹,並道:“幷州急報!”

曹艹接過書信,立刻打開來看,匆匆看了一番後,眉頭便皺了起來,自言自語的道:“真是禍不單行!”

荀彧、許攸、荀諶都好奇不已,急忙問道:“主公,是不是幷州出什麼事情了?”

曹艹將書信遞給了荀彧、許攸、荀諶等人,讓他們進行傳閱,三人湊到一起匆匆看了一遍,也是一陣愁眉苦臉的。

書信是太原太守王凌派人送來的,太史慈、徐晃分兵兩路,突然襲擊了上黨,並且將其佔領,隨後,徐晃分兵佔據了壺關,太史慈與徐晃聯軍北進,直逼晉陽。

此時夏侯惇、郭嘉率軍在雁門關抵禦鮮卑人,大軍多數在雁門關,而晉陽兵力較少,恐非太史慈、徐晃的對手,王凌這才向曹艹發來求援的書信,望曹艹能夠出兵救援晉陽。(。) 342兩虎相爭

“主公,如今邯鄲也是大敵當前,根本無法抽調兵丁前去救援,但晉陽乃主公根基所在,又不得不救,實在是爲難之極!”荀彧道。

曹操皺着眉頭,也不知道該如何辦。

如今形勢對曹操非常不利,幽州軍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元氣大傷,加上外有烏桓人虎視眈眈,絕對不能輕易調動,而且薊城距離晉陽太遠,即便是抽調兵力前去救援,未等援軍趕到,說不定晉陽就已經被攻下了。

夏侯淵、荀攸這一路兵馬倒是很有戰鬥力,也是曹軍的精銳所在,但目前臧霸突入了冀州,佔領了南皮,夏侯淵北上南皮,正在和臧霸進行對峙,以防止臧霸和張彥聯軍,不宜抽調兵力。夏侯淵也可以得到幽州軍的支援,雙方配合作戰,或許能夠將臧霸趕出冀州。

而曹操呢,如今正在面臨張彥的大軍壓境,如何能夠就此退讓?

一時間,曹操愁眉苦臉,陷入了深思當中,卻想不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這時,許攸突然開口說道:“孟德,現在的形勢對我軍極爲不利,但晉陽不單是你的根基,你的家人還有許多官員、將士的家人都在晉陽,萬一晉陽被敵軍攻陷,那麼將會對軍心造成嚴重的動盪。我以爲,當立刻率軍回到晉陽,依靠晉陽的地理優勢,進可攻,退可守,如果擊敗了太史慈、徐晃的聯軍,便可順勢收復上黨,重新穩定幷州局面。當年晉文公之所以能夠成就一番王霸之業,不是沒有道理的!”

曹操想了片刻,扭頭對許攸道:“子遠。你的意思是,讓我放棄冀州,退守幷州?”

許攸道:“不是放棄,是暫時放棄。冀州的形勢對我軍不利,若一味在此苦撐。不緊會丟掉幷州,甚至連冀州也無法立足。”

曹操尚且有些猶豫,荀彧、荀諶紛紛勸說道:“主公,許先生言之有理啊。”

但是,曹操一直沒有做出任何表態,心中正在掙扎。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霸王之路,竟然走的如此坎坷。自己前來冀州爭奪權力,雖然取得了勝利,卻也輸掉了,倒是便宜了張彥。

許攸和曹操是多年的舊友。對曹操十分了解,便進一步勸道:“孟德,勾踐臥薪藏膽還二十年呢,你爲何就不能學學勾踐?正所謂,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們只是暫時放棄冀州而已……”

“夠了,你不要再說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既然要退兵的話。那麼就要帶走一切,這一次我們退到幷州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不僅要帶走城中的所有財物,就連百姓也一併帶走!只留給張彥一座空城即可!”曹操打斷了許攸的話。

“什麼?主公,你要帶着百姓一起走?”荀彧、許攸、荀諶三人都震驚的問道。

曹操道:“對,帶着百姓一起走,我已經這樣決定了,你們趕快去城中傳令,就說張彥率領大軍來了。準備進行屠城,讓他們都跟我們一起去幷州暫時躲避。”

許攸道:“主公,帶着百姓一起走,會給我們造成許多負擔的,大軍可能會受到拖累……”

曹操道:“即便如此。也要帶走他們,幷州人口匱乏,帶走他們可以彌補幷州的人口匱乏。”

荀彧、許攸、荀諶見曹操心意已決,便不再多說什麼了,然後三人各自分工,去動員百姓離開邯鄲,與大軍一起撤往晉陽。

賴你沒商量 曹操則叫來了王倫,對王倫祕密吩咐了一些事情,王倫點了點頭,便開始讓人加緊配置霹靂火雷。

典韋來到城門口,讓曹洪打開了城門,單人單騎,從城門裏走了出來。

接着,曹洪讓人放下吊橋,典韋策馬過了吊橋,吊橋邊升了起來,但沒有升高多少,只是停留在護城河的上空。

城外焦急等待着的許褚,見到典韋單人單騎從邯鄲城裏走了出來,倒很是佩服典韋的這份勇氣。同時,許褚也早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在原地不知道摩拳擦掌了多少時間了。

此時,看見典韋之後,之前的焦急等待,也算值了。

“上次我們沒有分出勝負,今日我一定要和你決一死戰,不把你的腦袋砍下來,我就不叫許褚!”許褚橫刀立馬,衝着對面的典韋說道。

典韋冷笑了一聲,道:“大言不慚,今日還不知道誰砍了誰的腦袋呢。”

許褚道:“不管是誰贏誰輸,反正今天一定要和你分個高下,不分出勝負,絕不離開,如何?”

典韋道:“一言爲定!”

許褚揮動了一下手中的大刀,便道:“那就開始吧!”

話音一落,許褚“駕”的一聲大喝,縱馬狂奔,舞着大刀便朝典韋衝了過去。

典韋從背後抽出雙鐵戟,一手握着一根大鐵戟,也不甘示弱,大喝一聲,也催促着座下的戰馬朝許褚衝了過去。

兩個人都是當世之虎將,一經交手,便立刻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刀來戟去的,每一招都驚險萬分,但卻又都是有驚無險。

兩人曾經交過手,對彼此的實力都有一定的瞭解,此時再次交戰,也輕車熟路,所用招式都是一擊必殺的殺招,但是兩個人偏偏又都是武力高強之輩,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一場大戰也在所難免。

十幾個回合後,兩個人都已經是氣喘吁吁了,座下的戰馬也都累的夠嗆。

而兩軍觀戰的將士,卻看的驚心動魄,如癡如醉,這種曠世大戰,他們還從未見過。圍觀的人都是習武之人,在看典韋和許褚對陣之時,也都在暗自揣摩,如果是自己在和其中任何一人交戰的話,會不會能夠躲過去。

此番交戰,也和以往不同,二人一出手都是殺招,所以所耗費的力氣也十分大,加上天氣炎熱,這才交戰十幾個回合,兩個人都已經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了。

日月心塵 “稍作休息,換馬再戰!”許褚倒也很仗義,從自己的部下當中挑選出來了一匹戰馬送給了典韋,讓典韋騎上去,和他一會兒再次戰鬥。

典韋也不矯情,直接接受了許褚的饋贈,稍做休息之後,典韋便騎上了戰馬,對許褚喊道:“再來!”

許褚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聽到典韋大喝了一聲,便應道:“等着!”

說完,許褚翻身騎上馬背,正要策馬而出,卻見呂蒙走了過來,對許褚說道:“將軍在和典韋戰鬥時,我一直在旁觀看,典韋的確是一員驍勇善戰的猛將,而且攻擊十分強悍,但在防禦上,卻稍微顯得有些弱了一點。將軍這次不妨與典韋戰的時間長一點,我也好從旁觀察,看看典韋有哪些弱點。”

許褚點了點頭,策馬而出,再次和典韋廝殺在了一起。

邯鄲城的城樓上,曹洪看的也是如癡如醉,典韋武力過人,在曹軍之中是首屈一指的,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許褚的武力居然也如此強悍,居然可以和典韋打成平手。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呂布之外,似乎再也沒有人能夠和典韋打成平手的了。

這時,一個斥候走了上來,在曹洪耳邊說了一句話,曹洪聽後,急忙問道:“這是真的?”

“是主公親自發布的命令!”

曹洪疑惑的問道:“主公爲什麼會發布這樣的命令?不行,我得去找主公問個明白!”

話音一落,曹洪便下了城樓,徑直去找曹操,想問個明白。

曹操見曹洪到來,便將曹洪拉到了一旁,小聲的說出了他的計劃,曹洪知道後,便釋懷了,立刻返回城樓,開始部署兵力撤退!

此時,邯鄲城裏的街道上已經是一片狼藉,商戶、百姓都紛紛攜帶着較爲貴重的物品,拖家帶口的走到了衙門前面的廣場上集合。然後,曹操派兵分批次的將百姓先送出城去。

典韋與許褚的這場惡戰,正好吸引住了敵軍的視線,曹操這才得以讓人組織百姓有秩序的退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