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3 日

那瘦子惱了,即刻一伸手抓住那個漢子叫道:「老子是東水幫的,你敢罵老子?」

那漢子一揮手就打開那個瘦子的手,跟着推了他一把,罵道:「東水幫的多個屁,老子還是槽子幫的呢,老子罵你又怎麼了?」

那個瘦子被那漢子推得一個趔趄,頓時大怒,指著那漢子叫道:「你有能耐別走,老子這就叫人來收拾你。」

那漢子還真就不走了,回頭就朝那個瘦子撲了過去,罵道:「老子就不走了,老子還要打你一頓。」

那瘦子哪裏肯吃眼前虧?見你漢子撲來,轉頭就跑。

那漢子大叫一聲:「別走,看老子就捶死你個王八蛋。」

他一邊喊著一邊朝着那個瘦子追了上去。

那個瘦子十分的靈巧,速度又快,轉身就鑽到那些後面看熱鬧的人群中,然後就不見了。

那個漢子依然是緊追不捨,叫罵着追了上去。

那個胖子見他們兩個一逃一追的跑了,便笑道:「這兩個傻子有熱鬧不看,居然打起來了,哈哈,兩個白痴。」

那數千看熱鬧的人還沒有跟到北鎮撫司衙門,後面就本來數百騎馬的城衛軍。

那些城衛軍手中揮舞這馬鞭亂抽,口中喊道:「都散了,都散了,再敢跟着就抽死你們。」

。 臨近蘇杭運的地界了,的兩側,彩旗飄飄,婉妍趴在了御船的窗戶前,在看著外面,窗幔隨風飄著。

康熙走到她的身後,在她的身側落座,雖說已經進了蘇杭的地界,卻還要一日的時間,才能抵達碼頭。

御船所經過的地方均被明黃色的圍幔所籠罩了,偶爾能聽見高呼萬歲的聲音,百姓們跪在沿路上,等待著御駕的臨近,他們都會覺得自己很慶幸。

「玄燁,每次沿路路過這些地方,都能聽到高呼萬歲呢,是有人說了你的行蹤了?」婉妍凝視著他問道。

康熙搖頭:「每日都會有人在兩岸跪著,若是御船會經過了,我就會聽見,若是沒經過,這些人還會每日過來的。」

他曾經擔憂過,甚至懲罰過一些臣子,太皇太后得知消息后,親自去乾清宮進行阻攔,詳細的告知康熙,沿路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玄燁,咱們還要一日才能去碼頭嗎?」婉妍在船上呆了十幾日了,真的有些待不住了。

「嗯,明日的傍晚,咱們就能抵達了。」康熙瞧著婉妍說道。

婉妍抿嘴一笑,這舟馬勞頓的行程總算是結束了。

「玄燁,我還住側殿吧,要不然,哪位肯定又要說了。」婉妍氣鼓鼓的說道。

康熙搖頭:「太給她面子了,才會讓她不知所謂的。」

赫舍里氏最近的動作有些沒邊兒了,讓康熙非常的惱火。

索尼拖著年邁的身體,隨著御駕來了,康熙都佩服索尼的決心,御醫們都連番的勸阻他需要靜養,沒想到,這位老爺子,為了自己家裡的將來,是要復仇所有的心血的。

「玄燁,是不是發生什麼了?」婉妍發現康熙最近幾日的心情不好,心裡當然不放心了。

「索尼來了!」康熙感慨道。

「什麼?!」婉妍瞧著康熙,「御醫們不是說了,這位需要靜養。前面幾次更讓人再三的請示,需要去京郊修養嗎?」

婉妍雖說不怎麼管事兒,外面的消息還是能探聽幾分的。

「呵呵,皇后一直沒有子嗣,都已經大婚這麼久了,赫舍里氏想要更多的利益,需要更多的保證。」康熙攬著婉妍,皇后的算計太深,更希望能護著婉妍。

在私下,他能教導一些辦法,在深宮內生活,就需要婉妍自己的本事了。

榮貴人有喜的消息,傳遍了隨駕的隊伍裡面,赫舍里氏當然著急了,這嫡長子和庶長子的區別,實在是太大了。

「玄燁,我要不要….」佟太后曾經叮囑過,一定要讓婉妍的身體再好一些,才能有孩子,康熙更是聽從了自家額娘的命令,讓王御醫按照婉妍的身體狀況,給她特製葯,讓她不用身體受損了。

皇后在索尼等人的要求下,開始積極的喝葯了,康熙心裡清楚,卻讓於御醫特意悄悄做了安排的。

「額娘叮囑過了,你還能說得過額娘嗎?」康熙瞧著婉妍無奈道。

婉妍扁了扁嘴巴,看著窗外的景色,心中考慮著皇后的話。

在後面的鳳船上,皇后穿著鵝黃色的常服,外在了鳳椅上,聽著嬤嬤回報這榮貴人那邊的狀況。

隨駕的路上,榮貴人就像是重點保護的對象,絕對不會有一絲絲的閃失。

「嬤嬤,你說榮貴人這胎…..」皇后心裡泛著嘀咕,心裡有些沒底兒。

索尼隨駕過來了,再三的與嬤嬤見面,應該是有要事兒說,才會過來找人的。

「主子,大人的意思是不要讓您有任何的舉動,剩餘的事兒都是家裡出面的。」嬤嬤靠在了她的耳邊說道。

「貴妃那邊能有什麼消息?有沒有聽從我的話,對那邊動手?」皇后小聲的問道。

「沒有,貴妃娘娘最近陪著萬歲爺,沒出過船艙。」嬤嬤很是著急,若是婉妍在御船上,皇后就根本不能去御船上。

索尼大人再三的要求她找借口,調開婉妍,讓皇后在萬歲爺的面前露臉,連太皇太后和太后都不敢插手。

太皇太后之前對康熙插手太多,造成了康熙的逆反心理了。

「把貴妃調開吧。」皇后考慮了很久,總算是明白了。

「主子,您真的想好了?」嬤嬤的臉上露出了笑意,皇后一直在隱忍和沉默,榮貴人有喜的消息,彷彿是壓倒她最後的一棵稻草。

離京時,索尼本想著皇后能趁著南巡的機會,回京時有一個孩子,這樣就能給赫舍里氏有了一個非常不錯的保證了。

「嗯,你去安排吧,先對榮貴人動手。」皇后直接說道。

碼頭上,曹寅攜帶著女眷們在碼頭等待著,傍晚時分,御駕就要來了,曹寅已經為了這件事兒,準備了很長時間了。

「曹忠,別院都準備妥當了?」曹寅瞧著身邊的大管家問道。

曹嬤嬤坐在了旁邊,聽著曹寅與曹忠的對話,琢磨該如何來讓康熙鬆口,讓曹家的女眷進宮。

「奴才都已經準備好了,大人,行宮那邊的人都安排好了。」曹忠是曹寅的老管家,在碰到了這些事兒時,都是曹忠前來約束的。

曹寅冷冷的笑起來:「府邸哪房不安分,就給我狠狠的壓下去,等著萬歲爺離開后,再收拾這些人。」

「奴才明白了。」曹忠離開了。

曹嬤嬤瞧著曹寅過來了,給他端上了一杯茶水的,讓他先消消氣。

「母親,等到萬歲爺來了,您一定要注意,別把家族裡面適齡的女孩子往行宮那邊湊,更別往萬歲爺的面前湊。」曹寅趕緊說道。

曹嬤嬤微蹙眉頭:「你怎麼說話呢,若是有人在萬歲爺的身邊,說了你幾分的好話,對你都是有好處的。」

「母親,您就聽我的吧,我在萬歲爺的身邊多年,還能不了解他是什麼樣的人?」曹寅有些著急了。

康熙南巡的聖旨下達,南巡路徑的所有的地方都熱鬧起來,府尹們的責任都是很重的,曹寅這邊的壓力更大,康熙準備在蘇杭這邊停留超過一個月之久。

「曹寅,我還是為了你好,二房那邊的嫡女很好,都是我經過細心的挑選,送到了身邊的。」曹嬤嬤趕緊說道。

。所謂的「被詛咒的小路」,就是一條被塌方損壞的深層地下地鐵隧道,在謝元從物資處購置了幾個濾罐后,波旁就帶着謝元東繞西繞來到了這個小路的入口。

很明顯這個所謂的小路只是做了最淺顯的禁止入內措施——一個巨大的貨運木箱,波旁只用手一推就把出口亮出來了。

在波旁從旁邊的樓梯下去后,謝

《諸天執行者:從看門狗開始》第101章與惡棍同行(1)小路和橋 ();

天斗大斗魂場中。

無數的目光注視著斗魂台上的史萊克七人,雖然場外的觀眾們不知道在七彩光芒覆蓋斗魂台時,史萊克戰隊和蒼輝戰隊在其中經歷了怎樣的對決。

但所有人都知道,蒼輝學院那七位一體融合技如此龐大的氣勢與光效,絕對不僅僅會是拿來撐門面的,而即使是這樣的對手,史萊克戰隊也能輕易戰勝,好發無傷。這讓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這一屆的魂師大賽,史萊克戰隊,是他們天斗賽區,真正獨一檔的強隊。

「連這種招數都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要怎樣的攻擊,才能擊敗他。難道,我們真的就不是同一層次的人么。」

玉天恆帶著天斗戰隊的一群隊員照例坐在他們專屬的觀眾位上,看著屹立在場中的史萊克小隊,有些灰心地搖著頭嘆但。

從這次魂師大賽開始,史萊克每一場戰鬥,他都沒有缺席過,為的,就是想從他們的比賽中,找到戰勝他們的方法。但現在看來,史萊克似乎真的沒就是一支怪物戰隊,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辦法,即使他們再努力地提升實力,也依舊難以望及他們的項背。

「算了吧老大,我們連星斗帝國的星斗戰隊都不一定能戰勝,史萊克就更別說了。現在看來,他們是和武魂殿戰隊同一級別的存在,我們還是不要想著去和這群變態比了吧!」

風鈴鳥魂師御風看著玉天恆,有些無奈和喪氣地說道。

「唉。」

玉天恆沒有回答,只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以他的性子,是很難讓他認輸的,但他現在也不得不承認,史萊克戰隊,的確是比他們天斗戰隊強太多了。

不管場外的人是怎麼看待蒼輝戰隊和史萊克戰隊這一場的比賽的,場內,蒼輝學院和主辦方的魂師,卻都是快速地來到了台上。

他們檢查了幾名蒼輝戰隊昏迷過去的隊員,本來見到他們都只是因為魂力過度消耗而昏迷后,蒼輝學院的老師都是放下了心。但當他們看到蒼輝戰隊隊長的傷勢后,卻是讓他們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蒼輝戰隊隊長的傷勢?不僅僅是因為他魂力的過度消耗?更是因為從他那裡通過了巨量的魂力,他那並不算強大的身體完全承受不住?體內的經脈破損眼中?有的甚至是直接斷裂了開來,完全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了。

而蒼輝學院的七位一體融合技?本來就是他們為了參加這次魂師大賽而特別準備的,從好兩年前?七個人就開始一起訓練了起來?七個人缺一不可,根本沒有可以代替的魂師。現在蒼輝戰隊的隊長重傷,他們的底牌廢除,剩下的隊員中?甚至連一個魂宗都沒有?根本不可能通過這次的預選賽了。

而他們的領隊時年本來就不知道為什麼失蹤了,現在這施展七位一體融合技的人又出了問題,所以蒼輝學院的教師們,臉色都是一片鐵青,和吃了屎一樣難看。

然而主辦方的人?可不會管這些,他們見到蒼輝學院的六人沒什麼事?唯一重傷的隊長,也是因為他們自身的問題?所以便肯定地對裁判點了點頭,示意這場比賽沒有問題。

而裁判得到示意?也是當即宣布了史萊克的勝利?乾珏幾人?也終於是在無數觀眾的歡呼聲中,走下了場。

剛走下台,柳二龍,弗蘭德和大師三人就迎了過來。

不過柳二龍是因為擔心他們,過來查看乾珏,小舞和其他人有沒有受傷。

弗蘭德則是對他們比了一個大拇指,即是是他,也是給乾珏等人今天的表現,給出了足夠的肯定。

而等他們兩人說完后,大師則單獨將乾珏拉到了一邊。開始仔細詢問起乾珏在那七彩光芒中的所見所聞,以及其它各種細節。

乾珏事無巨細地將所有的見聞都給大師描述了個清楚,大師越聽,神色就是越加興奮,他看向乾珏,雙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

而乾珏看著大師的神情,也是知道他想到了什麼,挑了挑眉,給大師露出了一個心照不宣的表情。

。。。。

幾天後。

當眾人再次來到天斗大斗魂場時,史萊克的預選賽,已經只剩最後一場。

在之前幾天的比賽中,乾珏再沒有上場,哪怕是面對雷霆學院和神風學院時,大師也都是讓戴沐白帶隊迎戰,只是將寧榮榮給補足了上去。

所以即使沒有上乾珏和唐三這兩核心,戴沐白也是帶著隊伍戰勝了除神風學院以外的所有戰隊,連雷霆學院也不例外。

而之所以無法戰勝神風學院,除了因為神風學院是四大元素學院中最強的一所以外,更是因為神風學院全員都擁有飛行能力。而史萊克這邊馬紅俊也沒上場,戴沐白等人完全拿對方沒有任何辦法,最後只能無奈認輸。最後史萊克的戰績定為二十五勝一負,暫列第二。第一的神風學院,也只因為比他們多打一局,才會位居第一的。如果史萊克今天這最後一場戰勝了天水學院,那他們就會和神風並列第一,而如果輸了,他們就會和雷霆,天水並列第二。

不過因為團戰只是預選賽,只為篩選出天斗賽區後面能參加晉級賽的五支隊伍,就算兩支戰隊並列,也不會加賽。所以這場比賽,影響並不大。連史萊克,也都只是將這場比賽當成一次練兵而已,

「怎麼樣,準備好了嗎!」

大師站在今天出戰天水學院的七人面前,嚴肅地問道。

「放心吧老師,看我的!」

馬紅俊將胸脯拍得砰砰響,自信地對著大師說道。這次魂師大賽,他藏了這麼久,終於是輪到他上場了,並且今天的比賽,他還是絕對主角,這又怎麼能讓他不激動呢。

「好,我相信你,不過記住,絕對不能傷殘對手,明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