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13 日

那聲音聽得熟悉,像是喬家那兩姐妹。

亂嚼舌根的人,早晚會被人拔了舌頭。

「嘀咕什麼呢?」晏臻聽到晏竹笙的話,問道。

「她們……」晏竹笙蹙眉。

「人長在她們的嘴裏,說出什麼話來,咱們管不著的。」晏臻說道。

「那就讓她們這樣編排靈兒嗎?」

「二姐是那種人嗎?」晏臻問道。

自然不是。

晏竹笙沉思一顆,說道:「反正,我都聽二姐的。」

「所以說真的是傻子嘛。」喬蓉蓉努嘴壓低了聲音說道:「把傻子帶來王宮參加大朝會,他們怎麼想的?」

喬欣欣自然不懂,不過,看着喬蓉蓉這樣口無遮攔,她心中越發不悅。

說人不好,道人是非,會惹人生厭,她可不想被喬蓉蓉牽連。

「你再亂說,出了什麼事情,誰會理你?」喬欣欣低聲道:「再像上次一樣嗎?」

上次在二皇子府,喬蓉蓉很是丟臉。

喬蓉蓉想到這裏,噤聲了。

畢竟是大朝會,她能來參加還是沾了姐姐的光。 鄉邑間,阡陌相連,農人扶著犁頭指揮着耕牛犁着地。

曹操等人看得入神,不禁感嘆道:「五年時間,恍如隔世啊。

大漢發展日新月異,我都感覺自己快要落伍了,好多東西都看不懂了。」

周瑜等人點頭道:「這種耕作技術應該是新近幾年才出現的吧?

可比起以前的耕作方式省時省力多了。」

想周瑜他們幾人跟隨曹操出征的時候還是垂髫少年,如今都已長成了翩翩公子。

這一路走來,他們看得目不暇接。

如今大漢百姓之富庶,已經遠超文景盛世的時候。

幾乎家家有牛羊豬狗雞鴨等牲畜,糧倉之中都有至少一年的存糧。

城市之中更是繁華無比,充滿了各種新奇物事。

同時繁華卻不凌亂,一切井然有序。

街道有環衛工人打掃,纖塵不染。

歇息一日之後,他們來到了涼州治所威武城。

如今的涼州牧已經換成了馬騰。

經過五年勤勉任事,積極配合張既的工作,馬騰終於當上了涼州牧,剛剛履新。

得知曹操到來,馬騰立刻出城迎接。

如今大家同在朝廷效力,馬騰知道曹操的地位算是武將之中最高的一批,在皇帝心中分量很重,所以有意跟他打好關係。

曹操明白馬家父子算是簡在帝心,自然也不拒絕。

二人執手相談甚歡,對於以往的恩怨都一笑而過。

在馬騰款待過他們之後,又親自將他們送上了火車。

曹操等人坐在車廂中,只見火車頭上濃煙滾滾冒起,然後發出「騰騰騰」的震動聲。

火車一路在原野上平治著。

這種感覺令他們感到無比的新奇。

尤其是周瑜魯肅等沒有去過現代世界的人,感覺一切如夢似幻,很不真切。

這初始的蒸汽火車遠不如馬快,但是勝在持久,可以不眠不休。

而且運力巨大,可以拉動海量的貨物,完全是一條經濟大動脈。

火車上的乘客要麼是豪商巨賈,要麼是世家大族子弟,要麼是朝廷的官吏。

因此他們的見識比較廣博,一路上無聊,不禁高談闊論起時政來。

曹操等人這些年遠在西域,對於中原發生的事情幾乎一無所知。

所以他們都豎起耳朵聆聽着車廂中眾人的交談,從中分析著種種信息。

此時中原的局勢相比之前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孫堅與袁術聯手,打跑了揚州牧劉繇。

孫堅虎踞江東,袁術佔據了壽春一帶。

豫州牧孔伷面對袁術跟劉表的威脅,主動歸附了朝廷。

新任豫州牧為劉備,州都尉為徐榮。

袁術數次與劉備徐榮交戰,都被擊退,沒有討得便宜。

青州刺史孔融屢次被黃巾擊敗,如今呈龜縮之態。

青州有近半的地盤被黃巾賊佔據,黃巾渠帥是一個叫管亥的人。

冀州方面,袁紹聯絡黑山黃巾,擊敗了冀州牧韓馥。

如今冀州之地,是袁紹與公孫瓚爭鋒。

最近一次界橋大戰,袁紹派出了一支悍不畏死,不知疼痛的神奇兵馬,一舉將公孫瓚的白馬義從給打崩了。

看來袁紹很快就能全據冀州了,就是佔領幽州,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有人憤憤然地道:「別看他們那些諸侯蹦躂得歡暢,那是他們根本不了解朝廷的實力。

以朝廷的實力,完全能夠橫掃天下,打敗這些叛賊。

可恨內閣與軍部的諸公大臣膽小如鼠,一味追求穩妥。

這樣一來,朝廷要掃平諸侯,不知還要花費多少年呢。」

那人的言論得到了許多人的贊同。

在他們看來,朝廷有這個實力,完全沒必要拖延下去。

這時,坐在曹操身後的一個青年反駁道:「諸位只知坐而論道,侃侃而談,殊不知打江山難,治理江山更難。

如今我大漢正處於激烈地變革之中,處處與古制大不相同。

自然要小心翼翼,先完成改革,同時儲備足夠多的人才。

不然光是打敗那些諸侯又有什麼用?還不是走上以前的老路?

只有各項制度完備,治理天下的人才足夠,這樣才不會出現混亂。

陛下與朝堂大臣這是高瞻遠矚,立志打造一個萬年不衰的輝煌盛世,自然不必爭一時的長短。」

曹操等人聽得那青年的言語,都眼睛一亮。

年紀輕輕有這番見識,已經勝過了朝堂的諸多大臣。

他問道:「聽先生高論,不知先生是何方人士?欲往何處?」

那青年答道:「在下扶風學子法正,表字孝直,今科舉為涼州之冠,前往洛陽候官。」

幾人一番交談,都為對方的學識感到欽佩。

法正見周瑜魯肅與他年齡相仿,但是學識談吐卻極為不凡。

這頓時激發了法正胸中傲氣,誓要與他們分個勝負出來。

於是他們從經史子集,到施政治國,最後談到兵書戰策。

你來我往,各不相讓。

最後還是到了用餐之時,雙方才各自罷手。

曹操他們正在用餐之時,忽然見到法正引了兩個鐵路軍警過來,指着他們道:「就是他們,很可能是間諜姦細!

他們身份絕對不一般,一定要好好查一查!」

見兩個軍警手按腰刀,要查詢他們的身份證,曹操他們一直在西域,自然沒有朝廷新辦的身份證。

無奈只好將西域大都護的印璽亮了出來。

兩個軍警立刻行禮,同時也引起了一陣騷動。

法正尷尬地向曹操等人賠禮道歉。

周瑜笑道:「好你個法孝直,莫非是因為辯論不贏我們,就故意栽贓陷害?」

法正道:「誰叫你們學識不凡,卻竟不知道科舉這樣的大事,而且還沒有身份證明。

我當然懷疑你是外藩諸侯的幕僚,前往洛陽打探朝廷虛實的。」

曹操道:「不知者不罪。你們都是青年才俊,正好可以相互琢磨,共同精進。」

周瑜又問道:「不知你是否了解洛陽學子的科舉排名?」

法正道:「洛陽為天下之首,自然廣受矚目,我怎麼不知道?

太學畢業的陸遜為政務、法律、數學、農桑四科之冠,名聲大得很,這次我正要向他討教一番。」

「陸遜?」周瑜心中一動,又問,「那你可有聽說過諸葛亮、司馬懿的名字?」

法正搖搖頭,表示未曾聽過。 三天後,東南亞的一處森林中,明亮的滿月,高高的掛起,不時有螢火蟲飄過,看起來一片祥和,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身處這樣的環境下,唐天的心情非常的好,一邊漫步在森林中,一邊欣賞著遠處的環境,可謂是十分的愜意。

一路上,唐天拿着魔力探測器,不斷的鎖定蓮花寺的位置,倒是並沒有偏離他所要找的地方。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魔力探測器的龍頭位置,就一直的亮了起來,不斷的散發着金色的光芒,顯然是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剛剛來到了這裏,唐天就發現了這裏居然有一團篝火,就連火堆旁邊,也端坐了一個人影,雙手合十,似乎在念經一樣。

「咦,還真的是有些不巧啊!有人居然搶在我的前面。」

懷着好奇心,唐天就一步步的走去,想要看看這傢伙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蓮花寺附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