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那麼神域中的諸神和聖人們呢……

相比站在更高層次的「越級生靈」們來說,會不會真神如凡人,而聖人如凡人們的帝王一般渺小?

思維是無限的,這個世界也是無限的……

「無限……」

羅征的心中有了一絲明悟。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羅征的嘴角忽然浮現出一抹笑意,原本略顯迷惘的神色驟然間變得堅定起來。

看到羅征的目光,牧寒心中微微一沉。

「是為了我的道……」羅征笑道,手中的大千重劍隨風而動。

「你的道,又是什麼道!」牧寒又問。

但羅征卻是搖了搖頭,朝著牧寒詭秘的一笑,「我的道太遠,太遠,你……不夠資格知道!」

說完,大千重劍一揮,那磅礴的力量傾瀉而出,羅征的雙目被煞氣傾注,弈神一劍勃然斬出……

「噗!」

鮮血飛濺五步,而弈神一劍所產生的劍意則穿透牧寒的身體,順著這方大界的表面擴散而去。

這方大界名叫「秋山界」,整個大界中山峰奇多,幾乎沒有一塊平原,隨著羅征這一劍斬出去,方圓千里的平原被盡數斬斷,由此也形成了一塊方圓千里的大平原。

後世,羅征這一劍被有心人繪聲繪色的記錄下來,許多武者,甚至於凡人都知道,當年羅征在此地斬殺了一位真神,據說那位真神的血液就浸入這平原上的某一處,誰能將那浸血的石頭找到,誰就能獲得那位真神的傳承,引來無數武者前來挖掘,搞的一整塊平原千瘡百孔。

而這個平原,就被後世人稱為「斬神平原」。

「有了什麼感悟?」熏悄然飄在羅征的一側,她將修長的身軀蜷縮著,靠著羅征的肩頭,歪著臉盯著羅征問道,方才羅征可是發獃了好久,表現的極不正常,她害怕羅征走火入魔呢!

「還好,」羅征吸了一口氣,抬頭望著天空,「只剩下最後一位了……」

將牧寒擊殺之後,羅征也就還了願,此刻那股因為大宏願產生的力量,正在飛快的從羅征身上消失。 就在羅征抬頭望天的同時,深邃的星空之中又有一顆龐大的星辰炸開。

那顆星辰爆裂的一瞬間,釋放出熾烈的光芒將滿天星辰都掩蓋起來,所有人抬頭望天,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若是盯著看久了,雙目幾乎無法視物。

當那熾烈的光芒消散之後,就有一點星光朝著下方急墜,以奇快無比的速度劃過天際,朝著諸神無念的「夢音界」中墜落而去……

「星尾!」羅征的眉毛一豎。

而夢音界中,另外兩位天尊也正在激戰之中,正是老族長與大天尊兩人。

大衍之宇越是弱勢,老族長的那一道天命「大衍蓮華」就越是厲害,此刻整個夢音界中不斷地有蓮華盛開,岩壁,山巔,平原,城牆,甚至凡人們的鍋灶之中,青瓦之上……

整個夢音界彷彿就是一片蓮華的海洋……

而聖族大天尊的窮極桫欏樹亦紮根在其中,這一棵桫欏樹的根莖不斷地蔓延之下,地面之中也不斷地有桫欏樹迅速成長,化為一大片茂盛的桫欏樹林。

雖說老族長面對聖族大天尊佔據了絕對的上風,但想要在短時間內將聖族大天尊擊敗也是不可能的,畢竟只要聖族的「勢」不滅,大天尊就不可能敗!

不斷地交鋒之下,整個夢音界也已是一片狼藉。

當天空上那一道彗星一般的流光徑自砸落下來的時候,兩大寰宇中的最強天尊終於停手了……

老族長看到這一幕後臉色為之一沉,「星尾大人……」

「哈哈哈,看樣子已經分出了勝負,你我之間的較量,怕是已經沒有了意義!」聖族大天尊笑道。

這一場寰宇戰爭,天尊與天尊之間的廝殺也已經失去了意義,最關鍵的還是那些真神之間的較量,既然星尾已敗北,那麼他們聖族已經贏定了!

「所有聖族的天尊們,回我身邊!」聖族大天尊赫然激活了一道咆哮令。

在他的召喚之下,原本還在鏖戰中的聖族天尊們,此刻也紛紛停手,不久之後,聖族大天尊的身後閃爍出一道道妖紅色的空間裂縫,一共有十三位聖族天尊從中陸續走了出來。

聖族大天尊前一刻還興緻高昂,當他發現聖族殘存的天尊只有十三位后,臉色頓時又沉了下去……

他們與大極之宇的這一場戰爭,竟然隕落了九成天尊,聖族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老族長那邊,也閃爍出一道道空間法則之力,大衍之宇中的天尊們也追隨而來,不久之後,在此地竟然聚集了三十多位天尊,而原罪天尊等人也赫然在列。

從天尊層面的較量來說,大衍之宇其實已經算是大獲全勝了,若不是因為後期牧寒牧九兩位天尊出手,大衍之宇隕落的天尊並不多……

但這些天尊們也注意到了星空中發生的那一幕,知道星尾恐怕已經落敗,他們的臉色則更加難看。

即使天尊層面的較量他們獲得了極大的優勢,可如果星尾隕落的話,他們如何對抗大極之宇中的真神?

「呼呼……」

那一道彗星一般的流光終於砸在夢音界中。

「轟隆!」

伴隨著一道劇烈的轟鳴聲,整個夢音界直接從中間斷裂,一道綿延數百億里的裂縫產生,將這一塊大界分割成了兩塊,而老族長率領著大衍之宇的天尊們站在裂縫的一側,聖族大天尊則與聖族的天尊們站在另外一側,兩邊的天尊便是隨著這大界板塊的分割,正在緩緩的遠離。

「星尾大人……沒有事吧!」魔族的元始天尊神色緊張的問道,這元始天尊只是一位中位天尊,但在這一役中卻表現出非凡的戰鬥力。

「不清楚!真神應該沒有那麼容易隕落,」靈火天尊皺眉說道。

在這些天尊看來,一旦星尾隕落的話,恐怕就萬事皆休。

這夢音界的兩個板塊不斷遠去,中間的裂縫也越來越大,而這裂縫兩旁的山脈也不斷地崩潰……當這個裂縫的寬度達到百里之遙的時候,眾人就看到一個小小的光球從裂縫之中升了起來!

「星尾!」

「是星尾大人!」

「他還沒有隕落!」

有天尊臉上流露出激動之色,但當天尊們看清楚光球中的情景時,一個個臉色都變得難看至極。

那光球之中包裹的的確就是星尾本人,但卻只剩下了星尾的一個頭顱,自頭顱之下的身體已經完全消失!

修鍊到真神這一境界,斷手斷腳也沒有什麼,一個念頭就能恢復,或許恢復之後的手腳不如先前的好用,但秘煉一番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億萬老婆在劫難逃 可是頭顱和丹田這兩個部位,卻是萬萬無法捨棄的,失去的頭顱等於失去了靈魂,失去了丹田,等於失去了自己悉心培養的體內世界和神格!

就算現在的星尾還沒有死,但他的丹田若被擊毀,他便與死了也沒什麼兩樣!

「嗡嗡嗡……」

從那光球的一側出現一點熾白色的線條,那線條不斷地勾勒之下迅速化為一個人形剪影,很快牧天就從這人形剪影中浮現出來……

聖族的眾天尊們原本還擔憂牧天的情況。

畢竟星空中的那一爆威力實在是太駭然了,那一顆星辰爆裂的威力足以毀滅上千個大界,若是牧天無法抗住這一擊就此隕落,未免就得不償失了。

當然,聖族天尊們還有相當強的心理優勢,即便是牧天和星尾兩位真神同歸於盡,他們這一邊還有牧九牧寒兩位真神,足以應付接下來的局勢。

聖族天尊們自然是不清楚,其他兩位真神已經被戰北海擊殺。

「老傢伙,竟然自爆體內世界,化『星界劫波』想要與我同歸於盡,咳咳……」牧天獰笑著說著,頓時猛然咳嗽兩聲,一道道黑色的血水從他嘴中噴射出來。

牧天雖然勝了,但也是慘勝。

從一開始牧天與星尾交手,牧天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可是牧天還是輕敵了。

雖然他處處都能強壓星尾一頭,但牧天從心態上是比不上星尾的,星尾身為羅霄最喜愛也是最小的一位門徒,早已有了犧牲自己的覺悟,所以每一擊都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也是如此,牧天才感覺十分棘手……

到了後來,星尾直接將牧天引入了早已布置好的星辰迷陣中,隨即就引爆了體內世界,發動了拚死一擊,也就是「星界劫波」。

關鍵時刻牧天施展了寶輪天舞,將自己的本體守在其中,硬生生的扛過了這「星界劫波」,即便是如此,他還是身負了重傷……

「咔!」

牧天隨手一抓之下,那一顆光球落在了牧天手中。

「不可!」

老族長身形一閃之下,便來到那光球一側,竟然是想要伸手搶奪這光球……

「不自量力!滾!」

牧天隨手一拳擊出,老族長宛若遭受雷擊一般,自他胸口凹陷出一個拳印,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朝著後方倒砸而去,轟隆一聲,砸在了破碎的大界邊緣,撞碎了一座山脈。

看到這一幕,原本打算伺機而動的其他天尊也打消了心思,他們和牧天的差距……太大了。

牧天抓到那光球后,臉上露出一道獰笑,用手輕輕一捏之下,光球堅固的表面就像是蛋殼一般,應聲而碎,隨即他一把拽住星尾灰白的髮絲,將星尾的頭顱搞搞提起!

「哈哈哈,沒想到你竟然會如此麻煩,甚至將我的寶輪天舞都逼出來了!老傢伙,現在的感覺如何,要不要跟你師尊的徒子徒孫們說說?」說罷,牧天將星尾的頭顱轉了一邊,面向大衍之宇中的天尊們。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星尾並沒有完全隕落。

真神的靈魂異常的堅韌,即使只剩下一個頭顱,一樣可以想辦法再造身軀。

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再造身軀和丹田幾乎相當於重頭修行。

星尾的頭顱驀然睜開了雙眼,望著對岸的老族長和一眾天尊們,原本如星辰一般明亮的雙目,現在已經是黯淡無光……

為了對抗聖族,他率天位一族籌劃無數年,最終迎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局。

他們在規則之內努力,但牧海極卻直接修改了規則,自規則之外輕鬆將他們的努力化為虛無。

任何人面對這種打擊都會失去信心,就算是星尾也不曾例外。

「沒話想說了么!哈哈哈哈!那就去死吧!」

牧天獰笑著說完,將星尾的白髮往上猛然一提,將星尾的頭顱搞搞扔了起來,隨即單手化拳,要將星尾的頭顱一拳打爆……

星尾的頭顱在空中不斷地盤旋,星空,大地,群山,在他眼中猶如一幅幅捲動的畫面,不斷地從他瞳孔中掠過。

他外表雖然是一個遲暮老者,但相對於眾神的壽元來說卻屬於很年輕的真神,潛伏在大衍之宇中,就一直處於師尊的保護之下。

在他這一生最後一刻,時間變得遲緩無比,整個大衍之宇都讓他心生留戀。

「師尊,我失敗了……」星尾喃喃的說道。

當他的腦袋在空中不斷盤旋之下,忽然看到不遠處出現了一道熾白色的光芒,因為頭顱旋轉的速度很快,那畫面很快就掠過,沒有看得很清楚。

不過他的腦袋再度旋轉了一圈,當視線回歸的時候,又看到了第二幅畫面。

他看到了羅征,熏,還有神諭天尊從那空間裂縫中鑽了出來,最後還看到了一位氣勢非凡的長發男人……

「那個長發男人是誰?」

老族長內心中閃爍出這樣一個念頭。

當他的腦袋再度旋轉的時候,忽然感覺一股力量將自己抓住,隨即用力猛然一拋,頭顱轉動的速度更快了,天旋地轉之下讓他難以分辨眼前的畫面。

只是一瞬,他又被人穩穩的接住,此刻他才看清楚一側的神諭天尊朝他微微眨了眼睛。

「星尾大人,結束了……」聲音是從他腦後傳來,說話的是羅征。

「結束,什麼結束了?」星尾也明白接住自己的是羅征了,他剛剛問出自己的疑惑,就看到那長發男人已經擋在了牧天的正前方,方才自己的頭顱就是被此人抓住一把拋過來的。

「好強的戰意!是戰神殿的人!」

星尾那雙原本黯淡的瞳孔中,驟然射出精湛的星光,雖說他並不清楚長發男人的來歷,但毫無疑問,此人是羅征請來的,而且是站在他一邊的!

大衍之宇中所有的天尊們都愣住了。

星尾敗北之後,這些天尊們都很清楚大勢已去,這一場寰宇戰爭以大衍之宇失敗而告終,幾乎不可能再有扭轉局勢的奇迹發生……

方才星尾被高高拋起,不少天尊也想衝出來,搶奪星尾的頭顱。

但就算將星尾的頭顱搶回來,又有什麼用?

能夠改變一絲一毫的局勢么?

大衍之宇若是崩潰,整個寰宇中小到下界的一隻螞蟻,大到上界的無數天尊,都將隕落,沒有例外,區別只是先死與后死罷了,任何事情都已經失去意義……

甚至有天尊都打算離開了,既然反抗已經毫無意義,就趁著最後一點時間,與自己的族人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至少能安然度過最後的這點時光。

誰也沒曾想到,在這一刻羅征會出現。

當大家看到羅征和神諭天尊的時候,心中微微升出一絲希望,畢竟羅征創造過不少奇迹。

可是這小子創造的奇迹再多,終究也只是一位界主境的道子,於整個戰局的影響力也並不大……

然而自那空間裂縫中,最後卻走出了一位身材魁梧的長發男子!

「真神!」

「而且是很強大的真神!」

「這是羅征請來的援手?」

天尊們看到長發男人的一瞬間,就從戰北海身上分辨出真神獨有的氣息,而且從戰北海身上逸散出來的戰意,更是讓人感覺到他的強勢。

戰北海出現之後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他在等候羅征的命令。

他臉上依舊掛著沉穩的微笑,渾身的肌肉之上隱隱有湛藍色的寶光流轉,那是戰意濃烈到了極致的體現!

牧天的笑容已經僵硬在了臉上……

而牧天身後的一眾聖族天尊們,渾身上下也是一陣僵硬,連思維都停滯了。

他們也沒有想到此刻會忽然生出這般變故!

「你是誰?這是兩大聖人之間的爭端,若牽扯進來……」牧天冷聲說道,他這套說辭卻是與牧九與牧寒一模一樣,總是希望藉助牧海極的名頭威脅戰北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