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郁九琰沒有說話,片刻后回過身,微微搖頭,「沒事,繼續走吧。」

景陽聖殿所在的時靈谷距離主城並不遙遠,一路前行,經過一柱香時間,一座巨大山谷出現在眼前,而隨著來到這裡,呼吸著這裡的空氣似乎連精神都變得豁然開朗。

山谷三面環山,最遠方一道千丈瀑布倒掛而下,將群山分隔成兩半,綠蔭成群,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靈秀清新。

被分隔開的山腳下乳白建築林立,一眼望過去有著一座建築頗為顯眼,聖女雕像矗立於最高處,如同神袛之姿。

這裡便是景陽聖殿!

「這些傢伙,別的不說,就選的這地方還真不賴。」

看著遠方徑直綿延的山谷,古楓不由稱讚道。

此處景色宜人,那飛流而下的瀑布濺開形成一縷縷霧氣,將整個景陽聖殿都籠罩在一層薄薄白霧中,若靠近便可察覺那些霧氣竟都是幻氣所化,可見其濃郁程度已經達到一個極高的層次,實乃一處修身養性提升境界的好地方。

「當年景陽聖殿選址於此,可是集合了『天聖殿』一起共計四名幻心境高手和一名幻天境強者共同開闢,建幻靈歸一陣吸納聚集幻氣,要說修鍊環境,怕是我們都無法比肩。」

蕭克同樣點頭,尤其是提及幻天境和幻靈歸一陣的時候,眼中微微動蕩,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想要提升已經千難萬難,天賦,幻種的品質,心性,機緣,種種因素決定了能否再進一步,一旦晉入幻天境便有機會銘刻聖紋,那才是真正躋身強者之列。

而幻靈歸一陣正是由幻天境催動聖紋力量布置,具有歸攏幻氣的能力,也只是因為如此時靈谷才會幻氣充裕,甚至讓修鍊事半功倍。

郁九琰始終沒有說話,而是直視著前方,這個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五年前就是在這裡,他與景陽聖殿殿主爆發激斗,最終傷重而歸,但其他人不知道的是,隱藏在飄渺空間的幻靈歸一陣亦是因此被打出一個缺口……

幾乎在他們踏入時靈谷的範圍,前方雲霧中便是有著一道白袍身影由遠而近,他踏空而來,腳下雲彩包裹,乃是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

「呵呵,景陽城主,蕭府主,古府主駕臨聖殿,沐某有失遠迎,還忙包涵。」

老者大笑著,衣袖一揮,浮雲托負著他緩緩落在郁九琰眾人身前。

「沐青!」

郁九琰冷冷盯著眼前老者,面色瞬間變得冷冽,周身不由自主的散發出陣陣殺意。

「多年不見,郁城主還是這般情緒。」沐青淡淡搖頭,不受影響,表情仍沒有太大變化。

「景陽城三大巨頭齊至還帶這麼多人來,不知是何意?」

「哼!你少跟我們裝模作樣。」古楓邁出一步,盯著沐青道:「當年之事你沐青當真是洒脫,堂堂幻心境強者竟做出那等令人不齒之事,簡直可笑!」

「數月前又縱容教徒與我兩府之人爭奪金焰晶礦,若公平競爭也就罷了,可偏偏出爾反爾,當真覺得我古王府好欺負么?」

「不提這些,更不顧臉皮對一個小輩出手,好歹也是一殿之主,這般氣度作為,可有將我與蕭克放於眼中?」

古楓盯著沐青,身上氣勢絲毫不弱,句句直白,帶著質問的語氣開口。

「聖殿一直與各大城主和勢力和平共居,沐某更是對兩位府主有絲毫輕視之意。」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沐青面容始終祥和,但就是這般表情再想到其作為卻是讓人覺得厭惡。

他語氣一頓,淡淡道:「不過,當年之事乃是我與郁城主之間的事,兩位府主似乎並未參與其中。」

說著輕瞥一眼神色冷漠的郁九琰,隨即收回目光,「金焰晶礦之事我殿中教徒行事確有不妥,之前我已重重責罰,但天地靈物畢竟也是有緣者得知,以兩位府主的見識,應該還不至於為此勞師動眾吧?」

「哼!」 毒妃傾天下 古楓冷哼,並未言語,只是眼波分明一動。

見狀,沐青呵呵一笑,看著古楓那表情頗有些老謀深算的味道。

「至於古府主所說的小輩,是叫蘇湛吧?」說到這裡,沐青的聲音突然提高几分,意味深長的道:「或許諸位還不知曉,蘇湛,便是瓦解我聖殿清風分部的罪魁禍首之一。」前更一章

《幻天法域》第110章、動手 郁九琰沐青激斗不斷,每一次對碰都會帶起幻力涌動,音暴之聲響徹雲霄,下方其餘人皆是呈僵持狀態,同時緊緊盯著上方兩道身影。

對幻體境幻化境武者而言,這是一場震撼人心的戰鬥,激烈的視覺衝擊不斷回蕩在內心,久久無法平息。

然而蕭克始終微微皺著眉頭,上空戰鬥看似勢均力敵,實際上正如沐青所言,郁九琰五年內實力並未有任何提升,相反後者的修為卻明顯精進許多,單論幻力底蘊,郁九琰定然不是對手。

這般純粹的力量比拼並不會持續太久,等沐青的耐心被完全消耗掉,定然會以絕對的境界進行碾壓,屆時情形將瞬間逆轉。

幻心境六重對上幻心境八重,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勝算。

或許蕭克古楓同時出手可以彌補境界的不足,但此刻先不說被星芒陣暫時困住,就算沒有星芒陣,郁九琰也肯定不願他們二人出手。

沐青臨陣脫逃,至郁九琰妻子香消玉殞,這樣深刻的仇怨,再經過多年心魔引導,心底積蓄出來的怨氣難以想象。

有些事必須自己親手解決,旁人就算插手也無濟於事。

「但願有什麼後手吧……」

蕭克心底輕嘆,若是郁九琰敗了這次就只能無功而退,至於他們,本就是因為蕭洛從幻劍森林回去后帶回的金焰晶礦緣由進行解說,一方面是為維護王府聲明,一方面原因聖殿對蘇湛出暗中出手。

蘇湛為取得金焰晶礦出手幫助,如此大的恩情理應回報,早卻已在幾個月前不知所蹤,所以必須要討一個說法。

但這些並不能讓他們對景陽聖殿傾力圍剿,若是因此惹出太大動靜引來天聖殿注意,後面的麻煩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幻天域雖有三大分殿,但天聖殿才是真正的最強聖殿,其實力即便是景陽城也無法阻擋。

消息靈通的王府自然在蘇湛被殿使追殺不久后就得到消息,他們曾派出人手查探,結果卻一無所獲,雖說沒有找到,但他們心底都明白,蘇湛可能已經……

畢竟他才幻體境一重修為,如何躲得過殿使級別人物的追捕?這一點當日兩名殿使也明白,所以他們都將此事壓下,一口咬定蘇湛踏入禁制已經身亡。

可事實並非如此,蘇湛不僅沒有死,還獲得極大機緣,更是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做了半個多月的「百年老中醫」,名聲一時大噪。

當然,他用的名字自然不是蘇湛,而是隨便取了一個,叫「展老」。

趁著兩方人馬對峙,蘇湛悄然從千丈外的山谷一側快速向上,因為地勢起伏和幻力霧氣,他的身形被很好的遮擋,周身氣息內斂,並沒有一個人察覺。

郁九琰和沐青的戰鬥是在高空中,所以蘇湛達到最高處反而是離得最近,已不足百丈,呼嘯的幻力餘波四處飛散,將一顆顆樹木轟為碎屑。

他不敢有絲毫停留,整個人屏住呼吸繼續前行,索性兩人的精力都是集中在一點,並未察覺有人偷偷從他們的區域經過。

呼…

一直到出了幾百丈,蘇湛才長長吐了口氣,心有餘悸,要是剛剛被發現,那自己的計劃就會完全擱置,再想找到機會便是千難萬難。

不過還好,他成功潛入聖殿瀑布所在之處,下方千丈流水飛奔,越往前走霧氣越是濃厚,仔細感知竟都是幻氣所化,簡直就是天然的隔絕屏障。

俯視可以看到一座巨大雕像,那是屬於遠在光明聖域的聖殿總殿本代聖女雕像,蘇湛站在這個位置可以清晰看清楚,雕像雖然巨大卻一點也不顯臃腫,整個比例非常合理,儀容中的光明聖女披著長發,左手持劍,面布輪廓端正均勻。

「好美的女子……」蘇湛不由感嘆,即便是一座雕像,但依然能由此感受到其本尊容顏必然極美,而且給人一種聖潔無暇之感。

「我怎麼總感覺有些熟悉?」

喃喃自語,蘇湛搖了搖頭,摒棄自己有些可笑的想法,心中自嘲,或許是前世遇到過吧……那可是光明聖域的聖女,而自己不過是隱陌村的毛頭小子。

不過,我家紫夢也是妖神宮的聖女呢。

蘇湛心中思緒飄飛。

「當然前提也要有那個本事讓她成為我的。」

抬起頭看向瀑布最高處,神色變得毅然,每當想起那個紫衣倩影,蘇湛心中總會多出太多美好。

他沒有忘記來到這裡是為什麼,要讓聖殿聖殿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以他目前實力根本無法去討要,因此只能用上一些手段。

比如說,玄陰毒丹。

玄陰毒丹其中蘊含玄陰毒,可以同化幻力,最終使中毒者幻力失控爆開,甚至死亡。

景陽聖殿地勢特別,幻力充盈,正是因為如此,只要將玄陰毒投入水中,隨著瀑布的濺射散入空氣中,一旦吸入體內就會著床累積,最後的結果可以預見。

打定主意就要動手,不過卻被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

蘇湛先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喜色,「小喵,你沒事了?」

「怎麼,你很希望小爺有事?」小喵輕佻的話音在心間響起。

超級母艦 「當然不是,我只是擔心你。」蘇湛認真道。

「放心吧,雖然那老頭說的我記不起來,但怎麼說已經過去了萬年之久,就算是真的又怎麼樣,難不成要一哭二鬧三上吊?」

小喵說的很輕鬆,見它恢復到以往賤賤的風格,蘇湛不由暗自鬆了口氣,能自己想通就好,因為事實也正如它所說的,往事已矣,再做深究徒勞無益。

蘇湛點頭認同,道:「你怎麼會這個時候醒來?」

「我要是不提醒,待會闖入幻陣中自己都不知道。」小喵淡淡道。

「幻陣?」蘇湛盯著前方洶湧的川流,不明所以。

「那水流周圍布置了一道聚集幻氣的幻陣,你要是貿然闖入必然會觸動陣法被感知到。」

經過小喵這麼一說,蘇湛仔細感知,果然發現前方空間有一些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

「那豈不是去不了岸邊位置了?」

如果沐青察覺到有人闖入幻陣,必然會瞬間做出反應,到時不僅投毒失敗還會因此陷入險境。

「辦法也不是沒有……」小喵道:「這只是最為簡單的一道幻陣,沒有攻擊性,而且似乎還有一處殘缺,找到殘缺位置進入陣中,將玄陰毒投入其中,效果還會事半功倍。」

「你用意念試著感知。」

蘇湛點頭,一步步靠近,同時意念在這片空間延伸,奇特的波動回饋腦中,想來就是幻種的存在。

順著這股奇特波動一點點蔓延,大約過去半柱香的時間,蘇湛眼前驀然一亮。

東北方向五十丈處,果然有一片空缺。雖不知幻陣為何殘缺,但能順利進行自己的計劃最為重要,踏入其中沒有絲毫異常,水流從腳下涌過。

不用多想,體內玄陰毒丹運轉,一絲絲黝黑深邃的黑線在上面浮現,如同一條條蟲子攀爬匯聚在一起,最後化作一滴拇指大小的黑色水滴。

嘀!

水滴落下,順著經脈直達右手,而蘇湛的指尖同時變得一片漆黑,一滴黑色水滴滑落,散去水中消失無形。

玄陰毒亦是一種能量極端狀態的呈現,此刻竟凝實成液態,融入水中后迅速被水流溶解,經過瀑布的運動和幻陣吸引最終融入空氣。

連續五滴玄陰毒入水,蘇湛這才滿意的點頭,一滴玄陰毒恐怕足以讓幻體境的武者無能為力,整整五滴,經過水流有所稀釋,但應該夠景陽聖殿頭痛一陣。

做完這一切,蘇湛重新化作一道飄忽的幽靈,順著來時方向悄然退走,此次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景陽聖殿,好好享受我送給你們的大禮吧。 蘇湛成功將玄陰毒投入景陽聖殿存在幻陣的水流中,之後全身而退,期間沒有一個人發覺,這並不是他們沒有能力感知,而是精神都集中在了一點。

屬於郁九琰和沐青的戰鬥已經到了一種白熱化狀態,郁九琰蠻不講理的打法讓沐青頗為惱火,明明一身修為和武技卻無暇全力施展,只能不斷硬碰硬對抗。

這對他來說是極為窩火的打法,區區幻心境六重修為,有什麼資格和自己糾纏這麼久!

「哼!」

沐青冷哼,體內幻力瘋狂聚集於拳上,郁九琰見狀絲毫不懼,狂笑一聲化身流星火龍和沐青碰撞在一起。

轟!

巨大的爆破音在天穹上回蕩,兩人的身形因為幻力衝擊各自退開數百米,身前空間都因此出現了扭曲,可想而知其力量有多強。

四目對視,郁九琰眼中一片冰冷,這一回合過後,他沒有再繼續欺身而上,顯然也清楚這麼下去遲早有一方會體力先耗盡,而那個人一定會是自己。

「讓我看看這麼多年你的實力究竟提升了幾分!」郁九琰漠然開口。

兩手同時握拳,雄渾的幻力自氣海升騰,他的身後,一隻足有二十丈大小的天狼虛影浮現,仰天長嘯,聲波蕩漾開來傳入下方眾人耳中,一些修為低下的教徒直接被震的陷入短暫失神。

天狼身披暗金鱗甲,氣勢非凡,一道道綠色紋路銘刻在背部,那是天始之種的特徵,聖元級別幻種,幻力增幅四倍!

「是天幻獸衍化的天罡戰狼!」下方有人驚呼出口。

「還是聖元級別的!天啊,景陽城主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幻種!」

從未見過郁九琰顯露幻種,此刻喚出天罡戰狼幻種,許多聖殿教徒都是滿臉崇拜,即便兩方屬於敵對狀態也毫不影響他們對強者的敬畏。

「快看,殿主也喚出幻種了!」

「是白銀獅虎!」

循聲望去,沐青也在同一時間喚出了自己幻種,是一頭虎頭獅身的巨獸,全身如同白銀灌注綠紋瀰漫,光芒閃耀,威風凜凜。

白銀獅虎,同樣是天獸,同樣是聖元級別天始之種!

手掌一揮,兩道巨獸幻種撲殺而出,碰撞在一起頓時引得地動山搖,巨獸咆哮,撕咬起來。

這是幻力的比拼,獸類幻種最為兇猛,如同野獸獵食,每一次撕咬都會將對方幻力凝成的身軀打散一塊。

不過它畢竟不是血肉之軀,所以不知疼痛,不知疲倦,一次次碰撞中天罡戰狼和白銀獅虎都有所消耗。

但觀察兩者,分明天罡戰狼處在劣勢,獅虎咆哮,隱隱有著壓制趨勢,因為郁九琰畢竟比沐青低了兩個小境界,這種靠幻力凝出的幻種虛影實力直接取決於主人自身的幻力底蘊。

沐青凝視著身前虛空的兩道虛影,臉上一片平淡,顯然並未用全力,單純幻力比拼他絲毫不懼,這就是境界的差距。

「你輸了。」沐青語氣淡然。

話音未完,那道佔據優勢的白銀獅虎一瞬間白光大盛,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其中爆開,直接將天罡戰狼紮成粉碎,沐青選擇主動自爆幻種虛影。

郁九琰的嘴角頓時流出一抹鮮血,他操控著天罡戰狼處在連接狀態,所以幻種虛影被毀,也因此遭到了反噬,而沐青是直接脫離了對白銀獅虎掌控並沒有受到影響。

狂暴的能量肆虐,在天空中形成一道可以看見的透明氣波蕩漾散開,留下一片白色的真空地帶。

「你不是我的對手,退去吧…」沐青開口,拂袖一揮,境界的差距在他看來,這場戰鬥繼續下去已不會有任何改變。

「接下這一招,我便退走!」

回應他的不是止戈休戰,而是漫天風雷的轟鳴。

郁九琰右手高舉,兩指併攏,幻力不斷湧入雙指之上,頭頂天空在此時變得暗淡無比,烏雲翻滾,有著雷聲響徹。

「風雷術,雷龍芒!」

入侵被虐日常 話音落下,天空雷光大作,一道數米雷龍從雲層中俯衝而下,直接纏繞在郁九琰的雙指,恐怖的氣息在其上醞釀。

見到此術,沐青的臉色瞬間變得異常凝重,「雷龍芒,你竟然將風雷術修到了大成!」

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那指上瀰漫的氣息,隱隱讓他都感受到心悸。

「這是當初郁九琰出任景陽城主時幻天靈宮賜下的天級中品武技風雷術,他竟然領悟到了最高境界!」古楓露出一個誇張的表情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