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鄭先生考慮的還真是周到!”龍宇不由的感嘆一句,“如果我拿着定金,然後躲在咒樂園裏不出來,不知道李先生考慮過沒有?該再僱傭一個殺手進來幹掉我?還是自認倒黴呢?”

“呃……”明顯的,這個問題李國強從來沒想到過,尷尬的笑容,李國強的大腦突然間卡在原地,這個問題……實在是……實在是從來沒有想到過。

笑着,李國強尷尬的笑問,“這……這,龍……龍先生,您,您不會真的這樣做吧。”

“嘿,只是覺得十分無聊,所以想看看李先生如果遇到這種事情,到底會是什麼反應?”

“啊,龍……龍先生。”李國強無奈的苦笑着,“這個玩笑是不是開大了,我差點就要撞牆了。”

“好了,我可不想拿我五年的信譽來換這一個億。”

“當然,當然了,我也不相信您會是這種人。還有啊,龍先生。保護我們小姐這樣重要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留下任何後顧之憂,事實上,我們連嚮導都已經聯繫好了,您只需要保護好小姐就可以了,其它的一切,您完全不需要擔心。。”李國強對着龍宇點了點頭,算是進行最後告別。

“嚮導?”龍宇微微一怔:“我需要嚮導嗎?”

“當然,”李國強道:“畢竟過去了這麼多年,咒樂園內也有了不少變化,而且,一個合格的嚮導也是您身份的絕好掩飾,難道您不覺得嗎?當然,如果您不滿意可以直接打我的電話,我們會第一時間爲您更換向導。”

“那就謝謝啦。”龍宇下意識的推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這種斯文人用的東西他實在用不慣,不過出於掩飾身份的需要,他還是很自覺的接受了李國強的建議。

龍宇向門口走去,這裏只是一道普通的門,可是這道門,確實絕對有進沒有出的門,在大陸上所有強者眼裏,這都是一道典型的“單行道”。

當然,也有例外的,比如五年前的龍宇,比如大陸第二高手兇狼沙利。

“先生,如果您再踏前一步,您就不可以回頭了,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您將永遠不能走出咒樂園,現在,您確定要進去嗎?”據說咒樂園的每一個門衛至少擁有S級的實力,也正是因爲強大的門衛,這道普通的園門纔會成爲真正的禁區,對於每一個要進去的人,門衛都會給出同樣的提醒,這是咒樂園的慣例。

當然,不要因此以爲咒樂園是福利組織,事實上,還從來沒有一個打算進去的人,是在聽到這樣的提醒之後就打退堂鼓的。

咒樂園,這個全大陸最神祕、最傳奇的地方,無數的人想進去,也有無數的人想出來,這裏幾乎集中了全大陸最優秀、最強大的武者,誰也說不出來這裏究竟有什麼讓人着魔的魅力,可是幾乎大陸上每一個聽過咒樂園名字的人,都會從骨髓深處涌起莫名其妙的衝動,想要進入這個地方,想要見識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存在——當然,象龍宇這樣第二次自願進入的,除了咒樂園校長沙德爾克,恐怕普天之下,也找不出第三個來。

龍宇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我確定。”

“那好吧,祝您好運。”兩名守衛的眼神冰冷,打量着這個神采飛揚的小夥子,這道門前曾經有無數這樣滿懷夢想的人,不過他們通常都在不長的時間內變成了瘋子或者是一堆碎肉,這個人應該也不會例外。

看着龍宇吹着口哨消失在門裏,一個保鏢忍不住好奇的問李國強:“李頭,我們有必要弄這麼大排場來送一個保鏢嗎?”

“有的,”李國強輕輕的點了點頭:“如果你知道他曾經和大陸上的NO.10交過手,不知道你會不會再說出這種話來。”

保鏢的兩隻眼睛立刻就瞪圓了:“開……開玩笑吧,NO.10機甲戰皇,那個傢伙可是號稱手下從無活口的殺人機器啊!如果跟他交過手,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李國強瞪了他一眼,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我有必要告訴你原因嗎?”

“呃……”保鏢愣了一下,就看到自己的上司露出了一臉的無奈:“實話說吧,我也不知道,因爲調查的人全死在機甲戰皇的領地裏了。”

從NO.10手下逃生,這人到底有什麼本事?

□ 加油哦,在我看來,這倒有點像網遊呢,呵呵,不過不知道後續情節如何? 星葉童話 。

看到留言,不知道說什麼了,我,寫的就這麼像網遊嗎?大家給憑憑理啊。這,這是什麼道理啊,明明是科幻異能嘛~~~ 輕輕的踏前一步,天地間豁然開朗,明媚的陽光永遠那麼柔和,空氣也永遠那麼清新,一切都跟五年前一模一樣,因爲咒樂園裏的環境根本就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天空中,飛翔而過的飛車排着整齊的隊伍,在空中拖起長長煙霧,時不時的會聽見飛機起落的聲音,這纔不禁讓人感覺到,咒樂園其實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小。

這是一片混合着不可思議的魔法與異能的永久空間結界——一個完全人造的龐大樂園。

佔據着莫爾城三分之二的土地,可是在結界內部,咒樂園的空間足有整個莫爾城的三倍大,這個世界上也唯有一個人能夠擁有這麼強大的空間擴展能力,這個人便是咒樂園的校長,永生領域和空間領域的擁有者,大陸上公認的第一強者——斯德克爾。

在咒樂園裏,雖不象大陸上那樣排斥魔人,魔人和人類完全平等。但那存在於兩族人骨子裏的仇恨還是讓這裏變成了戰場。只要見面就生死相博的場面還是時常能見到的。

總裁總裁,真霸道 沿路的很多路標都充滿創意,也清楚昭示着魔人和人類之間不可填補的裂痕,這些路標多是警告類的句子,龍宇一路看去,一路失笑。

通向魔人區的路上插着兩支路標,指向魔人區一邊的路標上寫着“歡迎魔人們來到咒樂園”,而指向人類區的路標則寫着“如果你是人類,那恭喜你,你可以爬到人類區裏等死了。”

在這種細枝末節上,人類表現出了魔人拍馬難追的文字創意:“如果您是一名人類,那麼在您爲此自豪之前,請先到魔人區幹掉兩個魔人再回來,如果您實在沒這個能力的話,您也可以在魔人區撒泡尿再回來,我們有一百金幣的獎賞,並有一個美女的香吻贈送。”

販賣各式各樣奇怪東西的人們將這裏擠的滿滿的,就如莫爾城巨大的超市般,進出都需要從不寬的一條小路上穿過。

“畫筆啦,畫筆啦,寫上可以保證一千年擦不掉字跡的。”有人身上掛着一隻隻手臂粗的巨大畫筆在路標的位置兜售着。

“要**嗎?這可是居家殺人必備的武器,本天才親自開發,保證威力超過**,還贈送發射器一個,只要一千金幣,保證你得到美女的香吻。”有人攔下龍宇,一掀外衣,裏邊掛着小型火箭發射筒,槍支,**之類的東西。

“免了,不需要。”

“來一個吧,保證你成功,保生命有危險的話,我這還有防彈衣要不要來一件。”說着,來人又不知道從那裏變出一件足有三十釐米厚的上衣來,得意道:“裏邊可是實心的鈦合金,就算是**都保證炸不壞。”

龍宇拒絕了兜售對方的好意。微笑着選擇了正確的道路,在他跨出第一步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少年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您是龍先生嗎?”在人類區的道路盡頭,一名不超過二十歲的少年正瞪大了眼睛看他。

“你……”龍宇愣了一愣,立刻就反應過來:“嚮導?”

“是的,請允許我自我介紹,我叫李峯,出生在咒樂園,您進入咒樂園的時候,我的老闆己經打電話通知我了,我將是您在咒樂園內的嚮導。”少年很熱情的開始推銷自己:“我想您應該看得出來,我是一個相當合格的好向導。這邊走吧,我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呢?”

說着李峯先一步走到龍宇的前方領路。

寬廣的街道上,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羣構築着一副熱鬧的都市畫面,打扮入時的青年和穿着時尚的女生並不比莫爾城差。

正說話間,前方樓宇間傳來爆炸悶響,接着是一連串的野獸咆哮。

呼嘯而過的飛車正在向着爆炸的方向趕去。

“這是怎麼回事?咒樂園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亂了。”

“啊,這個,您是問對人了。”李峯搖頭晃腦的笑着,“如果您問別人還不一定能夠知道,這可是我不小心聽到的,絕對的真實。最近聽說莫爾城的魔獸都在大批的攻擊人類,還有一部分混進了咒樂園。所以呢,最近兩天執法隊可是忙的夠嗆。不時的就有那麼幾個倒黴的傢伙被襲擊,然後連骨頭喳子都不剩。然後魔獸們就開始成爲下一個倒黴的目標,執法隊可從來不管你是啥樣子,只要你違法,一概先打完再說。”

“呵呵,沒看出來。原來執法隊還是像以……嗯,這麼野蠻啊。”龍宇笑着抽出一根香菸,叼在嘴裏。

“哇!天使……”李峯看着龍宇嘴邊的香菸,狠狠嚥了口口水。明顯的,龍宇的話李峯一句也沒聽進去。兩隻眼睛第一時間鎖定了那隻印着美麗天使圖案的香菸。

“要嗎?”龍宇遞過一隻。

“當然,當然,哈哈,上天對我真是太好了,終於又嚐到天使的味道了,您真是個好人。”李峯手忙腳亂的接過龍宇手上的煙,掏出打火機點燃,輕輕的吸了一口,接着十分享受的閉上眼睛,回味着口中的香氣。“好,好煙啊,嗚,居然還有再品嚐天使味道的時候。”

龍宇疑惑道:“難道這裏沒有賣的?”

“唉,龍先生,這是天使啊,不是路邊幾塊錢就能買到的普通貨,這種香菸全世界可是隻有魔人族的區域才生產的,以魔人對人類的仇視,又怎麼會賣給我們呢,更何況這種香菸每年的產量有限,根本不是我們這些普通人消費得起的。”李峯訴苦道:“我五年前曾經有機會吸過一次,那個味道……嗯……簡直是太美妙了,可惜啊,實在是太貴了,十隻裝的竟然需要一萬金幣,黑市的價格更是每支高達三千金幣,我的上帝啊,那可是我一個月的生活費!其實我倒是每天都能吸到這種香菸,只不過那是在夢裏罷了。”

李峯愜意的吐出一口煙,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低聲道:“龍先生在進來之前應該也瞭解了一些情況,但我還是要提醒龍先生,如非必要請您千萬不要踏足除人類區以外的任何區域,因爲這裏邊死人再正常不過了,不論是暗殺、毒殺還是仇殺在這裏都是不受限制的,所以呢,龍先生千萬要小心啊!您看這人羣……”指着身邊擦肩而過的人,李峯故意嚇唬着龍宇,“誰敢保證這裏邊有是不是隱藏着殺手之類的人,真要是動起手來,就算是親愛的校長大人,相信也會對這些偷襲而頭痛的。”

“這個我到是聽說過,不過我希望知道現在的勢力劃分。尤其是近五年的變化。”

“近五年……噢……五年來這裏的變化還真是大啊,因爲五年前有一位高手從死亡迴廊闖出去了,嗯,那位高手可是我的偶像,什麼四大魔神,什麼最強的執法隊,連人家一片衣角也沒撕下,硬是讓別人闖了出去,並且,四大魔神和所有執法隊成員大半都交代在那了,從那之後,整個咒樂園的勢力格局就全亂套了……。”

“一片衣角都沒撕下嗎?”龍宇聳聳肩,又嘟囔起來:“靠!看來以訛傳訛真是要不得,老子當年都死了九成九了。”

“您說什麼?”李峯道:“事實上,那件事對咒樂園造成的影響相當大,至少對於人類區而言,經過那件事後,原本那六個最大的派系已經只剩下兩個了,分別是藏劍閣和霸拳館。”

“哦。”龍宇笑了起來:“繼續。”

“藏劍閣的閣主歐陽長天,他的異能力是控電、速度和石化,配合閃電疾光劍的威力,實力經過校方測試,定性爲S級,位列咒樂園第十六。霸拳館的凌霸天排名第二十四位,同樣是一位異能者,他的能力是鋼鐵肌膚和肌肉控制,號稱人類區最難纏的一個,雖然他的實力只排在二十四位,但他的防禦足可排進前十了,其防禦力只比血魔的血魔護身差一點點。”

“血魔……”龍宇推了推眼鏡,腦中浮現起一個身影,己經有些模糊,不過隱約還記起一些細節。五年前,四大魔神中唯一沒死的就是血魔,原因就是那接近絕對防禦的血魔護身,當然,他雖然沒死,似乎也離死差不多少了,至少當時,他幾乎已經骨骼盡碎。

“對,血魔,就是那個在我偶像手下居然能保住一條命的血魔,他現在已經只剩下一隻手了,不過實力居然又排進前二十位,簡直就是奇蹟,媽的,我都懷疑他就是蟑螂再生,居然這個樣子還不死。還訓練了四名殺手,號稱新的四大魔神,排名從十六到十九,能力全是S級的。”

龍宇點點頭:“的確命硬,都成那樣子了竟然還沒死。”

李峯使勁點着頭:“當然了,那傢伙可是絕對的蟑螂命,聽說被擡回來的時候只剩一口氣了,沒想還能活過來,噢,好像說多了,您千萬不要說出去啊,不然被別人聽見我一定會沒命的。”

龍宇好笑的看着李峯:“只不過是說說而己,怕什麼?”

李峯連忙擺手:“龍先生,您千萬不要這麼說,這裏邊可不比別處,這裏殺人不犯法的,如果讓新四大魔神聽到這句話,我鐵定被分屍啊,我還年輕,我還是處男呢,可不想死這麼早。”

龍宇啼笑皆非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膽子大點吧,小處男,以後有我在,你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

“那真是太好了……啊,我居然忘記問龍先生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了,能夠被選中進來保護鄭小姐安全的保鏢,實力應該很強吧?A+級還是S級?我相信龍先生一定是S級的,不然怎麼可能聽到我的分析還能這麼輕鬆。”

今天得了十朵鮮花,感動ING,不知道是那位送的捏~~~,反正猜不着^*_*^ “A級的吧?”龍宇推了推眼鏡微微一笑,其實具體是什麼實力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爲自己最討厭的就是實力測試,龍宇一向認爲,真正的實力是要打過才知道的,而不是任何儀器和任何考覈標準能夠準確衡量的。

李峯立刻就傻眼了:“A級?您確定?”

龍宇點點頭:“我確定。”

李峯的臉有些發白了,強笑起來:“龍先生您真幽默。前幾次鄭先生派來的人最底都是A+的,您怎麼可能是A級的?”

“幽默?我怎麼不覺得?”龍宇聳聳肩:“我記得我參加測試的時候確實是A級的。”

不過這個測試是在龍宇還只是A級的實力的時候參加的測試,估計距離現在己經有六七年了。

龍宇不會說,李峯就算想破腦袋也不可能會明白。

李峯的臉更白了:“難道鄭先生沒有跟您說過,在這裏,A級的保鏢完全是拿來給強者漲經驗的嗎?”

“沒事,”龍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我逃跑的功夫還不錯。”

李峯再也說不出話來。他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叫龍宇的傢伙,絕對不值得依靠,看來自己必須留個心眼,遇到危險一定要提前逃跑,要知道,自己逃跑的功夫絕對是超一流的。

你那不錯的逃跑功夫估計就是給我來出賣的,李峯心裏十分無恥的想着。

“嗯,跟我說說正事吧。”龍宇道。

“好的,昨晚正好出了點事,月華小姐在藏劍閣下屬的一個劍館內練習的時候被魔人抓走了,我們已經得到消息,抓走月華小姐的是魔人族的第二高手,現在排行第二十一位的火焰雄獅克爾特,擁有着S級的實力。”

“哦,難怪今天一大早這幫傢伙就急着讓我進來,原來是等着讓我賣命啊。無所謂了,既然己經接下了任務,如果真的沒命的話,只能算我倒黴了。”

龍宇恍然大悟,終於明白爲什麼天不亮,李國強就像火燒屁股一樣將自己從被窩裏拉出來,連服裝和化化妝師都帶來了。

一般的情況下,對於打擾自己睡覺的,龍宇從來沒有放過。不過這次看在錢的份上,李國強算是僥倖的撿了一條命。

李峯看着龍宇,就象看着一個傻瓜,就這幾分鐘的時間,他覺得自己的汗都下來了:“難……難道龍先生就沒有一點緊張的感覺嗎?這可是關係到自己性命的事情啊!”

“只有大禍臨頭的時候我纔會緊張,長這麼大讓我緊張的也只有少數的幾次而己。”龍宇一本正經的道:“其實你真的不用崇拜我,雖然我的樂觀精神在這個大陸上已經很難得了,但是並不是絕無僅有的。”

“那好吧,龍先生,我們還是先走吧,等見到藏劍閣的歐陽館主,再商量救人的計劃吧。”

“我救人,關藏劍閣什麼事情?”

李峯一陣惡寒,被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龍先生打敗了,只有A級你還想獨闖魔人區來個英雄救美不成,讓他很是不爽的是,明明沒實力居然還這麼囂張。不過看在錢的份上,忍了。

“龍先生,這您可就不明白了,看來還得我這個嚮導來解釋,您看我這個嚮導僱傭稱職吧。”李峯一臉無恥,厚着臉皮吹噓着,“人是在藏劍館被搶走的,爲了面子,藏劍館不會坐視不理的,現在藏劍館的館長歐陽長天正在和手下商量如何把人搶回來,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去找歐陽館長,相信您也一定很樂意多一個強大的幫手吧。這樣搞不好您坐着喝喝茶,聊聊天人己經救出來了。”

“嗯,希望他不要認出我纔好,”龍宇推了推眼鏡,悄悄的想:“歐陽長天……如果我沒記錯,那小子應該和我年齡差不多,當年不知道多少次被自己打得頭破血流,不過他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精神還是挺讓人佩服的。”

想歸想,龍宇還是問道:“我記得以前藏劍閣的閣主是一名教師,什麼時候換成歐陽長天的?”

“龍先生對於我們咒樂園的事情還真是熟悉,三年前的閣主確實是一名教師,可是後來歐陽館長不知道練成的什麼劍術,居然只用二十招就擊敗了原來排名第十六的教師,所以,他就成了新的藏劍館長了。”

“二十招擊敗第十六名的教師,好像太輕易了點吧。”龍宇記得原來的藏劍閣的館主劍術也是相當厲害的。

“是啊,那一仗簡直太刺激了,異能和劍術全上陣啊,最後毀了三棟大樓外加三道防禦系統,二十招說起來不多,可是真正打起來,那簡直……哎,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反正是驚天動地啊!”說起這些傳奇故事,李峯立刻興奮起來,手腳並用的開始比劃,那架勢,就像是自己打架一樣。

龍宇好笑的看着前頭手舞足蹈的嚮導同志,忽然很想找他問問六年前自己闖出咒樂園的一戰,不知道他會誇張到什麼程度。

走了一陣,太陽已經當空了,李峯忽然停了下來:“對了,龍先生,已經到中午了,我們是不是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就算是打架也是需要力氣的,沒有人會喜歡餓着肚子打架吧。首次見面,我應該盡些地主之誼吧。這次我來請客,我們去著名的特維亞飯店,雖然我比較窮,不過偶爾吃一頓好的我還是消費的得起的。”

“特維亞……”龍宇唸叨着這三個字,眉毛很輕微的跳動了一下。

龍宇的童年是非常艱苦的,在八歲之前,他一直是跟一個同樣可憐的叫卡秋莎的女孩子相依爲命,爲了生活,特維亞飯店的廚房就成了他們每天必去的地方,因爲那裏的廚師們每天都會把大量吃剩下的東西扔掉,而這些東西,就成了很多孤兒生存的必需品。

龍宇小時候又瘦又小,力氣也不大,經常都搶不到任何東西,所以,一開始他和卡秋莎經常是餓着肚子的,好在老闆人相當的不錯,後來每次都給自己留一大碗米飯,還帶着好多菜,雖然不一定是新鮮的,但正是這些東西,讓龍宇和卡秋莎能夠成功的活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