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金猿絕對是一個武道奇才,雖然不是人,但悟性強得逆天,加上蕭戰暫借的境界增幅能力,基本上沒有他學不會的。蕭戰最強的劍道絕學全都被他融入到自己的棍法中,一招崩解只讓世界一切都在崩解。

「轟!」

金猿同荒刑大戰在一起,這是純粹武技的巔峰對決,一時間雙方竟然拼了一個旗鼓相當。荒刑的力量非常可怕,武技加上那充滿毀滅興緻的法則力量絕對能夠在對轟中摧毀任何對手,可是金猿的肉身已經達到主宰境極致,荒刑所有的攻擊竟然無法破開其防禦。

荒刑被牽制住,天宓諸女根本沒有高興多久,一道恐怖身影穿透主宰級戰偶的防禦,衝到戰艦前,那刀光亮得讓她們睜不開雙眼。

「轟隆!」

一聲驚天巨響中戰艦被轟飛,天宓諸女再度重生,還未等她們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攻擊戰艦,劍光再度來襲,將其再次轟飛。

接連數劍,似乎意識到無法轟開戰艦防禦,這尊恐怖的存在立時改變策略,萬千劍氣如熾,竟然構建成一座簡直牢籠,他打算強行將戰艦封印。這個時候天宓諸女還處於眩暈狀態中,根本無法阻止這尊恐怖存在的舉動。

劍氣化作巨大囚牢,牢牢將戰艦困住,等天宓諸女反應過來時戰艦已經難以動彈分毫。

該死!

天宓諸女焦急之極,她們可不想淪為階下囚,可是她們就算調動戰艦所有力量都無法沖開那壓在戰艦身上的恐怖封印之力。這個時候天宓諸女已經無計可施,只能期望有人過來搭救她們。

荒神嘴角綻現出一幕冰冷的笑容,體內碰觸恐怖的火焰。

這是情火!

情火能夠焚燒一切生靈,無形無質,瞬間毫無阻礙的穿透劍氣所化的牢籠,附著在戰艦之上。

「噼啪!」

情火熊熊,在戰艦上燃燒不止,不過讓荒神意外的是情火併沒有穿透戰艦防禦焚燒進去,顯然戰艦本身蘊藏著能夠對抗情火的法則力量。

荒神臉色數變,神念探測,讓他極度鬱悶的是戰艦真是一個無堅不摧的烏龜殼,他沒有找到一絲破綻可以利用。嘗試無果之後,荒神打算將戰艦封印,等將來再想辦法,他的目光掃過其餘區域,決定清掃一切天宓諸女帶過來的聯軍。

突然!

荒神眼皮一跳,警兆還未出現,一股恐怖的力量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槍尖穿透虛空第一時間出現!

槍勁凌厲得可怕,出現的剎那捲向荒神,絲絲縷縷的分散開來,宛若一張大將他罩住。槍勁充滿可怕的絞碎之力。荒神臉色很冷,面對絞殺而來的槍勁手中戰刀一陣,道道刀光閃耀,就欲崩開如同大的槍勁。

槍勁攻勢陡然一變,由原本的攻擊法則專為時間法則,大籠罩而來,只讓時間倒流,原本被荒神收起的戰艦浮現掌中。

「轟!」

令時間倒流的大炸開,一桿長槍出現,挑飛荒神掌中戰艦。

荒神眼中寒芒爆閃,戰刀反手一斬,直接切開虛空,斬向那持槍者。 虛空炸開了,一道靚麗婀娜的身影從那爆炸的虛空中走出來,粉碎的空間碎片難以近身分毫,手持神槍,與荒神對峙著。

蕭琴!

主宰級修為,從氣息上遠遜荒神,這讓他嘴角放棄一個不屑的冷笑,戰刀再斬,劇烈完全消失,刀光突兀間來到蕭琴面前。

狂暴的刀意肆無忌憚的爆發,那股凌厲之意彷彿能將新世界都劈開,刀勁宛若世間最為恐怖的神刀,能夠斬滅一切,那刀勢更是絕倫,籠罩之下一切都要灰飛煙滅。

「鏘!」

神槍架住戰刀,一股恐怖的槍勁透過戰刀狂襲而來,竟然肆無忌憚的穿透荒神防禦,試圖衝進其體內。

好強的肉身力量!

荒神雙目一凝,眼中輕蔑之色頓消,狂暴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中用處,同那股恐怖的槍勁裝在一起。

一股驚天震蕩之力在槍與刀之間爆開,荒神的臉色一變在變,那股槍勁可怕到極點,分作千絲萬縷如若一尊尊絕世高手,撞上他體內湧來力量時盡往薄弱之處扎去,只讓他體內湧來數倍以上的力量被沖得支離破碎,拼了一個旗鼓相當。

高手相爭,一招失手喪命都有可能,荒神的武技已到了極為可怕的境界,當蕭琴一槍反攻而來時竟然被他擋住,不過他也因此喪失先機,被蕭琴壓制住。蕭戰可不同於那些戰偶,她的槍法已經晉陞到槍尊之境,僅論槍技已經達到一個異常可怕的境界,在心武之境的加持下,荒神能夠擋住已經很了不起了,要想反攻卻是很難。

心武之境被譽為完美之境,處於這個境界呃武者不會出現哪怕一絲失誤,荒神有著近乎心武之境的武感,可是面對晉陞槍尊之境的蕭琴,這種武感完全處於劣勢,被壓得死死的。

蕭琴的身法唯美如仙,手中神槍將纏蛇劍的原理運用到極致,讓她無招不破,無物不破,力量跟境界的差距完全被**無視。

這是一場持久戰,荒神一顆心冷靜的可怕,他彷彿就是一尊冰冷無情的機器人,從來就不會犯錯誤,不管蕭琴槍法晉陞到如何可怕的境界,哪怕強行製造破綻,他都能變招擋住。

碰上能夠力敵荒神與荒刑的人並未出乎荒族的預料,真正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或許就是大戰中的兩人從未見過,當表現出來的戰鬥力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

荒魔高坐於王座上,俯視著整個戰場,突然他一揮手,讓整個大戰瞬間進入最**。

全面出擊!

荒魔竟然這麼快就要跟戰族一方決戰,隨著他一聲令下,無數荒族最頂級強者衝出那巨大的戰爭堡壘,投入到戰場中。

足足上千名主宰級存在!

這一幕很是讓人感到吃驚,這並不是巫月那種必須依靠戰爭世界才能存活的主宰級傀儡,他們是真正的武者,每一個體內都流淌著荒族最為純正的血脈。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當初天宓諸女投入戰場的軍隊瞬間被清掃一空,上千名主宰絕對是顛覆性的,他們完全打破戰場的平衡,戰族一方瞬間就出現全面潰敗。面對主宰除非是最為頂級的皇者,在藉助三大境界增幅之後才能與之一戰,其它的根本無法面對。

狼狽被蕭琴解救出來的天宓諸女面對荒族如此武力,只能憋屈的選擇撤退,只要抱住最強武力就成,至於其它死多少也沒有關係。然而面對主宰想要撤退基本上就是妄想,損失實在是太大了,很快天宓諸女就管不上其他人了,她們只能自顧自逃命要緊。

上百尊主宰級存在追殺,天宓諸女駕馭的戰艦狼狽的很,這可不是一路直線逃跑,她們必須駕馭戰艦穿透無窮無盡禁制世界的封鎖,不暈頭轉向,迷失方位就不錯了,想要逃離追殺幾乎不可能。

很快天宓諸女統御的無數大軍盡滅,她們成了真正的光桿司令,越來越多的主宰向著她們逼近。這時蕭琴跟金猿也面對數量驚人的主宰圍剿,荒刑與荒神一時無法戰勝對手,竟然選擇與人聯手。

「轟!」

潰敗頃刻間發生,金猿同蕭琴異常狼狽的從那恐怖的氣勁中鑽出來,就在他們要新一步逃走時,一股可怕的意志突然降臨這片虛空,在他們的感應中世間無盡大道法則劇烈震動起來,幾乎是剎那間荒族上千多尊主宰級高手同時遭到可怕至極的攻擊。

天地間彷彿無數矛影出現,每一桿矛都代表著一種大道法則之力,有的憑空衍生,有的從那時間與空間中轟殺而來。

大道之矛!

這是任何武尊都能夠做到的一種能力,只要讓己身大道法則通天地大道相容,就能讓自己的攻擊藏入天地大道中,於任何一個地方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這一擊同任何一種藉助大道攻擊的招式都不同,首先一出手就是一千多道大道齊名化矛,其次就是每一矛宛若有一尊恐怖的天地主宰操控,驚天一矛殺出,當場就有一半主宰級強者肉身被打爆,如同煙火一般盛放,絢爛凄美到極點。

蕭戰終於出現了,作為最強分身,他基本上繼承了本體一切武道,一招出手打爆一半以上的主宰,這戰績立時讓他成為矚目的焦點。

荒族的主宰級強者武感都強得可怕,就算是晉陞到槍尊境界的蕭琴都難以最終戰勝荒神,其餘主宰除修為差很多外,他們的武感都強得幾乎逆天。就算那些掌握劍神境的戰偶面對他們也沒有絲毫優勢,而現在他們竟然被一個人一招打爆一大半,這一戰果絕對鎮住幾乎所有人。

主宰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蕭戰哪怕打出崩解一擊,這一大半被他打爆的主宰也僅僅只有數十尊最弱的徹底隕落,其餘的大半收了傷,輕重不一,要恢復並不是難事。

蕭戰沒有理會這些目露驚異目光的主宰,他的目光穿透一切,看向那巨大的戰爭堡壘,目光似乎望穿一切,他瞬間同荒魔對視起來。蕭戰感到一股強烈到極點的戰意,那氣息雖然被戰爭堡壘阻隔,但僅僅一絲溢出,就讓他汗毛炸立,肉身神魂瞬息間綳得緊緊的。

強!

這是蕭戰感應到荒魔存在後第一反應,這傢伙的實力已經超越一切,完全觸摸到那成超越武尊的境界,這讓他頭皮發麻之時也鬆了口氣。荒魔這小子如今尚未晉陞到那一境界,這就表明巫月那個人的計劃還沒有成功,不過能夠讓荒魔達到這一可怕的程度,她的計劃怕是有了很大的進展。

蕭戰的舉動完全就是在無視,一直將荒魔視為生平大敵的荒刑恨得咬牙,他承認蕭戰很強大,那驚世一矛都讓他驚出一身冷汗,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對方,竟敢如此無視他,這簡直就是不可饒恕的事情。

「去死!」

荒刑狂暴了,長棍怒砸,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捅出一個窟窿,這是絕對力量的一擊,能夠媲美心武的強悍戰鬥武感爆發,一擊盡封蕭戰一切應變可能。

這一棍完全超越主宰巔峰,能夠將一切都轟殺,就算是最強防禦的金猿都要被其打爆。

蕭戰沒有躲,此刻的他已經進入最佳戰鬥狀態,一個荒刑豈能擋得住他。

剝奪!

神罰!

崩解!

三招合一,在三大境界增幅下,硬撼荒刑這強勢一棍。

「轟隆!」

棍矛對撼,那震蕩怒卷,無盡虛空粉碎,出乎預料的一幕出現了,荒刑竟被被蕭戰一矛砸飛,人飛出億萬里,震驚了所有人。

矛尊之境家武尊之境,強得近乎可怕,有種完全凌駕於武尊之上的感覺,蕭戰三招合一,第一招剝奪直接就讓荒刑招式威力下降一個等級。此消彼長,如此碰撞他想不敗都難。

蕭戰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現在被一矛砸飛的荒刑面前,神矛突刺,一招剝奪直取其首。矛尖沒有一絲震動,根本無法形容這一矛,那軌跡完美到讓你崩潰,哪怕將武器橫在身前,打出自己最強一招,你都會生出一切都是徒勞的感覺。

那一刻蕭戰這突刺一矛在荒刑眼中宛若慢動作,他能夠看清任何一絲變化,可當他嘗試要擋住這驚世一矛時,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反擊速度怎麼也趕不上矛的速度,更讓他驚駭欲絕的是隨著矛離自己的腦袋越來越近,他發現自己所有力量都直往下掉。

這不僅僅是修為的下跌,而是各種屬性都在下跌,讓荒刑從主宰極致境界的力量硬是下跌一個層次。

「啊!」

眼中精芒爆閃,血液瞬息間沸騰,一股驚天戰意爆發,幾乎是剎那間一股奇特的意境出現在荒刑的心頭,只讓他手中長棍跳動,主動迎上那完美驚世一矛。

「嘭!」

荒刑再度被一矛挑飛,蕭戰眼皮微微一跳,這傢伙最後時刻竟然能夠從他這可怕一矛中掙脫出來,並準確無誤的擋住,一切都要歸功於那股奇特的意境。雖然僅僅剎那間的接觸,但是蕭戰已能肯定,這種意境能夠捕捉到心武的軌跡。

這難道就是荒魔那傢伙有自信挑戰他的原因所在?

蕭戰很自信自己的判斷,荒魔絕對已經具備對抗心武的能力,那麼同這傢伙的大戰所能依仗的就只能真正的武技了。

意識到這點並未讓蕭戰感到害怕,如今的他早就無需藉助心武這東西了,一場巔峰對決讓他感到熱血沸騰。

荒刑雖然掌握這種能夠對抗心武的境界,但已經無法滿足蕭戰那顆熊熊戰意燃燒的心臟,一矛再度轟飛荒刑,他朝著虛空那巨大的戰爭堡壘掠去。

蕭戰的舉動就是對荒刑最極致的蔑視,這讓他憤怒到極點,他一直將荒魔視為生平大敵,沒想到最終情況是這兩個傢伙都將他給無視了。

不可饒恕!

荒刑怒欲狂,體內恐怖的戰力在熊熊燃燒,他想要追上蕭戰的腳步,但還未等他有所動作,一桿神矛突兀殺來,那恐怖一擊竟然打出絲毫不遜色於他的攻擊來。

魔蠻在邪笑,根本就不懼荒刑,一出手就是最強殺招,只將荒刑震退萬里。雙目鎖定,熊熊戰意在燃燒,剛剛只是見面禮,此刻才是真正的大戰!

荒刑早就將蕭戰拋諸腦後了,魔蠻真的很強,他認出這傢伙的身份,墮天族,能夠打出數千倍戰力來,同意境界這絕對是要人命的能力。

隨著魔蠻的出現,蕭戰一方無數強者登場,大決戰瞬間來臨。 這方天地無數決定強者在大戰,恐怖的風暴能夠毀滅一切,然而在風暴的最中心,那座懸浮著的巨大的戰爭堡壘宛若一座太古神城,它鎮壓諸天,讓一切毀滅的力量難以靠近分毫。

漆黑戰甲顯得異常猙獰,屹立於戰爭堡壘之上,荒魔就是那天地共主,世間大道法則都匍匐在他的腳下,一股宛若凌駕於武尊之境上的可怕意境滲透到每一寸虛空,此刻哪怕是主宰面對荒魔也要瞬間失去所有信心。

目光碰撞,轟鳴之聲震動虛空,天地無盡大道法則在這一刻都崩裂開來,一個可怕的禁域瞬間出現,只將蕭戰同荒魔兩人都一同籠罩進去。

天地法則統統都被禁域排斥,這並不是什麼特殊手段形成的禁域,而是兩人獨特力量的碰撞,完全容不下其它法則力量,任何試圖進入禁域中的力量都會被無情絞殺。

蕭戰臉色異常凝重,荒魔的強大超乎想象,絕對能夠同戰魔這一層次的恐怖高手對戰,至於勝負難料。

矛尊境同樣擁有類似劍聖境的致命破綻能力,這是心劍最極致的升華,絕不會因為蕭戰現在修鍊的是矛之大道而失去它。

目光鎖定荒魔,蕭戰發現矛尊境獨有的製造破綻能力竟然失效,這讓他心頭微微一震,他完全沒有料到荒魔為了對付他已經達到這一個地步。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之時嗎?」

荒魔開口了,他的目光像似望穿時空的阻隔,看到彼此第一次相遇之時。

蕭戰淡然道:「自然記得,對於我來說那並未過去多久。」

荒魔笑道:「也是啊,你直接被人送到這個時空,一個紀元前發生的事情就像似在昨天。當初我真的很自負,沒想到面對要比我弱上一截的你卻慘敗,從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你將是我一生最大的敵人,我一直想要堂堂正正將你擊敗。在聽到巫月那個女人傳來的消息,我就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我同樣期待這一戰,說真的,自從修鍊劍道九境時我再也沒有碰到同階一戰能夠將我壓制的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哈哈!劍道九境聞名久矣,當初領教過劍神境的威力,如今倒要看看已經大成的你能夠達到何等地步。」

話音未落,荒魔的刀出現在手中,瞬間那恐怖的刀意肆虐開來,充滿毀滅的無上意志,純粹到不雜一絲雜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