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鍾奎舔舐一下嘴脣??點點頭??“想??”視線卻停滯在小明臉上??看着他滿臉淚痕責怪道:“咱是男人??不能流淚的??把眼淚收回去??”

“哦??”小明見師父不高興??趕緊手忙腳亂一陣亂抹??用袖管把臉上的淚痕抹乾淨

冉琴用水杯端來半水杯涼白開??坐在鍾奎頭的一側??伸手預扶住他起來喝水

某人卻有些不好意思??掘過頭??倔強的說道:“我自己來??”

冉琴動怒??“無論你以前多麼有能耐??現在都得聽我的??你是病人??需要幫助別逞強??”

鍾奎語塞??禿廢的低下頭??木訥無助的任由冉琴扶住肩頭緩緩撐起半拉身子來

щщщ● ттκan● ¢o

一旁的小明??見師父也被威懾住??不由得低頭??心說:媽呀??師父就夠霸道??沒想到冉琴阿姨也夠厲害的??嘴角一抿??竊笑;嘻嘻??以後有得師父受罪的了

小明的舉動??早就被欠身起來的鐘奎盡納眼底??他低聲罵道:“臭小子……樂呵什麼呢??”

“啊……??沒……師父我去給你倒痰盂……”說着話??他就矮身挪出痰盂來??頭也不敢擡端起痰盂就往門外走

“倒了記得沖洗一下??”冉琴叮囑道

“哦”小明答應着出去了

水杯遞在鍾奎的嘴脣邊??他此刻除了服服帖帖的聽話??好像別無他法??抿一口水??嘆息一聲??躲閃着冉琴注視的目光??詞不達意道:“徐倩怎麼樣??”

“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一點??我就把前前後後事件經過都講給你聽??”冉琴用手帕拭去他嘴角殘留的水跡??玩笑道

“我想知道她有沒有事??”

“她沒事??不過有件事很奇怪……”秀眉一揚??冉琴陷入沉思……

“什麼事??”鍾奎追問

“是徐倩帶我下樓來??找到你們的??”

“她不是瘋了嗎??怎麼可能??”

“當時我和你分開??我去徐倩那……”

小明進來??打斷了冉琴的話題??把痰盂塞進病牀下??發出瓷器和水泥地面摩擦的‘嗤嗤’脆響

“小明??你要學會輕拿輕放??這樣就沒有響聲了??”冉琴蹲下??示範個他看

病牀上的鐘奎??粗眉毛習慣一擰??心說;女人就是麻煩??做什麼事都得來一個細節??他急於想知道下文??就催促冉琴道:“好了??你快點給我講??”

“慌什麼??我之前說過得等你好一點纔講??”撐身站起的她??一本正經道

“你……”鍾奎瞪圓眼睛??卻很是無奈

小明看看師父??看看冉琴??然後對師父說:“師父??我給你講??”

鍾奎眼睛一亮??說道:“你知道什麼??快點給我講出來??”

小明斂住笑容??認真的神態看着師父道:“就是我爲什麼會昏厥在衛生間的原因??”

冉琴氣啊??這小明??之前無論怎麼問他??他都三緘其口??什麼都不說??現在倒好??主動要給師父講??講就講唄??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講??她想阻止小明??卻又擔心鍾奎動怒??遲疑之下??她莫奈的對鍾奎說道:“小明講可以??你別聽見什麼就要起來??”

鍾奎沒有言語??只能是默認

小明講述的故事……

小明沒有睡意??躡手躡腳爬起來??悄悄的離開會議室??輕車熟路的摸到衛生間去??想看過究竟??同時也想證實自己沒有撒謊來的

就像師父說的??自己是捉鬼弟子??怎麼能夠有膽怯害怕的心態

這樣一想??小明越發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

走進死寂般的衛生間??因爲心裏有底和想法??這次他沒有感到害怕和恐懼??在進入衛生間後??他很隨意的瞥看四周??視線最終落在鏡面上時??看見的是自己的影像 039 蹊蹺

就在這時.衛生間的燈光忽然.閃動起來.忽閃忽閃的燈光變得詭異莫測.原本是沒有害怕的小明.毛髮突然豎起.恐懼也間接冒出來.

他的視線定格在鏡面上.鏡面裏的他.直勾勾的盯着鏡面外的自己……就在小明盯着鏡面裏的影像時.突然從影像後面伸出一雙白森森的手來.作勢要抓他似的.驚恐的看着.這無比恐懼的一幕.小明大腦瞬間空白.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就一頭栽倒在地什麼都不知道了.

聽完小明的敘述.冉琴驚愕得就像她親自看見一般.臉色都變了.

鍾奎點點頭.獨自低語道:“這就是了.問題就出自那面鏡子.”他看向冉琴.目光充滿關注和探究道:“徐倩遭遇到的情況.是不是跟小明的一樣.”

冉琴遲疑着秀眉擰緊.暗自思忖要不要把徐倩的情況告訴鍾奎.

“講啊.”鍾奎瞪眼催促道.

見師父和冉琴阿姨又開始頂真了.鬼機靈的小明端起師父水杯看看裏面水不多了.藉故去倒水之際.離開了瀰漫火藥味的病房.

冉琴知道小明這丫的鬼精靈故意離開.她沒好氣的瞥了一眼鍾奎.嗔怪道:“你看你像什麼樣子.把小明嚇得的.”

“我什麼樣子了.喊你快點說徐倩的事.你就拖拖拉拉的.我這是着急……”鍾奎說着說着.情緒急躁起來.作勢要起來的樣子.

“別啊.你想知道.我告訴你好了.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要不然我喊護士來扎你針.”好一個冉琴.就知道某人害怕那尖尖細細的針管.靈機一動拿出這個損招來嚇唬他.

“得.我聽你的好了.”提起的腿.乖乖的放好.急躁的心態.也被針管給嚇唬回去了.

冉琴端來一張凳子.放置在病牀邊.含笑盯着鍾奎.心裏好一陣竊喜終於逮住這廝的軟肋.一個大男人害怕針管.看來以後用這招收拾他蠻不錯.

從對方晶亮的眸子裏.看出幾分狡詐.鍾奎心裏嘀咕開了.這娘們.不知道又在搞什麼鬼.面上卻顯露出一副很無奈的表情.

“準備好了.我就開始講.”冉琴似乎有所顧忌.還是在遲疑要不要講出徐倩的事情來.

“哎呀.我的大姐.你就講吧.”

看着對方很着急詢問徐倩的情況.冉琴心裏莫名的涌出了一絲醋意.視線急忙挪開.看向別處……思維在極力回憶看見徐倩的那一幕.

鍾奎去衛生間.

冉琴去樓上.

保姆在熬藥.是那種很薰鼻子的中藥.

徐倩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活動輪椅上.面對着大門口方向的窗戶.窗戶是落地窗.窗簾是把窗戶遮得嚴嚴實實的.

冉琴敲門.‘篤篤’裏面沒有反應.她慢慢推開房門.暗淡的光線.滿屋子的幽幽淡綠色.越過空間暗淡光線.看見徐倩孤寂呆坐的背影.

徐倩身着乳白色睡裙.整個人木訥的姿勢.就像木偶.

冉琴輕輕的走上前.腳下是沙沙的腳步聲.玻璃窗戶有一扇是開啓的.風從開啓的窗戶外.鑽進來調皮的撩動着落地窗簾.

許是徐倩聽見身後有動靜.她身子微微一顫.沒有出聲.視線依舊直勾勾的盯着.隨風飄動的窗簾.窗簾上是綠色的花花草草.甚是好看.

冉琴拾步上前.手輕輕搭在徐倩的肩頭.柔聲道:“徐倩.屋裏的光線好暗.要不要把窗簾拉開.”

“不要.”徐倩的回答.冉琴在聽見時.偶感意外.這不像是一個神經不正常人說的話吧.但是她沒有揭穿.卻按照徐倩的話.順勢說道:“爲什麼.不能拉開窗簾.外面有陽光的.”

“冉琴姐.我沒有瘋.”徐倩幽幽的說道.

冉琴驚訝.附身看向她:“徐倩.你沒事.”

徐倩扭動輪椅.警惕的瞥看了一眼門口.滿眼的恐懼神態道:“真的.我沒有瘋.”

“那你爲什麼要這樣……”冉琴沒有繼續說下去.她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問徐倩爲什麼要裝瘋子來騙自己的父親.

“冉琴姐.徐集不是我親爹.他們倆想對付我.所以我……你看……”徐倩說着.撩開衣袖.露出一截有着雪白肌膚的手臂.手臂上是一道道血紅色酷似鞭痕的印記.看着這一道道怵目驚心的鞭痕.冉琴眼睛潮溼了.

“他們打的.”

徐倩搖搖頭.“不是……”

“那這是什麼.”

“冉琴姐.幫幫我.”徐倩嗚咽着.眼淚水瞬間溢滿眼眶.哭泣着說不出話來.

“究竟怎麼回事.你慢慢告訴我.”

房門吱呀一聲開啓.保姆從外面進來.手裏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

“小姐喝藥了.”

徐倩立馬恢復癡呆模樣.眼淚卻一直在眼眶裏打轉.

“咳咳.你先放了.待會我看着她喝下去行嗎.”冉琴急於想把保姆支走.就急忙說道.

“不行啊.徐老闆說了.一定要我看着小姐把湯藥喝完了才能去做別的事.”保姆真實的是老實巴交那種.執意要徐倩立馬喝藥.

這人沒有病.喝藥幹嘛.冉琴來氣了.她看着保姆.尋思着這麼來應對眼前的僵局……

保姆也在看着冉琴.“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徐老闆說了.小姐需要休息.不能隨便打擾的.你出去吧.”

“……我是徐老闆請來的客人.專門來給徐小姐看病的.他沒有告訴你嗎.”冉琴一急.急中生智道.

“哦.徐老闆沒有告訴我這事.”保姆看看湯藥.琢磨着要不要放在桌子上.把湯藥碗放在桌子上後.保姆做了一個令人倒胃口的舉動來.她居然伸出粗糙粗短看似髒兮兮的食指.戳進黑色的湯藥裏去試溫度.

保姆熱情的招呼徐倩道:“小姐.快喝吧.不燙了.”

看着保姆這驚人的一幕.冉琴的喉嚨一陣痙攣.想嘔吐的樣子.

背對保姆坐在輪椅上的徐倩是沒有看見這一幕.在保姆喊讓她喝藥時.也許她想打發保姆儘快離開吧.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就任由保姆端着湯藥.用湯勺舀來給她喝.

“別喝……”冉琴阻止道.對於旁人的阻擾.徐倩沒有任何表情.

保姆卻露出驚訝的神色道:“爲什麼不能喝.” 040 惡魘

“因爲我剛纔細細觀察徐倩,不能喝中藥。鑑於徐小姐這種症狀,用中藥來治療只能說是治標不治本。即使是病的症狀治好了,但致病的根源不能清除。”

冉琴的話說得是頭頭是道,詐唬住了保姆,她遲疑縮回端湯藥的手。認真的盯着對方道:“那,待會你給徐老闆講清楚,我笨嘴笨舌的說不出來什麼大道理。”說着話,她就端着湯藥走了出去。

“謝謝你冉琴姐。”

“好了,你都沒有看見……額!還是不告訴你的好。”

“什麼?”

“沒事。”冉琴淡然一笑,沒有把看見保姆的舉動告訴她。“好了,這下你可以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吧!”她緊挨在徐倩的身邊,帶着一股不容抗拒的親和力,對她說道。

徐倩沒有言語,而是默默無言的挽起睡裙給她看身上。看着她身上一道道血紅色的傷痕,就像鞭打在冉琴的心裏,真的很疼很疼。

眼眶的溼潤加重,輕輕撫摸着徐倩傷痕累累的手臂,“疼嗎?是他們打的?”她在問話時,鼻子酸溜溜的,眼淚幾乎要滾出眼眶。

徐倩搖搖頭,仰望的姿勢看着冉琴,講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件來。

那一晚,徐倩因爲鍾奎的建議和父親發生口角,兩父女因此鬧得不可開交。她賭氣早早的睡覺,迷迷糊糊剛剛入睡的她,覺得房間門,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徐徐開啓……

同時她覺得身子不能動彈,完全被某一種神祕的力量禁錮了一般。思維卻是清醒的,眼珠子尚能靈活轉動。

接着從開啓的房門涌進來幾個模糊不清的身影,在印象中好像是女人。這些鬼魅的身影,傳輸着一句話給她耳畔;“她回來了,快跑。”

徐倩不能控制的被那種神祕力量托起,接着又從半空重重的摔下來。嚇得她大聲的喊,喉嚨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這種詭異的感覺一直持續半小時,才慢慢的消失。當徐倩緩慢的從惡魘中醒來時,她第一時間就是去找父親徐集。

徐集在辦公室和一個人談事,剛剛伸出手預備推開房門的徐倩,驀然聽見裏面傳來談論她的話題。

“你急什麼急,要想得到徐倩,還得從長計議。”這是徐集的聲音。

“徐老闆,你可別言而無信,咱先就說好了的五六分成。”另一個她認識,就是父親口裏的朋友,那位風水先生左小木。

徐集辯駁,得意洋洋道:“我沒有言而無信,是你太心急了。在之前徐倩就喜歡上一個鄉巴佬,還不是靠我把那鄉巴佬給轟走的。”

左小木嘚瑟的冷笑道:“那太感謝你了,我只要得到她,餘下一切都屬於你的了。”

門外的徐倩乍一聽徐集的話,驚呆了,敢情自己根本就不是徐集的親女兒?難怪妹妹出事他毫無憐惜之情。難怪他老婆的死亡,也歸罪於妹妹。她不能進屋,得悄悄的離開這裏,去尋找鍾奎……這樣一想,她就慢慢慢的縮回握住門把手的手,預退身迴轉。

半開的房門在徐倩的鬆動下,微微顫動。

微微顫動的房門引起了徐集和左小木的注意。

“門口有人?”左小木機警的瞥看着門口說道。

“是風吧?”徐集說着話,就起身來門口看。

徐集要來門口,怎麼辦?跑回二樓樓梯已是來不及,徐倩看向不遠處的衛生間,只能跑去衛生間而且要快。

徐集走到門口,一把握住門鎖釦,拉開……一股冷風撲來,他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好似瞄看到有一抹身影,從門口左角處一閃而過。

他閃身出門,看向右邊二樓方向。然後再看向衛生間位置,回身對左小木說道:“我去看看。”

當桃花遭遇錯愛 屋裏的左小木見狀,也急忙跟了出來。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徑直往衛生間方向走去……

跑進衛生間的徐倩,無路可走,這是男女共用衛生間。憑感覺,徐倩知道徐集他們倆一定要來衛生間查看的。要是在裏面把門鎖上,明顯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如是不鎖上,他們倆很有可能進來查看,一眼就會看見她在裏面,那麼剛纔在門外偷聽到的話,會對她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她不敢設想,也沒有時間去想。

看着藍幽幽的鏡面,徐倩冷汗都急出來了,由於緊張,胸口劇烈起伏……就在這時,不知道是因爲慌亂的原因,還是鏡面裏的確有問題。

徐倩看見鏡面裏她自己的影像在冷笑,眼眸充滿恨意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這是自己的神態嗎?很詭異的視覺感,令她狐疑的盯着鏡面發呆。

看見這詭異的一幕,是人都會嚇得魂不附體。徐倩也不例外,在驚恐之下,她沒有敢大喊出聲,而是想證實鏡面裏的人是自己,還是什麼。就伸手摸着鏡面……就在她伸出手時,鏡面裏的‘人’也在伸手,粗略的看,是看不出問題來的。

完全就像一個人在照鏡子,一舉一動幾乎如出一轍。

當徐倩的手觸及到鏡面時,一種非常詭異的氣息,從鏡面伸出的手指間傳遞給她。一聲聲充滿蠱惑鬼魅的囈語,響徹在耳畔;“她回來了……她回來了……”

無比驚恐的瞪大眼珠子,一步一步的後退,驚魂般的看着鏡面。神經質的捂住耳朵,想抗拒那種蠱惑的囈語繼續侵擾耳膜。徐倩突然發出聲嘶力竭的大喊:“啊啊啊啊啊……”兩眼一黑,撲通一聲倒伏在地。

在聽到這兒時,冉琴的臉色都變了,“那後來怎麼樣了?”她緊張的問道。

徐倩蒼白的面龐,無助的看着她說道:“是徐集在聽見喊聲後,跑了來,夥同左小木一起把我送進醫院。我在醫院醒來之後,就發現渾身都是傷痕,每一道傷痕都好疼,疼得我半夜不能睡覺。我一言不發,就那麼傻傻的呆着,腦海裏想起很多很多發生過的時,想起我可憐的孿生妹妹。”

“你懷疑身上的傷痕是徐集他們鞭撻你的?”冉琴吃驚道。

“要不然怎麼解釋?”徐倩撲閃着空洞無神的大眼睛道。

冉琴真摯的眼神看着徐倩,認真的說道:“等時間,我陪你一起等。鍾奎已經決定幫你了,你要堅強起來,答應我好嗎?” 041 記憶噩夢

“他現在那去了.”問出話時.徐倩突然緊張起來.手指來回磨蹭在膝蓋上.不停的抓撓.眼眸目光也變化不定.

“他去衛生間了.在那裏發現一個黑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