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鏡魔法,理論上能反shè一切元素魔法,所以繼續用魔法攻擊,根本就是自尋死路。當然,當初冷傲峰對李軍賢時候的破解方法,絕對屬於例外,是以李軍賢當時也完全沒能反應過來,居然真有人能夠通過元素魔法,來破解這元素魔法的剋星鏡魔法!

而鏡魔法有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無法反shè物理攻擊,這是普遍所知的一個常識。 追美高手 加上鏡魔法是在原本的冰面上附著特殊的魔法陣,所以本身也相對較脆弱,使用物理攻擊,很輕易就能把那魔法鏡給擊破。只是,以上都是對付正常鏡魔法的方法,不要忘了,冷傲峰的魔法還有特殊xing。

剛才的「冰牆」就是很好的例子,據判斷,冷傲峰的水應該是不可逆的魔法進化,也就是說,冷傲峰的鏡魔法也同樣包含之前水牆的特xing。如果貿然用物理進攻,一旦不慎接觸到了冷傲峰的水,那麼很可能也會步上別人的後塵,先前的老五,應該就是死在這方面上。所以狼王此時,也不得不直接動用武器了。

狼王的話音剛落,其他人就立刻明白了狼王的意思,一個個全部拿出武器來,哪怕是平ri里不習慣的戰鬥方式,此時也是立刻轉換。

一眨眼,狼王就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冷傲峰身後,並且一爪揮了出去。就像當初李軍賢說的那樣,風系魔法跟風系魔法加成,截然不同,真正的風系高手,速度能夠快到幾乎被人認為是在瞬移!

啪嗒!

冷傲峰的冰牆被狼王的銳爪擊穿,不過,狼王的武器雖長,但此時卻不敢繼續朝冷傲峰身上揮去,因為冷傲峰的冰牆突然整個外移,如果此時還不收手的話,那他將被凍成冰塊,兩敗俱傷。收手,狼王當然要收手,他還要當下一代蠻王,他可不想死在這裡。只不過,就算是收手,狼王也能照樣發起攻擊!

只見那電光火石之間,以狼王武器頂端的銳爪為基點,猛地爆發出無限風浪來,隨即,狼王的手收回去,但暴風還在,呼嘯著要將冷傲峰撕裂成碎片。

鏡魔法!又是鏡魔法! 男神總裁太霸道 冷傲峰瞬間在近前重新凝結出一道冰鏡來,擋著了狼王的暴風。狼王的反應很快,冷傲峰的反應速度也同樣夠快!不過冷傲峰這次鏡魔法的結果,是暴風退回,把前面那道逼退狼王的冰牆給撕成了碎片,至於狼王本身,憑藉著速度的優勢,自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而與此同時,冷箭突發,一支冷箭,莫名從暗處飛了出來,直對冷傲峰眉心!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在剛剛應對完狼王之後,此時的冷傲峰,根本來不及閃躲。就算有鏡魔法擋在前面,以此箭的威勢,那點薄冰也根本無法阻擋這純物理xing的攻擊。

沒錯,相比起近身攻擊,對付冷傲峰的鏡魔法,顯然還是遠程進攻更安全一些。而遠程魔法進攻不行的話,可還有遠程物理進攻啊!

咔!

即冷傲峰前一道冰鏡破碎之後,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冷傲峰又一道冰鏡被擊破,防線越來越近,關鍵此時已經不是防線的問題,而是此箭根本無從躲避!

不過,冷傲峰可不是溫室里長大的天才,常年來的實戰,讓他擁有本能般的條件反shè,有些時候,就算能擋下來,其實也並不需要去擋。好比只需輕輕橫向移動一下冰牆,在冷箭突破冰牆的那過程當中,就足以改變冷箭原本的前進方向。

唰!冷箭貼著冷傲峰的臉皮飛過,冷傲峰從始至終甚至一點驚恐的神sè都沒有,看得出來,他對自己有極端的信心!這絕不能算是狼狽躲避,更不是冷傲峰的無奈之舉。

話說兩頭,就在冷傲峰巧妙破解暗箭之時,另一個進攻已經從他背後襲來,準確的說,兩個進攻應該是幾乎同時發起的,只是後者,動靜夠大,來的較慢而已。

就見一個壯漢,不知何時,把森林中一巨樹連根拔起,以橫掃千軍之勢,朝冷傲峰拍打過來。這絕對是無論多少冰牆水牆,都無法擋下來的猛烈一擊。不過,相比之下,也是很容易破解的,好比只需要輕輕跳起,就完全能夠躲過去。

只是,冷傲峰可不會選擇這麼輕鬆的解決方法,因為這明顯就是敵人誘使他起跳的手段。一旦到了半空中,無從借力之下,還真是瞬間就成為別人的活靶子了啊。硬接不行,起跳也不行,難道還能遁地? 這麼涼薄的話,是楚城會說出口的么?

陸眠的震驚,絲毫不亞於發現新大陸那般,她擰著眉頭,眸色複雜的將眼前的男人打量了個徹底。

這……不是她認識的楚城。

「你什麼意思?」震驚化為滿腔的怒火,陸眠甩開他的手臂,捏緊了拳頭,冷聲質問,「你想眼睜睜看著姐姐出事么?」

什麼叫他不是醫生,幫不上什麼忙,難道連把姐姐送出去,送到醫院去,這點力所能及的小事都不肯幫么?

蘇離背過身去,端起一杯水,抿了一口,「你把她帶走吧。」

「所以,你確定不會去看姐姐一眼,是么?」

陸眠的聲音,已經剋制不住的憤怒的顫抖了。

他沉默。

是默認了。

陸眠冷聲嗤笑,氣得眼眶發紅,「你會後悔的!」

丟下話,她一邊慌忙的往樓上跑,一邊找手機打電話求救。

向敏神色複雜,「阿離,你不該這樣的。」

這不是她認識的阿離……

涼薄得讓人心寒。

更別說是喬小姐了,她今天早上的臉色,看起來就很虛弱。

這會兒她出了狀況,想必也不是開玩笑的,向敏跺了跺腳,也衝上樓去。

多莉看了看蘇離,最後嘟著嘴巴,小跑著跟上向敏。

你是愛情結的痂 站在原地不動的,是多傑。

他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阿離哥哥似乎並沒有要做什麼的打算。

「多傑,想上去就上吧。」蘇離放下水杯。

「那你呢,阿離哥哥?」

良久,才聽到他低啞的嗓音說,「我不去。」

身子蜷縮成一團,還是抵擋不住那一陣比一陣強烈的痛楚。

喬小諾雙手捂住腦袋,整個人痛得痙攣了,唇瓣被她咬得泛白失去血色,眼眸無神失去焦距,整個人精神都快恍惚了。

這幅模樣,看得陸眠心驚擔顫的。

「姐姐!」

陸眠怕極了,她這幅模樣,像極了當初失去神志精神失常的模樣。

她害怕楚城對她的傷害,造成她第二次精神失常。

向敏也來了,看到這一幕,心咯噔了一下,「快送她去醫院,別耽擱了!」

她快步來到床畔,「來,你和我一起扶她。」

這是陸眠來到別墅后,第一次感覺到有一絲絲溫暖,她點點頭,「好!」

喬小諾身體纖瘦,兩個人扶著綽綽有餘,可因為她現在痛苦到了極致,整個人蜷縮成一團,不好攙扶。

她也不配合,時不時痙攣的身體,給陸眠和向敏造成了不小的困難。

「怎麼辦……」

向敏焦急的跺腳。

她看向多莉,「寶貝,去叫阿離來,快!」

「可是……」多莉不敢,剛才阿離哥哥說什麼都不上來,似乎還生氣了呢,她不敢去叫人。

「可是什麼可是,人命關天,再不去就來不及了!快去!」

多莉被嚇得小臉蒼白,點點頭,轉身就跑。

在蘇離上來之前,陸眠通知的警衛,已經火速趕到。

訓練有素的警衛,當機立斷抱起喬小諾,往外跑,擦肩而過的瞬間,陸眠狠狠瞪了蘇離一眼,「你不配!」 不!其實還能四兩撥千斤,不要忘了,巨樹看似威脅很大,但卻不是什麼常規武器,要知道,樹木,可遠遠不像鋼鐵那般堅固啊。就見冷傲峰,直接屠殺揮出一道巨大的冰刃,朝巨樹的樹榦上飛去。冷傲峰這是打算把巨樹從中切斷,那麼無論壯漢是以多大的力氣揮舞的巨樹,巨樹這頭最終只能憑著慣xing飛過來,對冷傲峰而言,也談不上什麼威脅了。

狼王一眼就看穿了冷傲峰的想法,立刻橫著一道風刃朝冷傲峰的冰刃打過去,風刃速度極快,后發先至,並且威力巨大,瞬間就把冷傲峰的冰刃給擊碎。

不過,冰刃雖碎,但冷傲峰進化之水魔法的特xing還在。水花濺灑在樹榦之上,使得那一截樹榦眼見著結成冰塊,或許整棵巨樹還並沒有因此直接斷掉,但早已經經不起冷傲峰的一擊,冷傲峰只是簡單一擋巨樹之巔,整棵巨樹就從中間凍成冰的樹榦之處斷裂。巨樹就像先前的冷箭一樣,偏轉著,繞過冷傲峰,飛了過去。

轟!跟後面的樹林砸到了一起。

卻在此時,

「土系·地噴突!」

冷傲峰所站立之處,猛的平地而起,冷傲峰自然也被地面給盯著,升上了半空。

然後,無數的利器,出現在半空中,包圍著冷傲峰,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到處都是!一個個,鋒利的尖頭,全部對準正中心無處可躲的冷傲峰!

除非是有類似於羅蘭的那種特殊儲存系魔法,狼王一行這點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多武器?這難道是幻魔法?是幻系的手段?

不!這全部都是真真切切的利器,如果把它們當成幻覺的話,那結果只會是被萬箭穿心!

那麼武器從何而來?憑空變出來的?沒錯,就是憑空變出來的,因為這跟剛才的巨樹一樣,也是非常規武器。這些,全部都是石箭,是利用土系魔法製造出來的武器。只不過,土系魔法,擁有很大的限制,離開地面,就完全無法控制,因此是做不到如今這種萬箭憑空而立陣勢的。

做到這一點的,另有其人。仔細一看,所有的石箭末端,都被一根細細的絲線給連接。而所有的絲線,最終都一條條聚集於下,一人之手。

「水系·纖殺!」

就見此人,持握細線之手,緊緊一抓,猛地往下一拉。半空中的所有石箭,瞬間全部破弦而出,朝中心的冷傲峰飛速而去。這是水系的特殊形態二階進化,讓水能夠像線一樣來利用,這種魔法不僅手段出人意料,而且很適合團戰輔助,這類魔法師在隊伍里是相當搶手的,好比你陷入危險,無從閃躲之時,他都能迅速把你拉扯出來。

當然,既然能拉自己人,自然也可以拉敵人,這絕對是打開局面的最大殺招,不過如今,面對冷傲峰,卻是多少有些被克制。因為這水一碰冷傲峰,估計就會被結成冰,而結冰之水,也失去了原本的特殊韌xing,一拉即斷。

轟轟轟!

由於所有攻擊差不多都是同一時間到達,巨響全部集中在了一瞬間。煙塵四起,估計中間的冷傲峰,已經完全碎成渣了。

「檢查一下傷亡,死去的兄弟。。。。。。」狼王剛準備開口安排一下死去兄弟的後事,突然眼皮一跳,一揮手,一陣風朝那邊吹去,煙塵很快就被吹得消散開來。

瞬間,所有人瞳孔一縮。非常清晰,借著陽光,那裡正有一個人體大小的冰球,閃耀不已!這種東西,不可能憑空出現,此時任誰都猜得到,冷傲峰還是沒死,而是躲在這看似鑽石般堅硬的冰球里,擋下了剛才那致命xing的一擊!

一瞬間,所有人茫然了,這是他們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或者說,是自從加入了蠻王以後,就再也沒有體驗過的感覺。無力感!不知所措,面對如此的冷傲峰,此時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打,該發起什麼樣的進攻!

普通的冰牆,能打破,但自己也要死,就跟火系的火牆一樣,是一種進攻xing十足的防禦手段;而如今的「冰鑽」,看樣子,無論是物理攻擊還是魔法攻擊,好像都不可能打得破。這樣的傢伙,一來就立於不敗之地,這場戰鬥還如何能打?!

「果然,還是原來的手段用著習慣啊。」冰球當中,冷傲峰喃喃一聲。

鏡魔法?開玩笑,在獸人大陸長大的冷傲峰,面對一群根本不會使用魔法的獸人,冷傲峰可能去學、可能去用這種只能針對魔法攻擊,對物理攻擊反而一點效果都沒有的鏡魔法嗎?!所以說,鏡魔法根本不是冷傲峰的常用手段,而恰恰相反,從獸人大陸而來的冷傲峰,最擅長的反倒是對物理攻擊的絕對防禦!鏡魔法,只不過是冷傲峰來人類大陸之前,臨時補的一課罷了。就像夜白的抗魔氣一樣,原本都是為了到人類大陸來所做的準備。

淅瀝,淅瀝。

就在其他人,甚至包括狼王在內,都還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出現的異變,顯然驚起了他們的反應。就見冷傲峰的冰球處,正如同一股清泉一般,不斷的往外,排著水?!

開玩笑,冷傲峰的水是什麼?沾著就要致命啊,冷傲峰這是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要讓他們所有人都徹底失去落腳之地嗎?!不一會兒,整個空氣都散發出了絕對的寒意。

「快!上樹!」一人連忙喊道,並且帶著傷者跳到了樹上。

「不行!樹很快也會結成冰的。」

「那用土系魔法製造一片高地出來?」剛才那位土系魔法師建議道。

「那樣等到被水包圍了,豈不是逃都沒法逃?」

眾人轉頭看向狼王,等待狼王做決定,雖然他們沒有直說,但想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現在這種情況,是不是該撤退了啊?這子君閣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預料,應該回去從長計議,稟報蠻王為好。

雖然狼王此時也知道是這個道理,但他不甘心啊!好,你沒有完成任務,你說是因為子君閣太強了,也多少是個借口。可現在,平白無故損失了這麼多兄弟,只換來了一個子君閣太強了,你的情報打探能力到哪裡去了?你的謹慎態度到哪裡去了?你連子君閣到底強不強都還沒搞清楚,就貿然行動?把交到你這樣的人手裡,真的不會被敗光嗎?! 對狼王而言,此時退後,不亞於徹底失去蠻王繼承人的位置,所以,狼王他退不得,也不能退,至少也要能有點成果了才回去,那樣才能向蠻王交代,也才能對得起死去的兄弟啊!

「別慌!水流的這麼慢,你們亂什麼!」狼王冷喝一聲。

水,其實流的並不慢,但在這些高手眼裡,相比起正常攻擊,這絕對算是相當慢的了。因此,根本不用慌,不用亂,他們擁有足夠多的時間來應變。剛剛只是因為被冷傲峰的手段給震懾住了,一時間失去了信心,整個人都懵了,於是這才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就算此時經過狼王的提醒,眾人清醒了過來,他們也還是希望狼王能夠選擇暫時撤退。敵人實力強大,回去從長計議,並且還要拯救傷員啊!

法醫夫人有點冷 眼見著水都已經快蔓延到面前了,

「老三,用土系魔法把我們撐起來!」狼王直接吩咐道,看來是決定不撤退了。

雖然跟眾人心中想的不一樣,但他們還是不會違背狼王,土系魔法師立刻施展魔法,地勢抬高,狼王等人所立之處,逃過一劫,當然,這也只是暫時的。

緊接著,狼王又對剛才那使用特殊水系進化魔法的人道,

「老六,用水!」

老六稍微愣了愣,居然用水去對付冷傲峰這麼一個水系高手?就如同當初李軍賢看到冷傲峰也是水系魔法師的時候會大笑一樣,正常去想,在冷傲峰面前玩水,根本就是班門弄斧,自取其辱嘛。不過狼王絕對不會是無的放矢,一瞬間,老六就明白了狼王的意思。

很快,與冷傲峰那邊相對的,又一個「人工噴泉」原地而起,由於一先一后的因素,導致冷傲峰的水在下,老六的水則覆蓋在冷傲峰的水上。可以想象,憑著冷傲峰水魔法的特xing,老六的普通水一碰到冷傲峰的水,頓時就結成了冰,一瞬間,整個世界,冰天雪地,很快,連周圍的樹木都變成了銀白sè。

狼王輕輕扔了一塊武器到下面,

哐嘡一聲,冰面毫髮無損,顯示出無比的堅硬。冷傲峰的水,冷到連空氣中的水汽都能夠瞬間凍結,而當冷傲峰大量釋放水魔法,使得空氣當中的水汽根本不夠用的時候,再人為給他添加大量的水,如此來阻礙冷傲峰的無聲進攻,以水克水,沒想到卻是能夠起到奇效!

沒錯,這算是冷傲峰魔法的一個弱點,但光憑這一點,可還遠遠無法打敗冷傲峰。其實狼王一直有些奇怪,那就是為什麼冷傲峰要用這麼一個大範圍、無差別,但實際上因為速度緩慢,卻很難真正傷害到人的手段?

雖然剛才的戰鬥只是一瞬間,但已經足以看出冷傲峰此人的戰鬥經驗十分豐富了,那麼,在剛剛包括他狼王自身,所有人都有些懵了的時候,冷傲峰如果趁機發起快速進攻,不說把他們這群人一下子全滅,相信也能造成大半的死傷。

結果,冷傲峰這麼一個經驗豐富的高手,卻眼睜睜的錯失了如此良機,這不顯得奇怪嗎?如果那絕對防禦,使得冷傲峰消耗太大,冷傲峰一時間回不過氣來,有心無力,只能眼睜睜的錯失良機,那多少還能夠理解。可看看冷傲峰的這大範圍「放水」手段,這像是一個回不過氣來的人能施展出來的嗎?這種手段難道不比普通魔法的消耗更大?所以,冷傲峰又為什麼會眼睜睜的錯失良機呢?

只有一個可能——冷傲峰根本就沒能發現這麼一次良機!冰球太厚太亮太硬,使得在冰球裡面的冷傲峰無法觀察到外面的情況,沒有發現良機,自然也會錯失良機了。而不僅是不能發現良機的問題,冷傲峰同樣無法察覺敵人的狀況,所以,為了能夠正常戰鬥,冷傲峰必須得從冰球里出來,可為了防止他從冰球中出來之時,突然遭受敵人的進攻,冷傲峰又不得不提前把所有敵人都逼退。

如此也能解釋眼前的一切了,冷傲峰使出這樣的手段來,根本不是為了殺敵,他只是在退敵,好方便自己從冰球內安全出來罷了!也對,要是冷傲峰真能夠以如今這種狀態戰鬥的話,那他完全就無敵了,又幹什麼一開始要冒險用肉身對敵呢?!

想到此處,狼王眼睛一亮,他已經看到了勝機!冷傲峰不是不可戰勝,冷傲峰也有弱點,而相反,他狼王憑藉著絕對的速度,才是真正的利於不敗之地!

「這裡交給我一個人,你們趕快追過去,不要把人給放跑了!」狼王突然大聲說道。

眾人一愣,且不說這裡交給狼王一個人到底行不行,就說此時,他們真的還敢繼續追上去嗎?看看眼前的冷傲峰,這群人如今還敢小看子君閣?子君閣當中到底藏有多少高手,這個問題就算不用去想,此時也該知道,至少還有一位幻系高手,能夠滅了獵狼小隊的幻系高手!

所以,沒有狼王的話,他們這群人這樣追上去真的不是送死?

狼王卻是沖這群人打了個眼sè,這裡的人都是跟狼王合作慣了的人,此時雖然還沒有徹底明白過來狼王的打算,但至少也清楚了,狼王並不是讓他們真的去追人,而是假裝要去追人,這顯然是欺騙冷傲峰的手段。至於為什麼這麼做,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哼!

狼王yin冷一笑,你的目的不就是拖住我們這群人嗎,如果有人都要突破過去了,你總不會還躲在烏龜殼裡不露頭。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說話間,狼王腳下一陣風,瞬間消失在原地,噼里啪啦,冷傲峰冰球的四周,不斷遭受狼王猛烈的進攻。至於其他人,則連忙作勢朝夜白一行那邊繼續追去。

果然,一聽有人要朝夜白那邊追去,哪怕冷傲峰知道這很可能是故意誘他出來的手段,但冷傲峰還是不能放之不管。結果,冷傲峰一露頭,就被狼王給逼了回去,再露頭,再逼回去。不得不說,狼王的速度真的很快,關鍵他還能非常完美的控制好自己的速度,想動就動,想停就停,想慢就慢,想快就快,冷傲峰的實力雖強,但想輕易壓制住狼王也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特別現在這裡沒有其他人,狼王能夠徹底放開手腳來,不用再像之前那般瞻前顧後,隨便放個魔法都害怕傷到自己人。

「哈哈!如何?看到底是你快還是我快!」狼王大笑道,聲音來自四面八方,根本分不清楚他在何處。 他再也不是當初的楚城了!

他不配得到姐姐的喜歡。

惡狠狠的丟下話,陸眠便跟著警衛一起離開。

在農場門前,陸眠再次感謝了向敏,而後便上車離開。

就像一場鬧劇,鬧劇結束了,現場也恢復了原有的安靜。

因為喬小諾的離開,農場里,恢復了當初原有的樣子,安靜得愜意。

被打斷的早餐,也在繼續。

但用餐的人,似乎已經沒什麼胃口了。

向敏腦子有些亂,幾次看了蘇離,發現他神色依舊淡漠如初,並未因為這件事有任何影響的樣子,情緒也沒受到波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